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光淮左:扬州地区馆藏宋代瓷珍

The Porcelain Pillow of Song Dynasty Kept in the Museum of Yangzhou Area

Collections - - 目录 - /徐仁雨

晚唐后,中国陶瓷生产开始突破“南青北白”格局,各地窑场互相借鉴、学习,寻求突破创新。至北宋,清雅风流的宋人对陶瓷艺术审美追求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除了五大名窑外,全国各地还涌现出一批各具特色的窑场,如生产青 瓷的耀州窑、龙泉窑,生产影青瓷的景德镇窑,生产彩绘瓷的磁州窑,生产黑釉瓷的吉州窑、建窑等,形成了陶瓷艺术发展史上“百花齐放、争奇斗艳”的局面。

北宋时的扬州,从唐代“扬一益二”的国际大都会逐 步转变成为了“淮左名都”,发挥着南北漕运枢纽的重要作用。陶瓷用器,作为生活必需品,也是南北漕运贸易中的大宗商品。考古资料显示,这一时期出现在扬州的陶瓷产品,数量巨大,窑口众多,品种丰富,装饰精彩,反映出宋代扬 州经济文化面貌的繁荣兴盛。

景德镇窑

景德镇窑是宋代瓷器生产销售的一大窑场,产品种类丰富,制作工艺精湛,因其釉色清澈,胎质洁白细腻,故有“假玉器”之称。近年来,扬州

考古出土的两宋时期陶瓷标本中,景德镇窑影青瓷产品几乎占到半数以上。1992年汶河北路拓宽工程中,仅350平米的范围内就出土景德镇窑标本两万余件,其中完整器有61件。

扬州博物馆藏的北宋青白釉镂空香熏(图1),可谓宋代景德镇窑产品的经典之作。香熏高16.5厘米,熏体近似球形,由上下两个半圆子母口对合而成,球体下承束胫宽缘的高圈足。熏盖上半部分如锦簇的花团,布满心形镂空的花瓣纹。香熏胎体洁白细腻,外施润泽的青白釉,造型典雅大方,美观实用。香熏早在汉代已经十分盛行,是生活中改善家居空气环境的用具。一般多为铜质,而瓷质香熏导热稍 慢,且方便清洁。说明当时人们对香熏的制作已相当考究。

另一件扬州博物馆藏的北宋青白釉划花石榴瓶(图2),是景德镇窑产品中的陈设花器,更多侧重于其观赏性。瓶高15.8厘米,口为六瓣石榴花形,腹部浑圆,一周刻划满花卉纹,造型可爱,制作精细,釉色透亮莹润。

以上两件,算是景德镇窑产品中尺寸较大的器物。而扬州博物馆藏的北宋青白釉瓜棱盒(图3),则是景德镇产品尺寸较小,较为常见的一类实用器。腹径7.4厘米,通体做成南瓜造型,盖顶内凹,由中心生出一枝瓜藤,极为生动。可想而知,这类器物在当时应该是很受扬州女性消费者青睐的。

宋代景德镇窑产品之所以能在扬州占有如此大的市场,究其原因,除了自身优良的品质外,也得益于当地安定的社会环境和便利的水路运输。晚唐以来,北方久经战乱, 各窑场遭到重创,加之漕运阻断,产品运销不畅。而景德镇等南方窑场少受战乱影响,迅速崛起,依靠天然的长江水道,产品顺流直下,行销各地,占得了大片市场。2011年在仪

扬运河河道遗址中出土了大量宋代陶瓷器标本,其中窑口包括景德镇窑、吉州窑、建窑、龙泉窑等。仪扬运河是宋代长江水道由仪征进入扬州城的官河,宋代称“仪征”为“真州”, 因此仪扬运河也称为“真扬运河”,其漕运地位十分重要。遗址出土陶瓷标本中,以景德镇窑系的青白瓷数量最多。器型有灯、碗、碟、盘、壶等,造型精准,胎体轻薄,胎质洁白细 腻,釉色清澈莹润,部分碗、碟口沿还有扣银装饰,工艺上乘,品质精湛。如现藏于仪征博物馆的南宋青白釉执壶(高26.5厘米,图4)、南宋青白釉印花鱼藻纹碟(口径1 2.8厘 米,图5)、南宋青白釉葵口高足碗(口径10.5厘米,图6)均是这批仪扬运河河道出土标本的杰出代表。

