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蔡澜是个真正潇洒的人

Collected Literary Writings - - 人物春秋 - (摘自《城市快报》)

除了我妻子林乐怡之外,蔡澜兄是我一生中结伴同游、走过最长旅途的人。他和我一起去过日本许多次, 每一次都去不同的地方,去不同的旅舍食肆;我们结伴共游欧洲, 从整个意大利北部直到巴黎,同游澳、新、马、泰之余,再去北美,从温哥华到三藩市,再到拉斯维加斯,然后又去日本。 还一起去了杭州。 我们共同经历了漫长的旅途,因为我们互相享受做伴的乐趣,一起享受旅途中所遇到的喜乐或不快。

蔡澜是一个真正潇洒的人。率真潇洒而能以轻松活泼的心态对待人生,尤其是对人生中的失落或不愉快遭遇处之泰然, 若无其事,不但外表如此,而且是真正的不萦于怀,一笑置之。“置之”不大容易,要加上 “一笑”, 那是更加不容易了。 他不抱怨食物不可口,不抱怨汽车太颠簸,不抱怨女导游太不美貌。他教我怎样喝最低劣辛辣的意大利土酒,怎样在新加坡大排档中吮吸牛骨髓。 我会皱起眉头,他始终开怀大笑。所以他肯定比我潇洒 得多。

我喜欢和蔡澜交友交往, 不仅仅是由于他学识渊博、多才多艺,对我友谊深厚, 更由于他一贯的潇洒自若。

蔡澜见识广博, 懂的很多, 人情通达而善于为人着想,琴棋书画、酒色财气、文学电影,什么都懂。他不弹古琴、不下围棋、不作画、不嫖、不赌,但人生中各种玩意儿都懂其门道,于电影、诗词、书法、金石、饮食之道,更可说是第一流的通达。

他女友不少, 但皆接之以礼,不逾友道。男友更多,三教九流,不拘一格。他说黄色笑话更是绝顶卓越,听来只觉其十分可笑而毫不猥亵,那也是很高明的艺术了。

过去, 和他一起相对喝威士忌、 抽香烟谈天是生活中一大乐趣。 自从我去年心脏病发之后,香烟不能抽了,烈酒也不能饮了。 然而每逢宴席,仍喜欢坐在他旁边,一来习惯了, 二来可以互相悄声说些席上旁人不中听的话, 共引以为乐, 三则可以闻到一些他所吸的香烟余气,稍过烟瘾。 蔡澜交友虽广, 不识他的人毕竟还是很多, 如果读了我这篇短文心生仰慕,想享受一下听他谈话之乐,又未必有机会坐在他身旁饮酒,那么读几本他写的随笔, 所得也相差无几。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