刮痧对健康机体抗氧化和免疫功能的影响

CJI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 - 中国中医药信息杂志 - 开放科学(资源服务)标识码(OSID)内含全文PDF和增强文件

motor function of children with cerebral palsy, promote their intelligence development, improve the cerebral blood flow of the children and enhance efficacy.

Keywords: Yinao Zengzhi Acupuncture; cerebral palsy; fine motor; intelligence development

脑瘫是一组持续存在的中枢性运动障碍和姿势发育障碍、活动受限症候群,乃发育中的胎儿或婴幼儿脑部非进行性损伤所致。脑瘫的运动障碍常伴有感觉、知觉、认知、交流、行为障碍,及癫痫和继发性肌肉、骨骼问题。早期诊断及治疗可有效改善患儿的

生存质量,提高其适应社会的能力[1]。目前,本病尚缺乏特效疗法,以 Bobath 疗法为主的康复训练可有效改善患儿临床症状,抑制异常姿势,改善粗大运动功能障碍。作业疗法是目前重要的康复治疗手段,通常用于改善精细运动功能障碍和提高日常生活能力。针刺疗法在改善患者脑部血液循环和肢体运动方面

效果良好[2]。笔者采用益脑增智针法联合康复训练治疗脑瘫,观察其对患儿精细运动功能和智力发育的影 1.2 西医诊断标准

参照《中国脑性瘫痪康复指南(2015):第一部

分》[3]制定小儿脑瘫诊断标准。①属非进行性脑损伤; ②脑发育早期出现脑损伤和发育缺陷;③肌张力增高,

姿势异常,活动受限;④2岁后可有 Babinski 征阳性。

1.3 中医诊断标准

符合《中医儿科学》[4]五迟、五软标准。①有孕期调理不当、药物损伤、产伤及喂养不当史等;②小儿发育过程中出现立迟、行迟、发迟、齿迟、语迟; ③小儿发育过程中出现头颈软、口软、手软、足软、肌肉软。符合②③中1项即可诊断。

1.4 纳入标准

①符合上述诊断标准者;②盖塞尔(Gesell)[5]

智力筛查≥25分;③患儿监护人对本研究知情,并签署知情同意书。

1.5 排除标准

①月龄<24个月;②合并遗传学疾病、免疫性疾病及先天性骨骼疾病者;③针灸部位有皮肤感染或破损者;④并发活动性癫痫者。

1.6 治疗方法

对照组予 Bobath 疗法、作业疗法及引导式教育

响,现报道如下。1 资料与方法1.1 一般资料

选择 2016 年 4 月-2018 年 2月郑州大学第三附

属医院脑瘫患儿132 例。其中男69 例,女 63 例;月

龄 24~96 个月,平均(58.73±2.95)个月;平均身

高(96.85±5.93)cm;平均体质量(14.95±5.97)kg;临床分型:痉挛型98例,不随意运动型11 例,共济失调型 10 例,混合型13例。采用随机数字表法分为观察组和对照组各66 例。2组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

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见表 1。本研究

经郑州大学第三附属医院伦理委员会审核批准[2017

医伦审第(02)号]。 等康复治疗。①Bobath疗法:控制患儿头部、上肢、肩胛带、脊柱、盆骨带及下肢等关键点,刺激患儿体表及本体感受器,促通手法,翻身训练,爬行训练,步行训练,坐位训练,站立训练。每次40~60 min。②作业疗法:拇指关键点控制法;患手、患肢分离运动,如引导患儿双手分开合掌;游戏活动训练,如抓握、释放积分、串珠等玩具;日常生活训练,如抓勺、握勺等姿势的正确掌握及训练。每次30 min。③治疗过程中融入引导式教育理念,鼓励家长参与,打破专业界限,引导、调动患儿自主运动意识,促进患儿全面发展,提高其生活质量。

观察组在对照组基础上予益脑增智针法。方案A:直刺风府 0.5 cm,得气后行平补平泻手法;刺入天柱、风池及完骨 0.5~1 cm后快速行捻转补法,不留针;水沟采用雀啄法;平刺神庭、百会0.5~1 cm后行捻转补法,刺入印堂 0.5 cm轻微捻转。方案B:夹脊自上而下左右交替直刺 0.5~1 cm,行捻转补法,得气后留针 30 min。配穴:平补平泻手法直刺内关 0.5 cm;直刺手三里、足三里、绝骨、曲池 0.5~1 cm,行提插捻转补法;直刺八风、八邪 0.5~1 cm,行捻转泻法。以上2个方案隔日交替使用。

