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光二十九年大运瓷器的烧造

道光二十九年大运瓷器的烧造

Collections - - CONTENTS - /奚文骏

导语:本文分析了清代大运瓷器的烧造情况和奏销制度,首次完整建立了道光二十九年大运瓷器的名物对应关系,使清宫档案所载器物得以实物还原。

清代大运瓷器烧造的基本情况及奏销制度

大运瓷器是清代景德镇御窑厂烧造御用瓷器的一种主要形式,一般烧造数量较大,烧造品种较为齐全,按年解运到京备用,并按年奏销费用。在近期的“金丝铁线——故宫博物院哥窑瓷器展”中,相关材料则将大运瓷器解释为“大批运输的瓷器”,也是直接明了,切中关键。

按照这一概念的理解,清代御窑大运瓷器的烧造应始于康熙二十年,即后来所谓的臧窑。据雍正十年《江西通志》载:“康熙十九年九月内,奉旨烧造御器。差广储司郎中徐廷弼、主事李延禧、工部虞衡司郎中臧应选、笔帖式车尔德于二十年二月内驻厂督造。每制成之器,实估价值,陆续进呈。”另据年希尧雍正五年三月的奏折:“臣查(康熙)十九年烧造瓷器,至二十五年工竣,已逾五载之久,而烧成瓷器共得一十五万二千余件。” (本文清宫档案均引自铁源、李国荣《清宫瓷器档案全集》,中国画报出版社,2008年)臧窑每年烧成瓷器应在3万件左右,陆续解京进呈,算是名副其实的“大运”了。臧窑之后,康熙一朝再无明确的大规模御窑烧造记载。直至雍正五年,始正式恢复景德镇御 窑厂的年例烧造,由年希尧任督陶官,是为年窑。唐英后来在《陶成纪事》中回忆:“每岁秋冬二季,雇觅船只夫役,解送圆琢器皿六百余箱。岁例盘、碗、盅、碟等上色圆器,由二三寸口面以及三四尺口面者一万六七千件。其选落之次色尚有六七万件不等,一并装桶解京赏用。其瓶、罍、尊、彝等上色琢器,由三四寸高以及三四尺高大者,亦岁例二千余件。尚有选落次色二三千件不等,一并装桶解京,以备赏用。”这些数量庞大的解京瓷器中,绝大部分是大运瓷器,雍正时期大运瓷器的烧造及解运已经步入常态化。

但是直至乾隆初期,御窑厂瓷器烧造的奏销制度仍未形成常例。乾隆六年五月,皇帝在批复唐英的奏章中颇有责怪:“不但去年,数年以来所烧者远逊雍正年间所烧者。且汝从未奏销。旨到可将雍正十、十一、二、三等年所费几何、所得几何,乾隆元年至五年所费几何、所得几何一一查明,造册奏闻备查。”唐英虽然根据乾隆的旨意马上对相关年份的烧瓷用银情况予以奏报,然而直至乾隆十二年唐英编写的《制造瓷器则例章程》付诸实施,问题才得到根本解决。

据乾隆十七年二月和硕庄亲王奏折:“(乾隆)六年起至十一年分报销册档因《则例章程》 未定,该监督未行造报。自乾隆十二年十月内臣等奏准《则例章程》,饬令该监督始行分年造报六年、七年、八年、九年分用过钱粮数目册档。”而乾隆七年御窑厂瓷器烧造的奏销,最终在乾隆十五年才得以完成。至此,御窑厂瓷器烧造的奏销形成了常态化的制度和公文形式,每年随解京大运瓷器,督陶官向总管内务府奏报报销册档数本,总管内务府核准后予以报销,并奏报皇帝。这一奏销制度一直沿用至宣统三年。

虽然自乾隆七年以后御窑厂督陶官每年均有报销册档奏报,但目前大量档案已经遗失。从现存零星的档案分析,直至道光二十八年以前,基本遵循乾隆旧例,由督陶官开列清册5本(见《清宫瓷器档案全集·卷四》第229页乾隆二十年十一月唐英奏折、《清宫瓷器档案全集·卷三十二》第15页

道光二十三年二月督陶官普琳奏折),计有奏报每项瓷器详细成本的《瓷务钱粮册》2本(见《清宫

瓷器档案全集·卷三十一》第406页),亦称《工料细册》;奏报每年烧瓷总费用的《钱粮总册》1本,亦称《报销瓷务总册》;奏报次色圆琢器数量及变价情况的《次色变价册》1本;奏报次色娇黄瓷器的《次色娇黄册》1本。另有供皇帝御览的《呈样黄册》若干,由督陶官呈江西巡抚转为奏报。

