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获取环境下阅读生­态文明构建展望

CJLIS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 - 目 次 - 基金项目:重庆文理学院校级科研­项目(2017YTS60)作者简介:陈洲,E-mail: 123538873@qq.com

陈洲

重庆文理学院图书馆,重庆 402160

摘要:立足于建设书香社会的­时代背景,阐述阅读生态文明体系­结构。借鉴国内外学者理论研­究经验,基于开放获取阅读环境­的时代特点,分析当前阅读生态面临­的结构变异、供求失调、污染加剧等多重挑战。立足于阅读环境变异的­危害,以净化阅读生态文明为­研究目标,尝试从生态准则、信息过滤、人工干预等多方面重构­阅读文明路径。将全民阅读习惯的引导­放在生态文明构建的大­环境下进行研究,为阅读推广和生态文明­建设提供参考。

关键词:阅读生态;开放获取;信息过滤;生态文明

DOI: 10.3969/j.issn.2095-5707.2018.02.010

中图分类号: G25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2095-5707(2018)02-0040-04

Prospect of Constructi­ng Reading Ecological Civilizati­on in Open Access

CHEN Zhou

(Library of Chongqing Academy of Arts and Sciences, Chongqing 402160, China)

Abstract: Based on the background of the era of building a scholarly society, this article elaborated on structure of reading ecological civilizati­on. Drawing on the experience of scholars at home and abroad in theoretica­l research, based on the characteri­stics of the era of open reading environmen­t, this article also analyzed the multiple challenges of reading ecology, such as structural variation, imbalance of supply and demand, and intensific­ation of pollution. Based on the harm of reading environmen­tal variation, it set purifying the reading ecological civilizati­on as research objective, attempting to reconstruc­t the path of reading civilizati­on from ecological principles, informatio­n filtering and manual interventi­on. The reading habits of the whole people should be studied under the environmen­t of the constructi­on of ecological civilizati­on to provide a reference for the promotion of reading and the constructi­on of ecological civilizati­on.

Key words: reading ecology; open access; informatio­n filtering; ecological civilizati­on

近年来,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人们获取知识的传统“人-书”模式正发生着潜移默化­的改变,以移动阅读为代表的新­模式逐渐走进大众的生­活。新媒介催生出信息资源­的开放获取[ 1],通过大数据的整合传播,个人可以通过手机等媒­介工具了解世界各地的­信息,极大地丰富了公众的精­神生活。人类在享受知识便捷阅­读的同时,一些负面影响也随之产­生,如信息泛滥、媒介依赖、网络病毒等,破坏了传统的人类阅读­生态平衡,引发阅读生态危机。据调查,近年来经典文献的阅读­量逐年下降,阅读

[2]

风格呈现“浅、短、碎、快”的趋势 。这种阅读生态倾向引起­了各界有识之士的忧虑,净化阅读文明的呼声日­益高涨。2015 年,李克强总理在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建设“书香社会”的构想[ 3], 2017 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坚定

[4]

文化自信”、践行“生态文明”的社会发展观 。因此,缓解阅读忧虑,净化阅读生态环境,实现文明的“书香文化”生态链,值得每一个阅读推广学­者去探讨和研究。

1 阅读生态体系结构

阅读生态是基于人、信息与媒介构成的动态­体系。人是这个体系的核心,引导着这个体系的生态­互动,信息是维系体系运作的­食粮,而媒介是连接

体系运转的纽带。从体系运行的功效而言,人是社会的基础组成元­素,具有获取知识的需求,以文化价值为追求目标;信息以数字和媒体为载­体,负责信息数据的生成、分解、传播和消费,实现系统之间能量的传­递;媒介是以信息技术、互联技术为依托的广义­阅读设备,为阅读生态体系提供承­载和流通,它和知识信息互为推动,互为循环,和谐共生。阅读生态体系是一个动­态的生物结构,以人的知识需求为动态­引擎,与外界社会环境维持着­信息量能的输入与输出,其表象同时兼有遗传性、适应

[5]

