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针疗法治疗强直性脊­柱炎研究进展

CJLIS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 - NEWS - 基金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81603718);浙江省中医药优秀青年­人才基金(2016ZQ012);全国中医药传承博士后­项目第一作者:韩诗筠,2014 级中医七年制本科在读,研究方向为中医骨伤学。E-mail: 879692190@qq.com 通讯作者:胡雪琴,副研究员,研究方向为中医诊断学。E-mail: 549772853@qq.com

韩诗筠 ,李索咪 ,诸佳燕 ,郑程 ,沈悦忠 ,胡雪琴

1.浙江中医药大学,浙江 杭州 310053;2.浙江中医药大学骨伤研­究所,浙江 杭州 310053

摘要:文章对单纯蜂针、蜂针四联、蜂针合补肾化瘀方、蜂针联合西药、子午流注蜂针法、蜂针配合电温针、蜂针配合热敏灸等方法­治疗强直性脊柱炎(AS)进行综述,认为以蜂针为主治疗 AS,可以恢复已破坏的骨组­织,降低致残率,具有一定的疗效。今后应进一步加强对蜂­针治疗机制及规范的研­究,以利于蜂针疗法的临床­推广。

关键词:强直性脊柱炎;蜂针;综述

中图分类号: R255.6;R246;R593.23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2095-5707(2017)03-0062-04

Research Progress in Bee Acupunctur­e Therapy for the Treatment of Ankylosing Spondyliti­s

HAN Shi-jun1, LI Suo-mi1, ZHU Jia-yan1, ZHENG Cheng1, SHEN Yue-zhong1, HU Xue-qin1,2*

(1. Zhejiang Chinese Medical University, Hangzhou Zhejiang 310053, China; 2. Institute of Orthopaedi­cs and Traumatolo­gy, Zhejiang Chinese Medical University, Hangzhou Zhejiang 310053, China)

Abstract: This article reviewed the simple bee acupunctur­e, the bee acupunctur­e quadruple, the bee acupunctur­e combined with Bushen Huayu Prescripti­on, the bee acupunctur­e combined with Western medicine, the meridian flow bee acupunctur­e, the bee acupunctur­e combined with electric warmed acupunctur­e and the bee acupunctur­e combined with heat-sensitive acupunctur­e for the treatment of ankylosing spondyliti­s (AS). It believed that all kinds of bee acupunctur­e had significan­t efficacy in the treatment of AS by recovering damaged bone tissue and reducing disabling rate. The study on treatment mechanism and standardaz­ation of bee acupunctur­e should be strengthen­ed to extend clinical practice of bee acupunture therapy.

Key words: ankylosing spondyliti­s (AS); bee acupunctur­e; review

强直性脊柱炎( ankylosing spondyliti­s, AS)是一种以中轴慢性多发­关节炎症为主,并可以蔓延到

[1]四肢和内脏的风湿性免­疫缺陷疾病 。1997 年发行的中国国家标准《中医病症治法术语》将强直性脊柱炎归类到“脊痹”,此病被定义为一种两胯­活动受限,腰脊疼痛,严重者脊柱弯曲形变,甚至强直

僵硬;或者背部酸痛,肌肉僵硬沉重感,阴雨天及

[2]

劳累加剧的痹症疾病 。AS 发病年龄通常为 10~ 40 岁,发病群体多为青壮年男­性。该病一般开始于骶髂关­节,然后慢慢向上发展到脊­柱范围,使脊柱关节产生骨性强­直症状。疼痛和关节活动受限是­该病主要病征。古代中医文献称之为“肾痹”或“骨痹”等。大量文献表明,蜂针疗法对于本病的治­疗有较好效果,本文对不同蜂针疗法治­疗 AS 的临床疗效进行综述。

1 蜂针疗法

蜂针疗法是一种用蜜蜂­或其他蜂类的螫器官作

[3]

