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祥:桂林博物馆藏明青花龙凤纹梅瓶

Bring Prosperity: The Blue and White Plum Vase with the Dragon and Phoenix Designs Collected in Guilin Museum

Collections - - CONTENTS - /周华

瓷韵

梅瓶作为一种具有储酒实用、陈设装饰等多重用途的器物,始见于唐代,宋代已很流行,元明清时期随着景德镇青花瓷的大量烧造而日趋风行。桂林博物馆收藏有各类梅瓶300余件,其中明代瓷梅瓶249件,如此数量众多、品种丰富的明代梅瓶集中收藏于一个博物馆,全国范围内绝无仅有,被专家学者誉为“藏华夏陶瓷瑰宝,集明代梅瓶之最。”“梅瓶之乡,桂林一绝。”在桂林馆藏的瓷梅瓶中,绝大部分为青花,还有白釉、哥釉、哥釉青花、哥釉堆粉赭彩、哥釉青花堆粉赭彩、哥釉五彩、蓝釉白花、酱釉白花、孔雀蓝黑花、珐华彩、黄釉、绿釉计13个品种。青花的纹饰纷繁多样,可分为龙凤纹、花鸟鱼禽纹、人物纹三大类。

龙凤纹是桂林馆藏青花梅瓶中最常见的题材,共有142件之多,占青花梅瓶总数的60%以上,烧造的时间为嘉靖、万历、天启和崇祯三个时期,可细分为龙纹、凤纹及龙凤纹三大类。

龙纹梅瓶

龙纹是古陶瓷常见的图案之一。早在龙山文化陶盘上就见有蟠龙纹的装饰,当时可能是氏族、部落的标志,与氏族图腾崇拜有关。此后龙纹装饰逐渐增多,在二里头文化早期(夏文化)陶器上,有浅刻的龙纹;商代和西周时期流行夔纹;战国时期彩绘陶上出现龙凤纹和蟠虺纹;汉代彩绘陶壶上多见龙、虎、朱雀相逐于流 云间的纹样;南朝晚期至唐代浙江地区青瓷上以塑贴、刻划手法表现行龙;宋代,龙纹形象已基本成定式,大体为身作蛇形,身至尾渐细,四肢有羽毛,趾有三、四、五不等,龙首有角、发须等;明清时期成为较固定的“三停九似”模式。自首至项、自项至腹、自腹至尾,为三停(三曲折);九似为角似鹿,头似驼,眼似兔,项似蛇,腹似蜃,鳞似鲤,爪似鹰,掌似虎,耳似牛。

桂林馆藏梅瓶瓷画中龙的造型千变万化,有立龙、团龙、行龙、应龙(翼龙)、赶珠龙、抢珠龙、云龙、海水龙、香草龙、莲池龙等。

明嘉靖青花双龙戏珠高腰带盖梅瓶(图1):高37.5厘米、口径7厘米、底径12.3厘米、腹围57.5厘米。该瓶造型别致。盖呈笠形,宝珠钮,广口,短直颈,丰肩圆腹,高腰粗长胫,至底稍外撇,矮圈足。通体绘青花纹饰,以弦纹分隔为六层:盖钮顶部满绘青花,盖面绘蕉叶纹,颈部绘卷草纹,肩部为如意云肩纹,胫部绘蕉叶纹,腹部主题纹饰为双龙戏珠。两五爪龙昂首曲体,呈一升一降姿态于云海间相对戏珠。瓷质细腻,青花蓝中泛紫。该瓶于1983年5月20日出自桂林尧山明代靖江温裕王朱履焘夫妇合葬墓。此瓶出土时内尚有滋补药酒,酒中浸泡着三只未长毛的乳鼠和滋补中药材若干。朱履焘,康僖王庶长子,明隆庆六年(1572年)七月生,万历十三年(1585年)袭封,万历二十年薨,谥温裕。

明嘉靖青花应龙赶珠纹敛腰梅瓶一对(图 2):通高29.5厘米、口径4.6厘米、底径9.1厘米、腹围46.9厘米。二瓶造型典雅。铃铛盖,宝珠钮,盘口,短颈,丰肩,圆腹敛收,内敛圈足。通体绘青花纹饰,以弦纹分隔为六层:盖面绘杂宝纹,盖壁一绘杂宝纹,一绘折枝兰草纹;颈部绘蕉叶纹;肩部绘鳞波锦地三开光,开光内饰折枝花果纹;胫部绘海马山石;腹部主题纹饰为应龙赶珠。两龙昂首张口,展翅穿行于云海中追逐前方的火珠。釉色沉稳,青花蓝中泛灰。

