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同身受:中国当代雕塑大展

Collections - - CONTENTS -

近些年,粗制滥造的丑俗公共雕塑频繁曝光,拉低了公众对当代雕塑的整体印象,实际上,中国当代雕塑不乏优秀者。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刘礼宾与中国当代雕塑界的关系亲近,偶然机会看到松美术馆的图片,被其建筑空间的美感所打动,于是产生了在松美术馆策划一个雕塑展的愿景。恰好王中军先生在建馆之初就有做中国当代雕塑展的规划,双方一拍即合。

目前,收藏雕塑作品的中国藏家凤毛麟角,而王中军的雕塑藏品多达三四百件。雕塑艺术家向京的市场最早起步就得益于王中军。刘礼宾相信,在精英艺术和大众文化之间有融 合的可能性,村上隆和草间弥生就是成功的案例,只是需要一个接受的过程。

2018年8月23日,“感同身受:中国当代雕塑大展”在松美术馆开幕(图1),以“体觉”与“色醒”两个单元呈现了雕塑艺术家田世信、隋建国、展望、姜杰、向京、王伟、梁硕和耿雪的40余件雕塑作品,集中了老中青三代优秀艺术家的代表性作品,与松美术馆富有禅意的空灵静寂搭配,令人耳目一新。

隋建国的《肉身成道》,对所受教育带来的视觉习惯进行排斥,以“盲人”的状态激活身体在场。拳击手套的使用,使他根本无法像以往一样用 手进行传统意义的塑造。塑造工具的陌生化,一方面是为了展现身体所不习惯展现的层面;另一方面,这种极端地对雕塑泥的处理方式,也唤醒了雕塑泥以往不被人所知的另一种“物性”。

向京的《S形》系列做了3条蛇,3条之间有互文关系,名字都以“行”开头——行舍、行嗔、行形。本次展览展示的《行嗔》(图2)是一条具有人的口腔和牙齿的暴怒红蟒蛇,昂头怒目凝视着观者,极具力量感和张力,凝聚了生命力量中狂暴的状态。“S”如一条路径,向观众展示出向京试图表现的主题——欲望和关系。

姜杰的《向前进向前进》(图3),巨大的椎体装置主要由从中央芭蕾舞团收集的1000多双旧舞鞋组成,破损的舞鞋承载着每个舞者的独特故事,从中可见她们唯美舞姿背后所付出的艰辛。

展望的《第86尊圣像》(图4)从2008年开始创作。柳下惠是春秋时期的思想家、政治家,原姓展,字子禽,谥号惠,因其封地在柳下,后人尊称其为“柳下惠”或“和圣柳下惠”,以其德行被视为儒家心目中的贤人。展望是柳下惠的第86代传人,“文革”时期家族祠堂被捣毁,柳下惠的像也未幸免,族人希望展望重塑圣像,以供族人祭拜。通过家谱来看,柳下惠像在历史上曾遭受过多次损毁,这令展望陷入沉思:“为什么中国文化在发展过程中总被反复破坏?”2008年,展望用22天的时间砸毁了85座泥塑柳下惠圣像,将仅存的第86座圣像与先前85尊圣像的残骸并置成“和圣祠”,希望族人在

参拜时不仅可以看到祖先的圣像,还能体会“破与立”的轮回,反思历史。这件装置作品至今仍未完成,家乡正在申请建造一个小型的博物馆,而展览展出的是2008年第一次制作的现场。

展望的《应形》(图5)是根据人在不锈钢作品《假山石》上的反射图像做成的,变形比较奇特,这种“怪”之美是中国的传统美学,而作品洋溢的古典氛围则源于展望西洋古典雕塑的学习经历。

向京的《善待我们的忧郁,它是一只忠实的大狗》(图6)与抑郁症有关,每个人多多少少都会有抑郁的情绪,在抑郁症爆发之前,人们总会试图去压制、掩盖这种情绪。抑郁与人的欲望是成反比的,抑郁上升欲望下降,西方人会把抑郁症称作“黑狗”,是无形的,但是人的忠实的朋友。

王伟的《十月》(图7)与松美术馆还有几分渊源。松美术馆是由马场改造而来,在做这件作品的时候,王伟专门来搜集素材,观察马怀孕的形象,当时真实观察到的孕马与想象中不一样,强壮有余而母性感不足,所以他就放弃了按照真实形象塑造的想法,而选择想象中的孕马,他认为想象的真实比现实的真实更真实。

王伟《行》(图8)的原型来源于一次写生创作,特意改变了写生原型中成年男裸体的形象,以少年未完全成熟的身体,运用古典的艺术雕塑手法创造出这件平衡而克制的大体量雕塑,整件作品给人一种含蓄内敛的沉静之美。

梁硕之所以一毕业便取得世俗意义上的“成功”,与对雕塑技法的推进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什么东西》系列作品(图9)可以视为

开幕式现场

向京《行嗔》

“微信扫,更精彩”

展望《第86尊圣像》

姜杰《向前进 向前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