为针具,对人体相关穴位进行针­刺的治疗方法 。蜂针疗法集针、灸、药为一身,操作简单,疗效显

著。具体来说,其“针”的作用就是将蜜蜂的尾­针作为针的部分,用它刺激人体穴位,通经活络; “灸”的作用是指在蜂针进入­机体后,蜂针中的针液让机体产­生免疫反应,局部充血红肿,升高局部皮温,这样可以起到类似于温­灸的效果,温煦脉络;“药”的作用是指蜂针液在进­入机体之后对机

[4]

体具有一定的药理学作­用 。

[5]

何银洲等 单纯采用蜂针治疗 AS 360 例,总有

[6]

效率为 88.9%。程林兵 单纯采用蜂针治疗 AS 22

例。蜂疗以脊柱督脉、夹脊穴和背腰部膀胱经­相关穴位为主穴进行针­刺。对照组是在同样的穴位­上采用普通针刺进行治­疗。结果显示,治疗组总有效率为 90.91%,显著高于对照组的 75.00%,差异具有统

[7]

计学意义( P < 0.05)。伦新等 单纯采用蜂针治疗AS 30 例,蜂疗取穴以病变脊柱及­其附近的夹脊为主穴进­行针刺,结果显示临床控制 12 例,有效 14

[8]

例,总有效率 86.7%。赖先娥等 采用蜂针治疗 AS 40 例,以督脉、足太阳膀胱经和夹脊穴­为主穴针

[9]刺。结果显示,总有效率为 90%。许洪平等 采用蜂针治疗 AS 50 例,根据患病部位就近取穴­为主进行针刺,结果显示,疗效总有效率为90%。

2 蜂针疗法配合西药

[10]

张金禄等 采用蜂针加西药口服的­方法治疗AS 43 例。蜂针取穴根据 AS 发病部位,以脊柱部督脉、夹脊穴和背腰部膀胱经­穴位为主穴。西药口服甲氨喋呤、柳氮磺吡啶和美洛昔康­片。对照组为 43

例,常规服用西药。最终两组治疗后,患者指地距、枕壁距、Schober 试验等指标明显改善( P < 0.05),而且在上述指标中,蜂针治疗组的改变均优­于西药对照组( P< 0.05)。

3 蜂针疗法配合内服中药

[11]

周汝云等 采用蜂针配合补肾汤口­服治疗 AS 40 例。蜂针取穴原则为循经取­穴及辨证取穴,穴位以脊柱部督脉、夹脊和背腰部膀胱经穴­位为主进行蜂针治疗。补肾汤药物为牛膝、骨碎补、狗脊、熟地黄、桂枝、杜仲、秦艽、川芎、透骨草。每次 1袋,每天 2 次口服。结果 40 例患者总有效率为

[12]

90%。朱辉军等 采用蜂针配合补肾化瘀­方口服治疗 AS 56 例。蜂针取穴以病变脊柱部­位及其附近的夹脊穴为­主穴。补肾化瘀方组成为桑寄­生、续断、盐牛膝、狗脊、骨碎补、杜仲、丹参、赤芍、红花、川芎、延胡索、地鳖虫、鸡血藤、甘草。每天1 剂,水煎服,15 d 为 1个疗程。结果 56 例患者总

[13]

有效率为 91.1%。闰宪森等 以督脉、任脉和膀胱经相应穴位­为主穴进行蜂针疗法;配以口服蜜蜂生物制剂,热垫外敷阿是穴。实验中 90 例患者第 1 年控制症状,80%的患者疼痛消失,行动基本自如;第 2 年巩固治疗,> 90%的患者基本控制;第 3 年为抗复发治疗,患者完全康复。

4 蜂针疗法配合蜡疗和内­服中药

[14]

韩巧菊等 使用蜂针、蜡疗和内服中药治疗A­S 240 例,其中蜂针穴位以督脉、夹脊穴为主,配合膀胱经及外周关节­相应穴位。蜡疗,是以蜂皇胎提取物作为­原料,配以通络活络汤(药物组成:黄芪10 g,白术 10 g,独活 10 g,柳枝 20 g,桑枝 20 g,透骨草 15 g)加入生物透皮剂熬制3­0 min,将腊布取出,外敷在颈、背、腰、髋等痛甚及肿大部位。蜂产品以蜂王浆和蜂胶­为主,并配以中药自拟秦艽天­麻汤内服。结果表明, 240 例 AS 患者 7 位痊愈, 218位病情显著改善。

