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寡老人一句恳求,他一点头就是6 年

Collected Literary Writings - - 情感通道 -

两个多月前的 8 月 27 日,大约是中午时分,杭州朝晖街道黎园社区居委会主任项志良的手机响了,一个熟悉的号码,是天瑞医院打来的:老人不行了,项主任你过来帮忙办个后事吧。 项志良赶紧打了两个电话, 随后急匆匆地赶到派出所,拿到了户籍证明。 紧接着又匆匆赶到医院。

没过多久, 殡仪馆的车来了。项志良坐上车, 车子呜呜开着,从医院到殡仪馆的这一路,项志良没有说话,似乎过去 6 年的一幕幕都在此刻飞闪而过。时间退回到 6 年前的那一天。“胡大爷是不是好几天没出现了?”当时还是黎园社区党委书记的项志良这样问社工。 项志良口里的胡大爷是社区独居孤寡老人胡文锴。 因为多年前,项志良曾经帮过老人一个忙,性格有些孤僻的老人就认准了他,但凡有事,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项志良,而项志良也总会对老人的行踪格外留心。

在得知老人有好几天未出现后,项志良就去询问了胡文锴楼下的邻居,邻居说,几天前似乎听到老人家里有些动静的。 项志良立即叫上社工一起, 架起梯子爬到窗口,房间里竟然真的传来老人微弱的声音,项志良二话没说,赶紧从窗户里翻了进去,结果发现老人突发脑梗,大半身子不能动弹。 项志良和社工们赶紧将老人送到了医院救治。

独居孤寡,尚有来往的亲属都年事已高不在身边。 在医院里,胡文锴拉着项志良的手,希望社区能帮助照顾他。 面对老人殷殷期待的 目光,项志良郑重答应了下来。只是没想到,这一答应就是漫长的 6 年。此后的 6 年里, 项志良和社工们便开始经常往返于社区和康复医院,而项志良跑得最多最勤。“没办法,老人就认我。”

只是, 在康复医院的日子也并不平顺。 因为老人患有间歇性的精神狂躁症,性格暴躁,无故乱发脾气的事经常发生, 和医护人员甚至病友的关系总是剑拔弩张。 因为影响到了康复医院的秩序,久而久之,医院就开始强烈要求社区将老人转院。

每一次接到医院电话, 项志良总会二话不说跑过去, 一面和医院沟通商量一面还要安抚老人情绪。平日里,有时间了,项志良还会带上各种面包蛋糕以及生活用品去探望。“他牙不好,吃不了硬的东西。”即便是刮风下雨、 酷暑寒冬从未间断过。

2018 年 8 月上旬, 项志良接到医院的电话, 说老人多种器官衰竭,身体非常虚弱,随时有可能去世。 项志良匆匆赶到医院,老人拉着项志良的手说出了最后的心愿:“我想最后再麻烦你一次,帮我料理我的后事。”

十多天后的 8 月 27 日,老人安详地离开了。 老人远在外地的亲属们依旧没有办法过来, 在医院办完了所有的手续, 项志良将老人的遗体送上了殡仪馆的车上。

没有过多的仪式, 大约下午 4点, 项志良一个人捧着老人的骨灰从火化室走出来。 陪着胡文锴老人走完了人生最后一段路, 项志良认真履行着老人生前的嘱托, 为他办理了后事。 (摘自《钱江晚报》11.5)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