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阅读活动面临的困境及推广建议

CJLIS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 - 目 次 - 基金项目:徐州工程学院图书馆培育课题作者简介:吴小玲,E-mail: wwllgge@126.com

吴小玲

徐州工程学院图书馆,江苏 徐州 221000

摘要:文章主要对我国全民阅读活动的发展进行了回顾与总结,指出全民阅读活动面临公共阅读资源建设缓慢、人群分化明显、社会阅读生态堪忧、基层相关机制建设薄弱的困境,提出加强体制机制建设,增加地方财政的支持,激活城市空间,建立虚拟阅读社区,推进“书香社区”建设,加强精品图书的数字出版,加强互联网阅读推广平台建设等方面的建议。

关键词:全民阅读;推广;建议

DOI: 10.3969/j.issn.2095-5707.2018.02.013

中图分类号: G250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2095-5707(2018)02-0050-04

Dilemma Faced by the National Reading Activities and Suggestions for Promotion

WU Xiao-ling

(Library of Xuzhou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Xuzhou 221000, China)

Abstract: This article mainly reviewed the development of national reading activities in China, pointed out the dilemma faced by national reading activities, such as slow construction of public reading resources, obvious differentiation of the population, poor social reading ecology and weak predicament of grass-roots system and mechanism construction. It proposed the suggestions of establishing a strong institutional mechanism, increasing local financial support, activating urban space, building virtual reading community, with a purpose to push forward the development of “scholarly community”, strengthen the digital publication of quality books, and consolidate the construction of Internet reading promotion platform.

Key words: national reading; promotion; suggestions

阅读是阅读者从图片、文字等视觉材料中有目的地主动获取信息的过程,是一种基本的智力技能。它是人类学习知识、传承文明的主要渠道,也是当代构建学习型社会的主要途径。近年来,由国家引导的全民阅读活动虽然有了一定的发展,但仍存在一定问题,距离形成真正的全民阅读还有一定距离。

1 全民阅读的发展概况

1.1 全民阅读政策不断改善,成为国家战略

全民阅读的发展离不开政策的保障。1972 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向全世界发出了“走向阅读社

[1]

会”的号召 。1995 年正式确定每年的4 月 23 日为“世界图书与版权日”,又称“世界读书日”,受到了世界各国的欢迎与响应。每年此日世界各国都

[1]

会开展读书庆典与图书宣传等活动 。随着“阅读危机”的出现,许多国家把阅读推广作为政府的重要职责,制定国策落实执行。例如,英国提出“举国皆为读书人”的口号,实施了“阅读起跑”等国家计划。美国先后启动了“阅读挑战”“阅读优先”“阅读之乐”等全民阅读工程,而俄罗斯政府

[2]

制定和实施了《全民阅读大纲》 。

同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全民阅读的相关政策出台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是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央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新闻出版总署贯彻落实党的十六大关于建设学习型社会要求的一项重要举措。2006 年 4 月,由中共中央宣传部等 11 个部门联合发出《关于开展全民阅读活动的倡议书》,全民阅读活动正式启动[ 3],

“全民阅读”才开始受到全国上下的普遍关注,但这个时期并没有得到国家高度重视,只在《国家

“十一五”时期文化发展规划纲要》中提到实施“送书下乡工程”,解决农民群众看书难的问题。2011 年 10 月,“深入开展全民阅读活动”写入《中共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2012 年11 月,“开展全民阅读活动”又写入党的十八大报告。2013 年开始“全民阅读”连续写入历年的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全民阅读越来越引起国家的重视。2016 年全民阅读工作被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成为国家八大文化重点工程之一。同年,我国制定的首个国家级“全民阅读”规划即《全民阅读“十三五”时期发展规划》

[3]

印发 。“全民阅读”完成国家顶层设计,正式成为国家发展战略。

1.2 立法在地方上取得突破

实行阅读立法不是为了限制阅读自由,而是为了保障人们阅读的权利。同国外比较我国的立法工作起步晚,美、日、韩、土耳其等国早就有了自己的阅读法,我国从 2013 年开始启动立法工作,起草《全民阅读促进条例》。2015 年《江苏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促进全民阅读的决定》、《湖北省关于促进全民阅读的决定》相继出台,全民阅读立法工作首先在地方上取得进展。2016《全民阅读促进条例》(征求意见稿)正式发布。今年 3 月起施行的《华人民共和国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中更是为全民阅读促进条例提供了法律依据,使阅读

[4]

立法工作步入快车道 。

1.3 国家阅读品牌建立

随着全民阅读上升为国家战略,全民阅读工作开启国家品牌化发展模式,创建“书香中国”品牌工程,在全国推进书香社会建设。先后开展了“书香之家”“书香中国万里行”等活动,“百种优秀图书活动”“大众喜爱的 50 种图书”等影响全国的优秀阅读推广品牌活动更是持续多年。这些活动持续久,影响深远。特别是“书香中国”建设,地方各级政府纷纷响应, “书香江苏”“书香深圳”“书香荆州”等以“书香”为名的阅读品牌落户地方,使全民阅读活动逐步走进普通民众生活。1.4 互联网阅读推广平台上线

