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像画的奥斯卡之争——BP肖像画大奖赛

Competition of Oscar of Portraits: BP Portrait Competition

Collections - - CONTENTS - /张鸿宾

有人戏言:“没参加过BP肖像画大奖赛,怎么还好意思说自己是肖像画家?”的确,当下欧美艺术家见面时的问候语似乎也已变成了——“今年参加BP了吗?”英国国家肖像画廊前馆长桑迪·奈恩与彼得·马瑟合著的《500肖像:BP肖像奖》一书中指出:在过去的四分之一世纪里,有超过500位全球最为活跃的艺术家参加了BP肖像竞赛选拔。

由伦敦国家肖像画廊(又称“英国国家肖像馆”)主办的“BP肖像画大奖赛”是全球最负盛名的肖像绘画竞赛,在业界素有“肖像画的奥斯卡”之称(英国《星期日邮报》)。BP肖像画大奖赛在伦敦国家肖像画廊举办了39届,自1990年以来BP公司开始赞助该大奖赛,迄今已经是第29届。BP肖像画大奖赛奖金总额高达7.4万英镑(约合80万元人民币)。多年来,全球100多个国家的4万多位艺术家参加了该竞赛。自举办以来,已有超过600万人观看了BP肖像画大奖赛,是世界肖像画领域当之无愧的无冕之王。

BP肖像画大奖赛是国际肖像画的风向标,同时也是当代肖像艺术观念与技法实践最好的展示平台,它再现了当代肖像实践的各种技法,包括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风格。从完美无瑕的超写实主义到强烈的表现主义,通过每年BP大奖赛入围、获奖的作品,可以窥视当代肖像画整体水准、艺术家的追求、评审的品位、风格趋势等诸多平常不为人们察觉的细微信息。每年BP肖像画大奖赛也成为世界各国肖像画家展示技艺、交流切磋的舞台。

随着当代肖像定义边界的延展,人们开始质疑:为什么饱受诟病的照片写实作品总是主导BP肖像奖的风格趋势?其实,综观BP肖像奖39届的所有一等奖作品,只有2015年和2018年的作品算得上超写实绘画,仅占作品总数的6.8%,上述指责严重缺乏事实依据。

近几年来一个可喜的现象是,BP肖像画竞赛在写实风格当代性探索方面,越来越显示出与时俱进的大胆尝试迹象,肖像画在时代进程中的内核与形式出现了多样化、多维度的显著变化。2018年的二等奖和青年奖就显示出这种明显的变化倾向,不仅挑战了传统意义肖像画的定义与边界,而且还引起了不小的争议。如今年二等奖获得者、美国艺术家费利西亚·福尔特的作品,因用颠覆传统肖像画定义的手法描绘了她沉睡的男友马修,而被指责作品缺乏肖像画最基本的要求,即缺乏可识别的面部特征,引起了广泛的争议。

另外两件作品也是将肖像概括成一个人的特征,用一系列图形来扩展肖像画的概念。这些极为大胆的尝试无疑是对传统肖像画定义进行了挑战。正是因为BP肖像画竞赛专注于不断演变的肖像画定义变化,当代肖像画才能够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丰富多彩、风格迥异。

BP肖像画竞赛的意义在于,它向人们提出来了“肖像画当代存在的意义和价值是什么”“在新的历史条件下肖像画的边界与定义是什么”等引人思考的问题,也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了肖像画并非一种过时的艺术类型。

一年一度的BP肖像画大奖赛当下已成为世界各国艺术家趋之若鹜的活动。BP奖不仅是对艺术家国际学术地位与价值的认可,同时也为获奖艺术家带来更多的社会资源与商业利益。在BP奖获奖名单中,你会发现艺术家当中参加两次以上的不计其数,入围五六次以上的艺术家也不在少数。如艺术家本杰明·沙利文在参加并入围13次BP肖像画竞赛后,2017年凭借《臀位》一举赢得了BP肖像奖一等奖。2018年BP肖像奖一等奖桂冠被来自西班牙的女艺术家米里亚姆·埃斯科菲特摘得,这是她第5次问津BP肖像奖(前4次与一等奖无缘)。还有1994年BP肖像奖一等奖获得者、威尔士画家彼特·爱德华,他曾6次入围肖像奖(3次获奖),第6次凭借《一个模特儿艺术家的肖像》斩获一等奖。迈克尔加斯凯尔曾6次入选国家肖像画廊的BP肖像奖,并在2003年、2009年和2010年3次获得二等奖。