明万历青花“明万历年造”款双龙戏珠梅瓶(图3-1):高52厘米、口径6.1厘米、底径15厘米、腹围61.3厘米。该瓶造型挺拔高挑。钵形盖,盖内有止口。直口,直颈,硬折肩,瘦长腹渐收,胫至足稍外扬,平底。通体绘青花纹饰,以弦纹分隔为六层:盖顶青花楷书“明万历年造”,盖壁绘青花折枝花朵纹,颈部绘覆蕉叶纹,肩部绘璎珞纹,胫部绘江山祥云纹,腹部主题图案为双龙戏珠图(图3-2)。双龙呈游龙状,曲颈展尾,一上一下,争抢宝珠。质地细润,青花艳丽,釉略泛青。此瓶1998年出土于桂林市建干路靖江王宗室墓。

明万历青花应龙赶珠纹细腰梅瓶(图4):高33厘米、口径5.2厘米、底径9.5厘米、腹围45厘米。造型别致。盘口,颈略束,丰肩圆腹,细腰,胫部外扬,圈足。整器绘青花纹饰,以弦纹分隔为四层:颈部绘蕉叶纹,肩部绘贯套如意纹,胫部绘海水山石纹,腹部主题图案为双龙赶珠图。图中波涛汹涌,两应龙曲体呈上升状

展翅飞行于祥云中,相向追逐宝珠。瓷质细腻,釉色沉稳。

明万历青花双龙赶珠纹梅瓶(图5):高32厘米、口径5.2厘米、底径11厘米、腹围50厘米。造型古朴庄重。笠形盖,宝珠钮;盘口,颈略长,内收外扩;丰肩圆腹,胫部粗大,腹以下至足渐收,圈足。通体绘青花纹饰,以弦纹分隔为六层:盖钮顶部满绘青花;盖面绘花朵纹;颈部绘蕉叶纹;肩部绘“”字锦地四开光,开光内绘花果纹;胫部绘变形莲瓣纹;腹部主题图案绘青花双龙赶珠图。两龙一升一降,瞪目咧嘴,威风雄武,每龙前各有一火珠,画法夸张,图中焰云缭绕,海波翻卷,构图严谨,线条流畅。该瓶是1983年5月20日于桂林尧山明代靖江温裕王朱履焘夫妇合葬墓出土。

明万历青花双龙抢珠纹梅瓶一对(图6):高27厘米、口径5厘米、底径9.5厘米、腹围45.5厘米。两瓶造型秀雅,瓷质洁白细腻。整器绘青花纹饰,共有四层,但仅在颈肩部用弦纹分隔。颈部绘青花蕉叶纹;肩部绘青花如意云肩一周;胫部绘海波纹,浪花飞溅;腹部主题图案绘青花双龙戏珠图。双龙昂首曲体,呈一升一降姿态于相对戏珠,间以壬字云纹和火焰纹点缀,龙身纤细遒劲。两瓶系1975年9月10日出自桂林北郊明代名臣吕调阳墓。吕调阳,字和卿,号豫所,谥文简。广西桂林人。明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廷试一甲第二名,授翰林院编修,后 历任国子监祭酒、礼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吏部尚书等。留京近30年,经嘉靖、隆庆、万历三朝,深得三帝重用。万历六年告病还乡,八年底(1580年)逝于桂林,万历帝赐厚葬。赠太保,谥文简。

明天启青花双龙抢珠纹长颈梅瓶(图7):高28.5厘米、口径6厘米、底径9厘米、腹围46厘米。该瓶造型秀美。盘口长颈,溜肩,圆腹,腹以下渐收,圈足。整器绘青花纹饰,以弦纹分隔为四层:颈部绘蕉叶纹;肩部绘贯套云肩纹,云肩内开光绘花朵纹;胫部绘变形莲瓣纹;腹部主题纹饰为双龙赶珠图。图中祥云缭绕,海水如烟,双龙呈升降式,龙身细长,四肢伸展,一昂首曲体,一屈首回望,相对抢珠。瓷质细润,青花发色蓝中泛紫。

明崇祯青花双龙抢珠纹梅瓶(图8):高41.5厘米、口径5.5厘米、底径13.7厘米、腹围63厘米。两瓶器形高大,造型庄重挺拔。盘口,束颈,丰肩,圆腹渐收,足部稍外扬,圆足。通体绘青花纹饰,以弦纹分隔为四层:颈部绘蕉叶纹;肩部绘“”字锦地四如意形开光,开光内绘折枝花果;胫部绘青花海马穿云图,间以壬字祥云点缀;腹部主题图案为双龙戏珠图。图中双龙一升一降,龙身粗壮,四肢伸展,五爪箕张,踏浪穿云,争抢宝珠。青花发色深浓。

