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林徽因改名之谜

Collected Literary Writings - - 文化艺术 -

林徽因原名林徽音, 她的名字是其祖父林孝询所取,源自诗经:“思齐大任,文王之母,思媚周姜,京室之妇。 大姒嗣徽音,则百斯男。”但她为何改名,因何人改名? 一些记述中却语焉不详。

陈宇先生的《解读林徽因》一文,略微涉及此问题。 作者言及自己采访林徽因堂弟林宣时:

林宣先生介绍, 林徽因改名字还是他当的“参谋”。 林徽因原名林徽音。 后来发现还有个男作家叫林微音, 她对其人作品很不以为然。 但两个人名字形音都易混淆,遂起改名之意。 征询林宣意 见,他讲到有个朋友的女儿叫“筠因”。 不料林徽因一听竟拍案叫好,说自己那个“音”字也太俗了,从此写文章就改徽音为徽因。 并说:“我不怕人家把我的作品误作是他的, 只怕将来把他的作品错当成我的!”

老作家施蛰存先生的文章提及过这位“男作家”林微音。 据施蛰存记述,在 1928 年时,他的朋友戴望舒和杜衡, 在杭州葛岭顶上见到一个青年在焚烧一堆废纸。便心生好奇,前去搭话。 该青年说自己是上海人, 烧掉的是他的许多文稿, 因为没有报纸和刊物愿意使用, 退了回来, 故此愤而烧之。 施蛰存在此还特别描述一句:

这个赤鼻子的青年,姓林,名微音……说他的职位是银行小职员。

由此可见, 林微音应该是个文学青年, 可所写文章大多不达标,退稿甚多。 当时施蛰存与戴望舒正在上海办刊物, 认识林微音后,也给他发表了一些诗文(这些诗文或许就是林徽因见到的作品)。 有关林微音的文字情况,施蛰存也有介绍, 说是因为他们办 的水沫书店要出版翻译作品,林微音曾自告奋勇参与, 他们便请他翻译一本“普特娄的《虚无乡消息》”。 结果稿子发排时,由施蛰存校对,“才发现误译甚多”, 甚至“中文也不好”。 因此,施蛰存用了个较有意思的句子 “以后就不敢请教了”。

淞沪抗战以后,林微音“举止逐渐变得怪气”:夏天穿一身黑纺绸短衫裤,走在马路上,有时左胸袋里露出一角“白手帕”,有时纽扣洞里插一朵白兰花, 像穿西装一样。 这就很怪异了。 再往后,此人吸上了鸦片, 多次向施蛰存借钱,“急着要进‘燕子窠’”。 1949 年后,林微音曾找过施蛰存,希望为他介绍英语教师工作, 又要求为他介绍翻译工作, 大约因为了解其根底,施蛰存称:

我都无法帮助他……再后来, 听说他被羁押在第一看守所……这以后,我就不知他的下落了。

通过施蛰存的这一番介绍,我们对林徽因改名的理由, 也就可以充分理解了。

(摘自《北京晚报》 杨建民/文)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