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小伙子竞技足球

Collected Literary Writings - - 乐活乐为 -

杨天昕从小就爱足球,后来遭遇了“文革”,那时候话都不敢多说一句, 就更没人聚在一起踢球了。好不容易熬过去,又要为了生计四处奔波,大江南北地跑个不停,他的足球梦也就此搁浅了。

1998 年,杨天昕退休了。一天下午, 院子里几个孩子踢球的场景,又勾起了他尘封多年的爱好。 今非昔比,年近八旬的他身体状况很不好,上楼都费劲。为了恢复体力,他开始练长跑,3 年时间, 风雨无阻。 渐渐地,体力恢复了,精神也越来越好。

杨老爷子开始琢磨着重返球场,可是老伴和孩子一听他这个想法,态度鲜明地表示反对。 杨老爷子笑而不语, 可谁都清楚他的脾气:别的事情他听劝,足球的事情,谁说了都不算。

体育公园里踢球的大都是年轻人,看到老爷子须发花白还来踢球,都愿意带着他一起玩。 别看他年纪大了,可技术和体力却让很多年轻人折服。

2008 年北京奥运会,杨天昕突发奇想,去不了北京,咱在兰州也得为奥运出份力,把爱踢球的人组织在一起也不错啊。和几个相熟的朋友一商量,大家都赞同。

俱乐部一成立,就有很多人报 名参加,从十几岁的中学生到退役的半职业球员,从上班族到个体老板,只要爱足球,都可以加入。

现在, 杨天昕的俱乐部里有 3个球队,60 多个球员,分为竞技队、健身队和女队。 每天,他都要和队友相约在体育公园踢上 3 个小时。回家后, 老爷子还要坚持读书看报,练字,剩下的时间当然还是留给足球了。

有人说他是个“疯老头”,这么大年纪了, 还整天混在年轻人堆里,可杨天昕说,踢球是个受罪的事儿,身体对抗也很激烈,不经常锻炼的年轻人都吃不消,何况我这个年纪的老人。 但我就是喜欢,年

轻时候的梦想没条件实现,现在有时间有条件了,还不能让我老头子圆圆梦吗?

业余足球运动很简单,就是纯粹、干净。 没有复杂的人际关系,没有乱七八糟的物欲交换,只有酣畅淋漓的奔跑和进球后的快感。

快 80 岁的人还奔跑在球场上,已经成了兰州足球圈里的一个传奇。 杨天昕还有他的打算:我正在奔八十的路上,争取一下,也可以当一个“80 后球员”。去年过生日的时候,队员们为他送上一件印有80 号的球衣,希望老人能踢到八十岁。 (摘自 《甘肃日

运动达人报》 洪文泉/文)

正在踢球的杨天昕。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