2 组均1周为 1个疗程,疗程间休息1 d。共治疗

3个月。

1.7观察指标

①于治疗前后采用 Peabody 精细运动发育量表

[6]

(PDMS-FM) 评定 2组患儿抓握能力和视觉-运动系统,分数越高表示发育越好;②于治疗前后采用精细

运动功能评估量表(FMFM)[7]评定 2 组患儿的精细运动,包括 A 区(视觉追踪)、B 区(上肢关节活动能力)、C区(抓握能力)、D区(操作能力)及E区(手眼协调能力),分数越高表示运动功能越好;③于治疗前后根据 Gesell 量表[5]评定患儿社会适应、个人社会行为、大运动、精细运动行为及语言行为的发育商(DQ)值,分数越高表示发育商越高;④于治疗前后采用经颅多普勒超声和四通道经颅多普勒血流分析仪检查大脑中动脉血流速度(VP)、血流阻力指数(RI)。探查频率 2 MHz,深度 10~15 mm,采样容积 50~70 mm,声速与血流方向夹角≤60°。

1.8 疗效标准

[8]参照《中国脑性瘫痪康复指南》 制定疗效标准。显效:治疗后 FMFM 评分总分增加 1 个标准差;有效:FMFM 评分总分增加 10~15 分;无效:FMFM

评分总分增加<10分。总有效率(%)=(显效例数+

有效例数)÷总例数×100%。

1.9 统计学方法

采用 SPSS20.0 统计软件进行分析。计量资料以x±s 表示,采用 t 检验;计数资料以百分率表示,采

用卡方检验,两两比较采用 Dunnet-t 比较。P<0.05 3 讨论小儿脑瘫以肢体运动障碍和行为异常为主要表现。目前尚缺乏特效疗法,以 Bobath 疗法为主的康复训练通过大脑通路的重建、促进神经递质分泌等机制促进患儿大脑发育,改善自主生活活动能力,但单一疗法效果欠佳。目前,针灸疗法在脑瘫患儿的康复治疗方面疗效显著,其对脑瘫患儿精细运动的改善和

[9-10]智力发育的提高有重要的促进作用 。

脑瘫属中医学“五软”“五迟”范畴。患儿先天禀赋不足、肝肾亏虚,可能与父母气血虚弱受孕、后

天失养等因素有关。肾精不足则无法生髓充脑,导致患儿髓海不充、神失所养、窍闭神匿,引起内风,出现智力异常等;肾精不足,筋骨无以荣养,出现动作异常、挛缩等表现。该病病位在脑,应在四肢,累及神志。治疗当以补肾生精、养心益智、安神醒脑疗法为主。益脑增智针法取穴以督脉为主,头乃诸阳之会,百脉之窍,针刺神庭、百会、风府及风池可激发患儿阳气,阳气可养神,调理督脉,滋养脑窍。完骨为足少阳胆经腧穴,疏导水液,可改善脑瘫患儿口眼㖞斜等症状。内关补益气血,水沟醒脑开窍;绝骨属足少阳胆经,疏肝益肾、舒筋活络。针刺曲池、八风、八邪舒筋通络,促进气血运行;手三里、足三里为主要配穴,可补益后天之本,主治肢体阳急阴缓或阴急阳缓。可见,益脑增智针法可疏通头脑脉络、运行气血,发挥健脑益智、补肾填髓的功效。研究显示,针灸可改善脑瘫患儿脑部微循环,改善脑部血液供养,加速脑组织的再生与修复,可调节患儿机体运动、感觉及学习记忆功能,使患儿整体症状有效改善,对患儿身

心发育及预后有重要意义[11-13]。冯茹等[14]研究显示,针灸联合康复治疗可有效改善痉挛性脑瘫患儿粗大

运动,提高其日常生活能力。叶志英等[15]发现,“靳三针”联合灸法在语言和精细运动方面疗效显著。

精细运动为手功能高级操作阶段,是患儿完成取物、画画、写字等动作的基础,其功能的改善提示患儿日常生活能力的提高,也为抽象思维、认知能力的

发育提供基础,对患儿未来发育有重要意义[16]。本研究表明,观察组治疗后 PDMS-FM、FMFM 评分高于对照组,Gesell 量表各能区DQ值均高于对照组,VP显著高于对照组,RI低于对照组,临床疗效高于对照