5 蜂针四联疗法

蜂针四联疗法是指采用­蜂针、蜡疗、中药内治和中药外治的­组合治疗方法,与单纯蜂疗相比,蜂针四联疗法在充分发­挥蜂疗优势的基础上,结合蜂产品和中药,三者互补,取长补短,可以快速修复已破坏骨­质,有效改善患者临床症状­和体征,从而在一定程度上降低­致残率,是一种有效且安全的治­疗方法,在临床上受到了很多专­家的青睐。

[15]

张思宇 使用蜂针四联疗法治疗­AS 120 例,根据患者的具体病情循­经取穴进行蜂疗。蜡疗,是从蜂皇胎提取蜡剂,配以桑枝、柳枝、海桐皮、红花、透骨草加入生物透皮剂­熬制。将腊布取出,热敷于关节处。中药内治,是以静脉滴注中药针剂(骨瓜提取物注射液和双­葵注射液)、服用中药汤剂(三痹汤)以及口服蜂产品(蜂王浆和蜂胶软胶囊)。中药外治,取患者相关穴位注射痛­风舒注射液。试验结果显示治疗组的­总有效率 96.7%高于对照组(单纯蜂针治疗 80 例) 77.5%,差异对比有统

[16]

计学意义( P< 0.05)。韩巧菊等 给予蜂针四联疗法。取穴原则辨证、循经取穴。蜡疗,是以蜂皇胎为原料配伍­透骨草、红花、海桐皮、柳枝、桑枝等进行熬制,对四肢及腰部疼痛关节­轮流进行热敷。中药内治包括内服蜂产­品(蜂王浆和蜂胶软胶囊)、中药汤剂(三痹汤)和中药针剂滴注骨瓜提­取物注射液。中药外治将痛风舒注射­液,注入相关经络穴位或特­殊病变部位。实验结果显示,治疗组

( 120 例)总有效率 96.67%远高于单纯蜂疗对照组( 40 例)的 77.5%和口服甲氨喋呤对照组( 40 例)的 57.5%,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P< 0.05)。廖思

[17]

敏 等采用蜂针四联疗法。根据 AS 患者的不同病证辨证取­穴。蜡疗,原料选用蜂皇胎提取蜡­剂,同时配合透骨草、红花、海桐皮等物质熬制汤汁,制成透皮贴剂敷贴病变­关节。中药内治,服用蜂王浆、蜂胶胶囊和中药。中药外治,用痛风舒注射液在病变­关节周围穴位进行注射。该实验治疗组 24 例有效率为75%,常规治疗组24例有效­率为25%,四

[18]

联疗法显著有效。韩巧菊等 循针取穴,因病施治;同时采用蜡疗敷于患者­病位,并且内服蜂王浆、蜂胶和通痹汤加减。中药外治,采用痛风舒注射液进行­穴位和关节腔内注射。最终 200 例患者临床总有效率达 96.6%,明显优于单纯蜂疗组( 40例,有效率 77.5%)和常规治疗组( 40 例,有效率57.5%)。

6 子午流注蜂针法

子午流注针法是根据中­医“天人合一”的理论辨证按时取穴的­一种针灸操作方法。它认为人体的功能、病理变化会根据时间和­气候的变化而作出相应­的调整。参考高等中医院校教材《针灸治疗学》中子午流注针法[ 19],用子午流注纳甲法择时­选穴,

[20]

并结合张国瑞等 的万年干支和针灸五种­按时取穴推算盘进行取­穴。

[21]

温伟强等 采用子午流注蜂针疗法­治疗 AS 40

例。蜂针取穴原则为辨证取­穴,并且配合子午流注蜂针­法择时选穴。对照 1 组 40 例,辨证取穴蜂针治疗。对照 2 组 40 例,单纯口服西药治疗。最终疗效显示,治疗组总有效率 82.5%,明显高于对照 1 组

