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绡数幅红影装——黄慎笔下的女性形象

Woman Images in Huang Shen’s Painting Works

Collections - - 目录 - /赵琰哲

黄慎(16 8 7~17 7 0 ),初名黄盛,字公懋、躬懋,别号如松。康熙六十年(17 2 1年)更名黄慎,雍正四年(17 2 6年)改字恭寿,取别号瘿瓢山人,简称瘿瓢、瘿瓢子。另有“东海布衣”“苍玉洞人”“糊涂居士”“放亭”“砚耕”“蓏圃”“蓏圃山人”等别号(见丘幼宣《黄慎的名、字与别号演变考》)。

黄慎出生于福建宁化。因父丧家贫,而奉母命,赴建宁拜师学画,专习画像技艺。自康熙五十八年辗转福建、江西、广东等多地,卖画为生,以润笔赡养家人。自雍正二年起,寓居扬州十二载,画名大盛,“瘿瓢之名满天下”,与金农、罗聘等人并称为“扬州八怪”之一。后又辗转多地鬻画。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秋,在宁化知县陈鼎资助下,《蛟湖诗钞》四卷镌版行世。乾 隆三十五年,黄慎去世,寿八十又四岁(见丘幼宣《瘿瓢山人黄慎年谱传略》)。

作为职业画师,黄慎人物、花鸟、山水各科兼能,其中尤以人物画最为著称。在黄慎的人物画创作中,汇集了众多人物形象:既有赏菊出世的陶渊明,又有捧砚珍玩的苏东坡;既有各显神通的渡海八仙,又有辛苦劳作的农夫渔翁。在这些人物画中,特别值得关注的是一类表现女性形象的画作。

黄慎笔下的关于女性题材的绘画创作为数不少。这些画作题材多样,可分为三大类:历史故事题材、道家女仙题材、世俗生活题材,风格突出,既有图式的运用,又有意涵的表达,可谓是探索黄慎画艺的绝佳视角。而之前学界关注较少,研究并不充分。故此, 笔者以黄慎的女性题材画作为出发点,从其画题、图式及其表达意涵等角度进行探究。

历史故事

《洛神》

在康熙五十九年九月,黄慎寓居江西瑞金绿天书屋之时,曾绘画过一册《人物图》册。全册共为十开,其中有多开表现了女性形象,中有两开属于历史故事题材画作。

其一《洛神》(图1),即为历史故事题材的女性形象,图绘了裙裾飘飘、凌波水上的洛神。只见她低眉杏眼,朱唇小口,凝眸回望,若有所思。细而遒劲的铁线勾画出洛神飞扬的衣裙以及层层叠叠的水波,愈显得此画风起云涌、仙气十足。

在画面的左上方有黄慎节录曹植《洛神赋》词:“嬉。左倚采旄,右荫桂旗。攘皓腕于神浒 兮,采湍赖之玄芝。余情悦其淑美兮,心振荡而不怡。无良媒以接欢兮,托微波而通辞。愿诚素之先达兮,解玉佩以要之。嗟佳人之信修兮,羌习礼而明诗。抗琼珶以和予兮,指潜渊而为期。执拳拳之款实兮,惧斯灵之我欺。感交甫之弃言兮,怅犹豫而狐疑。收和颜而静志兮,申礼防以自持。于是洛灵感焉,徙倚彷徨。神托离合,乍阴乍阳。擢轻躯以鹤立,若将飞而未翔。践椒涂之郁烈兮,步蘅薄而流芳。超长吟以慕远兮,声哀厉而弥长。尔乃众灵杂遝,命俦啸侣。或戏清流,或翔神渚。或采明珠,或拾翠羽。从南湘之二妃姚兮,携汉滨之游女。叹㚿娲之无正兮,咏牵牛之独处。扬轻袿之倚靡兮,翳修袖以延伫。体迅飞。”诗文后钤“黄盛”联珠印。