2016 年 4 月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和全民阅读活动领导小组办公室指导、新华网承办运营的“书香中国——全民阅读官方网站”正式登陆互联

[5]

网 。全民阅读官方网站的建成与上线,开辟了阅 读推广新渠道,使全民阅读推广更加专业化,全民阅读工程迈入新的里程碑。

1.5 民众认识度增高,阅读引导取得成效

全民阅读活动启动以来,全国各地开展了具有各自特色的读书节、读书月、读书周等活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吴尚之副局长在对 2015 年全民阅读工作的总结中曾提到,“全国 400 多个城市常设

[6]读书节、读书月等活动,每年吸引 8 亿多读者” 。而另据 2016 年国民阅读调查数据显示,我国国民阅读率和阅读量开始持续上升,有 65.7%的成年国民

[7]

认为有关部门应当举办读书活动或读书节 。这无不显示着全民阅读活动正深入人心,并已取得成效。

2 “全民阅读”活动面临的困境

2.1 公共阅读资源建设缓慢,制约了全民阅读工程的推广与发展

公共阅读资源建设水平直接影响全民阅读工程的开展。随着国内经济的发展,城镇化发展取得成效,国内民生基础建设不断加强,但是相比其他建设的速度,图书馆等公共阅读资源建设的发展明显滞后。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统计局 2015 年数据,我国建有公共图书馆 3139 个比[ 8], 2014 年新增 22 个,增长幅度偏低。人均拥有藏书 0.6 册,低于国际图联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推荐的人均 1.5~

[9]

2.5 册标准 。而受经济发展的影响,经济落后地区居民享有的阅读公共资源明显不如发达地区。即便是在同一区域内,阅读资源也较多集中在繁华地段。造成了国民阅读实体资源享有的差距。公共阅读资源作为支撑全民阅读的重要条件,投资建设的滞后严重制约了“全民阅读”在基层的发展。

2.2全民阅读参与人群分化明显,距离真正“全民”还有一定距离

全民阅读活动最终目的是使阅读变成民众的主动需求与自觉行为,并养成行为习惯。就当前全民阅读情况来说,离此目标还有很大的距离,阅读活动的参与者与享有服务者主要集中在学校等企事业单位,而社会人群中的外来务工人员、留守儿童、空巢老人、残疾人(特别是视障残疾人),城市中无固定职业者、偏远地区居民、贫困人员等人群的参与度普遍较低,面向他们的社会关注与服务能力也明显不足,急需改善。

2.3 社会阅读生态依然堪忧,需要引领

当下进行的全民阅读活动是一种政府推动的自上而下的运动,普通民众参与阅读活动的自觉性、

主动性还有待提高。目前纸质文献的阅读量持续下降,成年国民接触新兴媒介的时间呈持续上升趋势。特别是手机接触显著增长,在线阅读逐年提高。这种阅读习惯的变化,也使阅读的碎片化、娱乐化、低浅化现象较为严重。从纸质图书消费上看,学习参考用书的销售量远高于其他类型图书。社会阅读需要引导。但大型书店多聚集繁华地段,小型书店虽分布较广,但面临人力、房租的压力生存艰难,其所提供阅读资料品质有待商榷。公共图书馆资金投入不足,特别是社区图书馆无论是实体建设还是虚拟建设都严重不足,有些地方根本没有社区图书馆,使民众获取精品图书的成本增加。网上资源良莠不齐,影响阅读质量。而目前以基层社区为主的社会阅读引导、交流活动开展少、参与度低,社会阅读生态堪忧。

2.4 全民阅读工作的基层体制建设较薄弱

全民阅读工作涉及部门广,需要多方合力完成。特别是全民阅读基础体制仍处于初建阶段,往往是宣传部、广电局、工会、学校、公共图书馆等单位、部门,各自为政,缺乏共建共享,无法形成有效的协同力,阻碍了全民阅读工作的有序推进。

3 全民阅读推广建议

全民阅读作为一项国策,其发展的关键除政府的推动以外,还在于基层的落实与全民的参与。

3.1 加强体制建设,保持政策的延续性

目前我国全民阅读推广活动正处在从节日型向常态化转型阶段,只有常态化才能建成真正的书香社会。通过构建国家、省、市、社区各级全民阅读工作体制机制,健全各级组织领导机构,完善各级各部门共同参与的协调机制,统一部署、统筹协调,把各个机构分散的、零星的阅读推广活动组织起来,联合行动、资源共享[ 10],使全民阅读工作的有序有质的开展,推动全民阅读推广活动可持续性发展。全民阅读作为一个庞大工程,一项长期的国策,保持政策的延续性与稳定性是全民阅读常态化的必然需求。

3.2 多方筹措,增加地方财政支持

全民阅读工作的开展离不开物质保障,而全民阅读关键在基层。地方财政的投入是确保基层全民阅读工作顺利开展的重要条件。地方政府应转变公共财税投入方法,除直接投资建设公共阅读资源外,还可以通过购买服务、项目补贴、减免税赋等方法,鼓励民间资本进入,保证工作的顺利进行。 3.3 激活城市空间,提升阅读空间服务