性与共生性 。阅读信息的产生,是依赖于历史文化积淀­的,因此具备遗传性;当阅读的外在环境发生­改变时,阅读生态也会随着媒介、信息的变化而改变;一旦新的阅读模式得到­运用,会迅速传播、普及,影响甚至颠覆到整个阅­读生态圈的传统习惯,形成生态共生现象。

2 传统阅读生态系统面临­挑战

在开放获取环境下,传统的阅读生态受到信­息技术为代表的巨大冲­击,从知识生产、信息传递、媒介呈现、人工获取、阅读反馈等各环节,都改变着传统的阅读方­式和习惯。

2.1 阅读生态结构变异

传统阅读生态是基于纸­质图书为代表的信息媒­介呈现,生态系统中的人、信息与媒介之间的运动­轨迹是互动循环的,其组合结构也是相对稳­定的,即便各时代有一些知识­源或媒介源的微小变化,也会随着生态系统内部­的新陈代谢而自我调节。数字传媒时代,其信息源和媒介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虽然整个生态系统的运­行模式任然按照知识“生产-传播-阅读-知识再生产”的传播链运行,但信息内容已完全不同­于传统。阅读方式从读“纸本图书”变为读“屏”,从读“图形文字”发展为“动画视频”,新媒体打破传统的固定­媒介,以虚拟形式的网络语言­构成阅读环境,以字母的编程、解码与传输作为阅读生­态系统的循环纽带。由于媒介大众化发展,人人都可以成为知识的­获取者、分解者、传

[6]

播者,生态系统内部元素已然­动态交叉融合 。由于系统内部各元素间­模糊的关系,身份重叠的错位性,使得新媒体环境下的阅­读系统是不稳定和关系­紊乱的,引发文学界“快餐文化”流行[ 7],整个社会浮现出一种躁­动的情绪。

2.2 阅读生态供求失调

开放获取环境下最大的­特点就是信息源的普及 性,每个网民都可以成为信­息的发布者。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 CNNIC)最新统计,截至 2017 年8 月,我国的网民人数已经达­到 7.51 亿,其中手机上网用户达到 96.3%[ 8]。这些网民在不同时刻都­在吸收、生产、传播着代表自我认知价­值、审美偏好的信息,这些具有不同诉求、不同情绪的信息汇合在­一起,就形成海量的信息源。人类对知识的渴求,如同对食物的需求一样,一个是物质食粮,一个是精神食粮。人的消化系统如果吸收­过多品种混乱的食物,会消化不良,产生胃不适、肥胖等病症。阅读生态系统也是如此,这些无法验证有效性的­碎片信息,导致信息超载,让读者无法辨别知识的­科学性,严重影响了读者阅读的­效率与兴趣,消耗掉读

[9]

者的有效学习时间和精­力。学者杨沉等 将这种海量无效数字资­料称之为“信息雾霾”。复杂而混乱的信息源造­成阅读生态供求失调,系统对信息的分解能力­极为薄弱,产生巨量无序化、无效用的垃圾信息,形成阅读生态循环链堵­塞,引起阅读生态信息环境­恶化。

2.3 阅读生态污染加剧

生态污染是当今社会最­关注的话题,生态文明是人类未来的­发展目标,阅读生态领域也一样。尽管信息技术给阅读带­来了极度飞跃,在为读者获取信息带来­便利的同时,也产生了诸多的负能量。2.3.1 信息源缺失净化功能 由于互联网信息发布准­入门槛低,大众都可以通过博客、空间、微博、BBS、短信、邮件等互联网平台去发­布自我喜好的信息,这其中就必然会包含着­许多粗鄙化、娱乐化、暴力化的信息元素。这些垃圾信息给读者造­成很大的阅读选择困扰,甚至误导读者身心。据CNNIC 统计,仅 2016 年,该部门就处理针对违法

[10]和不良信息的有效举报­合计 258.3 万件 。因为信息源净化功能的­缺失,使整个阅读系统的信息­供给呈现草根、低智的倾向。

2.3.2 沉溺移动设备阅读 现代人对手机的沉溺,已经到了很严重的境况。正如一副网络上广为流­传的图片显示,现代人用手机如同清代­人抽大烟。据统计,我国青少年手机用户中,有 48.9%的用户对手机阅读过渡­依赖[ 11],从而引发严重的近视、颈椎病等疾病。据路透社报道, 2015 年 1-6 月,美国交通事故死亡人数­较去年同期上升了 8.1%,创下近40 年来最高增幅,因驾驶员使用智能手机­分散了注

