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习近平为何都关注“枫桥经验”

Collected Literary Writings - - 风云看台 -

“枫桥经验”,诞生在浙江省绍兴市诸暨县(今诸暨市)一个叫枫桥的地方。 因充分发挥了基层党组织与普通群众的双重作用,通过“评审和说理”的方法,妥善地处理了一系列尖锐复杂的社会矛盾,甚至把一些可能演变成敌我矛盾的人民内部矛盾妥善地解决在基层、 解决在萌芽状态。 从此,一个被称为“枫桥经验”的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经验诞生。

毛泽东的关注有关资料表明,毛泽东最早对“枫桥经验” 感兴趣, 始于 1963 年11 月 21 日晚上汪东兴的汇报。 汪东兴当时任公安部副部长、中央办公厅警卫局局长,受部长谢富治委托,他先向毛泽东口头汇报了谢富治代表公安部准备在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上发言用的稿子的主要内容。

这篇发言稿题为《依靠广大群众,加强人民民主专政,把反动势力中的绝大多数改造成为新人》,有 6000 字左右。 毛泽东接过发言稿,一看题目,立即产生兴趣,说: “题目很新鲜,既然拿来了,我还是看看。”没想到这一看,其中讲到的“诸暨县的经验”(即“枫桥经验”)引起了毛泽东的高度关注。

“诸暨县的经验”,是在谢富治发言稿的结尾部分讲的。 这篇发言稿在最后讲到“改造一切有破坏活动的地、富、反、坏分子和其他反动分子”的问题时,强调了贯彻中央有关“一个不杀,大部不捉”的方针,并介绍了“浙江诸暨县枫桥区的七个公社” 共同创造的 “好经验”。 毛泽东一口气读完后,在发言稿上作了重要批示:

富治、彭真同志:此件看过,很好。 讲过后,请你们考虑,是否可以发到县一级党委及县公安局,中央在文件前面写几句介绍的话,作为教育干部的材料。 其中应提到诸暨的好例子,要各地仿效,经过试点,推广去做。

毛泽东对“枫桥经验”的关注和推广,也反映了他当时对如何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 如何化消极因素为积极因素等重大问题的深入思考。

在社会主义建设过程中,一些干部习惯于按照革命时期的经验办事,用类似处理敌我矛盾的办法处理罢工、罢课事件以及基层出现的一些复杂矛盾问题,进一步造成了矛盾激化。 这种情况,引起毛泽东的重点关注。 毛泽东认为,在处理人民内部矛盾方面,不能脱离群众,不能滋长官僚主义作风。“枫桥经验”的创新发展中共十八大以来,习近平进一步对“枫桥经验”的时代意义给予充分肯定。

对 20 世纪 60 年代创造的 “枫桥经验” 的基本内涵, 习近平在2003 年纪念毛泽东同志批示“枫桥经验”40 周年暨创新“枫桥经验”大会上的讲话中就作过清晰的概括。 他说:“诸暨市枫桥的干部群众在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创造了‘发动和依靠群众, 坚持矛盾不上交,就地解决, 实现捕人少、 治安好’的‘枫桥经验’。 ”这里说的就是“枫桥经验”的基本内涵和基本精神。 因此,他特别强调要“始终坚持‘枫桥经验’的基本精神不动摇”。

习近平在向《人民日报》推介“枫桥经验”时,也是在“枫桥经验”基本内涵上概述了几个关键性的“坚持”:一要坚持统筹兼顾,治本抓源;二要坚持强化基础,依靠群众;三要坚持完善制度,注重长效。也就是说,不管在任何时期,抓住这些根本点,就抓住了“枫桥经验”的实质。

“枫桥经验”是基于正确认识和系统处理人民内部矛盾, 妥善解决

在上海被美军法庭判处死刑

侵华战争后期, 田中久一一直是日军侵略广州的最高指挥官。1944 年 12 月 26 日,田中久一兼任香港总督, 直至日本投降。

1946 年 3 月, 田中久一列为战犯被国民政府拘捕, 关押在广州南石头日本俘虏集中营。1946 年 4 月,田中久一因涉及到美军飞行员一案, 被美国政府通过外交途径由美军驱逐舰提解至上海, 关押在提篮桥监狱。