明崇祯青花双龙抢珠纹梅瓶(图9):高 27.5厘米、口径4.7厘米、底径9.2厘米、 腹围47厘米。该瓶造型稳重。盘口,颈细,丰肩圆腹,腹下部至底渐收敛,圈足。通体用铁线描笔法绘青花纹饰,以弦纹分隔为四层:颈部绘蕉叶纹;肩部绘“”字锦地四开光,开光内绘花果纹;胫部绘海水祥云纹;腹部主题图案为双龙抢珠图。双龙龙头硕大,龙身细小,仅二前肢,卷草尾,展爪曲体争抢宝珠,间以祥云纹点缀。

凤纹梅瓶

凤凰纹样是古陶瓷常见图案之一。自古以来凤凰就成为中华民族文化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新石器时代某些文化遗存陶器上出现的不可称名的鸟纹很可能即是当时观念中的“凤之象”。战国及秦汉时期,陶瓷器及建筑用陶瓦当上多出现夔凤纹和朱雀纹,此时凤的形象趋于明确;唐代凤的形象与高冠长尾的孔雀差别不大,唐长沙窑青釉注子上彩绘的展翅之凤,侧题有“飞凤”二字;到宋代时,凤形成了基本固定的造型,“首似锦鸡,冠似如意,头如藤云,翅似仙鹤”,“眼长,腿长,尾长”是凤的基本特征。与龙一样,凤在演变过程中逐渐被人性化,凤代表后妃,亦代表女性。桂林馆藏梅瓶瓷画上凤纹形式多样,有立凤、团凤、穿云凤、穿花凤、香草凤等。

明嘉靖青花双凤穿莲高腰带盖梅瓶(图

10):高37厘米、口径7厘米、底径12.2厘米、腹围57.5厘米。该瓶造型别致。盖呈笠形,宝珠钮,广口,短直颈,丰肩圆腹,高腰粗长胫,至底稍外撇,矮圈足。通体绘青花纹饰,以弦纹分隔为六层:盖钮顶部满绘青花,盖面绘覆蕉叶纹;颈部绘卷草纹;肩部绘云肩如意纹;胫部绘青花仰蕉叶纹;腹部主题图案绘双凤穿云图。图中双凤穿行于缠枝莲花中,一升一降,一凤尾呈飘带状,一凤尾呈卷曲状。该瓶为1980年9月26日桂林尧山明代靖江康熹王朱任昌次妃赵氏墓出土。赵氏,温裕王朱履焘生母。因康僖王正妃未生育嫡子,赵氏子朱履焘承袭王爵。万历十三年(1585年)朱履焘被册封为靖江王,万历十八年八月二十日,赵氏被敕封为靖江康僖王次妃,万历二十一年闰十一月卒。

明嘉靖青花卷草双凤直颈带盖梅瓶(图11):高30厘米、口径4.2厘米、底径4.8厘米、腹围52.5厘米。该瓶造型稳重。小盘口,直颈,宽硬折肩,圆腹渐收,胫略直,圈足。通体绘青花纹饰,以弦纹分隔为七层:盖钮绘花朵纹,盖顶绘花朵及蜂纹,盖壁绘折枝花果和杂宝纹;颈部绘蕉叶纹;肩部绘如意卷草纹;胫部绘海马山石纹,腹部主题图案绘双凤穿云图。图中双凤精神抖擞,卷尾飞翔,山石旁长满灵芝仙草,以壬字云纹及火云纹点缀。釉色略灰,青花深沉淡雅。

明嘉靖青花双凤穿莲带盖梅瓶(图12):高26.5厘米、口径4厘米、底径8.6厘米、腹围39厘米。该瓶造型秀美。铃铛盖,宝珠形钮。小盘口,束颈,圆肩,收腹束腰,胫部外扬呈凤尾形,内敛圈足。通体饰青花纹饰,以弦纹分隔为八层:盖钮顶部满绘青花,盖面随意装饰,盖壁绘三朵“壬”字形祥云;颈部绘朵云;肩部饰如意云头;腰部饰方胜;胫部绘十字形云纹。腹部主题纹饰为双凤穿莲,造型简洁生动。胎色灰黄,釉色略透青,釉面有开片,青花略有晕散。

