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扫蛾眉:宋婺州窑与周边窑口瓷粉盒

Elegant Light Make-up: Porcelain Powder Boxes from Wuzhou Kiln and Its Surrounding Kilns of Song Dynasty

Collections - - 第一页 - /周凯

编者按:粉盒,起源于春秋战国的原始瓷中,而后漆器、金银器中也有发现,宋以来,伴随着制瓷工艺的不断兴起,瓷质粉盒由此应运而生,后历经明、清制瓷工艺的巅峰潮一直沿用至民国阶段。宋婺州的粉盒就是这浩瀚青瓷粉盒发展史中一支不容小视的分支。本文通过对粉盒发展脉络的阐述,结合宋以来婺州窑、景德镇窑、龙泉窑等著名窑口瓷质粉盒的对比,介绍金华地区出土的宋代瓷质粉盒高超的精湛技艺,展示粉盒独特的文化内涵。

粉盒是一种盛放“粉”的器具,又称“香盒”或“黛盒”,是用作古代女子盛放脂粉和香粉的化妆盒。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女子已经注意妆容,开始化妆了,只是由于当时生产力的限制,粉盒还未有定型,大多与一些盛器混为一谈。从考古发掘出土的原始瓷盒的特征情况看,通常由盖和底两部分组成,或有足,盒身多为直、鼓腹,平底内凹,盒盖浅弧顶。汉以来又多以带有精美彩绘纹饰的漆盒、漆奁盛放脂粉,但其由于烦琐及昂贵的制作成本,仅限于皇权阶层达官显贵们使用,并未面向社会普及。唐宋以降,由于丝绸之路贸易的兴起,国力空前强盛了起来,导致了金银器粉盒进入了达官贵人的视线,但也仅限于上层阶级使用。然而随着时下青瓷的兴盛,大量的瓷质粉盒出现了,并走入了寻常百姓家,宋时被人们称为“合子”,成为当时每家每户必备的生活器具之一。据相关记载,由于庞大的市场需求,唐、宋时期包括婺州窑、景德镇窑、龙泉窑在内纵横南北的各个窑口均有所烧造,有青瓷、白瓷、影青瓷等不同的品种,由此展开了瓷质粉盒的现世篇章。

近些年,金华地区相续出土了一批不同时代的粉盒,例举如下:

北宋青釉摩羯纹粉盒(图1)高5.8厘米,口径16厘米,底径9.5厘米。盒为扁圆形带盖,子母直口,圈足内凹,盖顶饰弦纹二周,中部饰摩羯纹,摩羯壮实刚健,张口露齿,昂首卷尾,呈翻江倒海之势。胎质灰,通体施浅绿色釉,釉层不匀,胎釉结合较好。

宋青釉菊瓣纹粉盒(图2)高4.9厘米,口径7.4厘米,底径4.2厘米。子母口,扁圆形带盖,假圈足,盖为中间稍内凹,饰瓜蒂盖钮,盖为四周刻划菊花瓣,器腹底部留有凹弦纹二周。胎质灰白,烧结程度高,内外施釉,釉色泛青,胎釉结合好。

北宋青釉菊瓣纹盒(图3)高5.8厘米,口径7.8厘米,底径5.2厘米。盒呈球形,子母口,方唇,底部渐内收,圜底,盖顶做平面,其内环绕凸弦纹一圈,中有叶柄钮,外压印菊瓣纹。胎质灰色细腻,通体施褐黄色釉,釉色晶莹,呈玻璃质感,胎釉结合好。

北宋青釉龙纹盒(图4)高5厘米,口径12.7 厘米,底径5.3厘米。圆形,子母口,扁腹,卧足,盖面扁平微鼓,饰一道凸弦纹,其内刻三爪盘龙望日纹样,盖缘下折成母口。灰白胎,烧结程度高,通体施青黄色釉,开细片。

北宋青釉瓜形盒(图5)口径10厘米,直口,下腹弧收,平底,六道弦纹将其分为六瓣,盖盒上划有瓜棱,盖顶附瓜蒂钮。胎色灰白,质较细,釉为青釉,满釉,胎釉结合较好。

宋青釉褐彩粉盒(图6)带盖高6厘米,盖径12厘米,口径10厘米,底径6.5厘米。子母口扣合, 顶盖,盖顶饰凹弦纹,盒敛口,圆唇,浅弧腹,矮圈足,盒内置圆形、桃形、柿蒂花形小盒。胎质灰色,烧结程度高,除盖内壁、口沿、下腹部及底外,均施青色釉,盖顶及小盒沿点褐色。