《漂母饭信》

另一开《漂母饭信》(图2),亦为历史故事题材画作,选取的是韩信年少家贫,受餐于漂母,发达之后投千金以为报答的故事。黄慎画中图绘了手持空钓竿的韩信,显然是没有钓到可以果腹的吃食,其旁有一洗衣老妪,手提竹篮,正 招呼韩信到跟前来,似乎是要给他充饥之物。画心左上方有黄慎题诗:“王孙有菜色,漂母哀其食。报后千金易,谁把英雄识。”似在表达漂母不以贵贱待人的善良品质。款署“闽宁黄盛并题”,钤“黄盛”联珠印。

作为黄慎早年的人物画册页,这套画册不仅在考证黄慎 早年名“黄盛”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还可以使我们更好地体察其早年工细典雅的仕女画风。

《香山吟诗图》

雍正七年(1729年),在黄慎已寓居扬州卖画为生之时,仍不断图绘历史故事中的女性形象。如在《香山吟诗图》(图3)中,表现的是白居易将写好的诗 稿诵读给村妇老妪听的历史故事。故事的主角自然是大诗人白乐天,但听诗的老妪也不可或缺。于是在黄慎笔下,诗人与老妪各占据着一半的画面空间。老妪拄杖负孙,另有一双髻少女躲在老妪身后。轻微的“战笔”与折曲的线条,十分传神表现出这位上了年纪的老人家的满脸褶皱与粗陋衣衫,

同时也显现出其面向诗人、竭力倾听的专注。

《风尘三侠图》

《风尘三侠图》(图4)表现的是隋末唐初三位豪杰李靖、红拂女、虬髯客的故事。作为三侠之一的红拂女,慧眼识英雄,且敢作敢为,勇于追求自身爱情,成就一番大事业,可谓一代侠女典范。黄慎此图表现的是红拂女与李靖私奔之后偶遇虬髯客,并与其结为异性兄妹,三人于茅屋陋室之中共商大计之情景。

《韩琦簪花图》

在黄慎历史故事题材画作女性形象的表现中,有二类画题非常突出,且被黄慎多次图绘。其一为《探珠图》,其二为《韩琦簪花图》。

韩琦簪花的典故出自“四相簪花”。沈括《梦溪笔谈》中记载北宋庆历五年(1045年),韩琦任扬州太守之时,官署后 花园中有一种名为“金缠腰”又称“金带围”的芍药花开放。于是韩琦便邀请王珪、王安石、陈升之一同观赏。饮酒赏花之际,韩琦剪下这四朵芍药花,在每人头上插了一朵。无巧不巧,赏花簪花的四人竟都先后做了北宋宰相,于是成就了这段“四相簪花”的典故。

黄慎在不同年份中都曾图绘过这一历史典故,如雍 正十三年(1735年)、乾隆二年(1737年)、乾隆十九年等,目前有多幅《韩琦簪花图》留存于世(图5、6、7、8)。

这些画作或为册页,或为立轴,虽然尺幅不同、材质各异,但在画面构图与技法表现上极为近似。画面主角为男性文人韩琦,正将一朵金带围芍药花簪于冠上,在其面前及身旁还有二位女性,一位持酒 壶,一位持酒杯。二位女性袅袅婷婷,恰到好处地烘托出簪花饮酒的清趣。

为何黄慎要一而再、再而三地不断图绘这一画题?此历史典故的主角韩琦时任扬州太守,考虑到黄慎多年寓居扬州鬻画的现实需要,以及扬州市场对此画题的熟识与接受程度,不断图绘亦在情理之中。

《探珠图》

如果说《韩琦簪花图》还不是完全以女性为中心形象的历史故事画作的话,那么《探珠图》则是当仁不让的女性历史故事画。

黄慎在不同年份图绘过多幅《探珠图》画作(图9、10、11),现有多幅画作流传至今,如乾隆十一年(1746年)、乾隆十二年、乾隆十四年、乾隆二十二年等。这些画作虽然创作年份有先后,但画面布置、人物形象、绘画技法等方面如出一辙,属于同一图式的不同图绘。

探珠来自于成语典故“探骊得珠”。骊,古指黑龙。探骊得珠,指的是在骊龙的颔下取得宝珠,可见其状况之凶险,得龙珠之宝贵。《庄子·列御寇》中言:“取石来锻之。夫千金之珠,必在九重之渊,而骊龙颔下,子能得珠者,必遭其睡也。使骊龙而寤,子尚奚微之有哉?”

