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什么遏制“原料药价格暴涨99 倍”

Collected Literary Writings - - 第一页 -

辽宁省药品和医用耗材集中采购网日前发布了一则预警通知,涉及 81种不能正常供应配送的药品,其中 12 个药品因原料、企业生产线改造等原因而造成产能不足;13 个药品因采购不到原料而停产;17 个药品以原料药价格上涨、 中标价格低为由不能正常供应。

近年来, 关于原料药涨价的新闻不时可见。 浙江一家药企的负责人称, 马来酸氯苯那敏 (又名扑尔敏, 主要用于鼻炎、 流涕等感冒症状)一个月涨 58 倍。 而最新的涨幅纪录是苯酚从 230 元/公斤涨到23000 元/公斤,暴涨 99 倍。

目前市场上部分原料药价格疯涨,除了原材料成本上涨等因素外,人为操纵造成垄断、 联合抬价的迹 象非常明显。 比如,扑尔敏、苯酚价格暴涨, 就是因为经销商与厂家签订涨价合同,成为全国独家总经销,从而垄断了原料药供应, 导致价格一飞冲天。

资料显示, 我国的成品药有1500 种原料药, 其中 50 种原料药只有一家企业取得生产审批资格, 44 种原料药只有两家企业可以生产。在这些垄断大佬面前,下游制剂企业处于不对等的弱势地位, 大多缺乏议价权, 陷入了 “不生产则掉标,生产则亏损”的困境,似乎除了涨价别无他法。

对这种垄断局面就没有办法了吗?也不是。去年 11 月,国家发改委发布我国首个 《短缺药品和原料药经营者价格行为指南》,明确了相关 经营者不得就短缺药品和原料药实施捏造散布涨价信息、囤积居奇、串通操纵市场价格等违反《价格法》的行为。但是,对有关企业“价格垄断”的行政处罚往往相对较低, 震慑力不大。 例如,去年 7 月,浙江新赛科药业有限公司和天津汉德威药业有限公司因“价格垄断”被罚款 44.39万元。相对于非法所得,罚的这几十万元可谓不痛不痒, 起不到惩处作用。

在行政处罚难以根除垄断痼疾的背景下, 从源头上消除原料药生产的批文依赖, 拆除不必要的行政藩篱, 使原料药市场供应和竞争都更加充分, 可能才是根治原料药企业垄断的治本之法。

(综合《北京青年报》《河北日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