地方政府可以通过财政补贴或者募集社会公益资金,利用社区文化服务中心、商场休息区、站台、公交车站等城市空间与设施,建设固定或流动的阅读推广空间,提供阅读资料,营造阅读氛围,开展阅读推广工作。并鼓励校园图书馆面向社会开放,拓展社会阅读空间,弥补公共图书馆空间的不

[11]

足 。建立总分馆模式,将公共图书馆与社区文化站联合起来资源共享,增加公共阅读资源。

3.4 利用网络社交媒介,建立虚拟阅读社区

微信、QQ 等社交媒介已成为绝大多数手机接触者常用的平台,实际已经形成网络社区。可以通过一定的奖励措施,鼓励图书馆馆员利用微信等虚拟社交朋友圈进行推书、谈书、评书活动,带动其他人员逐步加入,发挥人际传播效应,带动大家参与到健康阅读之中。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统计局公布,截止到 2015 年,仅公共图书馆从业人员就有56 422 人[ 8],如果所有馆员都行动起来,至少将建立起 5 万个“阅读交流窗”。利用朋友圈进行阅读推广,通过人的交叉关系和朋友间的信赖关系,可以有效扩大全民阅读影响范围。

3.5 推进“书香社区”建设

社区是构成社会的基本单元,是构建“书香社会”的第一线。可以通过开展“书香社区”建设,将社区文化服务中心打造为阅读交流中心。鼓励社区文化站工作人员投入到阅读推广工作中,建立常态化阅读推广服务体系,变被动服务为主动服务,积极开展阅读宣传,组织阅读分享活动,鼓励社区内居民参与经典阅读交流,以书交友,使阅读融入到居民日常生活,将全民阅读活动开展至民间。

3.6 加强精品图书的数字出版

数字化阅读已经成为国民阅读常态,国民对电子书的购买意愿也逐年递增。现今精品图书仍然以传统出版发行方式为主。而传统出版发行成本高,售价高,所以削弱了其传播效能。将精品图书数字化出版,可以降低图书价格,便于用移动终端获取与阅读,可以增加居民购买意愿。而且精品图书数字出版可使其借助互联网传播,增加扩散速度,增加精品图书的数字出版供给,有利于健康文化传播,改善互联网阅读环境。

3.7 加强互联网阅读推广平台建设

第一,要对现有互联网各阅读平台加强管理,强调依法运营,对其提供的阅读产品进行监管,要

求提供的阅读产品合法、规范、健康。第二,要建立专业的阅读推广平台,提供阅读指导,推荐精品图书,提供民众参与的互动交流空间。当下在线阅读发展迅猛,增强互联网阅读推广平台建设,既符合了民众阅读习惯发展趋势,又使阅读资源吸收了互联网的多媒性、易取性、共享性等特征。通过互联网推广阅读,成本低,覆盖面广,可以模糊人群界限,打破以视觉为主的阅读感官界限,使阅读更具有吸引力,提高阅读推广效能。同时,也能够减轻地方财政建设实体阅读资源的负担。

4 结语

“全民阅读”作为建设文化强国的国策,是一项长远的系统工程,需要政府、出版界、媒体和全体公民共同努力,坚持不懈才能实现。只有当阅读成为人们一种自然的生活方式,全民阅读的推广工作才能称之为成功。

参考文献

[1] 曹炳霞.“读书达人秀”——郑州大学图书馆的创新探索[J].图书馆 杂志,2014,33(4):92-95. [2] 汤更生,朱莺.全民阅读活动的背景、特色与推动[J].国家图书馆学 刊,2013,22(3):60-64. [3] 华政.全民阅读十年大事记[EB/OL].(2016-12-28)[2017-10-10].http:// 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6-12/28/c_129422676. htm. [4]肖容梅.我国阅读立法的由来、进展及分析[J].国家图书馆学刊, 2016,25(1):16-23. [5]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书香中国——全民阅读官方网站[EB/OL]. (2016-04-21)[2017-10-10].http://www.nationalreading.org.cn/. [6] 苏墨.全国已有 400 多个城市常设读书活动[EB/OL].(2015-11-30) [ 2017- 10- 10]. http:// news. sina. com. cn/ o/ 2015- 11- 30/ doc- ifxma zpa0480732.shtml. [7] 新浪读书.第十四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报告出炉:2016 年人均阅读 7.86[EB/OL].(2017-04-18)[2017-10-10].http://book.sina.com. cn/news/whxw/2017-04-18/doc-ifyeimqy2574493.shtml. [8]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统计局.国家数据[EB/OL].[2017-10-10].http:// data.stats.gov.cn/easyquery.htm?cn=C01&zb=A0Q0501&sj=2015. [9] 柯平.图书馆战略管理[M].北京:海洋出版社.2015:7. [10] 吴晓明.营口地区全民阅读推广常态化研究[J].图书馆学刊,2016, 38(4):67-71. [11] 曹美琴.高等院校图书馆加入区域信息资源共享的服务模式探讨[J]. 中国中医药图书情报杂志,2014,38(6):26-28.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