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斗剧那么多,这才是清代皇后的真实生活

Despite So Many TV Dramas About Court Ladies, This Exhibition Reveals Their Real Life.

Collections - - CONTENTS - /黄辉

这个夏天,《延禧攻略》可谓一部现象级电视剧。随着这部剧的热播,越来越多人开始了解秦岚扮演的富察氏(剧中称“富察皇后”或“富察·容音”,下文统一称“孝贤皇后”,取其谥号“孝贤”),以及乾隆和她之间的爱情。乾隆与富察氏情深意笃,他一生写了4万多首诗,但写得最妙的还是悼念孝贤皇后的诗。乾隆86岁高龄还去坟前祭拜,那时皇后已经去世48年了。在美国迪美博物馆(Peabody Essex Museum)8月18号开幕的“凤舞紫禁——清代皇后的艺术与生活”(以下简称“凤舞紫禁”)中,就展出了这件特别的乾隆帝行书孝贤皇后挽诗卷。挽诗不仅生动地展现了孝贤皇后生前贤良淑德的品性,更体现了乾隆对其结发妻子的情深义重。“凤舞紫禁”由中国故宫博物院、美国迪美博物馆、佛利尔-赛克勒艺术博物馆联合主办,是以清代皇后为主题的首次国际大展。该展由美国波士顿迪美博物馆中国与东亚艺术部主任王伊悠与佛利尔-赛克勒艺术博物馆中国艺术部主任司美茵联合策划。她们与故宫同仁及国际专家团队一道,历时4年,深入考察故宫藏品,查阅大量清宫档案,根据研究的最新成果,揭示宫廷女性的历史地位以及她们对宫廷艺术和生活等方方面面的影响。在展出的200多件精美艺术品背后,还有很多鲜为人知的故事。为了了解展览的更多细节,笔者就相关问题采访了联合策展人王伊悠(Daisy Yiyou Wang)。

凤舞紫禁

迪美博物馆创建于1799年,已有219年的历史,是美国尚在运营中的历史最悠久的博物馆,也是当今美国最具活力、最富创意的博物馆之一,收藏了来自世界各地的180万余件艺术品、文物和标本,包括世界上数量最大的中国19世纪老照片(近1万幅),还收藏了世界上最大、最全面的中国外销艺术品,其中,瓷器8000件、绘画近6000件、金银铜器1200件,以及大量漆器和家具。

迪美博物馆很早就开始在美国大力推广中国文化艺术,与中国的故宫博物院有非常深厚的合作基础。20 01年,双方合作举办了“紫禁城的神秘世界——北京皇宫的珍宝特展”。2010~2011年,双方与建筑保护基金会联合策 划了乾隆帝倦勤斋的展览,在迪美展览之后,又在大都会博物馆和美国西海岸的一家博物馆巡展,在美国的参观观众接近50万人次,反响巨大。

基于这些成功的合作基础,迪美博物馆和故宫博物院在2015~2016年开始探讨,如何以更新的角度来呈现宫廷文化、宫廷艺术。2018年,终于与故宫博物院、佛利尔-赛克勒艺术博物馆合作,共同举办了“凤舞紫禁:清代皇后的艺术与生活”。

该展览分为以下6个章节,每个章节有一两个故事,配以相应场景,增强观众体验。

第一个章节,以“皇家婚礼”为主题,展示大婚时皇后怎样进入紫禁城。展厅里有一些模拟展品,比如凤舆(皇后的轿子)。与故宫合作 制作的视频,模拟和想象皇后在被抬进宫时,凤舆颠簸,皇后从侧面窗中窥看紫禁城的那种感觉。

第二个章节,展示皇后的礼仪空间和至尊地位。展品涉及皇后在册封时收到的玺印“皇后之宝”、屏风、皇后朝服、朝冠、皇后肖像等(图1、2)。

第三个章节,皇后的家庭地位。从前两个宏大的场面转移到比较私密的场景。比如,乾隆皇帝写给爱妻的挽诗,乾隆送给母亲的一柄亲自绘制的扇子等,以比较亲切的形式来表现皇后在家庭中的地位(图3)。

第四个章节,皇后的生活起居。展示与衣食住行有关的文物艺术品,比如皇后的衣服、精美首饰、鞋袜等,还有日常器物,比如洗脸盆、洗脸架、帷幔等(图4~13)。

大多数不了解中国历史的美国人可能认为中国历史上的女性都是要裹脚的,但当他们看到这些非常精美的鞋袜时就会发现,清代宫廷女性是天足,她们不裹脚,宫里也不允许她们裹脚。

第五个章节,宫廷女性的精神世界。主要展现了一些佛经、佛像,比如那件非常著名的乾隆为他母亲去世制作的金发塔。第六个章节,宫廷女性在历史中的地位。清代一共有20余位皇后,展览聚焦在三位重要人物身上:崇庆太后(1693~1777年)、孝贤皇后(1712~1748年)与慈禧太后(1835~1908年),三位皇后有各自的独特背景和经历,展览有比较丰富的文物和这三位女性直接相关。

