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篮鸡蛋

Collected Literary Writings - - 情感通道 -

编者按:作者许佳文是一位当过 25 年兵、打过仗的硬汉,然而在看到年迈的母亲拄着拐杖,到7里外的地方为他买鸡蛋后,不禁潸然泪下。他的这篇短文随即在朋友圈刷屏,网友都感同身受:父母能给你的,不一定是全世界最好的,但一定是竭尽全力给了你全部还生怕不够……

每次我们弟兄三个回老家看望父母,母亲总是把自己养鸡积攒下来的鸡蛋, 分成三份送给我们,说自己养的鸡生的蛋好吃,其他我也没什么东西给你们了。那语气好像是欠了我们多少债似的。

前几年村里进行环境整治,不让村民养鸡养猪了。 我们每次回来,母亲还是给我们一人准备一份鸡蛋。 邻居告诉我们,这是你妈妈到 7里外的北芙菜市场上买的。我们听后心里都不是滋味。 后来,我们弟兄仨无论是谁,回去都不提前告诉父母,而且会买好多菜存放在老人的冰箱里,主要考虑父母亲已是八十多岁的人了,平时买菜腿脚不方便,更担心老母亲又要到北芙为我们买鸡蛋。

8 月 3 日因其他事情回老家,我就先到菜市场买了 10 多斤猪肉、5 斤排骨和 2 只西瓜, 坐姨侄的车先去看父母了。才 4 点多钟的光景,父母就在吃晚饭了。 见我回来了,父母很惊讶,几乎同时放下了筷子,父亲说你咋不提前来个电话说一下,母亲说我一点东西也没准备, 连你外孙爱吃的鸡蛋也没买。 我说我回来主要是看看你们,不需要东西。 说到这儿,我从口袋里掏出 500 块钱给母亲平时用,想到还要赶到连襟家吃晚饭,我就和姨侄走了。

没想到第二天吃早饭时,同桌的李乡长对我说:“佳文,你妈一早 就拄着拐杖到北芙为你买鸡蛋了。”天啊,我一只包子含在嘴里半天咽不下去。 怎么会这样呢? 我问李乡长:“我妈走了多长时间?从哪条路走的? 我去找她……”李乡长说:“天一亮就去了,估计现在已在回来的路上。 到北芙有三条路,你也不知道她从哪条路回。最有把握的,你还是到陈家村车站等。”

我放下碗筷,就走到陈家村车站等。 第一趟班车过来了,没有母亲。 我立刻给父亲打电话,问母亲回来了没有。 父亲说还没有。 我埋怨父亲:你怎么不拦住母亲,我回来是要鸡蛋的吗? 父亲说, 她不听我话有什么办法? 我放下手机,又等第二辆班车。 天气热,昨天刮台风下雨,路上滑,母亲会不会摔倒……我越想越怕。 第二辆班车来, 我真希望母亲从车上下来,可是没有。 我再次给父亲打电话,他说我母亲已到家了,半路上搭人家的三轮车回家的。

我急忙往回赶, 走着走着,我看到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拄着拐杖,提着装鸡蛋的篮子,正一摇一晃地向我这边走来。 她竟是我年老体弱的母亲! 原来,母亲到家听父亲说我在车站等她,就赶过来叫我回去……

我泪流满面,责怪母亲不该去买鸡蛋。 母亲也含着泪说,儿子,这是做妈的一片心啊。(摘自《钱江晚报》8.7 许佳文/文) 哺乳期妇女及慢性

● 京食健2017110298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