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崇碧回忆:“文革”时期奉命保护老干部

Collected Literary Writings - - 往事揭秘 -

为彭真准备直升机从彭真同志被抓开始,对所谓“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 从批斗上升到抓捕。 从那时开始,抓人之风遍及全国。 这股风是林彪、江青一伙煽起来的。

造反派要批斗彭真同志前,周总理让我们准备好车辆,并准备一架直升机。 批斗大会在北京东郊体育场开,直升机就放在东郊体育场适当的地方伪装起来。 几万人大会批斗, 万一出现不可预料的情况,就强行把彭真同志架出体育场,用准备好的车辆拉走。 万一车被拦,就把他送上直升机, 开到安全地区。 周总理这些交代,我们都坚决落实了。

批斗贺龙、李达同志,是在北京市内体育馆。批斗前,周总理非常担心贺龙和李达同志的安全, 要我事先充分准备,增加保护兵力,将汽车放在出入方便的地方。他嘱咐,如果情况不好, 便把贺龙和李达同志先 行送走,以保证他们的安全。保护党政军高级领导干部在“文革”初期,我们保护了一大批外省来京开会的党政军高级领导干部。 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住在京西宾馆,南京造反派来了六七百人抓他。 负责京西宾馆警卫的卫戍区部队把造反派阻拦在宾馆外面,使他们抓人未成。

许世友同志看到形势不好,就把住在京西宾馆的福州军区司令员皮定均等同志组织起来,把京西宾馆的开水壶集中在七楼做“水雷弹”,把电梯关闭,准备在造反派冲上楼时用开水壶往下浇。 许世友自己随身带了枪,准备防卫。

当时任东北局第一书记兼沈阳军区第一政委的宋任穷同志,也住在京西宾馆七楼。 东北造反派抓宋的工作组织计划很周密。

造反派先是伪装成来客,混进了宾馆。 由于他们早已侦察清楚了宋住的楼层和房间,所以直接进入了房间。 一进门,他们先把门锁住。然后拿出绳子,准备把宋从窗口往 下放。 这时我们的警卫部队发觉了,立即冲上楼去开宋任穷同志的房门,但门根本打不开。 战士们也很机智,很快从窗口进到了宋的房间。 强行制止了造反派的行动,保证了宋的安全。保护 30 多位省市第一书记在“文革”中保护老干部,后来人们谈论最多的是我们保护各省市第一书记、中央部分老部长共 30多人的事。

开始的时候,周总理为了保护这 30 多位领导同志不被造反派抓走批斗,亲自把他们安置在中南海北门国务院招待所内。 但渐渐地被造反派发觉了,他们几次冲击中南海北门国务院招待所。 周总理对我说:“这些同志住在这里看来有危险,你要想个办法。 是否可以接到军队驻地, 保障他们的人身安全,不被抓走。”

事情顺利办妥。 大约过了四五天,造反派冲进中南海北门国务院招待所,住在那里的老部长、省委第一书记一个都没有了, 江青、陈伯达很快就知道了这个情况,在钓 鱼台他们问我知道不知道,我说不知道, 陈伯达说:“你当卫戍司令,怎么能不知道? 那你去查一查,这些人都到哪里去了。”

正在紧张的时刻,毛主席那里来了电话, 要我到主席那里去一趟。 主席问我:“北京现在的情况怎样?”我说:“很乱。”主席问:“街上大字报还多不多?”我说:“很多。”主席说:“在工人阶级中间,没有根本的利害冲突,要搞联合,要团结,要搞生产。 工人不搞生产,学生不上课,不行。”

我说:“主席,你这样说,但有人不这样做。 总理让我把省委第一书记和老部长们保护起来, 陈伯达和康生问我把他们弄到哪里去了。 说革命派要批斗,现在找不到了,问我为什么要保护他们。要我交代。我也不敢讲是总理要我保护的。”

主席说:“你不要怕! 不论谁再追问,你说是我让你办的。”我听到主席这话心里一下子轻松起来。

我从主席这里出来后, 江青问我:“你把省委书记、 老部长弄到哪里去了?”我说:“这些人究竟到哪里去了, 我早说了, 不信你们问主席去!”他们一听说让去问毛主席,就再也不敢追问了。 (摘自《傅崇碧回忆录》 傅崇碧/著 中共党史出版社)

傅崇碧在担任北京卫戍区司令员期间,在毛泽东、周恩来的亲自安排下,奉命对遭受抓捕和批斗的老革命家、老干部给予保护,与陈伯达、康生、江青等人进行了坚决的斗争。

傅崇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