明万历青花双凤穿云梅瓶(图13):高32厘米、口径5厘米、底径10厘米、腹围50.5厘米。该瓶造型古朴庄重。盘口颈细,丰肩圆腹,腹至胫渐收,圈足。整器绘青花纹饰,用弦纹分隔为四层:颈部绘青花蕉叶纹;肩部绘青花“”字锦地四开光,开光内各绘一折枝花果;胫部绘青 花变形莲瓣纹;腹部主题图案绘双凤穿云图。两香草凤细颈长尾,双翅舒展,一凤自上而上,一凤自下而上,在祥云火焰中上下穿飞。下腹绘瓜果、花草、杂宝、山石、海水波浪等纹饰。其间海浪翻滚,山石高耸,取“江山太平”之意。瓷质细腻,釉色莹润,青花发色蓝中泛紫。

明万历青花双凤穿菊梅瓶(图14):高25.6厘米、口径4.2厘米、底径10厘米、腹围49厘米。该瓶造型典雅。小盘口,束颈丰肩,圆鼓腹,敛腰,胫至足略外撇,内敛式浅圈足。整器绘青花纹饰,以弦纹分隔为六层:颈部绘蕉叶纹;肩部以两组纹饰装饰,近颈部微凸起,以留白手法绘卷草纹,外又饰一圈青花如意垂云纹;腰部以三组如意形缠枝花朵装饰;胫部绘两海马扬蹄奔驰,间以海浪、山崖、云纹和火焰纹点缀;腹部主题纹饰为双凤穿花。两飞凤翻飞穿越于缠枝菊花中,一凤展翅舒尾,一凤凤尾缠绕成剪刀状,神态潇洒自如。瓷质细腻,釉面光洁、莹润,青花发色深沉稳定,呈灰蓝色。

明万历青花双凤穿云梅瓶(图15):高25.9厘米、口径5.1厘米、底径9.6厘米、腹围47厘米。该瓶造型端庄。盘口,束颈,硬折肩,长腹,腹下部渐收,矮圈足。整器绘青花纹饰,以弦纹分为四层:颈部绘蕉叶纹;肩部绘“”字锦地四开光,开光内各绘一折枝花;胫部绘海水山石纹,江崖高耸,两海马扬蹄飞奔,取意“江山太平”;腹部主题图案绘双凤穿云图。图中双凤展翅,尾羽相交,呈剪刀状,由上自下,在祥云中飞舞,间以焰云、山石、海水波浪纹点缀。瓷质细腻,釉色莹润,青花色调蓝中泛紫。

明万历青花双凤穿云梅瓶(图16):高26.7厘米、口径6.6厘米、底径10厘米、腹围50厘米。该瓶造型朴实敦厚。笠形盖,小圆钮;盘口粗颈,丰肩圆腹,腹以下至足渐收,矮圈足。通体以青花为饰,以弦纹分隔为六层:盖钮顶部满绘青花,盖面绘如意云纹;颈部绘青花蕉叶纹;肩部绘青花“”字锦地开光,圆形开光内绘菊花纹及梅花纹;胫部绘青花变形莲瓣纹;腹部主题图案绘青花双凤穿云图。图中双凤同一方向成追赶状,展翅扬尾,每凤前方有祥云一组,另有部分火焰纹及祥云点缀,图下部为山石海浪纹,波涛翻滚,浪扑礁石。

明万历青花“玉堂佳器”款双凤穿云梅瓶(图17):高25.5厘米、口径6厘米、底径10厘米、腹围47厘米。该瓶造型端庄。盘口束颈,丰肩直腹,腹以下渐敛,圈足。整器绘青花纹饰,以弦纹分为四层:颈部绘青花蕉叶纹;肩部绘“”字锦地四开光,开光内篆书“玉堂佳器”四字;胫部绘青花海马纹,二海马昂首扬蹄,飞腾于海水山石间;腹部主题纹饰绘双凤展翅舒尾飞翔,一凤回首,一凤低头,空白处绘十字云纹和如意云纹,下腹双凤间,绘两座云雾缭绕的峰峦。釉面光润亮泽,青料发色蓝中泛紫。

明天启青花双凤穿云梅瓶(图18):高32厘米、口径5厘米、底径10.5厘米、腹围52厘米。该瓶造型庄重古朴。盘口束颈,丰肩深腹,腹以下略收,至底稍外撇,圈足。整器绘青花纹饰,用弦纹分隔为五层:颈部绘蕉叶纹;肩部绘万“”字锦地二开光,开光内饰折枝花果;腹部主题图案绘双凤穿云图,双凤展翅舒尾高飞,飘然自在,间以壬字祥云、火焰和杂宝点缀;下腹部绘一周变形莲瓣纹;胫部绘倒蕉叶纹。瓷质细腻,釉白莹润,青花发色稳定,呈灰蓝色。

