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克让:条条大路通书法

2014年,《今日中国》杂志在香港复刊,书法史研究专家、书法家寇克让先生受邀成为专栏作者,每月撰写一篇书法相关的短文,至今未辍,备受读者推崇,还因此结识香港中文大学的校长金耀基先生,互赠书法,成就了一段书坛佳话。2018年,寇克让将4年来的文章集结成册,出版了《条条大路通书法》,不仅对一些问题做了近乎哲学的思考,而且也对习字过程的技术、方法乃至工具等,结合自身20余年创作,给予了深入浅出的叙述,对初学者而言,颇具借鉴意义。本刊就此采访了寇克让先生。

Collections - - CONTENTS -

《收藏》:学习书法,首先要学的是如何执笔,有何讲究?

寇克让:关于执笔法,古有擫、压、钩、格、抵、导、送这样的理论,近有关于王羲之“二指法”。古人写字只动手腕而手指不动、汉代石画像中仓颉“满把攥”的“重大发现”,都让执笔变得越来越复杂。

但是,执笔其实很简单,欧阳询说“每秉笔必在圆正”,虞世南说“指实掌虚”。有人问张旭,书法怎样才可以达到古人的水平?张旭 回答的第一条就是“妙在执笔”,而所谓“妙”,在张旭看来不过是“令其圆畅,勿使拘挛”,并非“妙”就玄不可言。一句话,轻松点,别紧捏着,死攥着。虞世南《笔髓论》说过“行草稍助指端钩距转腕之状”,这话听起来复杂,意思其实简单,就是在行草书执笔更需要灵活的前提下,还需要注意握笔稳定,别掉了。距,通拒,往外推;钩,往回带。既然要钩,则手指适当包裹笔管,用中指,辅以食指;既然要距,则无名指之后小指辅助未尝不可。这就是草书执笔的全部要点。

《收藏》:汉碑、魏碑、唐碑是石刻书法的三个高峰,为何初学书法一般要从临唐碑入手?

寇克让:从唐碑入手是1000年来的普遍选择。因为唐碑字的大小,非常符合入门的一般要求,而且基本的法度与规范是初学阶段必须重点掌握的,而这一点也以唐碑最为恰当。

魏碑的菁华在墓志,造像题记多粗鄙不堪。以元氏墓志为代表的一大批墓志精品,比起江南书法,毫不逊色。只是这些北魏的石刻

寇克让书法 138×34厘米 2018年释文:不将真性染埃尘,为有烟霞伴此身。带月长江好回去,博罗山下碧桃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