田中久一涉及的案情是: 1944 年秋天,美国军队第 14 航空队派飞虎队员轰炸香港,约翰·荷克少校驾机失事,他跳伞降落地面后,被日本军队抓获,遭到虐待后被行刑致死。同时,日军还对营救美军飞行员的村庄进行血洗。 田中久一作为香港总督,对日军虐待、杀害美军俘虏的罪行负有不可推脱的责任。

1946 年 8 月 13 日,由美军军事法庭在提篮桥监狱公开审讯田中久一等人;法官、检察官、律师、翻译、记录员均由美军军官担任。 9 月 3 日,美军法庭认定,田中久一作为香港总督,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法庭对他判处死刑。在广州接受中国人民的审判田中久一在中华大地上犯下的罪行,较之杀害一个美军飞行员更为深重。 为此,死刑在身的田中久一,经过国民政府与美军军事法庭的交涉,又从上海提篮桥监狱押回到广州,接受广州军事法庭的审判。

经法庭查证田中久一在华南犯下多起战争罪行, 如 1942 年 1月, 田中进攻惠州时, 屠杀平民2000 余人;出动 6 架飞机,对惠州一家医院进行灭绝人性的狂轰滥炸,造成许多病员、医生伤亡。1944 基层尖锐复杂问题而产生的;“枫桥经验”的创新发展,也不断体现着认识和实践的科学性、系统性。 因此,完善相关制度、创新工作方法,特别是健全矛盾纠纷排查调处工作机制,是创新发展“枫桥经验”的重要保障。 习近平明确指出:“进一步总结推广和创新发展 ‘枫桥经验’,就要坚持完善制度,注重长效。”

谈到完善制度和健全机制的重要性, 习近平还说过:“‘枫桥经验’ 在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方面,以完善的制度为保障,健全矛盾纠纷排查调处工作机制,狠抓落实责任制,努力做到组织建设走在工作前, 预测工作走在预防前,预防工作走在调解前,调解工作走在激化前。 切实使‘预警在先,苗头问题早消化;教育在先,重点对象早转化;控制在先,敏感时期早防范;调解在先,矛盾纠纷早处理’。 ”这里所说的“四前”和“四先四早”的工作机制,就是在基层实践中创新探索出来的长效机制。(摘自《党史博览》2018 年第 11 期)

年 7 月,田中派人到台山县勒索粮食,遭到民众反抗,日军杀死乡民 240 多人; 日军进攻开平县, 对俘获的中国 7 位平民守军, 进行屠杀肢解;10 月攻占广西蒙墟后,将俘获的国民政府的士兵集体屠杀。 面对法庭的讯问,田中久一一再抵赖,谎称自己不知情, 是部下的胡作非为,不应把账算在自己的头上。 经过广州军事法庭长达 4 个月的十几次庭审,任凭田中久一巧舌如簧,也无法改变他罄竹难书的罪恶,最终他不得不低头认罪。

1946 年 10 月 17 日,田中久一被判处死刑。宋楚瑜堂叔亲手执行枪决1947 年 3 月 27 日, 田中久一从战犯拘留所提押至广州审判战犯军事法庭。 田中原以为法庭对他提审,手里还拿了一叠纸头,准备在法庭上进行最后的挣扎。 后由主任检察官告知,今天你将被执行死刑,田中脸色顿时大变, 闭目低垂。隔了一两分钟后, 田中发问, 自己死后尸体如何处理? 翻译官回答,中国对日军将领都能以礼相待。 身后事请放心。 监刑官蔡丽金开庭验明正身,询问田中有什么遗言。 田中答:无遗言。

法庭没有对田中捆绑,也没有在其背后插上写有名字的“斩条”。田中久一坐在一张椅子上, 左右各有两名宪兵看押,被押到敞篷卡车上游街示众。卡车顶上高悬着白布横幅, 上面写着“枪决日战犯华南最高指挥官田中久一中将”18 个大字。 敞篷卡车巡游广州城一圈,万人空巷,市民拍手欢呼,在刑场周围观看者成千上万。

对恶贯满盈的田中久一执行枪决的执行人宋扬昭,系后任台湾亲民党主席宋楚瑜的堂叔。在抗战胜利 70 周年的前夕, 宋扬昭曾接受过有关媒体的采访,叙述起当年的情景。(摘自《世纪》 徐家俊/文)

田中久一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