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年后才收录进《邓小平文选》的一次谈话

Collected Literary Writings - - 历史长廊 -

我们不要贫穷的社会主义寒暄之后, 吉布尼说:“我们想,中国这样一个国家多少年来对美国来说是关闭的, 现在要这样高速度实现现代化, 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大挑战, 确实像重新开展一场革命似的。”

邓小平说:“确实是一场新的大革命。 我们革命的目的就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离开了生产力的发展、国家的富强、人民生活的改善, 革命就是空的。 我们反对旧社会、旧制度,就是因为它是压迫人民的,是束缚社会生产力发展的。 这个问题现在是比较清楚了。 过去‘四人帮’ 提出宁要贫穷的社会主义,也不要富裕的资本主义,那是荒谬的。”

接着, 邓小平说了一段很长的话, 具体谈到了怎样建设社会主义和怎样实现四个现代化的问题。

他说: “当然, 我们不要资本主义, 但是我们也不要贫穷的社会主义,我们要发达的、生产力发展的、使国家富强的社会主义。 我们相信社会主义比资本主义的制度优越。它的优越性应该表现在比资本主 义有更好的条件发展社会生产力。这本来是可能的,但过去人们有不同的理解,于是我们发展社会生产力的进程推迟了,特别是耽误了 10年。”社会主义也可搞市场经济林达光问道:“您是不是认为过去中国犯了一个错误, 过早地限制了非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 这方面限制得太快, 现在就需要在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指引之下, 扩大非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作用?”

这个提问, 引起了邓小平的思考。 他说:“说市场经济只存在于资本主义社会, 只有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这肯定是不正确的。社会主义为什么不可以搞市场经济, 这个不能说是资本主义。 我们是计划经济为主,也结合市场经济,但这是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 虽然方法上基本和资本主义社会的相似, 但也有不同,是全民所有制之间的关系,当然也有同集体所有制之间的关系,也有同外国资本主义的关系, 但是归 根到底是社会主义的, 是社会主义社会的。 市场经济不能说只是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在封建社会时期就有了萌芽。 社会主义也可以搞市场经济。同样地,学习资本主义国家的某些好东西,包括经营管理方法,也不等于实行资本主义。 这是社会主义利用这种方法来发展社会生产力。 把这当作方法,不会影响整个社会主义, 不会重新回到资本主义。”

邓小平的这个内部谈话在当时并没有公布,在党内也没有传达,更没有公开报道,就连《邓小平文选(1975-1982 年)》 在 1983 年 7 月出版时,也没有收录。 直到 1994 年 10月此书改称《邓小平文选》第二卷再版时,这篇谈话才以《社会主义也可以搞市场经济》为题增补收录,得以公开面世。

作为邓小平理论最为重要的篇章之一,竟然整整沉睡了 15 年之久, 足以说明中国经济体制改革与走向市场经济的道路, 每一步都惊心动魄,每一步都充满艰辛。

(摘自《党史博览》丁筱、方健康/文)

邓小平接受吉布尼的赠书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