宋青白瓷瓜楞形粉盒(图7)高5.5厘米,口径6.2厘米,底径4.6厘米。子母口,浅弧腹,小平底,腹部用凸棱分成12瓜瓣,底写“程家合露”;盒盖呈弧形,盖面用凸棱分成12瓜瓣形,盖缘下弧成母口。胎质灰,烧结程度较好,釉色青中泛黄,外底无釉,胎质结合较好。

北宋青釉粉盒(图8)高6.4厘米,口径8.4厘米,腹径8.6厘米,底径4.5厘米。子母口扣合, 顶盖,顶部微凹,茎形钮,盖面刻划花瓣纹,盖及器身近口沿处各饰一周凹弦纹,弧腹内收,平底。胎质灰色,烧结程度高,通体施青色釉,表面有开片,釉面有光泽,器形小巧规整。

宋青釉菊瓣纹盒(图9)高5.2厘米,口径8.8厘米,底径4.6厘米。形似橘子,子母口,盖中部有圆凸弦纹两周,中置“S”形带钩状钮,盖面刻划菊瓣纹,器身与盖同高,圆唇,直子口,下腹圆弧内收,卧底。胎质灰白细腻,烧结程度高,内外施青釉,釉层均匀,玻璃质感强,胎釉 结合良好。

宋婺州窑青黄釉石榴形粉盒(图10)高8厘米,口径8.4厘米,腹径6.2厘米,底径4.6厘米。扁圆形,呈石榴状,盒盖顶部捏塑石榴枝叶,子母口,圆鼓腹,平底内凹。通体施青黄色釉,胎釉结合紧致。

宋婺州窑青釉花卉纹粉盒(图11)高2.6厘米,口径9.9厘米,腹径12厘米,底径5.4厘米。扁圆形,子母口,盒腹较浅,圈足。素面无纹通体施青釉,胎釉结合较好。

宋褐釉“练八郎功夫”印花粉盒(图12)高4.3厘米,口径7.5厘米,底径4.5厘米。扁圆形,盒盖顶部印花缠枝花卉纹,外饰一圈水波纹, 子母口,盒身一圈同样印花缠枝花卉纹。通体施褐釉,釉不及底,胎釉结合好。

宋龙泉窑青釉缠枝花卉纹粉盒(图13)高2.8厘米,口径11.6厘米,底径5.6厘米。扁圆形,盒盖顶部一圈剔刻缠枝花卉纹,外饰两道弦纹,弦纹外侧一圈暗刻如意纹饰,子母口。通体施青釉,平底内凹,胎釉结合较好。

宋婺州窑青釉菊纹瓷粉盒(图14)高5.2厘米,口径6.5厘米,底径3.8厘米。扁圆形,子母口,盒盖中间置“S”形带钩状钮,盖面刻划菊瓣纹,弧腹内收,小平底,通体施青黄色釉,釉层均匀,玻璃质感强,胎釉结合较好。

宋龙泉窑青釉菊花纹粉盒(图15)高3.9厘

米,口径7.7厘米,底径4.4厘米。扁圆形,盒盖顶部刻划菊花纹,外饰两道弦纹,子母口,盒身呈束腰状,平底内凹。通体施青釉,胎质灰白,胎釉胶合较好。

宋景德镇窑青白釉菊瓣纹粉盒(图16)高3.9厘米,口径5.3厘米,底径4.5厘米。扁圆形,子母口,盒盖顶部刻划菊花纹,盒身侧面通体饰对称菊瓣纹,平底。通体饰清白色釉,釉不及底,胎釉紧密。

宋景德镇窑青釉粉盒(图17)高3.5厘米,口径4.4厘米,底径3.8厘米。扁圆形,子母口,盒盖、盒身侧面通体刻划菊瓣纹,平底内凹,施青白釉,胎釉结合较好。

宋白釉瓷粉盒(图18)高5.7厘米,口径10厘米,底径7厘米。扁圆形,盒盖呈隆起状并饰有一道弦纹,盒盖与盒身子母口契合,盒身内堆塑莲藕荷叶,高圈足略微向外撇。通体施白釉,胎釉结合紧密。