参加BP这种级别竞赛的艺术家,如果只是把注意力简单地放在绘画技法的表现上,忽略作品整体气氛、节奏、结构、张力的把握,漠视与模特之间的互动、情感交流的话,再“炫”的技法也无法打动评委,更没有可能入选和获 奖。一幅优秀的肖像画作品应该是那种蕴藏着丰富内涵、巨大信息量、可以引起情感共鸣的作品。

从历届BP竞赛获奖作品来看,几乎每一幅作品的后面都会有一个令人动容的故事。用作品讲故事,而且故事讲得精彩,应该是BP竞赛获奖的第一要素。

历史故事

2015年BP竞赛一等奖获得者是以色列画家马当·本-克南。作品《安娜贝尔和盖伊》主人公是他的朋友盖伊和继女安娜贝尔,画面背景是以色列耶斯列山谷。如果没有背景的介绍,无论如何也看不出作品有何独特之处。

作品的灵感来自于《旧约》:耶弗坦向耶和华许愿说,“你若将亚扪人交在我手中,我从亚扪人那里平平安安回来的时候,无论什么人先从我家门出来迎接我,就必归你,我也必将他献上为燔祭。”当耶弗坦回到自己家时,出来迎接他的是其独生女。耶弗坦看见她说:“哀哉!我的女儿啊,你使我甚是愁苦,叫我作难了;因为我已经向耶和华开口许愿,不能挽回。”为了坚守誓言,耶弗坦牺牲了自己的女儿。

评委们在评论该作品时说道:“评委们对这部新现实主义画作引人入胜的故事以及围绕它的令人不安的气氛感到震惊。这幅画的设置以及对强光和深影的处理令人钦佩。”

马当·本-克南对《圣经》故事的改造是不同寻常的,作品以当代语境再现了历史场景,让人们对誓言与情感冲突在经过漫长岁月的变迁中展开深入的反思,而画面中的两个人和狗让寓意巧妙地贯通起来,从而使当代肖像作品充斥着人生哲理的思考。

情感故事

2017年BP竞赛一等奖获得者是英国年青轻画家苏利文的作品《臀位》。作品中艺术家的妻子弗吉尼亚正在目不转睛地看着八个月大的女儿伊迪丝哺乳的场景。

“臀位难产”是医学专用名词,指孕妇异常的胎位,占足月分娩总数的3%~4%。对于年轻夫妻来说,第一个孩子的来临就遇到了臀位 难产,给他们的生活造成了极大的困惑。当生活恢复平静之后,画家用这幅画作来庆祝新的爱进入了他们的生活。孩子的到来使他们的生活永远改变了,这个家庭从此有了无限幸福的理由,感情的纽带因为孩子而更加紧密。评委对此画所表达出来的类似圣母子一样母女间的温柔和亲密感表示赞赏。

死亡故事

2010年BP竞赛一等奖获得者是英国画家达芙妮·托德(皇家肖像画家协会第一位女性主席)凭借《母亲的最后肖像》赢得BP肖像奖竞赛一等奖。

达芙妮·托德在母亲生命的最后14年里一直与她生活在一起,并在母亲去世前为她庆祝了100岁生日。达芙妮·托德多年来多次为她母亲画画,在母亲去世前,母亲允许她创作一幅被她本人称之为“死亡之画”的肖像。达芙妮·托德其实是以母亲死后的形象作为模特的,为此,她在殡仪馆冷藏室里呆了三天。这意味着她必须在母亲的身体开始变化前结束创作。这幅作品中揭示了受骨质疏松症影响而变得有些扭曲的身体,胃里充满了气体而变成了绿色,她的皮肤变得有些透明。

写实绘画往往是相当残酷的,因为它不加任何掩饰地再现了死亡的恐惧,然而,艺术家恰恰怀着崇敬与缅怀的心情创作了这幅作品,而使死亡中蕴藏着无尽的爱。人们表达爱的方式多种多样,而为母亲绘制“死亡肖像”其实是最为特殊的一种,大概正是这种极其特殊的方式使达芙妮·托德的作品与众不同。

BP肖像画大奖赛采用的淘汰制不输体育竞技项目,第一轮的淘汰率高达80%,最终获奖概率仅为2%。倘若你是怀着投机和撞大运的心态来参加这个竞赛的,那么,失望是在所难免的。据大奖赛主席、国家肖像画廊总监尼古拉斯·卡利南博士介绍:2018年共有来自88个国家的2667位艺术家参加了该大奖赛,入选艺术家48位(英国参赛作品25,国际参赛作品23),“BP肖像奖是来自世界各地不同年龄艺术家的当代彩绘肖像年度庆典。评委们匿名选出他们认为的杰出肖像,通过生动的辩论和讨论,权衡技术、肖像、叙事、结构和作品的整体影响。”

朱同尧 《Simone》油画 2018英国BP肖像大奖赛三等奖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