龙凤纹梅瓶

龙凤纹是瓷器装饰的典型纹样之一,描绘龙与凤相对飞舞的画面。龙为鳞虫之长,凤为百鸟之王,龙凤相配更呈吉祥,习称“龙凤呈祥纹”。宋代耀州窑为宫廷烧制的青釉盘、碗上,有刻划龙凤对舞的纹饰。元代磁州窑有在罐腹两面开光内分别绘龙、凤纹。明、清两代宫廷用 瓷上,青花、釉里红、五彩、斗彩龙凤纹饰尤为多见。常见的纹样中描绘龙与凤相对飞舞的场面,其中既有威武凛凛的龙纹,又有吉祥美丽的凤纹,与中国传统龙、凤纹饰一脉相承,将龙与凤这两个中华民族的象征有机地融合起来,取龙凤呈祥之意,表达了人们对美满幸福的向往与追求。馆藏梅瓶中有龙凤赶珠和龙凤穿云两种。

明万历青花龙凤穿云梅瓶(图19):高30.5厘米、口径5.3厘米、底径10.5厘米、腹围49.5厘米。该器造型庄重古朴。盘口,束颈,圆肩,直长腹,腹以下渐收,圈足。整器绘青花纹饰,以弦纹分为四层:颈部为蕉叶纹;肩部为“”字锦地四开光,开光内均饰折枝花;胫部两海马扬蹄飞驰,江芽高耸,海浪拍空;腹部主题纹饰为龙凤穿云纹。图中一龙一凤遥相呼应,乘风穿云。苍龙弓身曲颈,龙头硕大,龙身细长,略显老态。凤则鸡头细颈,尾羽舒展并呈香草状,神态安详。胎色灰白,瓷质细腻,釉面滋润,青花发色稳定。

明万历青花“日”字款龙凤赶珠梅瓶(图20):高31厘米、口径5.4厘米、底径 10.5厘米、腹围50厘米。该器造型庄重古朴。盘口,束颈,圆肩,直长腹,腹以下渐收,圈足。整器绘青花纹饰,以弦纹分为四层:颈部绘蕉叶纹;肩部饰“”字锦地四开光,开光内各饰一枝石榴;胫部绘海马、石山及火焰云纹;腹部主体纹饰绘团龙戏珠和丹凤朝阳图案。图中海水山石之上团龙昂首探爪,独戏宝珠,丹凤则凌空展翅,穿云追日,其中太阳图案中写有一“日”字。青花发色浓艳鲜丽。

明天启青花龙凤呈祥梅瓶(图21):高29.5厘米、口径6厘米、底径8厘米、腹围47.5厘米。该瓶造型秀美。盘口长颈,溜肩,圆腹,腹以下渐收,圈足。整器绘青花纹饰,以弦纹分隔为四层:颈部绘蕉叶纹;肩部绘青花万“”字锦地如意云肩纹,每个云肩如意又有灵芝纹及贯套卷草纹相隔,云肩中绘万寿纹、法轮纹;胫部绘变形莲瓣纹;腹部主题图案为龙凤呈祥图。图中骄龙昂首奋须,舞爪摆尾,气势非凡;凤凰则上下翻飞,展翅飘羽,与骄龙遥相呼应;配以火球、龙珠、如意祥云及海波等纹饰。釉色莹润,青花鲜艳。

自唐朝始龙纹与皇权有了密切联系。元、明、清三代,朝廷对龙纹烧作、使用都有严密规定,龙纹更成为皇权象征。明洪武二十六年(1393年)朝廷颁布了器用之禁,《大明会典》二十六卷:“规定:凡器皿并不许用朱红、描金、雕琢龙凤文。”龙凤纹被禁止在民间使用。故此,明早中期民窑瓷器上不见龙凤纹。明代晚期随着资本主义的萌芽,朝廷统治逐渐衰弱,龙凤纹大量在民窑制品上出现。桂林馆收藏的青花龙凤纹梅瓶就集中展示了民窑的这一巨大变化。这批梅瓶除少数有可能是“官搭民烧”的产品外,绝大多数都是民窑制品,涵盖了嘉靖、万历、天启、崇祯四个历史时期,具有纹样精美、时代气息强烈的特点,在绘画工艺上,线条流畅而又不失细腻之感;在纹样构图上,满密而不乱且富于变化,基本上包含了那个时代民窑流行的各式龙凤纹,集中展示了民窑冲破禁令后在图案装饰上的巨大变化,处处洋溢着冲破束缚后昂扬自如的气息。

“微信扫,更精彩”

瓶腹部青花双龙抢珠纹

[明]嘉靖青花双凤穿莲高腰带盖梅瓶 高37厘米

[明]天启瓶腹部青花龙凤呈祥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