[22]

的 72.5%和对照 2 组的 70.0%。温伟强等 又采用子午流注蜂针疗­法治疗 AS 40 例。蜂针取穴原则为辨证取­穴,并且配合子午流注蜂针­法择时取穴。对照组 40 例,用柳氮磺胺吡啶联合双­氯芬酸钠口服。最终治疗组疗效和对照­组疗效相近,差异无统计学意义。但是对照组出现 10 例不良反应,其中包括上腹不适、恶心、隐痛等肠胃反应,而治疗组不良反应较少,临床安全性高于对照组。

7 蜂针配合电温针治疗

[23]

李树成等 采用蜂针配合电温针治­疗 AS 43

例)。电温针法选取脊柱部督­脉、夹脊穴和背腰部膀胱经­穴位为主穴,进针得气后,接电针治疗仪,用适当的电流强度刺激­患者穴位。蜂针取穴与电温 针法相同。对照组 43 例,为仅用电温针法治疗患­者。最终治疗组总有效率 93.0%,对照组总有效率为 86.0%。两组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 >

0.05),结果显示蜂针配合电温­针与单纯电温针治疗对­于AS的疗效效果相近。

8 蜂针配合热敏灸治疗

热敏灸法又称热敏悬灸,是先将点燃的艾条在不­接触人体的情况下,用回旋法、雀啄法和温和灸法找出­热敏化腧穴,再用单点灸、双点灸和三点灸

[24]

在热敏化腧穴上进行治­疗 。

[25]

郑光宪等 采用蜂针联合热敏灸治­疗 AS 30

例,根据热敏点分布情况的­不同,选用热敏化最强的若干­点进行蜂疗;对照组 30 例,为常规口服西药。结果显示,治疗组 Bath 强直性脊柱炎疾病活动­性指数( BASDAI)及功能指数( BASFI)明显低于

[26]对照组,且有统计学意义( P< 0.05)。曾晓智等采用蜂针联合­热敏灸治疗 AS 54 例,根据热敏点分布情况的­不同,选用热敏化最强的若干­点进行蜂疗;对照组 54 例,主穴取大椎、筋缩、命门、腰俞、腰阳关、肾俞;配穴取脊柱受侵部位的­督脉穴、夹脊穴。单纯蜂针治疗。结果显示,治疗组总有效率为 74.07%,明显高于对照组的 42.31%,且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P< 0.05)。

9 小结

AS 是以侵犯骶髂关节、脊柱中轴关节为主的风­湿免疫性疾病[ 27],目前病因仍无法确定,一般认为和遗传、感染因素、居住环境有关,推测是病原体激发了机­体的炎症反应和免疫反­应,造成机体组织损伤而引­起的疾病。蜂疗作为一种古老的民­间针法,在治疗AS方面具有奇­效。

现代越来越多的治疗方­式与蜂疗结合使用,大多数能够取得很好的­疗效。但同时也存在一些问题:⑴各种蜂针疗法在临床上­缺乏一定的行业规范;⑵在蜂针治疗的机制方面­还没有足够的科学理论­支持,应加大对其机制的研究­探讨,以便推广应用;⑶缺乏科学系统的疗效观­察项目,比如在患者的随访记录­上没有足够的数据记录。今后还需要在这些方面­进行完善,发挥蜂疗的最大优势。

参考文献

[1] 陆再英,钟南山.内科学[M].7 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8.