道光时期大运瓷器烧造的名目件数

嘉庆是一位节俭的皇帝,对瓷器烧造的兴趣不大,自嘉庆十六年起,就停烧了大运瓷器。道光即位时,景德镇御窑厂已停烧大运瓷器将近十年。道光元年,随着宫廷用瓷更换年款的需要,大运瓷器又恢复了烧造,按照嘉庆四年的标准,每年用银以5000两为度。直至道光二十八年,始将每年制瓷用银减少为2000两,由此道光大运瓷器的数量大为减少,娇黄瓷器和御茶膳房等用瓷也不再单列,全部融入普通大运瓷器烧造和奏报。

道光一朝30年,几乎每年御窑厂烧造瓷器的数量都有记载。据清宫档案中所存总管内务府历年呈报督陶官报销瓷务费用情况的奏折统计,道光年间总共制坯大约51万件,其中烧坏破损大约10万件,解京的上色瓷器和次色娇黄瓷器大约16万件,

由上述统计可知,道光大运琢器自道光元年的37项、至二年的29项、至二十五年的14项、至二十九年的8项,其名目逐年递减情况是完全清晰的。而大运圆器则仅道光二十八年、二十九年有完整的名目清单。其中道光二十九年的《工料细册》,详细列举了8项大运琢器、49项大运圆器的 就地(景德镇)变卖的次色圆器和琢器大约25万件。这就是道光一朝景德镇御窑厂烧造大运和传办瓷器的总数量,其中绝大部分是大运瓷器。

我们虽然得见道光时期景德镇御窑厂每年烧造瓷器的总数,但遗存至今的完整的报销册档,仅见2份。一份是道光二十八年督陶官士魁呈进皇帝的《制造圆琢瓷器呈样黄册》,列举了大运琢器14项,大运圆器65项(道光二十七年尚有广储司瓷库札复九江关监督关于减成烧造瓷器事,实为道光二十八年烧造圆器的依据,清单内容相同)。道光皇帝在这份册档上勾除了16项圆器,并朱批:“勾除者十六项自本年永停烧造,此册发往九江关监督衙门作为交代。”另一份是道光二十九年大运和传办瓷器烧造的《工料细册》,共计大运琢器8项,大运圆器49项,实际即道光勾除14项大运圆器后的烧造情况,同时大运琢器也有所调整。 尺寸、烧造数量、烧造工序和成本,为道光大运瓷器的名物研究提供了重要的信息。

咸丰以后直至清朝覆灭,大运瓷器的烧造基本都是在道光二十九年的基础上做细微的调整。因此道光二十九年大运瓷器的名物研究,既是开启清晚期大运瓷器研究的钥匙,也是回溯研究道光乃至乾嘉大运瓷器的依据,其重要意义就不言而喻了。

道光二十九年大运瓷器的名物

由上节内容可知,道光二十九年共烧造大运琢器8项,大运圆器49项。由于琢器器型、品种颇具标识性,8项琢器的名物对应相对简单。而49项圆器要想根据名称一一指认实物,则颇为不易。

另有涉及大运瓷器部分名目的清单4份。第一份是《广储司瓷库知会九江关监督烧造道光二年大运瓷器事》,内将大运琢器减烧为29项100件,并将道光元年传办的御茶房、御膳房、寿康宫等用瓷按年随大运瓷器烧造。第二份是道光十年《广储司瓷库咨行九江关监督减烧五彩、改烧花样呈进事》,内列50种“大运瓷器内红地五彩艳色者”减成烧造,并增烧14种圆器。第三份是道光二十二年大运琢器和传办瓷器的《工料细册》,内计大运琢器29项(该《工料细册》中列31项,其中2项为斗彩半成品,实际品种计29项),名目同道光二年。最后一份是九江关监督图璧的《呈缴道光二十六年分大运内娇黄次色单》,内计大运并御茶膳房次色娇黄圆器51项。

这些档案是我们现在研究道光大运瓷器名目的主要依据:

本文主要依据道光二十九年《工料细册》中圆器的尺寸,并根据其名称所对应的品种、器型、纹样,对照传世实物进行排查,最终得以确定。其中青木樨花茶碗、青双龙茶碗分别各列2项,尺寸、工料实际完全相同。分列是由于其烧造任务来源不同,此类情况档案中较为常见。另紫龙小黄瓷碟和小紫龙瓷碟考证为同一种类器物,也属于不同来源,故本文实列圆器4 6种。另道光二十九年《工料细册》与道光二十八年《呈样黄册》相校对,霁红七寸盘为重复,应为洋彩八吉祥串花九寸盘,尺寸另参考同治四年《工料细册》。限于篇幅,具体名物的考证详见另文。

现将道光二十九年大运瓷器按琢器、圆器碗类、圆器盘类的名物对应关系,分列如下:

清代御窑厂制瓷场景,展出于首都博物馆“古代瓷器艺术精品展”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