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化中医药智慧图书馆的研究与实践

郭鉴欣贵阳中医学院图书馆,贵州 贵阳 550025

CJLIS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 - 中国中医药图书情报杂志 - 作者简介:郭鉴欣,E-mail: 450468117@qq.com

摘要:本文分析了图书馆在信息化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并以贵阳中医学院图书馆为例,结合本校办学理念、学科建设和科研方向,详细阐述了数字化中医药智慧图书馆项目的需求分析、框架设计、模块设计和实施成效。通过校企合作的方式,借助企业资金和技术力量,为图书馆信息化的后续发展和平台建设奠定基础。

关键词:智慧图书馆;数字化;中医药;大数据;物联网

DOI: 10.3969/j.issn.2095-5707.2018.04.012

中图分类号: G250.7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2095-5707(2018)04-0042-03

Study and Practice of Digital TCM Smart Libraries

GUO Jian-xin

(Library of Guiyang College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Guiyang 550025, China)

Abstract: This article analyzed the problems in the process of library informatization. Combining collegerunning philosophy, discipline construction and scientific research direction, it elaborated the requirement analysis, framework design, module design and implementation effect by taking the library of Guiyang College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as an example. It also provided the basis for the subsequent development and platform construction of library informatization with the help of capital from enterprise and technical support by the way of school-enterprise cooperation.

Key words: smart libraries; digitization; TCM; big data; Internet of things

随着信息化技术的不断发展,智能化设备的迅速普及,整合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为读者提供人性

[1]

化服务已经是现代图书馆信息化发展的必然趋势 。目前,国内大部分图书馆的信息化建设多以纸质资源管理自动化、大量采购数字资源为主,却对服务型应用平台的建设不够重视。随着图书馆业务的不断发展和信息化建设的逐渐深入,简单堆砌数字资源的建设方式已远远无法满足读者对海量知识和人性化服务的渴求。

1 图书馆信息化存在的问题

1.1 尚未实现统一门户、统一认证、统一检索

在信息化过程中,部分图书馆既没有制定统一的信息化建设规范和标准[ 2],也没有进行异构平台的整合,无法真正实现统一门户、统一认证、统一检索。读者若要获取某关键词的相关资源,必须逐

个打开不同的数据库输入关键词进行检索,还需在众多数据库的检索结果中筛选出自己想要的资源,这就需要读者对每个数据库平台的操作界面、功能、资源分布情况非常熟悉,否则不仅会在基本操作上花费大量时间,得到的检索结果也未必全面准确。

1.2 数字资源过于平面化

以文字、文档、静态图片为主的数字资源表现形式过于平面化,内容形式较为单一,缺少多媒体、全方位的数据。读者只能在平台上看到关于数字资源的简单文本介绍和静止图片,与知识之间缺乏灵活的交互性,且单一受限的信息来源和数据类型也衍生出许多信息孤岛。

1.3 平台访问量和资源利用率较低

图书馆虽为读者提供了丰富的数据库和数字资源,但因读者没有利用网络工具和数据库获取知识的习惯和意识,甚至不知道图书馆有哪些服务应用

和电子资源,且这些服务和资源能为他们带来哪些有价值的情报和信息。同时,图书馆对读者需求了解不够透彻,在数据库的宣传工作方面缺乏长期统一的策划和安排,在宣传形式和内容上较为传统和单一[ 3],造成了平台访问量和资源利用率较低。

1.4 忽视服务型应用平台的搭建,用户黏度较低

部分图书馆在信息化过程中重视数字资源的建设,长期忽略服务型应用平台的搭建,导致买来的数字资源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平台的用户黏度较低,无法通过有效手段记录读者的使用习惯,为馆藏建设作数据支撑,更无法进一步分析、挖掘读者的兴趣点,为读者进行内容推送。