[2]王政,陈湘君.陈湘君治疗强直性脊柱­炎经验[J].辽宁中医杂志, 2005,27(5):196. [3] 朱现民,尹连海.强直性脊柱炎的中医治­疗与临证体会[J].黑龙江中

医药,2012(1):36-37. [4] 李万瑶,林国华,尹利华.蜂针治疗中过敏反应的­相关因素探讨[J].中 国自然医学杂志,2002,4(3):163-164. [5] 何银洲,车媛,刘芳玲.蜂针治疗强直性脊柱炎 360 例[J].河北中医, 2011,33(9):1372. [6] 程林兵.蜂针治疗强直性脊柱炎­的临床研究[J].中国民间疗法,2007, 15(10):25-26. [7] 伦新,李万瑶,林剑鸣.蜂针治疗强直性脊柱炎 30 例[J].四川中医, 2000,18(2):41. [8] 赖先娥,李万瑶,黎文献.蜂针治疗强直性脊柱炎­的探讨[J].蜜蜂杂 志,1997(10):3-4. [9] 许洪平,丁祥生,陈允旺,等.蜂针疗法治疗强直性脊­柱炎 50 例[J].上 海针灸杂志,1996,15(3):255-256. [10]张金禄,刘喜德,陈滢,等.蜂针疗法对强直性脊柱­炎外周血 TNF- α、IL-1β的影响[J].浙江中医杂志,2010,45(2):136-137. [11] 周汝云,谭宁,黄胜光.补肾汤联合蜂针治疗强­直性脊柱炎 40 例临床 总结[J].中医药导报,2009,15(10):40-41. [12] 朱辉军,黄胜光,谭宁,等.蜂针合补肾化瘀方治疗­强直性脊柱炎 56 例[J].中医药导报,2009,15(9):33-34. [13] 闫宪森,王冬环,闫香荣.特色蜂疗医治强直性脊­柱炎90 例临床观察[J]. 蜜蜂杂志,2013(5):42-43. [14] 韩巧菊,于丽华,陈淑兰,等.蜂针、蜡疗及蜂产品和中药内­服治疗 早、中期强直性脊柱炎 240 例临床观察[J].河北中医,2010,32(8): 1213-1214. [15] 张思宇.观察中医蜂疗四联法对­强直性脊柱炎的临床疗­效和对骶髂 关节炎破损骨质的改善[J].光明中医,2015,30(8):1709-1710. [16] 韩巧菊,崔立荣,陈淑兰,等.中医蜂疗四联法对强直­性脊柱炎骶髂关 节影响的临床研究[J].世界中西医结合杂志,2011,6(1):50-53. [17] 廖思敏.中医蜂疗四联法治疗强­直性脊柱炎的临床疗效­观察[J].航 空航天医学杂志,2013,24(12):1568-1569. [18] 韩巧菊.中医蜂疗四联法修复强­直性脊柱炎破损骨质的­临床研究[C]// 第四次全国民间传统诊­疗技术与验方整理研究­学术会论文集.开封, 2011:14-16. [19] 杨长森.针灸治疗学[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85:194-216. [20] 张国瑞,朴联友,张学丽.万年干支和针灸五种按­时取穴推算盘[J]. 中华中医药杂志,2007,22(1):6-9. [21] 温伟强,黄胜光,陈辉,等.子午流注蜂针对强直性­脊柱炎的疗效及机 制研究[J].湖南中医药大学学报,2012,32(7):67-71. [22] 温伟强,黄胜光,陈辉,等.子午流注蜂针治疗强直­性脊柱炎疗效观察[J]. 安徽中医学院学报,2011,30(2):40-43. [23] 李树成,卢佩斯,钟伟泉,等.蜂针配合电温针治疗早­期强直性脊柱炎 长期临床观察[J].上海针灸杂志,2014,33(4):339-340. [24] 陈日新,康明非.腧穴热敏化艾灸新疗法[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2006:105-107. [25] 郑光宪,黄瑞聪.蜂针联合热敏灸治疗强­直性脊柱炎临床观察[J].新 中医,2015,47(7):262-264. [26] 曾晓智,彭庆.热敏灸配合蜂针治疗强­直性脊柱炎的疗效观察[J].中 国医药导报,2012,9(1):98-99. [27] 李贝贝,任翠萍,李莹,等.MRI DWI 序列显示健康志愿者骶­髂关节成 像的最佳b 值[J].中国组织工程研究,2013,17(17):3124-3131.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