在黄慎《探珠图》中,我们可以看到一条正在吞吐云气的巨龙若隐若现地浮现于空中,周围巨浪滔天,风起云涌。在这样的氛围下,有二人立于巨龙之上,一女子手捧花篮、一男子手持宝珠,似已经过激烈搏斗,成功于巨龙颔下取得宝珠。龙口探珠的紧张氛围在黄慎的画作中被传神地表现出 来。

值得深思的是,原本成语典故中并没有说明是何人去龙口夺珠,按照常理推想,应为身强力壮的男士去尝试,但在黄慎的画中,我们看到的是一 位柔弱女子与男士一起参与到冒险过程中,并且在画面中占据着主要位置。红颜丝毫不让须眉,反客为主地成为画面的主角。

按照此图式被反复不断 图绘来看,这样的安排并非黄慎一时的心血来潮,而是应该经过深思熟虑的,塑造并突出画面中女性形象成为《探珠图》的一大特色。

道家女仙

黄慎创作有较多数量的道家女仙题材画作,这些画作的主要描绘对象为何仙姑和麻姑。

何仙姑

何仙姑,为道教八仙之一,亦是八仙中唯一一位女性神仙。传说她手持荷花,容貌出众,巧降甘霖,治世渡生。

在黄慎笔下,作为八仙之一的何仙姑常常与其他神仙一同现身(图12、13、14、15、16)。如雍正五年(1727年)所绘的两幅《八仙图》《三仙图》《果老仙姑图》、乾隆二十年(1755年)的《果老故事图》等。在这些画作中,何仙姑鹅面杏眼,发髻松绾,或斜身站立,或侧坐骑驴,既参与到神仙们的争论之中,又保持着自 身典雅娴静的姿态。由于八仙过海是流传甚广的民间传说,八位神仙各有神通可庇佑子民,故八仙向来是市民阶层喜闻乐见的绘画题材。以鬻画为生的黄慎,为迎合市场口味,不断图绘何仙姑在内的八仙题材画作也在情理之中。

麻姑

麻姑又称寿仙娘娘、虚寂 冲应真人,属道教女神,民间影响十分广泛。传说麻姑年仅十八九,即自谓曰“已见东海三次变为桑田”。故古时以麻姑喻高寿。又流传三月三日为西王母寿辰,麻姑于绛珠河边以灵芝酿酒,进献祝寿。民间多有“麻姑献寿”“麻姑进酒”等说法。

黄慎在不同年份图绘过多幅麻姑题材画作(图17、18、1 9、2 0、21),如乾隆十六年

(1751年)《麻姑献寿图》,乾隆十八年《麻姑进酒图》,乾隆二十年《麻姑献寿图》,乾隆二十七年《麻姑献寿图》等。在这些画作中,黄慎多选 取麻姑献酒祝寿为主要表现内容。画中麻姑头梳双髻,衣裙蹁跹,手持酒壶,意欲进献,身旁或有麒麟、鹿等瑞兽陪伴。

长寿,乃至长生不老,向 来是人们的热切期望。这一期望,上自皇室贵胄,下至平民百姓皆如是。麻姑作为长寿女仙,自然成为人民的祈福对象。特别是为家中年长女性祝 寿,多以赠麻姑像为寿礼。黄慎之所以不断图绘《麻姑献寿图》《麻姑进酒图》,自然离不开市民阶层的广泛需求。

世俗生活

在黄慎表现女性形象的人物画创作中,最有代表性、最有特色的一类是世俗生活题材画作。康熙五十九年(1720年)九月,黄慎寓居江西瑞金绿天书屋之时所绘的《人物图》册,其中有两开表现了世俗生活中的女性形象。

《丝纶图》

其中一开《丝纶图》(图22),画中图绘了一位老妪正与一幼童纺线的场景。老妪居画面左方,幼童居画面右方,二 人手中的丝线相连。老妪盘腿而坐,头戴青巾,头发苍白,满面皱纹,正悲戚而殷切的注视着孙儿。天真烂漫的孙儿坐在地上,头梳朝天髻,手持纺轮,玩性正浓。在古代,“丝纶”代表着皇帝的诏旨。但在这幅画中,“丝纶”作为古代妇女的必备本领,更象征着祖辈与晚辈的生命传续。