崇庆太后(图14)出身卑微,11岁时以侍妾的身份进入雍亲王府,18岁生下她的独子,即后来的乾隆皇帝。母为子贵,乾隆帝尊亲法祖,强调“以孝治天下”,尊养太后。展览中有两件大幅崇庆太后肖像画,为其60、70大寿而创作,生动地再现了她“母仪天下”的形象。崇庆太后于1777年去世,乾隆下旨,由内务府制作重达110公斤、嵌满宝石的金塔,该塔是故宫金塔中最大的一件,塔身内供奉母亲的头发,以示祈福,承载着母亲与儿子之间的骨肉亲情(图15)。此塔是在海外的首次亮相。

孝贤皇后原名富察氏,在15岁时,成为了未来乾隆帝的嫡福晋。在乾隆继承皇位后,她被册封为皇后。孝贤与乾隆意笃情深、举案齐眉,乾隆曾患病,孝贤数月始终服侍在侧。她誉满皇室、赞修宫闱,既是一位体贴孝顺的儿媳,也是一位贤能的后宫之主。1748年,36岁的孝贤皇后在与乾隆侍奉皇太后东巡的途中不幸病逝。悲痛欲绝的乾隆帝提笔作诗,悼念爱妻。这首情真意切、催人泪下的挽诗在该展中首次与观众见面。

除了乾隆帝行书孝贤皇后挽诗卷外,这次展览还有2件展品都和她直接相关——孝贤纯皇后像轴和青玉孝贤纯皇后谥册。

其中《孝贤纯皇后像》(图16),孝贤纯皇后身着朝服,头戴朝冠,温婉端庄,面目清秀。七只镶珠金凤盘旋于朝冠上,象征着母仪天下的地位。皇后耳饰皆由最上等的东珠装饰,体现了其高贵的身份。宫廷画师在绘制此像轴时,选用了最上等的颜料,淋漓尽致地体现了皇后的雍容华贵。

在史籍与档案中,后妃的身影往往笼罩在帝王丰功伟绩的光芒之下。然而,宫廷中杰出的女性依然发挥出了重要的历史作用。慈禧(图17)在诞下咸丰皇帝唯一的子嗣后,很快从兰贵人晋升为懿妃。1861年,咸丰帝驾崩,慈禧联合慈安太后(1837~1881年)发动政变,由慈禧之子——年幼的同治皇帝垂帘听政。

此展有一幅高达5米的《慈禧太后肖像》油画屏(图18)颇为有趣。在义和团运动以后,慈禧深感国际关系的重要性,为了修补外交关系,她把自己的肖像画送展美国圣路易斯世博会, 让世人一睹她的真容。此画后被运到白宫,作为礼物赠给了罗斯福总统。

正如司美茵老师指出的,这张画有趣之处在于,一半是中国式的,一半是美国式的,画家是一位美国女士凯瑟琳·卡尔(Katharinecarl)。慈禧当时年已七旬(图19),但画中描绘的却是一位年轻而仁慈的太后形象。此作最近为史密森博物学院修复,重现其往昔辉煌,也是几十年来第一次在美国展出。

从以上三位女性身上可见,清代宫廷女性能够影响皇帝,尤其是在比较特殊的情况下,甚

至能够影响历史进程。尤其是慈禧,作为晚清的实际统治者,不仅挑战了“女不干政”的传统,而且对宫廷艺术也产生了极大影响。

文物是展厅里的演员

在中国内地,近年来虽然未有特别大的关于清宫后院的展览,但电视屏幕从来不乏反映宫廷生活的影视剧,且在大众传播中具有很大的影响。那么,在美国这样一个不了解清宫文化的地区策划这样一个展览,又从怎样的视角切入呢?

据王伊悠介绍,美国观众对于在华人圈传播甚广的清宫影视剧是不熟悉的。根据策展前期的观众调查显示,绝大多数的美国观众及博物馆的参观者对中国清代宫廷艺术、宫廷女性是非常陌生的。以往一些西方国家举办的中国文化艺术展览往往带着“符号化”“猎奇”的色彩,但在策划此次展览时,策展人并没有特别关注这些方面,而是试图最大程度地还原清宫女性的生活,探讨她们对国家、对艺术、对宗教的影响,展现和她们相关的文物的艺术价值,尽量着眼于历史和艺术史范畴。

不过,在王伊悠看来,策划任何一个展览,有神秘色彩不一定是一件坏事。为什么人们对埃及法老的展览感兴趣?是因为大家不了解,有神秘感,有历史感。对于策展人来说,需要引导观众,用具有神秘色彩的题材调动他们的好奇心,为他们营造深入学习的机会,而文物就是展厅里的演员,没演员,就没办法讲故事。

