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度老龄化趋势下浙江省中医药健康养老服务现状分析与对策

【引文格式】包利荣,曾传红,于琦,等.重度老龄化趋势下浙江省中医药健康养老服务现状分析与对策[J].中国中医药图书情报杂志,2018,42(6):1-5.

CJLIS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 - NEWS - 基金项目:浙江省卫生计生委中医药科技项目(2015ZZ010);浙江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研究课题(2017N49)第一作者:包利荣,E-mail: [email protected]

包利荣 ,曾传红 ,于琦 ,吴夏秋

1.浙江中医药大学,浙江 杭州 310053;2.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医药信息研究所,北京 100700

摘要:浙江省是全国人口老龄化程度严重的省份之一,同时还面临着老龄人家庭空巢化、少子化、独居和失能老人快速增长等特点。为深入了解省内中医药健康养老服务领域的现状,课题组于 2015 年7-8 月,采用问卷调查方法,对浙江省内 14 个城市 94 所健康养老机构进行现状调研。结果显示,省内健康养老机构以公建公营为主(51 所,54.3%)。养老机构工作人员数量差异较大,最少仅有 1 人,最多有 208 人,平均为 31 人;其中,中医类别执业(助理)医师平均为 3 人(0~23 人)。有 63 所( 67.0%)养老机构与医疗机构有合作; 17 所( 18.1%)养老机构曾开展中医健康养老服务, 57 所(60.6%)养老机构愿意开展中医健康养老服务。目前省内中医药健康养老领域主要存在的问题有:健康养老的顶层设计尚不完善,中医药健康养老服务模式尚未成熟,中医药健康养老服务人才缺口较大,中医药健康养老产业发展水平不高,省际及国际的互动融合不深。因此,需要强化政府主导作用,设立专项扶持资金,科学构建中医药健康养老服务模式体系,大力建设中医药健康养老服务人才队伍,积极发展中医药健康养老服务产业,积极推动省际及国际的互动融合,发挥中医药在促进健康养老服务方面的优势。

关键词:健康服务;养老;中医药;治未病;浙江省

DOI: 10.3969/j.issn.2095-5707.2018.06.001

中图分类号: R211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2095-5707(2018)06-0001-05

Analysis and Countermeasures of Status of TCM Health Elderly Care Services in Zhejiang Province under Trend of Severe Aging

BAO Li-rong1, ZENG Chuan-hong1, YU Qi2, WU Xia-qiu1

(1. Zhejiang Chinese Medical University, Hangzhou 310053, China; 2. Institute of Information on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China Academy of Chinese Medical Sciences, Beijing 100700, China)

Abstract: Zhejiang Province is one of the provinces with a severe aging population, which is along with the characteristics of empty nested families, fewer children, and rapid increase of self-sustaining and disabled old people. In order to gain a deeper understanding of status of health elderly care services in the province, the research team conducted a survey of 94 elderly health care institutions in 14 cities in Zhejiang Province from July to August 2015 by using questionnaires. The results showed that elderly health care institutions in the province were mainly public constructions (51, 54.3%). The number of staff in the elderly health care institutions varied greatly, with a minimum of one person and a maximum of 208, with an average of 31; Among

them, the average number of TCM practicing (assistant) physicians was 3 (0 to 23). 63 (67.0%) elderly health care institutions cooperated with medical institutions; 17 (18.1%) elderly health care institutions carried out TCM elderly health care services, and 57 (60.6%) elderly health care institutions were willing to carry out TCM elderly health care services. At present, the main problems in TCM elderly health care field in the province were: top-level design of elderly health care was still not perfect; TCM elderly health care service model was not yet mature; talent gap of TCM elderly health care services was large; development level of TCM elderly health care service industry was not high; inter-provincial and international interactions were not deep. Therefore, it is necessary to strengthen the leading role of government, set up special support funds, scientifically construct TCM healthy service model system, vigorously build a team of TCM elderly health care service talents, actively develop TCM elderly health care service industry and actively promote inter-provincial and international interaction, in order to give full play to the advantages of TCM in promoting elderly health care services.