《杂画册》之老妪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在黄慎笔下,老妪是经常出现的女性形象。乾隆三年(1738年) ,黄慎《杂画册》中就有一开专 门绘画了一位老妇人(图23)。她手提竹筐,似乎刚从河边洗衣归来。黄慎以“战笔”表现出老妪满脸皱纹,形容枯槁。

老妪并不是画家寻常喜爱的画题,黄慎之所以热衷于图绘老妪,很有可能与其对母亲的情感有关。黄慎少年丧父,因家贫,奉母命拜师学画。“某幼而孤,母苦节。辛勤万状。抚某既成人,念无以存活,命某学画,又念惟写真易谐俗,遂专为之。”“频年饥馑,益无从得食。慎大痛,再拜别母,从师学画。年余,亦能传师笔法,鬻画供母,自是免于饥寒。”

自康熙五十八年赴各地鬻画为生,所得润笔寄回家里赡养老母及家人。黄慎自雍正二年(1724年)来扬州寓居卖画声名渐起后,雍正五年,便把老母妻儿接来扬州生活。后至雍正十三年春,因为老母年迈思乡,黄慎又奉母携眷离扬返闽。老母寿终正寝后,黄慎四处奔走为老母立节孝牌坊,积蓄倾囊而出。(见丘幼宣《瘿瓢山人黄慎年谱传略》)种种可见,黄慎与母亲的感情深厚。作为孝子的黄慎,将奉母之情化为画下老妪加以呈现。

《家累》

康熙五十九年《人物图》册的另一开《家累》(图24),也是一幅描绘世俗生活题材的画作。此开图绘了一位男子正束手缚脚地拉车,车上坐着二位女子和二位孩童。男子裹头巾,八字眉,眼角下垂,一脸苦相,上衣敞开由两肩而下褪,肩背胸腹袒露,下着及膝短裤,裸足,腰及双踝均由绳子拴住,正在使劲儿将木轮车向前拖曳。车前端所坐女子似乎是不满车速太慢,一手持绳,另一手正执竹枝欲鞭打拉 车的男子。男子双手紧握车绳,头及身体稍向右偏,似乎在躲避主妇的鞭打。车中还坐着一位更年轻的女子,正在埋头缝纫衣物。二名幼童坐在车后端,探身向外玩耍车边悬挂的玩偶与葫芦。车上还放置着竹筐等杂物。

在中国古代社会,男尊女卑是家庭与社会常态,但黄慎此开《家累》似乎展现了家庭生活的另一面。其实,在看似男人主导的明清家庭生活中常会出现“河东狮”与“妻管严”。这一现象在明清野史笔记中多有记载,著名的抗倭将 领戚继光便是怕老婆的典型。

其实,黄慎在《家累》之外,还图绘过包含女性的家庭画像。如乾隆元年(173 6年)十一月,黄慎作《牛背醉归图》(图25)。画中白胡老者酒醉骑牛,摇晃不稳,家中儿子儿媳孙子等皆来搀扶。画中还有黄慎自跋:“儿女醉扶黄犊背,山花斜插帽檐归。”

黄慎图绘这些反映家庭中女性生活场景的图画,很有可能源于其自身对家庭生活的感悟。黄慎在父亲殁后很久没有成家,“历十有余年……慎受室”(见王步青《书黄母 节孝略》)终于康熙五十一年(1712),26岁之时,与张氏成亲。后张氏去世,又续娶侧室吴氏。有两个儿子,名茂□、茂瑸;一女儿,名字不详。孙四人,名贤材、贤樑、贤棨、贤栞(见丘幼宣《瘿瓢山人黄慎年谱传略》)。一妻一妾,二个黄口小儿,这不正是《家累》中车上所坐之人么?当然,黄慎在进行绘画创作时未必完全从自身现实出发,画家在绘画创作时进行艺术加工是必然的,但可以想见,自身经验的切身感受还是能带给画家很多灵感与启发。

