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彩之谜——解读中国画的色彩 /

Secret to Color Interpretation of Color of Traditional Chinese Paintings

Collections - - News - 杨佴旻

英伦总编识我的画,还认我的文章。2017年春天,我们相约在华侨大厦聊天,整整一个上午,他说文字多么的有必要,时间只要挤一挤就会有。他甚至误以为我是学问家,建议我把多年来关于艺术的思考与实践整理成文章,写作《中国画二十四讲》等。

不得不说,英伦的语言很有说服力。说实话,那都是我最缺少愉悦感的部分,但我还是 认同了写专栏的必要。那是一次颇为获益的交谈,对话打掉了我对文字的倦意。当天我就写出了《二十四讲》的纲要,虽然后来我有些后悔,总觉得艺术创作才是我该为之事。当时,为了断掉写作专栏的念想,我把《二十四讲》的提纲彻底删除。如今,再想找回那感觉是不可能了,我只好想到哪儿写到哪儿,也就不免有些支离破碎。谈中国绘画,我想还是先从自己 的作品说起,由个体辐射开去。

这段时间,速递公司送件慢了,做家具的不能如期交工,就连画框也供应不及。今天,送水的师傅说水价从下次要涨5块,因为在治理环境。什么都在涨,就是没听说写字的行情有变,不但不涨,英伦总编还要揩我的油。即便如此,关于中国画,关于艺术,有些话我还是要说说。搞了这么多年艺术,想法是有,也难免谬论,应

李可染《韶山·革命圣地毛主席旧居》 141.5×243.1厘米 1974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