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图书馆总分馆制建设之我见——以辽东学院图书馆为例

【引文格式】王丹梅.高校图书馆总分馆制建设之我见——以辽东学院图书馆为例[J].中国中医药图书情报杂志,2017,41(6): 28-30. DOI: 10.3969/j.issn.2095-5707.2017.06.006

CJLIS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 - NEWS - 王丹梅

摘要:文章从总分馆制的含义及发展现状入手,阐述了高校图书馆总分馆制的 3 种模式:集中式、集中分散式和分散式。以辽东学院为例,分析了辽东学院建设总分馆制存在的问题,并构建了适合学校自身发展的总分馆制模式。只有采取集中分散式模式,制定科学的总分馆运行机制,才能实现资源的共建共享。

关键词:高校图书馆;总分馆制

中图分类号: G258.6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2095-5707(2017)06-0028-03

Opinions on Construction of Central-Branch Library System of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 Taking Library of Liaodong College as an Example

WANG Dan-mei

(Library of Liaodong College, Dandong Liaoning 118003, China)

Abstract: Starting from the concept and development status of central-branch library system, this article elaborated three modes of central-branch library system of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centralized, centraldecentralized, decentralized. Taking Library of Liaodong College as an example, this article analyzed the existing problems in the construction of central-branch library system in Liangdong College, and formulated the central-branch library system meeting the development of this college. All the resources could be co-built and co-shared only by central-decentralized mode and drawing up scientific central-branch library operational mechanism.

Key words: libraries of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central-branch library system

总分馆制是近年来国内图书馆建设发展比较迅速的一种运作模式,它实现了“统一管理,整合资源,共建共享”的图书馆建设理念,节约投入成本,提高资源利用率,实现资源的优化组合,方便广大用户。是一种理想的集群管理模式,也是图书馆事业发展的必然趋势。总分馆制在我国起步较晚,不少学者对国内各地的公共图书馆进行了总分馆制建设的探索,但只有少数学者对高校总分馆制

建设提出自己的观点,笔者希望通过本文的论证构建一个适合高校图书馆发展的总分馆制模式。

1 总分馆制的含义及发展现状

美国图书馆协会从总馆、分馆的功能这一角度阐述了总分馆制定义,认为总馆是独立的的图书馆或一个图书馆系统中充当管理中心的图书馆,它是图书馆系统集中加工文献的场所,也是收藏整个系统主要藏书的处所;分馆是总馆把一部分业务分离出去而形成的附属场所,必须拥有基本馆藏、常规

[1]

人员配置和规定的开馆时间 。也就是说,总馆是一个图书馆的各项业务的核心,而分馆只是作为总

馆的一个延伸,可以单独开展某些业务的场所,是总馆的业务补充。

总分馆制起源于西方国家,美国的总分馆制起步早,发展成熟。1924 年,加州大学开始建立学科

[2]专业图书馆,到目前共有 80 多个分馆 。美国的大学图书馆普遍实行总分馆制,加拿大的大学图书馆总分馆体制比较灵活。英国的剑桥大学图书馆更是采用多级馆的形式,它有大学馆 5 个,系馆 55 个和学院馆 30 个,所有的这些馆都采用统一的网络管理系统,各级馆分工明确,但提供统一的借阅、目录和教育培训系统,总馆和分馆之间形成统一的管理

[3]

和服务 。

目前,国内的总分馆制在北京、上海、深圳发展较好,在其他地区也有尝试。总分馆制由于它的布局合理,便于一体化管理,能更有效地提高资源的共建与共享,越来越受到国内图书馆界的重视。

2 高校图书馆的总分馆制模式

随着大学城的建立以及高校合并后一校多馆现象的出现,许多综合性大学都进行了总分馆制模式的尝试,如厦门大学和中山大学将原有的院系资料室取消,按各类学科建立专科分馆;浙江大学和武汉大学设立一个总馆和若干分馆的模式;海南大学将院系资料室改造成二级馆。这些模式归纳起来可分为:集中式、集中分散式和分散式3种模式。

2.1 集中式

集中式就是人事管理和财政经费都由总馆统一规划,统一管理,业务活动统筹安排,统一采编,统一配送,统一的规章制度和服务规范,实行通借通还。这种方式有利于图书馆事业的统一规划,合理分配资源,可以避免重复建设、重复劳动,避免资源浪费。但在高校的经费和人事管理权限都集中在学校的情况下,要想实现这种纯粹的总分馆制无疑是很困难的。

2.2 集中分散式

集中分散式也就是一种准集中式,它在人事及财政权限不变的情况下,总馆负责采编、配置及统一的服务规范等工作,分馆只负责读者借阅指导工作,总馆和分馆之间实行通借通还。这种准集中式虽然在人事和财权上有弊端,但它避免了重复建设、重复劳动,节约了资源。这种方式在促进高校总分馆制的发展上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2.3 分散式

分散式是最不理想的一种方式。总馆只在业务 上对分馆进行指导,其他行政、人事、财政各不相干,分馆保持人员和财产的独立性。总馆与分馆只在业务上有部分合作,严格来说,这种模式不属于总分馆制。