组(P<0.05)。提示益脑增智针法可有效改善患儿的各项功能,尤其在改善精细运动方面效果显著,并能

促进智力发育。廖薇等[17]研究认为,益脑增智针法可调节患儿免疫功能,减轻炎性反应,改善多个病理环节,具有多层次多靶点治疗效果。

综上所述,益脑增智针法联合康复运动可有效改善脑瘫患儿的精细运动功能,促进其智力发育,改善患儿脑血流量,增加脑组织血流灌注,提高治疗效果。

参考文献:

[1] 陈剑波,彭升,余卫.头皮针针刺联合康复训练对脑瘫患儿日常生活综

合能力的影响[J].中西医结合心脑血管病杂志,2018,16(4):489-491.

[2] 吕晓琳,孙忠人,郝吉顺,等.近 5 年针刺为主治疗小儿脑瘫研究概

况[J].中医药学报,2017,45(1):51-56.

[3] 唐久来,秦炯,邹丽萍,等.中国脑性瘫痪康复指南(2015):第一部

分[J].中国康复医学杂志,2015,30(7):747-754.

[4] 汪受传.中医儿科学[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06:76-79.

[5] BAX M,GOLDSTEIN M,ROSENBAUM P,et al. Proposed definition and classification of cerebral palsy[J]. Dev Med Child Neurol,2005,

47(8):571-576.

[6] 福利奥.Peabody 运动发育量表[M].北京:北京大学医学出版社,2006:

39.

[7] WILLIAM F R, SARAH H S. Physical activity and exercise in children with chronic health conditions[J]. Journal of Sport and Health Science,2013,33(1):12-20.

[8] 唐久来,秦炯,邹丽萍,等.中国脑性瘫痪康复指南[J].中国康复医学

杂志,2015,20(7):119-126.

[9] 廖薇,高炜燕,张小利,等.益脑增智针法联合 Bobath 疗法治疗手足徐

动型脑瘫患儿的临床疗效[J].实用心脑肺血管病杂志,2018,26(1):

81-85.

[10] 刘锋伟,裘艳梅.针刺等中西医多种方法治疗小儿脑性瘫痪的疗

效[J].中华中医药学刊,2017,35(8):2161-2164.

[11] 石立业,尚清,马彩云.内关穴针刺治疗痉挛性脑瘫患儿精细运动障

碍临床研究[J].中医临床研究,2016,8(5):4-6.

[12] 章羽,张海雁.小儿脑瘫运动功能障碍康复治疗中应用针灸治疗的疗

效观察[J].陕西中医,2018,39(1):23-25.

[13] 钟文闻,邹正寿.中医针灸结合康复手法治疗小儿脑瘫临床疗效观

察[J].中医药临床杂志,2018,30(3):537-539.

[14] 冯茹,闫冬梅,李专.针刺联合康复治疗对痉挛型脑瘫患儿粗大运动

功能恢复的临床观察[J].针灸临床杂志,2017,33(5):22-25.

[15] 叶志英,万文蓉.“靳三针”联合灸法治疗小儿脑瘫的临床疗效观

察[J].针灸临床杂志,2017,33(4):19-22.

[16] 周娃妮,马光兴.康复训练联合针灸在小儿脑瘫运动功能障碍中的临

床效果[J].按摩与康复医学,2018,9(10):8,11.

[17] 廖薇,高炜燕,张小利,等.益脑增智针法联合Bobath疗法治疗手足徐

动型脑瘫患儿的临床疗效[J].实用心脑肺血管病杂志,2018,26(1):

81-85.

(收稿日期:2018-06-12)

(修回日期:2018-07-06;编辑:季巍巍)

王莹莹1,陈虹2,张豪斌2,徐东升1,杨莉1,杨金生 1,2

1.中国中医科学院针灸研究所,北京 100700;2.陕西中医药大学,陕西 咸阳 712046摘要:目的 测定刮痧前后不同时段健康机体的超氧化物歧化酶(SOD)、丙二醛(MDA)、过氧化脂质

(LPO)、胆红素、白细胞介素(IL)-1、IL-6含量,探讨刮痧对健康机体抗氧化和免疫功能的影响。方法 选择健康受试者12名,用刮痧板沿左侧膀胱经自心俞至肾俞由上向下刮拭出痧。于刮痧前及刮痧后即刻、6 h、