1.5 软件开发能力有限,无法实现古籍资源和特色馆藏的数字化

每个图书馆都有自己的古籍资源或特色馆藏,这些资源是馆藏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出于对资源保护的考虑,大多数特色展馆和古籍展馆都是分时开放的,甚至不对外开放。若能将这些资源数字化,既能达到资源保护的效果,又能通过计算机和互联网对读者 24 小时开放。但由于大部分图书馆不具备成熟的软件开发人员或团队,无法将这些珍贵资源数字化。

2 数字化中医药智慧图书馆的设计与实现

2.1 需求分析

智慧图书馆是信息化发展到高级阶段后的一种呈现形式,是在物联网环境下,以大数据、云计算相关技术为基础,以智能化设备为手段,通过自我学习、数据挖掘、数据分析后,为用户提供智慧服务和资源。建设智慧图书馆是未来图书馆信息化的

[4]

发展方向 。

贵阳中医学院图书馆(以下简称“我馆”)根据本馆业务发展方向、读者需求、资源特色,结合学校办学理念、学科建设和科研方向,制定了统一的信息化建设规范和标准,设计并搭建“数字化中医药智慧图书馆”,将图书馆现有服务、资源、应用平台和数据库整合,通过统一身份认证和数据接口技术实现异构平台的信息互通和数据交换。

2.1.1 智慧图书馆特点 通过面向服务的建模和算法,实现资源智能显示、应用智能推荐、资源智能推送、结果智能排序、资源智能关联、对象智能关联、身份智能识别,提升阅读体验。同时为读者提供资源检索、信息推送、文献订制、数据订制、知识组织、教学辅助、课程辅导、科研支撑、资源管 理、业务管理、学科服务等不同场景下的智慧服

[5]

务,提升图书馆综合服务能力 。

2.1.2 建设目标 图书馆作为高校的服务中心、文化中心、知识中心,除了保证图书借还、知识传递等基本服务外,还应为学校的教学、科研工作做好服务和技术支撑。每所高校都有自己的办学理念和教学特色,因此各学校在智慧图书馆建设重点、展现形式和特色服务等方面也是不尽相同的。

2.2 平台框架设计

我馆主要的读者对象有学生、教学人员、科研人员、管理者、决策者。本馆拟建成一个面向服务的、具有中医和中药特色的智慧图书馆。平台对现有业务管理系统、商业数据库、自建特色资源库中的元数据进行收集、清洗、加工和存储,实现元数据的二次分类整理和异构平台的整合,构建大数据资源库,同时根据读者对象的不同需求搭建面向服务的大数据应用中心。数字化中医药特色智慧图书馆整体架构见图1。

图 1 数字化中医药智慧图书馆架构图

读者可利用智能终端设备,通过统一认证系统进入智慧门户,登录后,可根据自己的需求查阅资料或访问大数据应用中心。例如,读者通过统一检索模块输入关键词,平台将与此关键词相关的所有信息和资源通过分类的形式完整呈现,来源包括纸质图书期刊、电子图书期刊、硕博论文、视频音频、图片等,而平台呈现的所有数据是事先通过收集各类数据后统一清洗和高度整理的,在清洗和整理过程中,大数据资源库将多处数据源的相同资源自动合并,并标出数据源出处,读者可高效便捷地

筛选自己所需的信息和资源。平台通过研究、学习读者的使用习惯和兴趣资源,有针对性地向读者推送其可能感兴趣的信息,读者也可通过平台订阅自己感兴趣的资源。

从整体结构上看,图书馆通过平台的大数据应用中心为读者提供各种智慧服务,读者在使用各种应用后会产生新的用户数据,而平台将这些用户数据重新进行收集、整理,形成新的、有价值的数据集,通过不断的自我学习、大数据挖掘、大数据分析,为服务提供数据支持,为管理提供决策支撑。总之,数字化中医药特色智慧图书馆是一个具有“自我新陈代谢”特点的综合性平台。