渔妇

渔妇,是黄慎笔下的常见画题,《人物图册》之《渔翁渔妇图》(图26)《渔妇携筐图》(图27)等皆是此种画题的呈现。

在黄慎《人物图册》之《渔翁渔妇图》中,渔夫居左,渔妇居右。渔妇拱右膝坐地上身向渔夫,头戴青巾,身前置一大竹篓,右手指向渔夫竹篮中的鱼,似乎是刚从大竹篓中挑出来的。渔夫椎髻虬须,手足踞地,躬身低头凑近竹篮俯看篮子中的鱼,面露惊喜。画中渔妇娴静优雅,渔夫质朴纯真,浓郁的渔民生活情 趣扑面而来。黄慎以兼工带写的画笔描绘渔翁渔妇,在题材上和风格上都具有双重新面貌(见黄乔乔《黄瘿瓢人物图册研究》)。

刘纲纪《〈黄瘿瓢人物册〉初探》中认为此图情景出自《诗经·小雅·采绿四章》: “之子于狩,言韔其弓;之子于钓,言纶之绳。其钓维何,维鲂与鱮;维鲂与鱮,薄言观者。”这是歌颂古代夫唱妇随的真挚爱情诗章。“其钓维何”以下的意思是说,妇人看到她所爱者钓到了鲂与鱮,为朱熹注所谓“鱼之美者”,这样难得的好鱼,就指给他看,叫他一起来观赏。

类似的渔妇形象还出现在《渔妇携筐图》(图27)《渔翁渔妇图》(图28)等画作中。画中渔妇头包头巾,碎步向前,手提鲜鱼,回首侧顾。这些画作大多运笔疾迅,以草书入画,具有泼墨写意之风。同时,在这些画作上,通常还有黄慎的题诗,如乾隆八年(1743年)四月《渔夫渔妇图》上有跋:“渔翁晒网趁斜阳,渔妇携筐入市场。换得城中盐菜米,其余沽酒出横塘。乾隆八年四月,写于燕水,宁化黄慎。”题诗与绘画一同呈现出底层民众朴实的劳作场景。

黄慎笔下还有一类仕女画,图绘的是单个女性的肖像 容姿。如雍正二年(1724年)的《携琴仕女图》,雍正七年《纫兰图》,雍正十三年《山水人物册》之一,《鸳鸯仕女图》等。(图29、30、31、32)

这些画作都不绘背景,单独一位女子占据着画面整幅空间。她们或携琴,或拢袖,或手捧鸳鸯,或手持兰花。从画面女子所从事的活动来看,黄慎笔下的单幅女性肖像画,图绘的大多是具有一定文化素质的女子。在黄慎生活的清中期的江南地区,女性的地位有所提升。有不少女性在学习女红之外,有机会接受教育,识字读书,甚至具备吟诗作对、琴棋书画的技能。

图式

通过上文对画题的描述,我们可以看到黄慎笔下的女性画题多种多样,其所描绘的女 性形象也根据题材的不同而有所差别。值得注意的是,这样看似千差万别的女性形象却有着相类似的表现方式,主要有以下几种: 1.斜扭三屈式黄慎笔下的斜扭三屈式女性形象出现在多个画题中,如《麻姑献寿图》《杂画册之老妪》《渔翁渔妇图》等,以 及多幅表现单独女性的画作如《携琴仕女图》等图中。画中女性形象呈现出类似“S”“Z”形的三折姿态,可以从图中红线所示详见(图29、33、34、35)。

可以看到的是,这些画作中的画中仕女多俯首回顾,上半身微微含胸前倾,一腿向前,一腿向后,双腿略弯,呈现出斜扭三屈式的姿态。而且值得注意的是,黄慎画中占主要位置的女性,或者独幅女性肖像,大多都以斜扭三屈式姿态呈现。2.直立回顾式在斜扭三屈式之外,黄慎笔下还有一类直立回顾式女性形象亦出现在多个画题中,如《人物图册》之洛神、《麻姑图》《鸳鸯仕女图》《果老仙姑图》等图中。画中女性形象呈现出直身站立、多俯首回顾的姿态(图36、37、38)。3.同一图式的化用作为职业画家的黄慎,为了家庭生计,为了鬻画的需要,其画作绘制数量比文人画家要大得多。黄慎一生辗转多地买画为生,尤以在扬州名声为大。市场的广泛需求使得黄慎较为成熟的仕女形象图式被创作出来后,不断被变化运用在不同的画题中去。

