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七块

Collected Literary Writings - - 故事荟萃 -

苏大夫本名苏金伞,民国初年在小白楼一带,开所行医,正骨拿环,天津卫挂头牌。 连洋人赛马,折胳膊断腿,也来求他。

人有了能耐,脾气准格色。 苏大夫有个格色的规矩, 凡来瞧病,无论贫富亲疏,必得先拿七块银圆码在台子上,他才肯瞧病,否则决不搭理。这叫吗规矩?他就这规矩!人家骂他认钱不认人,能耐就值七块, 因故得个挨贬的绰号叫做:苏七块。

苏大夫好打牌, 一日闲着,两位牌友来玩,三缺一,便把街北不远的牙医华大夫请来, 凑上一桌。玩得正来神儿,忽然三轮车夫张四闯进来,往门上一靠,右手托着左胳膊肘,脑袋瓜淌汗,脖子周围的 小褂湿了一圈, 显然摔坏胳膊,疼得够劲。 可三轮车夫都是赚一天吃一天,哪拿得出七块银圆? 他说先欠着苏大夫,过后准还,说话时还哼哟哼哟直叫疼。 谁料苏大夫照样摸牌看牌算牌打牌,或喜或忧或惊或装作不惊,脑子全在牌桌上。

牙医华大夫出名的心善,他推说去撒尿, 离开牌桌走到后院,钻出后门,绕到前街,远远把靠在门边的张四悄悄招呼过来,打怀里摸出七块银圆给了他。 不等张四感激,转身打原道返回,进屋坐回牌桌,若无其事地接着打牌。

过一会儿,张四歪歪扭扭走进屋,把七块银圆“哗”地往台子上一码,这下比按铃还快,苏大夫已然站在张四面前,挽起袖子,把张四的胳膊放在台子上, 捏几下骨头,用手左拉右推,下顶上压。 张四抽肩缩颈闭眼龇牙,预备重重地挨几下,苏大夫却说:“接上了。”当下便涂上药膏,夹上夹板,还给张四几包活血止痛口服的药面子。 张四说

他再没钱付药款, 苏大夫只说了句:“这药我送了。”便回到牌桌旁。

今儿的牌各有输赢,更是没完没了,直到掌灯时分,肚子空得直叫,大家才散。 临出门时,苏大夫伸出瘦手,拦住华大夫,留他有事。 待那两位牌友走后,他打自己座位前那堆银圆里取出七块,往华大夫手心一放。 在华大夫惊愕中说道:

“有句话,还得跟您说。 您别以为我这人心地不善,只是我立的这规矩不能改!”

华大夫把这话带回去,琢磨了三天三夜,到底也没琢磨透苏大夫这话里的深意。 但他打

心眼儿里钦佩苏大夫这

事这理这人。 (摘自《收

获》 冯骥才/文)民间故事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