2.3 平台模块设计

平台主要分为以下模块:智慧门户、统一认证、一站式检索、大数据资源库、智慧应用(读者管理与培训类、教学与科研支持类、学科馆员类、活动与社交类、智能移动互联、云上图书馆、自建平台及数据库、捐赠类、考试类、中医药特色类)、智慧物联、智慧管理、大数据知识决策库。

3 实施成效

目前,数字化中医药智慧图书馆项目已完成部分基础建设。

已搭建大数据资源库包括: CNKI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中国生物医学文献服务系统、维普中文生物医学期刊、维普外文期刊、超星数字图书馆、超星学术视频、万方医学视频数据库、万方中医药知识系统、万方医学网、博图外文电子图书、台湾学术文献数据库、中国典藏古籍库、多库融合平台中医药数据检索系统、汇雅电子书、贵州省数字图书馆、中国基本古籍全文数据库、文革期间中草药验方数据库、教学参考书目数据库、贵州省苗族医药文化全文数据库、道地药材数据库等。

已搭建智慧应用包括:维普聚合医学考试系统、CALIS(中国高等教育文献保障系统)贵州省文献信息服务中心、高等教育出版社产品信息检索系统、超星百链云图书馆、读秀学术搜索、微信图书馆(已超过 9000 读者关注)、超星手机移动图书馆、VPN(虚拟专用网络)校外资源访问平台、中医地方志数据库平台、虚拟现实图书馆、网上参考咨询服务平台、“我读经典”活动平台、图书馆网上读者问卷调查、大学生素质拓展平台、中医五行学说临床应用论文平台等。其中,虚拟现实图书馆已完成一期建设,各类资源、平台、服务均通过软 件接口与平台无缝链接,实现从虚拟空间到数字资源的类现实检索过程。

已搭建智慧物联包括: RFID(射频识别)自助借还系统、校园一卡通等。

已搭建智慧管理包括:金盘图书集成管理系统、材库采编平台、门禁管理系统。

在硬件支撑建设方面,中心机房一期建设已完成,主要包括:计算资源( 1 台 4 路服务器, 6 台 2路服务器)、存储资源( 20 TB光纤存储, 60 TB 网络集群存储)、安全系统(硬件运维管控系统、硬件业务安全管理系统、边界防火墙、硬件防入侵检测系统)、备份系统、服务器虚拟化、桌面虚拟化、全馆无线网络覆盖。

数字化中医药特色智慧图书馆的建设是一个长期而又艰巨的过程,仅依靠图书馆自身的技术实力和资金投入很难在较短时间内完成建设。因此, 2017 年 12 月 9 日贵阳中医学院与贵州安防工程技术研究中心有限公司签订了校企合作协议,双方本着“优势互补,共同发展,合作双贏”的原则,将在数字化中医药智慧图书馆、地方中医药及民族医药文献开发等方面进行深度合作。我校通过校企合作的方式,借助企业的资金和技术力量,为平台的后续建设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4 结语

大数据时代智慧图书馆的发展和建设不应只是高精尖技术的标榜,更应该为读者带来便捷的服务和更人性化的体验。数字化中医药智慧图书馆的建设,不仅提高了知识传播的效率,更为学校的教学和科研工作提供了丰富的中医药特色资源及智慧服务。

参考文献

[1] 吴军.智能时代:大数据与智能革命重新定义未来[M].北京:中信出版 社,2016. [2] 肖小勃,乔亚铭.高校图书馆信息化建设问题研究[J].新世纪图书馆, 2014(2):26-30. [3] 郭鉴欣.我院图书馆为教学、科研自我“推销”服务的目的和意义[J]. 贵阳中医学院学报,2013,35(5):309-311. [4] 沈奎林,邵波.智慧图书馆的研究与实践——以南京大学图书馆为例[J]. 新世纪图书馆,2015(7):24-28. [5] 曾子明,陈贝贝.融合情境的智慧图书馆个性化服务研究[J].图书馆 论坛,2016(2):57-63. (收稿日期:2018-05-09) (修回日期:2018-06-15;编辑:魏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