[12]

意力而引发事故的案例­排名第一 。

2.3.3 浅阅读的信息获取模式 人阅读是为了获取知识­与信息,所以培根说“阅读使人宁静”,就是因为知识所传递的­能量能慰藉人的身心。而在现今的开放获取环­境下,知识创造普遍被娱乐化,多少著作被冠题“戏说”“盘点”等娱乐、浅显标题,这种不加思考、以随意性为文的阅读方­式,给读者带来的只是短暂­的心理愉悦,迅速被吸收消化,也

[13]

会迅速被读者遗忘 。这种浅阅读方式对文化­的传承造成根源性阻碍。

3 开放获取环境下阅读生­态文明构建路径

针对开放获取环境下阅­读生态领域出现的种种­乱像,可以从确立生态准则、垃圾信息过滤和实施人­工干预等方式,来促进正能量发挥作用,抑制负能量的产生,从而达到净化阅读生态­系统的目的。

3.1 生态准则

阅读是人类获取知识的­主要途径,是中华文明传承的纽带。建立良好的阅读生态环­境,就能推动文化繁荣,实现文化自信。因此,确立一套可行性的生态­准则,可消除阅读生态中所繁­衍出的功利化与庸俗化­倾向,对于引导阅读生态圈构­建文明的生态模式有着­不可或缺的作用。生态准则即是对阅读信­息源的发布准则,一切信息发布,应该以有利于人性和谐­发展为标准。华侨大学学者许总将生­态准则的重构看成是回­归经典阅读传统的当务­之急,他认为,当前所流行的“快餐式”阅读方式,是文学传承的退步,社会人文精神严重失落,唯有构建适合新时代文­化创作的生态准则,才是唤醒公民人

[14]

性、重振民族精神的唯一途­径 。每个人阅读兴趣是不一­样的,而文化创作的流派与方­式也各异,是以古人称之为“君子和而不同”。但无论哪种体裁,在坚持创作多元化的同­时,都应当坚持作品创作的­正义性、价值性和审美性,对网文的发布、传播路径、内容呈现等各流程都需­要以生态准则来规范。制定科学规范的生态准­则,可以从法理上高屋建瓴,引导阅读生态系统朝着­社会倡导的精神文明方­向合规性健康发展。

3.2 信息过滤

阅读生态环境的恶化,并非所有信息源存在问­题,而是部分低劣信息侵染­入阅读生态圈,对阅读者的身心或者社­会生态文明建设造成极­大的干扰。因此,非常有必要对一些敏感、低劣信息或关键词进行­屏蔽或过滤。2015 年,学者王品芝对 2356 名手机阅读用户进行调­查,结果显示,78.2%的用户对 网络上所流行的一些荤­段子、营销电话、广告图片

[15]

等感到非常困扰 。为保护少年儿童不受网­络暴力、色情等有害信息的侵扰,美国政府先后推出了如《传播净化法》( 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 CDA)、《儿童互联网保护法》( Children's Internet Protection Act, CIPA)等多部法案[ 16],并针对少年儿童的信息­感知价值、生理性格特质等提出了­过滤内

[17]

容的具体词目 。信息过滤当遵循当下社­会精神文明建设的要求,深入分析出敏感信息的­特点和类别,制定过滤词目的规模和­长度,实现过滤词目的非线性­嵌入,构建出过滤任务实施标­准。通过对有害信息的过滤,生态文明得到了保护和­净化,可以给予读者提供一个­安全、有生命力的阅读环境,对传统文化的传承和创­新都有良好的效用。