24 h手臂静脉无菌采血3 mL,测定血清中 SOD、MDA、LPO、总胆红素、IL-1、IL-6 含量。结果 与刮痧前比较,刮痧后即刻SOD 含量上升,MDA、LPO含量下降;刮痧后6 h SOD、MDA 含量下降,LPO含量上升;刮痧后 24 h SOD 含量下降,MDA、LPO含量上升。与刮痧前比较,刮痧后即刻、刮痧后6h胆红素含量下降,刮痧后 24 h胆红素含量升高。与刮痧前比较,刮痧后即刻IL-1 含量降低、IL-6 含量升高;刮痧后6、24 h,IL-1、

IL-6 含量降低。结论 对于健康人群,刮痧可通过改变机体清除氧自由基与过氧化物能力及机体免疫功能相关活性物质的含量,调节机体抗氧化作用和免疫功能。

关键词:刮痧;抗氧化;免疫功能;健康机体

DOI:10.3969/j.issn.1005-5304.2018.12.009

中图分类号:R244.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5-5304(2018)012-0032-03

Effects of Guasha Therapy on Anti-Oxidation and Immunity Functions of Healthy Human Body

WANG Ying-ying1, CHEN Hong2, ZHANG Hao-bin2, XU Dong-sheng1, YANG Li1, YANG Jin-sheng1,2

1. Institute of Acu-moxibustion, China Academy of Chinese Medical Sciences, Beijing 100700, China;

2. Shaanxi University of Chinese Medicine, Xianyang 712046, China

Abstract: Objective To detect the contents of SOD, MDA, LPO, bilirubin, IL-1 and IL-6 in healthy human body during different periods before and after Guasha therapy; To study the effects of Guasha therapy on anti-oxidation and immunity functions of human body. Methods Totally 12 healthy objects were skin scraped with Guasha plate along the left side of bladder meridian from acupoint Xinshu to acupoint Shenshu until the blood under skin was shown. 3 mL arm vein sterile blood was drawn before Guasha therapy and 0 h, 6 h, and 24 h after Guasha therapy. Then, the contents of SOD, LPO, MDA, bilirubin, IL-6 and IL-1 in the blood samples were tested. Results Compared with before Guasha therapy, the contents of SOD increased and MDA, LPO decreased; the contents of SOD and MDA decreased and LPO increased 6 h after Guasha therapy; the contents of SOD decreased and MDA and LPO increased

24 h after Guasha therapy. Compared with before Guasha therapy, the contents of bilirubin decreased 6 h after Guasha therapy, while the content of bilirubin increased 24 h after Guasha therapy. Compared with before Guasha therapy, the contents of IL-1 decreased and IL-6 increased after Guasha therapy immediately; the contents of IL-1 and IL-6 decreased 6 h and 24 h after Guasha therapy. Conclusion For healthy human beings, Guasha therapy can regulate anti-oxidation and immunity functions by changing the body ability to remove oxygen free radicals and peroxide and the content of body’s immune function related active material.

Keywords: Guasha therapy; anti-oxidation; immunity functions; healthy human body

刮痧疗法是用特制的刮痧器具,依据中医经络腧穴理论,在体表进行相应的手法刮拭以防治疾病的中医外治法[1]。古代医家认为,刮痧法的作用机理为开

腠理、行气血、通经络、散邪毒[2]。现代研究表明,

刮痧可促进局部微循环,改善组织新陈代谢[3],提高

机体抗氧化能力和免疫功能,起到预防保健作用[4]。本研究通过观察健康机体刮痧前后外周血中超氧化物歧化酶(SOD)、丙二醛(MDA)、过氧化脂质(LPO)、

胆红素、白细胞介素(IL)-1、IL-6含量变化,探讨刮痧对健康机体抗氧化、免疫功能的影响。现报道如下。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2016 年 5-8月,通过中国中医科学院微信平台及中国中医科学院针灸医院招募健康受试者 12 名,年龄 18~35 岁,男女各 6 名。本研究经中国中医科

学院针灸研究所伦理委员会审查批准(2013031502)。

1.2 纳入标准

①年龄 18~35 岁;②近 3 个月体检各项指标正常;③符合世界卫生组织制定的健康标准:有充沛精力,能从容不迫地担负日常繁重的工作;处世乐观,态度积极,乐于承担责任,事无巨细不挑剔;善于休息,睡眠良好;应变能力强,能适应环境的各种变化;能抵抗一般的感冒和传染病;体质量适中,身体匀称,站立时头、肩、臂位置协调;眼睛明亮,反应敏捷,眼和眼睑不发炎;牙齿清洁,无龋齿,不疼痛,牙根颜色正常,无出血现象;头发有光泽,无头屑;肌肉丰满,皮肤有弹性;④受试者对本研究知情,并签署知情同意书。