“凤舞紫禁”这个展览本身具有很强的神秘色彩,观看清后宫皇后的生活,似乎具有一些“窥探”心理,尤其对于对清宫后院生活怀着重大兴趣的国外观众。因为观众的知识起点非常低,甚至一点都不了解中国历史和艺术,怎么让观众把这种神秘与自己的生活相联系,能够学到东西,或者被感动、被打动,这是策展人非常关注的。

在任何文化背景下成长起来的观众,都可以体会到人和人之间的情感、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所以展览的一个切入点选择了孝贤皇后和她的丈夫乾隆皇帝之间的爱情故事。而崇庆皇太后和慈禧太后,主要是以“母以子贵”的线索切入。慈禧在诞下咸丰皇帝这唯一的子嗣后,很快就从兰贵人晋升为懿妃。同为太后,崇庆皇太后和慈禧太后却有着非常不同的生活方式和处事态度,她们两个实际上也形成一种对比。

需要注意的是,浩如烟海的史料档案,其实都是经过历史筛选后留下的,只是历史的一部分。这种被筛选过的历史,往往是男性书写的,以皇帝为中心,对后妃的记载非常有限,这是此次展览的一个挑战。

除了展现精彩的文物,该展背后也有中外专家的最新研究成果作为支撑,具有非常深厚的学术基础,希望客观地还原清代宫廷女性的历史地位和生活面貌。

配合展览的图录有260多页,包括7篇学术文章。有来自故宫博物院的两位专家:一位是著名的清史专家任万平,提供了一篇关于清代大婚的研究。另一位是林姝,其文章着眼于崇庆皇太后曾经居所寿康宫的原状陈列研究和恢复。其他几位来自世界各地的专家提供的文章涉及:清宫女性的历史地位、肖像、对宗教的影响以及日常生活。

展览目的之一是“重新认识清代皇后的重要地位”。在清代历史中,一直将慈禧视为一位“祸国殃民”的罪人,但据王伊悠介绍,本次展

览通过不同的档案和文献资料,客观、多角度地呈现了对于慈禧的评价。比如,一些和慈禧有过直接接触的美国女性在评价慈禧时,使用的是非常个人化、亲密的语气,视角非常不一样,有非常多的正面评价。

当然,她认为一个展览不能回答所有的历史问题,希望通过这些精彩的文物,更多地呈现历史的丰富性,引发关注者的思考,比如,如何更加均衡地来看待大历史和小历史。

帝后也是活生生的人

作为本次展览的联合策展人,王伊悠这四年多的时间基本上都是泡在皇后的世界,对清宫档案、文物的研究令她感触颇多。

首先,研究策展工作就像侦探一样有意思。王伊悠之前关注的是清代肖像画和服饰,与这个展览多有重合。在展览筹备过程中,她对祭祀用的清代皇后肖像做了一些整理和研究,解决了关于孝贤皇后富察氏的几个问题:部分皇后肖像具体的断代、作者、绘画过程,在使用中,具体怎样悬挂,怎样祭祀等。在梳理过程中,联合策展人司美茵(Jan Stuart)老师和故宫的几位老师对她有非常大的帮助。

其次,对清宫女性的研究还有很大的研究空间。这个展览揭开的只是冰山一角,希望有更多的学者、博物馆关注清代宫廷女性的研究。

第三,皇后、皇帝并不是像想象中那样坐在冷冰冰的宝座上,高高在上,而是有非常丰富的感情世界,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

第四,虽然我们现在有很便捷的通讯方式,但中国很多优秀的传统丢失了。崇庆皇太后是一位非常幸福的母亲,只要儿子有时间就会亲自来问候她,后来就形成了所谓的“问安礼”,这是宫廷重要的礼节之一。反问自己,我们能做到每天问候父母吗?

通过这样一个有趣、富有创意的展览,一方面,策展方希望对清宫研究、中国女性研究、中国艺术史的研究有所贡献,希望这个展览能够引发大家对女性地位的思考;另一方面,也希望让更多的观众关注中国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悠久灿烂的物质文明,重新发现、认识中国传统美德。此外,这个展览恰逢中美建交40周年,希望文化艺术这条联结两国人民的纽带发挥重要作用。

[清]中晚期 点翠嵌珠皇后朝冠 故宫博物院

[清]乾隆 明黄色彩云蝠团寿纹妆花缎女棉袍 故宫博物院

[清]光绪 慈禧皇太后像 佛利尔-塞克勒艺术博物馆藏

凯瑟琳·卡尔 慈禧太后肖像 佛利尔-赛克勒艺术博物馆藏

[清]光绪 慈禧太后与外国使节夫人在颐和园乐寿堂内的合影 佛利尔-塞克勒艺术博物馆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