龙泉窑

在宋代扬州,南方各窑场中除景德镇窑青白瓷外,龙泉窑青瓷也是很受欢迎的产品。扬州博物馆藏南宋青釉莲瓣纹罐(图7),高6.5厘米。罐外壁满饰莲瓣纹,粉青色釉,釉色纯正,釉质肥润,器形规整,造型娇巧可人。而仪征博物馆藏的南宋青釉塔式盖(图8),高14.5厘米。虽为残件,但工艺复杂,运用了堆塑、刻划等技法,将器盖制作成一座佛塔,且背部有双行篆书铭文“乾道丁亥,勒青师像”。“乾道”为南宋年号, “乾道丁亥”即1167年。由此,这件器盖当为龙泉窑产品研究的标准器。另,同样是在仪征东水门河道出土的一件南宋龙泉窑青釉弦纹三足炉(图9),高10.2厘米。由于烧造环境的

不稳定,在器物上呈现出粉青、梅子青、青黄三种釉色,很是有趣,为研究龙泉窑生产工艺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

吉州窑

扬州地区出土的吉州窑产 品也很抢眼。吉州窑产品风格多样,装饰纹样丰富,不仅有自身的黑釉系彩瓷,还学习北方磁州窑的彩绘技法,烧造具有自身特色的彩绘瓷。如扬州博物馆藏南宋吉州窑白地褐彩花卉纹瓶(图10),通高23.8厘米, 腹部满绘海水纹,海水开光,内绘折枝花卉,画工俊秀,与北方磁州窑豪放的彩绘风格不同,自成一系。当然,吉州窑产品中最突出的还是在黑釉或酱釉上的彩釉装饰,纹样有鹧鸪斑、玳瑁纹、虎皮纹,剪纸贴画装饰的 几何纹、花卉纹、凤鸟纹、木叶纹、吉祥文字等。此类装饰的器物多以碗、盘、罐、壶、瓶、炉等常见,如扬州博物馆藏的玳瑁纹碗(图11),口径14.2厘米,通体内外满施玳瑁纹釉,釉面之上呈现出黑、红、黄、白各色,交

替晕染,相映成趣。

建窑

说到黑釉,不能不提建窑。建窑与吉州窑同在南方,同烧黑釉产品,但装饰风格却略有不同。建窑黑釉瓷的胎骨坚实,釉质肥厚,装饰纹样硬朗,有金银兔毫、铁锈斑、油滴斑等。扬州博物馆藏北宋建窑黑釉兔毫纹盏(图12),口径12.1厘米,茶盏内外黑釉中出现丝丝棕色条纹,仿佛兔毫一般。釉色漆黑发亮,兔毫细密连贯,果如宋徽宗《大观茶论》中所言“盏色青黑,玉毫条达”,让人爱不释手。

北方窑场

以上皆为宋代南方窑场产品,而宋代扬州,北方窑场产品虽不及南方丰富,但也有一定量的遗存。如扬州博物馆藏的北宋定窑白釉盒(图13),口径4.5厘米,造型规整,线条挺拔。釉色白中泛黄,上下口沿处无釉,俗称“芒口”。瓷盒上下做“芒口”处理,既可防止烧造时粘黏,提高成品率,又可镶嵌金、银包边,以防使用时磕损,还大大提升了器物的身价。这让人不得不为宋人制作销售产品的心思所折服。

宋代扬州是文人墨客流 连忘返之地,文房用具自然也是不能少的。如1998年扬州城北三星村宋墓出土的北宋“仲举澄泥”铭砚(图14),边宽16.8厘米,泥质青灰,细腻匀净,造型大方,线条刚劲,是宋代澄泥砚中不可多得的精品。另外,磁州窑彩绘瓷的粗犷之 风也能得到扬州市场的认可。

宝应博物馆藏的两件耀州窑青釉产品,堪称北方窑场的精品之作。一件为青釉莲瓣纹碗(图15),口径14.8厘米。碗内外满施青釉,釉质匀净通透。碗外壁剔刻四层莲瓣纹,每层13瓣,刀锋犀利,如浮雕一般 极具立体感。整件器物宛如一朵盛开的莲花,在青釉映衬之下俊秀典雅。另一件为青釉水波鱼纹盏(图16),口径12.4厘米。盏内层层碧波,波纹起伏跌宕,水波之中跃起4条鲤鱼,好像要越过龙门一般,栩栩如生。

北宋景德镇窑青白釉香熏

南宋景德镇窑青白釉印花碟

北宋青白釉瓜棱盒

北宋景德镇窑青白釉划花石榴瓶

南宋景德镇窑青白釉执壶

南宋龙泉窑青釉塔式盖(正、背)

南宋景德镇窑青白釉葵口高足碗 南宋龙泉窑粉青釉莲瓣纹罐 南宋龙泉窑青釉弦纹三足炉

南宋吉州窑白地褐彩花卉纹瓶

南宋吉州窑玳瑁纹碗

北宋建窑黑釉兔毫纹盏 北宋定窑白釉盒 北宋耀州窑青釉莲瓣纹碗

北宋“仲举澄泥”铭砚及铭文

北宋耀州窑青釉水波鱼纹盏及盏心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