1.3 排除标准①处于经期的女性;②有严重的心脑血管疾病、肝肾功能不全、全身浮肿、极度虚弱或消瘦者;③有出血倾向的疾病,如糖尿病晚期、严重贫血、血小板减少性紫癜、白血病、血友病者;④体表有疖肿、破溃、疮痈、痣、斑疹和不明原因包块者;⑤精神分裂症、抽搐等不配合进行刮痧者;⑥醉酒、过饥、过饱、过度疲劳者;⑦有接触性皮肤传染病者;⑧拒绝参加该项研究者。

1.4 治疗方法受试者在治疗室按顺序号进行刮痧。室内保持整洁卫生,温度适中,以患者感觉舒适为宜。刮痧前,受试者稍作休息,保持心态平和,呼吸均匀,心情紧张者予心理疏导,保证刮痧过程中受试者身心放松。

刮拭者以肥皂水清洁手部,75%酒精棉球消毒刮痧板,受试者俯卧位,充分暴露背部皮肤。刮拭者立于受试者左侧,定位受试者左侧心俞、肾俞,并用标记笔标记,采用生理盐水清洁左侧膀胱经自心俞至肾俞 刮痧部位,并用75%乙醇棉球消毒,用干棉签吸取适量刮痧油均匀涂抹于受试者刮痧部位。刮拭者将刮痧板置于右手掌心,由拇指和食指、中指夹住刮痧板,无名指和小指紧贴刮痧板边角。刮痧时利用指力和腕力调整刮痧板角度,使刮痧板与皮肤夹角约45°,采用平补平泻手法(刮痧板按压力度和移动速度适中,

30 次/min),对受试者左侧膀胱经自心俞至肾俞进行刮拭,至皮肤出现潮红、紫红色等颜色变化,或出现粟粒状、丘疹样斑点,或片状、条索状斑块等形态变化。刮拭者均为同一女性医师,保持刮痧力度基本一致。

1.5 观察指标

根据前期研究基础及崔向清等[4]研究结果,于刮

痧前及刮痧后即刻、6 h、24 h受试者手臂静脉无菌采血 3 mL,测定外周血中总胆红素、SOD、MDA、LPO、

IL-1、IL-6 含量。采用全自动放免计数仪(γ-911型,

中国科技大学实业总公司)、全自动生化仪(7160,

日本日立公司)进行检测。IL-1、IL-6 放免试剂盒,北京华英生物技术研究所;SOD测试盒,中生北控股份有限公司;MDA 测试盒、LPO 测试盒,北京杰辉博高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严格按试剂盒说明书操作。

1.6 统计学方法

采用 SPSS21.0 统计软件进行分析。计量资料以x±s 表示,采用配对t 检验。P<0.05 表示差异有统计

学意义。

2 结果2.1 刮痧前后外周血中胆红素及氧化应激指标比较与刮痧前比较,刮痧后即刻 SOD 含量有上升趋势,MDA、LPO含量有下降趋势;刮痧后6 h SOD、MDA 含量有下降趋势,LPO 含量有上升趋势;刮痧后 24 h SOD含量有下降趋势,MDA、LPO含量有上升趋势,并在生理范围内变化。与刮痧前比较,刮痧

后即刻、6h胆红素含量有下降趋势,刮痧后24 h 胆红素含量有升高趋势。见表1。

2.2 刮痧前后外周血细胞因子含量比较

与刮痧前比较,刮痧后即刻、6 h、24 h外周血中

IL-1 含量有下降趋势;刮痧后即刻 IL-6 含量有上升趋势,刮痧后 6、24 h呈下降趋势。见表2。

3 讨论

刮痧后 IL-1 含量降低,IL-6 含量在刮痧后即刻增高、刮痧后6h降低、刮痧后 24 h接近刮痧前水平,提示刮痧可改变机体细胞因子含量,调节机体免疫功能。免疫细胞间存在错综复杂的调节关系,细胞因子是传递调节信号必不可少的信息分子,刮痧可通过影响细胞因子含量,调节其与靶细胞受体结合,对IL-1、

IL-6 生物学效应产生影响。简力[5]通过刮痧对皮肤和静脉血中白细胞介素和干扰素含量进行测定,发现刮痧可造成刮痧区域内皮肤组织和静脉血中 IL-6 含量升高,说明刮痧不仅可造成局部炎症反应,还可引起