Key words: health care services; elderly care; TCM; preventive treatment of diseases; Zhejiang Province

浙江省是全国人口老龄化程度严重的省份之一,人口老龄化、高龄化发展迅猛。截至 2016 年底,全省 60 岁以上户籍人口为 1030.62 万,占总人口 4910.9 万的 21.0%;预计到 2020 年,全省 60 岁以上人口将达到 1186 万人,占总人口 4910.9 万的24.0%[ 1];同时, 80 岁及以上老龄人口的年增长速度约 7.51%,高龄老人( 80 岁以上)增速明显快于老年人口( 60 岁以上)增长。按联合国相关标准[ 2],浙江省已经达到中度老龄化程度,并呈现重度老龄化发展的趋势,形势非常严峻。同时,浙江省人口还面临着老龄人家庭空巢化、少子化、独居和失能老人快速增长等特点。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中医药学是古代科学的瑰宝,也是打开中华文明宝库的钥匙”,要“切实把中医药这一祖先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继承好、发展好、利用好”。中医药养生保健、治未病的特色优势能为老年人的健康生活筑起一道道防线,其主要思想是“未病先防”和“既病防变”,通过饮食起居、情志调理、传统功法及中草药等多种措施,调理身体阴阳气血,使之与自然相协调并取得平衡。中医药在改善老年人亚健康状态、防治老年病和慢性病方面有明显作用,同时中医药的“简便验廉”特点能减轻老人和政府医疗负担。中医药在“全方位全周期保障人民健康”方面、在促进健康养老服务方面具备巨大优势。

浙江省在健康养老服务领域尚处于起步阶段,面临诸多问题。为深入了解省内健康养老服务现状,课题组于 2015 年 7- 8 月,采用问卷调查方法,对浙江省内多地区养老机构展开调研,包括运用中医药的情况,相关人力资源情况(有无中医药

技能人员及水平),中医药与养老机构的交流合作情况,对中医药的需求情况,引入中医药服务的障碍及相关建议,以期分析问题原因,并提出对策。

1 浙江省中医药健康养老服务现状

本研究共调查 94 所养老机构,覆盖浙江省东(宁波市、余姚市、舟山市、嵊州市)、南(乐清市、台州市、温州市)、西(衢州市、丽水市)、北(海宁市、杭州市、湖州市)、中(金华市、义乌市)各地域。由于调查过程中的遗漏、被调查者不愿透露(如费用问题)等情况,文中部分数据存在缺失现象。

1.1 养老机构性质

调研的 94 所养老机构以公建公营为主( 51所, 54.3%),其次为民办私营( 22 所, 23.4%),再次为公建民营( 17 所, 18.1%),民办公助( 1所, 1.1%),数据缺失( 3 所, 3.1%)。

1.2 养老机构床位数量及入住率

24 所养老机构( 25.5%)的床位数小于 50 张, 23 所( 24.5% )拥有 51 ~ 100 张床位, 17 所( 18.1%)拥有 101~200 张床位, 21 所( 22.3%)床位数多于 200 张,数据缺失9 所( 9.6%)。

床位入住率最低20%,最高 100%,平均入住率为 68.8%。居住3年以上的老年人比例为57.3%(最低 0%,最高 100%)。9 所养老机构( 9.6%)只接受完全自理的老年人, 21 所( 22.3%)接受完全自理或半自理的老年人,其余 60 所( 63.8%)接受所有类型的老年人,包括完全不能自理者。4 所( 4.3%)数据缺失。

1.3 养老机构收费

养老机构收费标准平均 1360 元。41 所

( 43.6%)可以接受包括自费、社保在内的多种支付方式, 36 所( 38.3%)只能自费支付, 4 所( 4.3%)可接受商业保险。13 所( 13.8%)数据缺失。

1.4 养老机构工作人员

养老机构工作人员数量差异较大,最少仅有 1人,最多有 208 人,平均为 31 人。其中,执业(助理)医师平均 7 人( 0~ 120 人),中医类别执业(助理)医师平均 3 人( 0~23 人)。护理人员平均 15 人( 0~80 人),中医类别护理人员平均 4 人( 0~38 人)。

1.5 中医健康养老服务的内容

养老机构认为中医健康养老服务的主要内容是防治慢性病( 79 所, 84.0%),其次是防治老年病( 68 所, 72.3%)、缓解颈椎腰腿疼( 55 所, 58.5%)、心理疏导( 42 所, 44.7%)、亚健康调理( 41 所, 43.6% )及健康风险监测( 37 所, 39.4%)。然而,仅有17 所( 18.1%)养老机构曾开展中医健康养老服务, 57 所( 60.6%)养老机构愿意开展中医健康养老服务。

1.6 养老机构服务形式

27 所( 28.7%)养老机构没有与任何卫生服务机构合作, 28 所( 29.8%)仅与社区卫生中心有合作, 13 所( 13.8%)仅与公立医院有合作, 7 所( 7.4%)与私营医院有合作, 15 所( 16.0%)养老机构与上述多种机构有合作, 4 所( 4.3%)数据缺失。合作内容和形式包括:双向转诊、绿色通道、技术支持等。例如,海宁市社会福利中心与民营康华医院开展医疗合作,由康华医院派医务人员进驻中心;海宁市袁花镇养老服务中心在无保老人(特指没有养老保障的老人)生病时,打电话给康华医院,康华医院会派专车来接。湖州市安吉县芝里养老院,与社区中心合作,当老人疾病程度较轻时可通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购药,严重时通知家属转住院治疗。余姚市长青老年公寓与公立医院有合作,具备优先通道,该单位工作人员还可定期去公立医院学习进修。