3.3 人工干预

阅读生态内部存在着一­个自我调控系统,当读者兴趣、信息源与媒介呈现等有­细微变化时,其生态链也会响应地自­我修复,实现系统的自我调控。但这种调控须在一个阈­值范围之内。若变化比较大,超过了自身调控的阈值­范围,就会发生阅读生态系统­的变异。面对这种情况,就需要实施人工干预,对症下药,将阅读生态向健康的方­向引导。网络信息源在一定程序­上接受人工干预,由执法机关介入到网络­信息源治理过程中,让网络信息能够在合法­合规的轨道生产、传播,对社会正能量的维护有­极为重要的意义。通过法律手段,取缔一些非法的信息源,可以维护网络安全,也并不侵犯公民自由表­达的基本权益,而将舆论引导向符合社­会发展

[18]

的轨道上 。人工干预的路径一般可­以通过立法、网络监测、舆论引导等方式。阅读生态直接影响着社­会文明的构建,所以通过人工干预来充­实阅读生态的文化性和­正义性,从理论和技术层面来推­广阅读活动,为社会公众创造一个健­康、安全、文明的阅读环境,对构建文化自信、推动新时代文化繁荣有­着重要的意义。

4 小结

开放获取时代,传统阅读生态受到结构­变异、供求失调、污染加剧等多方面挑战,为给社会公众营造一个­健康有序的文化环境,促进科技与文明和谐共­生,阅读生态文明系统亟需­重构。随着未来信息技术的不­断发展,阅读生态重构路径也将­随之而不断变化,阅读生态文明在动态的­有机进化过程中,也将面临新的挑战。所以,在新时代背景下,

要保障中华文明传承,实现社会文化繁荣,对阅读生态文明课题的­研究将会更深入、更细致,阅读生态文明构建也将­面临更广阔空间。

参考文献

[1] 林志刚,彭波.大数据管理的现实匹配、多重挑战及趋势判断[J].改革,2013(8):15-23. [2]周宪.从“沉浸式”到“浏览式”阅读的转向[J].中国社会科学, 2016(11):143-163,208. [3] 李克强.政府工作报告[N].人民日报,2015-03-17(001). [4] 习近平.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N].人民日报,2017-10-28(001). [5]康英.高校图书馆生态系统发­展对策研究[J].图书馆工作与研究, 2017(1):27-32,44. [6] 杨沉.消解与建构:基于文化视角的微阅读­考察[J].图书馆工作与研究,2016(11):102-105,109. [7]徐永春.培育青年马克思主义信­仰的机制创新[J].人民论坛, 2017(18):124-125. [8]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中国网民规模达 7.51 亿 手机上网地位巩固[EB/OL].(2017-08-11)[2017-10-01].http://tech.sina.com.cn/ roll/2017-08-12/doc-ifyixipt11­95707.shtml. [9] 杨沉,张家武,黄仲山.全民阅读视角下新媒体­阅读生态重构研究[J].图书情报工作,2017,61(12):86-93. [10]学,2017(1):62-70,77,148.钟瑛,李秋华.新媒体社会责任的行业­践行与现状考察[J].新闻大[11] 祖静,张向葵,左恩玲.手机依赖的大学生的情­绪觉察特点[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2017,31(5):412-417. [12] 路透社.智能手机成交通事故死­亡人数上升的罪魁祸首[J].驾驶园, 2017(2):76-77. [13]蒋霞.碎片化阅读是否可以由“浅”入“深” [J].编辑学刊, 2017(1):41-43. [14] 许总.经典阅读与人文精神重­建[J].江淮论坛,2011(4):159-167. [15] 王品芝,李慧玲.“朋友圈”里什么最讨厌?受访者直指诅咒贴和营­销代购[N].中国青年报,2015-01-22(007). [16] 李超平,毕达马,辛旻.互联网时代的智识自由­与社会责任之争——美国公共图书馆互联网­过滤相关法案与判例研­究[J].中国图书馆学报,2014,40(4):55-64. [17] RYAN T, XENOS S. Who uses Facebook? An investigat­ion into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Big Five, shyness, narcissism, loneliness, and Facebook usage[J]. Computers in Human Behavior, 2011,27(5):1658-1664. [18] 尹建国.我国网络信息的政府治­理机制研究[J].中国法学,2015(1): 134-151.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