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伴生活似神仙

Collected Literary Writings - - 乐活乐为 -

杭州有 4 个老汉,来自不同行当, 早年在公园下棋时认识。是属于下了雨淋成落汤鸡还不肯走, 只为一盘棋没下完的那种; 是为一个子儿骂骂咧咧,分手时相约明天再来的那种;是每天都得老妻打十七八个电话催促,才恋恋不舍回家的那种。

当他们聚在一起生活时,两个过了 80 岁, 一个刚好 80 岁,一个差两岁满 80 岁———平均年龄80 岁出头。

他们的老伴都走在了他们前面,儿女大了,没有牵挂,不想找女人了 (他们自己是这么讲的),4个人就合伙搭伴生活了。

他们的生活安排听起来令人羡慕。 有一个从前当过会计,管账;有一个从前是国企食堂的师傅,做菜(另 3 位打下手);最年轻的那个, 下楼打酱油,跑腿;还有一个啥都不会,但棋术第一,吵架时当裁判。

早上 4 个人一起去锻炼,然后去农贸市场, 天天都是 4 个人一起买菜。年纪大了呀,今天你想吃啥? 明天他胃口咋样? 都由自己作主。

吃完饭, 算出一天的伙食费以及杂费,当天结清。 奇怪吗? 繁琐吗? 他们喜欢这样。 说不定明天早上醒不来呢, 不欠隔夜账。清爽,舒服,这样才搭得长。

有老老汉、小老汉眼馋,想加入。 不行的,4 个正好。排队吧,死一个替补一个。 于是公园里经常听见这样的对话:还没死啊? 早着哪! 哈哈大笑。

记者听说,前去采访,找不着人。 老人家能上哪儿啊,等吧。 等到晚上还不见人。一问,4 个人去

黄山啦。

年龄吓人,旅行社不收,干脆自己去,合伙找个向导,找个挑夫,时间充裕,玩得很尽兴。听说在光明顶上下棋时又吵了一架。

记者终于找到 4 位老汉那天,进得门去,觉得有些奇怪,屋里收拾得非常干净,4 个人穿戴斯文,正襟危坐,书桌上是一个黄山松盆景,花瓶里一大束百合花,香气四溢。4 老汉的表现,一个话多,一个沉默,一个脸红,一个结巴,活像 4 个小男生。(摘自《杭州日报》老有所 乐莫小米/文)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