2 浙江省中医药健康养老服务存在的问题

基于调研成果及前期针对老年人健康需求的调研报告[ 3],课题组发现浙江省在健康养老服务方面存在以下5个主要问题。

2.1 健康养老的顶层设计尚未完善

⑴组织结构方面,养老及老年人的健康管理由省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省民政厅、省委老干部 局、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等机构多部门管理,使得健康养老服务的各项资源融合不深,管理缺乏有效衔接。⑵政策体系方面,有关部门敏于建章立制,却疏于监管落实、评估改进,导致出现事与愿违的现象。例如,有些养老机构在开通医保后,存在利用老人医保卡套取医保费用的现象。

2.2 中医药健康养老的服务模式尚未成熟

浙江省在推动“医养结合”过程中,出现了“一头热、一头冷”的现象,即养老机构热情很高、医疗机构却明显冷淡。在本课题组开展的调查样本中,57 所( 60.6%)养老机构愿意开展中医健康养老服务,63 所( 67.0%)养老机构与医疗机构有合作。医疗机构认为阻碍与养老机构的合作因素主要是政策因素,其次为设备、人力、理念因素。

2.3 中医药健康养老服务的人才缺口较大

浙江省养老服务人员缺口较大,仅仅杭州的养老服务人员缺口就达 1 万人,而其中拥有中医药健康养老服务技能的护理人员更为缺乏,且超过一半

[4]

护理人员有离职意愿 。在本课题组开展的调研中,仅有 17 所( 18.1%)养老机构未开展中医健康养老服务, 57 所( 58.8%)养老机构愿意开展中医健康养老服务。养老机构认为阻碍中医养老服务开展的因素排序依次为人力、设备、政策和理念。基层中医人才缺乏是养老服务人员存在缺口的

[5]

首要因素 。为吸引毕业学生进入养老服务行业,浙江省在 2013 年出台《浙江省老年服务与管理类专业毕业学生入职奖补办法》,对老年服务与管理类的毕业学生进行入职奖补,在签约入职满 5 年后给予一次性奖补。2013-2018 年全省共“入职奖补”毕业生约 2000 人,政策吸引力度显然还无法满足养老行业对人才的迫切需求。

2.4 中医药健康养老产业发展水平不高

浙江省中医药健康养老产业在快速成长的同时,仍然面临一些突出的问题。第一,研发能力较为薄弱,作为拥有中药资源种类近 2400 种、蕴藏量达 10 多亿公斤的中药材大省[ 6],浙江许多珍稀的中医药自然资源尚未得到充分开发利用。第二,养老服务机构规模偏小,未出现较有影响力的中医药健康养老品牌,未出现市场竞争力强、具有浙江特色的权威机构。

2.5 省际及国际的互动融合不深

纵观 2012-2016 年中国老年人政策进步指数的

排名情况[ 7],兄弟省市在政策创新方面,在中医药健康养老服务方面呈现诸多亮点,例如,北京启动中医药健康养老“身边”试点工程[ 8],上海探索中医适宜技术向服务产品转化和中医健康服务模式创

[9-10]

新的技术路径 等,非常值得浙江省学习借鉴。

长三角地区的中医药健康养老服务在技术、人才、资金、市场等方面应该做到优势互补,但目前尚未得到统筹规划、融合发展。同时,中医药健康养老服务的国际合作尚处于空白期。

3 浙江省中医药健康养老服务的建议

3.1 强化政府主导作用,设立专项扶持资金

推动中医药健康养老服务是应对人口老龄化、加快养老服务业发展和产业结构转型升级的重要抓手,因此浙江省相关政府部门要发挥中医药健康养老服务发展中的主体作用,全面落实《健康中国

2030 规划纲要》和《浙江省社会养老服务促进条例》,明确职责分工,制定出台推进中医药健康养老服务的法律法规、政策制度和具体方案。中医药健康养老服务的发展,需要政府建立相应配套政策,提供养老机构吸收中医药专业人才、鼓励中医医疗机构开展养老服务的政策环境;需要设立中医药健康养老服务的专项发展资金,在中医药养老的基础设施建设、领军人物培养、学科专业建设、技术标准和产品的研发、学生定向培养、在岗继续教育、适宜技术推广、品牌文化传播等方面予以扶持资助;需要加强监督评估检查,健全第三方评估机制,及时协调解决实施过程中的重大问题。