宋景德镇窑青白釉粉盒(图19)高4厘米,口径9厘米,底径4.3厘米。扁圆形,盒盖略微隆起,子母口,圈足,素面。通体施青白色釉,胎釉结合良好。

宋炝金 银黑漆粉盒(图20)高2.8厘米,口径6.8厘米,底径4.6厘米。

宋如意纹银粉盒(图21)高3厘米,口径8.9厘米。扁圆形,子母口扣合,器盖顶部略微隆起,满刻如意纹,平底,微残。

这批相继出土的粉盒得以让我们近距离感官到了粉盒在造型、纹饰及胎釉上的特征,总体归纳为扁圆形,由盒盖与盒身两部分组成并以子母口相契合,盒盖多刻划菊花、牡丹、龙纹等富有吉祥寓意的动植物纹饰,盒身偶有刻划菊瓣、瓜棱纹者,胎釉结合较好。 宋婺州窑、龙泉窑、景德镇窑瓷粉盒对比

瓷业工艺在唐宋时期达到了顶峰。唐代所生产的粉盒以圆形较为常见,通体施青、白釉,装饰一般较为简朴,多为素面无纹。到了宋代,随着商品经济的进一步发展,甚至还出现了专门生产青瓷粉盒的私家作坊,粉盒也就是从这一时期定型了。此一时期的婺州窑青瓷粉盒从造型、纹饰、胎釉的表现手法上都好过前朝。与前朝单一的几何形不同,此时已有各类仿生的馒头形、瓜果形、鸟兽形、花瓣形及丰富的多边形、双联盒、三联盒等,盒盖顶部亦有加塑纽扣形、瓜蒂形、石榴花形等,另有平底卧足、高足矮足不等,有些粉盒如果打开盒盖,其内更是别有洞天,有的盒内会堆塑出几片荷叶造型的小碟,间有枝干和莲花点缀,尤为精巧可爱,人们借物寄思的心愿更是胜于以往达到了高潮,器物表面的纹饰多采用竹刀手工刻划技法、模印技法、捏堆塑等技法,纹饰因此表现得铿锵有力,张弛有度,更为多样和立体,胎、釉的提炼烧制也更精细化了,釉面更加的紧致青亮许多。除当时名声显赫的婺州窑外,此一时期与之相邻的后起之秀景德镇窑及龙泉窑均在青瓷粉盒的烧造上也同样颇具规模。龙泉窑生产的青瓷粉盒,较唐代粉盒的素面装饰工艺有明显的进步,特别是在粉盒盖面上广泛采用刻绘花卉纹的纹饰,风靡各地,风格粗犷豪放,剔刻刀法劲道有力;景德镇窑生产的青瓷粉盒早期继承了唐代圆形粉盒的特点外,还在盖面上增刻了花卉纹进行装饰,中期随着模印技术的越加成熟,出现了盖面印花装饰的圆形粉盒,之后又从圆形粉盒演变成菊瓣形印花装饰,其外形大体呈圆形,只是盒身和盒盖边缘呈菊瓣状,一周菊瓣均匀分等。

从以上三个窑址烧造出来的粉盒可以看出各窑口产出粉盒在造型和纹饰上近乎一致,大同小异,盒盖表面都刻划或模印堆塑有动植物纹,仅仅胎质及釉面表现存在不同,因为产自不同的地区的土壤所含微量元素成分也不尽相同。婺州青瓷粉盒由于受金华当地酸性红土壤影响,胎质大多偏向于砖红色,龙泉窑胎质偏灰白或深灰色,景德镇窑胎质则偏白。釉面也能感觉出不同之处,婺州窑釉面较稀薄,施青、黄、褐色釉居多,露胎处通常刷饰一层化妆土,龙泉窑则釉层较厚,施青色或黄色釉居多,由于釉层厚,表面通常会散发出一种莹润厚重的玉质感光泽,景德镇窑则表现出薄胎亮釉的质感,类似玉,施青白釉。不论胎釉有何不同,但造型、纹饰还是相类似的,表明在当时,婺州窑产品已经辐射影响到了周边的不同窑系,后期的两个窑址深受婺州窑产品的影响,为满足各自地域人们的需要,经借鉴推广,创新烧造而成。所以说,各窑系之间不是相互封闭不交流的,而是相互借鉴相互融合的,存在着一种区域文化交流间的传播交织网,这一时期的青瓷粉盒也就是最直观的印证物之一了。

宋以后,随着印泥出现,粉盒又被文人墨客们所喜爱,于是除了早期专为女性爱美独享的私密物兼有了印泥盒的功能,浸淫了文人气息,多了案头的摆设,自然也变得更为雅致了起来。而后宋元交替时期,由于龙泉窑、景德镇窑的异军突起,婺州窑就此衰败退出了历史的舞台,就再也看不见它的身影了,婺州古瓷中的粉盒虽然只是昙花一现流传的跨度时间不长,但时代赋予它深厚的文化积淀和承上启下精湛的制作技艺,在青瓷粉盒发展中值得珍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