就现存画作来看,同样的女性题材的画题,相似的女性形象的图式,在不同时间中被反复描绘。其中尤以《探珠图》《麻姑图》《八仙图》《韩琦簪花图》《渔妇图》等题材为多。

① 黄慎《人物图册》之洛神 天津博物馆藏

② 黄慎《人物图册》之漂母饭信 天津博物馆藏

④ 《风尘三侠图》轴 纸 设色 106厘米×51厘米 重庆博物馆藏

③ 《香山吟诗图》页 绢本设色 雍正七年(己酉 1729) 35.6×53厘米 南京博物院藏

⑤ ⑥ ⑧ ⑦

⑤ 黄慎《广陵花瑞图》

纸本设色 185×114厘米 广州美术馆藏

⑥ 黄慎《韩魏公簪金带围图》

绢本设色 1754年 179.3×92.1厘米 扬州博物馆藏⑦ 黄慎《山水人物册(11开)之五》

绢本设色 1737年 33.5×24厘米 广东省博物馆藏⑧ 黄慎《书画册(12开)之四》

纸本设色 36.9×28.4厘米 南京博物院藏

⑨ 黄慎《探珠图》

纸本设色 1747年 274.4×130.2厘米 南京博物院藏⑩ 黄慎《探珠图》

纸本设色 1749年 282×128.4厘米 广东省博物馆藏11 黄慎《探珠图》

纸本设色 1757年 184×107厘米 南京博物院藏

⑨ ⑩

黄慎《八仙图》轴 绢本设色 1727年 228.5×164厘米 泰州市博物馆藏黄慎《果老仙姑图》轴 纸本设色 201×110厘米 荣宝斋藏

黄慎《八仙图》轴 绢本设色 1727年 221.5×161.7厘米 苏州博物馆藏黄慎《张果老故事图》轴 绢本设色 1755年 111.5×70.7厘米 广东省博物馆藏黄慎《三仙图》轴 纸本设色 146×106厘米 常州博物馆藏

黄慎《麻姑献寿图》轴 纸本设色 1751年 170.5×91厘米 天津博物馆藏黄慎《麻姑献寿图》轴 绢本设色 1755年 201×98.5厘米 青岛市博物馆藏黄慎《麻姑图》轴 纸本设色 189×115厘米 广州美术馆藏

黄慎《麻姑进酒图》轴 纸本设色黄慎《麻姑献寿图》轴 纸本设色 1753年 172×89.4厘米 扬州博物馆藏1762年 161.4×87.7厘米 扬州博物馆藏

黄慎《人物图册》之丝纶图 天津博物馆藏

黄慎《杂画册(9开)之一》册 纸本设色 1738年 26.5×24厘米 常州博物馆藏

黄慎《人物图册》之家累 天津博物馆藏 黄慎《人物山水花卉图册(12开)之三》 纸本设色

32.1×32.2厘米 无锡市博物馆藏

黄慎《人物图册》之渔翁渔妇 天津博物馆藏黄慎《渔妇携筐图》轴 纸本设色 138×48.4厘米 天津市艺术博物馆藏黄慎《渔翁渔妇》 绢本设色 120×59.8厘米 辽宁省博物馆藏

黄慎《携琴仕女图》 纸本墨笔 1724年 127.5×55厘米 泰州市博物馆藏黄慎《纫兰图》 纸本墨笔 1729年 66×34.8厘米 重庆博物馆藏黄慎《山水人物册(12开)之十一》 纸本墨笔 1735年 27.9×44.5厘米 故宫博物院藏黄慎《鸳鸯仕女图》 纸本设色 132×64厘米 河南省博物馆藏常州博物馆藏《杂画册(9开)》之老妪局部 天津博物馆藏《麻姑献寿图》局部辽宁省博物馆藏《渔翁渔妇》局部荣宝斋藏《果老仙姑图》局部天津博物馆藏《人物图册》之洛神局部广州美术馆藏《麻姑图》局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