3.2 科学构建中医药健康养老服务模式体系

支持二级以上中医院设立老年病科,开展老年病、慢性病中医药防治工作。要求二级以上中医院向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推广中医药适宜技术,促进中医药健康养老进社区、进农村、进家庭。支持二级以上中医医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养老机构组建中医药健康养老联合体,推动中医药健康养老进养老机构。鼓励社会力量举办以老年人为主要服务对象的养生保健机构,为老年人提供中医健康状态辨识与评估、咨询指导、健康管理等服务。开展中医药与养老服务结合试点,建设一批中医药特色医养结合示范基地。

3.3 大力建设中医药健康养老服务人才队伍

加强高层次中医药健康养老服务人才培养,通过内培外引方式,培养科学研究、管理运营、教育培训等方面的领军人才和骨干人才队伍。鼓励中 医、西医相互学习,支持非中医类别医师学习中医药理论和技能,支持中医师学习现代医学知识,加强老年病、慢性病等的中医适宜技术方法培训。鼓励更多高校尤其是中医药类院校开设养老服务类专业,包括中医护理、康复治疗技术等,并要求获得相应的职业资格证书,从而培养出更多的高质量养老服务技能人才。通过在线学习、举办培训班、开展技能竞赛等形式,为养老服务人员提供中医药健康养老方面的岗前培训和在岗培训。提高养老服务人员薪酬待遇,设立奖优机制,拓展职称晋升和职位晋升渠道,提升养老服务人员的职业发展前景。

3.4 积极发展中医药健康养老服务产业

鼓励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及企业等充分利用现代科学技术,开发一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中医药养老功能性食品、健康用品、保健器械、机器人、可穿戴智能设备等,实现产业化发展。鼓励健康智能产品客户端、手机应用程序( APP)、网站、社交软件等为中医药健康服务项目接入端口,推动中医药健康服务产业的智能化发展。通过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 PPP)等投融资模式,新建以中医药健康养老为特色的养老机构。支持我省中医药老字号企业如胡庆余堂等,向健康养老产业拓展。推动优质中医药资源企业如桐庐百草园等,建设中医药养生养老基地和服务项目。鼓励文化企业建立市场化运作的老年大学、老年学习乐园等。

3.5 积极推动省际及国际的互动融合

在国际市场上,浙江省应积极发展中医药服务贸易,为境外消费者提供高端的中医药健康养老服务。对国内而言,长三角地区中医药健康养老服务具有一定的互补性,浙江省可以充分利用江苏、上海两地的人才优势和技术优势,利用江西、安徽等地的健康养老服务人才和环境资源优势,立足本省情况,统筹规划,积极协同,开创中医药健康养老服务的新局面。

4 小结

健康养老服务产业是具有未来发展万亿潜力的大产业,是支撑浙江健康服务产业未来持续发展的重要领域。《孙子兵法》有曰:“善战者,求之于势,不责于人,故能择人而任势。”对“勇立潮头”的浙江省来说,要敢于把握时代潮流和发展机遇,抓住中医药健康养老服务发展的“牛鼻子”,乘风破浪,弯道超车,为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奠定坚实基础。

参考文献

[1] 浙江省统计局.2017 年浙江统计年鉴[R/OL].(2017-09-01)[2018-04- 10].http://tjj.zj.gov.cn/tjsj/tjnj/DesktopModules/Reports/14. 浙江统计年鉴 2017/indexch.htm. [2] United Nations, Department of Economic and Social Affairs, Population Division. World Population Prospects 2017[EB/OL]. ( 2017- 06- 01)[ 2018- 04- 01]. https:// esa. un. org/ unpd/ wpp/ Download/Standard/Population/. [3] 王圣樱,吴夏秋,曾传红,等.浙江省老年人中医就诊行为的影响因素 分析[J].世界科学技术-中医药现代化,2017,19(1):190-195. [4] 刘晓霞,曹梅娟.杭州市养老机构护理人员离职意愿现状及影响因素 分析[J].护理学报,2017,24(12):40-43. [5]鲍勇,郭丽君,刘夏,等.社区中医"治未病"人才队伍现况及对策分 析[J].中国全科医学,2016,19(1):27-33. [6] 姚振生,熊耀康.浙江药用植物资源志要[M].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 社,2016. [7] 王郁.老年人政策进步指数北京居首[J].中国科技财富,2016(5):90- 91. [8]胡彬.北京西山中医药文化季启动[J].中医药管理杂志,2016, 24(20):10. [9] 徐枫,宋慧君,施永兴,等.上海市部分社区医养结合中医药服务现状 调查分析[J].中国初级卫生保健,2017,31(9):22-24. [10] 何正芳.中医特色的社区“医养结合”养老模式研究——以上海主城 区为例[D].上海:上海中医药大学,2017.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