全身性轻微炎症反应。吴智聪等[6]通过对大鼠刮痧后皮下渗出物中免疫因子成分和血液成分中细胞因子含量变化的测定,发现刮痧后皮下组织中IL-1、干扰素-γ(IFN-γ)含量显著下调,血中白细胞总数显著

上升,IL-1、IL-6、IFN-γ 含量无变化,说明刮痧可快速调动机体免疫功能,引起全身免疫反应。

血清 IL-6 水平增高对机体免疫机能具有抑制作

用[7-8],IL-6 水平降低,可以减弱 IL-6 信号传导,减

轻机体的炎症反应[9]。刮痧后 IL-6 含量变化,说明刮痧引起的炎症反应可能是一个动态变化过程,可通过调动机体炎症反应,引起机体自我修复,以恢复正常免疫状态。

LPO和MDA是氧自由基作用后过氧化反应的产物,可反映脂质过氧化程度。SOD 是一种重要的氧自由基清除酶,其活性的高低间接反映了机体清除氧

自由基能力[10]。刮痧后即刻机体血液中 SOD 含量上升,MDA、LPO 含量下调,说明刮痧具有清除体内氧自由基含量、延缓脂质过氧化反应对机体损伤的作用,其作用在刮痧后即刻表现最为明显,作用的持续时间仍需加大样本量进一步研究。

胆红素在一定浓度下是一种内源性的强抗氧化剂。体外研究显示,每清除2 mol 过氧基将消耗1 mol

胆红素[11]。与刮痧前比较,刮痧后即刻、6 h胆红素含量下降,刮痧后 24 h 胆红素含量升高,表明刮痧可通过增强机体对过氧基的清除作用,消耗胆红素, 待 24 h 后机能恢复,胆红素含量呈上升趋势。本研

究结果与崔向清[4]、王珂[12]研究结果相近。综上所述,刮痧可在生理范围内通过改变机体清除氧自由基与过氧基能力和机体免疫功能相关活性物质含量,调节机体免疫功能和抗氧化作用。由于试验条件所限,本研究样本量偏小,未能明确观察上述化学物质在刮痧后不同时点的变化规律,后续将增大样本量并开展变化规律的时效研究。

参考文献:

[1] 王莹莹.中国刮痧规范研究现状及展望[J].中国中医药信息杂志,

2011,18(12):4-6.

[2] 王莹莹,杨金生.痧证文献整理与刮痧现代研究[M].北京:中国医药科

技出版社,2015:28.

[3] NIELSEN A, KNOBLAUCK N T, DOBOS G J, et al. The effect of Guasha treatment on the microcirculation of surface tissue:a pilot study in healthy subjects[J]. Explore (NY),2007,3(5):456-466.

[4] 崔向清.刮痧疗法对大鼠和人体抗氧化及免疫功能影响的初步研

究[D].北京:中国中医科学院,2009.

[5] 简力.刮痧对皮肤免疫系统的调节作用研究[D].南京:南京大学,

2015:1.

[6] 吴智聪,刘诗雅,李良慧,等.中医刮痧渗出物中免疫成分及含量的研

究[J].广州中医药大学学报,2017,34(2):209-212.

[7] 王力先.高强度运动训练对专业运动员免疫功能的影响及葫芦素 E 潜

在免疫调节作用研究[D].广州:暨南大学,2015.

[8] 李旭武.体育舞蹈锻炼对大学生血清免疫球蛋白及 T 淋巴细胞亚群的

影响[J].体育学刊,2014,21(4):135-139.

[9] TANAKA T, NARAZAKI M, OGATA A, et al. A new era for the treatment of inflammatory autoimmune diseases by interleukin-6 blockade astrategy[J]. Semin Immunol,2014,26(1):88-96.

[10] 付俊鲜,杨光路.醒脑静注射液联合高压氧治疗病毒性脑炎疗效及对血清 SOD 活性、MDA含量及脑神经损害的影响[J].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

2016,25(32):3606-3608.

[11] STOCKER R, GLAZER A N, AMES B N. Antioxidant activity of albumin-bound bilirubin[J]. Proc Natl Acad Sci USA,1987,84:59195922.

[12] 王珂,蒋燕,张秋菊,等.刮痧前后大鼠胆红素、SOD、IL-1、IL-6、白

细胞的变化[J].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2009,32(9):618-620.

(收稿日期:2018-03-31)

(修回日期:2018-05-03;编辑:季巍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