3 建设总分馆制存在的问题

笔者就辽东学院(以下简称我校)图书馆与资料室之间的实际情况来分析一下我校的总分馆制的建设形式及存在问题。

3.1 辽东学院图书馆及图书资料室现状

由于我校是由几个高校合并而成的一所综合性大学,在地理位置上自然形成了南北 2 个校区,并根据这 2 个校区设置的专业划分成 2 个专科图书馆。2 个专科图书馆统一管理,有统一的采访和编目,但由于所设专业的需要, 2 个校区的纸质文献不实行通借通还。我校共设 17 个二级学院, 4 个学科部,共有 19 个图书资料室,这些资料室不归图书馆管理,而是由各个院部自行管理。各个资料室的藏书也是由院部根据自己的需要购进,但经费还是属于总馆的采购支出。在人员管理方面也是院部自行设定,不是由图书馆派出的专人负责,这些人员在行政上隶属各院部,在职称编制上属于图书资料系列。图书资料室的文献加工也是由这些资料员自行完成。总馆只在管理系统的使用上对其进行指导。

3.2 建设总分馆制存在的问题

首先,由于南北校区的专业分科,总馆的设置存在着问题,加大了采编的难度,到馆的新书在验收时就要分门别类的放置,典藏时不能把南北校区的典藏地搞错。如果南校区读者想看北校区的图书,只能到北校区借阅。这种不能通借通还的借阅方式不仅给读者造成了不便,还大大降低了图书资料的利用率。

其次,资料室在采购环节上与图书馆脱钩,他们可以自行购进少量图书,但费用由总馆支出,这很容易造成资源的重复建设,同时浪费了人财物力资源。在人员的安排上,这种行政上隶属于院部、编制上隶属于图书馆的管理方式,使得总馆对资料员的工作时间、业务熟练程度以及业务培无法掌握,总馆只能在资料员有业务上的咨询时才能进行指导,这种方式更接近业务工作上的合作。

第三,资料室与图书馆在编目上使用的是同一管理软件,但资料室在分类上有着自己特有的标识,占用着记录控制号,导致资料室在编目过程中

在总馆的数据库里造成同书异号现象,这不但占用了数据资源,而且给编目工作带来了麻烦。

第四,资料室只对本院部开放。开放时间不固定,读者无法掌握开放时间。图书资料不对外借还,文献不能流通,更无法实现网上借阅、查询、咨询等工作。所以资料室的利用率很低。资料员也没有受过专业培训,对图书馆业务了解不多。

4 总分馆制模式的构建

4.1 改变总分馆制的建设和管理体制

尝试采取准集中式。图书馆作为院部的平行机构直属学校,总分馆内部的行政管理权和业务管理权由总馆馆长负责。总馆统一管理人、财、物,各资料室的基础设施建设及购书经费都由总馆统一规划和报批,资料室不再受院部领导,而是作为图书馆的二级分馆,由总馆进行人员和财物上的管理。这些二级馆根据不同院部设立不同门类的馆藏,方便师生的查阅。

4.2 制定科学的总分馆运行机制

总分馆实行统一的资源管理、人员管理、业务管理及服务标准。实行统一采编,按各院部的不同专业需要,统一配送;制定统一的规章制度和服务规范,各馆统一作息时间;总馆和分馆之间一馆办证,多馆借还,分借通还,最大程度方便读者;实行统一的在线信息素养教育;原资料室的资料员由总馆统一考核、聘用、培训和调配等,各分馆作为

[4]

服务终端,直接面向读者,承担读者服务工作 。

4.3 文献分藏,资源共建共享

高校图书馆作为教学辅助部门,是重要的教学科研辅助机构,主要作用就是为广大师生服务。由于目前各资料室只对本院部开放,开放时间短,不固定,不能满足广大师生的需要,而且文献不自由流通,不对外借阅,这就不能实现资源共享。如果 实行总分馆制,辽东学院南北校区图书馆可以按所在校区设置的院部有侧重地收集各学科的文献资源,各院部按专业需要配置文献资源,防止重复购进。这些文献由总馆进行编目,建立数据库,然后按学科馆或分馆进行典藏。对于纸质印刷品,读者可以进入数据库查询文献在总馆和分馆内的分布情况,再根据文献的馆藏地借到自己需要的图书资料。读者如果需要电子资源,只需要输入借书证号就能在任意馆查询和下载所需资料。这样,既方便了用户,又实现了资源共享。

5 小结

计算机和互联网的飞速发展,为实现图书馆资源的共知、共建和共享提供了有利条件,也使图书馆总分馆制的实现成为可能。高校在实现总分馆制时,一定要根据本校的具体情况来实行,不能盲从,一定要树立“互联网+图书馆”的理念[ 5],以充分有效的利用资源,实现体系内的资源互补,以提高服务效益为最终目的,这样才能凸显这种总分馆制模式的优点,体现总分馆制的价值。

参考文献

[1] 邱冠华,于良芝,许晓霞.覆盖全社会的公共图书馆服务体系:模式、 技术支撑与方案[M].北京: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8:29-33. [2] 李晓辉,孙坦.国外大学图书馆总分馆制的优势及启示[J].图书馆建 设,2010(8):14-18. [3] 王姝一.大学图书馆总分馆体系建设研究[J].赤峰学院学报(自然科 学版),2014,30(22):156-157. [4] 张娟,倪晓健.我国公共图书馆总分馆体系建设模式分析[J].图书与 情报,2011(6):17-20. [5] 贾西兰,李书宁,吴英梅.“互联网+图书馆”思维下的下一代图书馆 服务平台[J].图书与情报,2016(1):44-48.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