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岁街舞冠军的苦与难

Collected Literary Writings - - 体育之窗 -

廖家桥镇红不慎遗失凤品工商质量于 2017 年核发许可证3230224082可证正副本,

她叫席嘉琪,2005 年出生于新疆和田。她捡过矿泉水瓶, 卖过文具,一块钱一块钱地攒下自己的跳舞经费;她拿下了无数个街舞冠军,还代表中国参赛街舞界“奥斯卡”,打败了 4000 多位顶级高手,跻身世界四强。如今,席嘉琪13 岁的她让全世界都知道了:只要你愿意坚持梦想,一切苦难,都是加冕时的鲜花。

幼年时,席嘉琪一家原本居住在新疆和田,爸爸是一名大货车司机,妈妈在一家服装厂上班。 5 岁时嘉琪跟随父母来到广州生活,2012 年,席嘉琪 7 岁,父亲因车祸离开了母女俩,家庭条件很快陷入困顿。 妈妈苗春红没有办法,只得卖车卖房还债,带着女儿搬进了广州中山城中村一间仅 30 平方米的小房子里,租金 300 元/月。

为了让女儿过得好一些,妈妈开始疯狂打工赚钱。 有一次需要出差两个月,不得不把刚上小学的女儿寄养在亲戚家里。 席嘉琪等到妈妈回来时立刻一把上前抱住她,“妈妈不要离开我,挣钱的事情让我来。”不幸的是,夏天时,妈妈在一次体检中被诊断出患有子宫内膜瘤,让这个本就贫苦的家庭更加雪上加霜。

从那天开始,每天下课后,其他小朋友都在玩耍时,嘉琪就拿出书包里藏着的袋子, 开始捡人家扔掉的塑料瓶。妈妈心疼坏了,嘉琪却安慰妈妈说:“我捡一中午瓶子, 赚到了 10 块钱呢。 妈妈,我们买一套房要多少张 10 块钱?” 后来, 妈妈东拼西凑了一笔钱, 开了一家小小的服装店, 日子这才勉强安稳了起来。

为了培养女儿气质, 妈妈执意要女儿去学跳舞。

第一次接触到街舞,嘉琪才 7 岁。当时她已经学过一年的拉丁舞,也尝试过芭蕾、钢琴、吉他,但统统都不感兴趣。 直到有一天路过一间舞蹈教室,因刚开业,生源不多,但富有韵律的节奏和爆发力,惊艳到了她。“妈妈,让我试一下跳街舞吧。”说着就跟着音乐情不自禁地跳了起来。妈妈拗不过她,只好同意,又帮嘉琪办了一张学费卡, 存着自己攒下来的学习经费。 这也打开了她认知新世界的大门。

很多人都称嘉琪是“天才”,嘉琪却直言:“我刚开始跳舞的时候,真的很笨。一个最简单的舞蹈动作,老师一教,别的同学就会了,我却手脚僵住,整个人愣在了那里,像一个木偶娃娃。”她说上课时,最害怕听到老师说: 给大家十分钟的时间练习, 一个一个到前面来跳。“一个,一个, 听到这四个字, 我慌的手心直出汗。”为了练出肌肉的震动感,才7 岁的小女孩, 却跟着成年人一样做几十下俯卧撑, 甚至举着两个哑铃练体能。 累到快哭了, 但老师一喊名字, 就马上爬起来,咬着牙接着练习。

为了和高手交流学习, 席嘉琪经常去各地参加比赛,很快,这个自称很笨的小姑娘成了街舞圈的一匹黑马。 她拿下了大大小小无数比赛的冠军。

(摘自《时代邮刊》2018 年 11 月刊)

领到亚足联颁发的 “亚洲足球小姐” 奖杯后,23 岁的中国女足运动员王霜在阿曼上台致辞时, 特别感谢了她所在俱乐部, 以及她的家乡———湖北武汉。“得知她当选亚洲足球小姐后, 我第一时间给她发去了祝贺短信。”王霜启蒙教练徐义龙说,从小就不服输, 甚至敢在球场上直接挑战比她高年级的男孩子, 应该就是这股劲头成就了今日的“亚姐”。

王霜出自武汉青训。 在武汉市汉阳区西大街小学读书时,7 岁的王霜被学校腾龙足球俱乐部教练徐义龙一眼相中,由此开启足球之旅。“当时她是放学后来俱乐部接她表哥, 两人在操场上追逐嬉戏。 我就发现她非常机敏,速度很快。”徐义龙回忆说, 第一眼就相中这是块踢球的料。

20 世纪 90 年代, 从湖北省足球队守门员退役从事青少年足球教练的徐义龙,与学校合作建起青少年足球俱乐部。 经过与王霜家人沟通,他引着王霜开始踢球,成为队里唯一的女生。“当时学校踢球的都是男孩子,王霜只能和他们一起训练,没想到这个客观条件一定程度也促使她快速提升。”徐义龙说,随着王霜球场上天赋逐步展现,场上也是充满各种火药味。

有些男生看她踢得不错,心中不服气,常常对她包夹防 且与同龄男生相比, 技术、意识和对抗能力也不相上下。13岁的王霜入选女足国少队。看着王霜这朵“足球小花”一步步成长,在国内外赛场上逐步绽放,徐义龙满心欢喜,也经常与她沟通交流比赛和训练心得。“希望王霜能够不骄不躁,今后在每场比赛中更多积累经验,更加成熟,力争成长为中国女足的又一位旗帜性球员,继续为国争光”。徐义龙说。 (据新华社 11.30 讯)

王霜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