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国后,我国文物流通市场管理政策演进

Evolvement of Management Policies for Circulation Market of Cultural Relics after the Founding of the People’s of Republic of China

Collections - - CONTENTS - /刘铭威

文物是传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历史根脉。不仅属于收藏者,也属于整个中华民族;不仅属于当下,也属于子孙后代。民间收藏文物是祖国文化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提高公众文物保护意识、促进文物合理利用发挥了重要作用。国家一直支持民间合法收藏文物。

建国初期,我国负责组织文物经营的渠道主要由三个系统构成:外贸部系统、商业部系统和文化部系统。通过有计划地出口一部分一般性文物商品,换取外汇,以支援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20世纪50年代,经过社会主义工商业改造,国有文物交易开始由私营转为公私合营或合作。1950年5月24日,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颁发了《禁止珍贵文物图书出口暂行办法》,授权对外贸易管理局负责协调当地文物出口鉴定委员会,审核鉴定报运出口的文物清单,并发放出口许可证,海关、邮局凭许可证予以放行。国家在北京、上海、天津、广州设立文物出口鉴定委员会,由文物、外贸、海关及邮局的相关人员组成(彭常新《漫话早期文物市场的政府管理》)。

1960年9月24日,国务院批准将各地由非文化部门负责领导的文物商店一律改为实行企业经营管理的国家事业单位,作为国家收集社会流散文物的收购站和临时保存所,统一划归文化部门负责领导。文物商店的主要工作任务是收集社会流散文物,为博物馆、研究单位和学校提供陈列展品和研究对象;同时提供国内需求,适当组织出口。另外,代表国家办理废旧物资中的文物拣选工作。至此,文物商业经营体制机制得以理顺,文物商店的工作得以明确,文物流通中的政府管理得到加强。

1960年后的文物市场并没有完全实行统一经营,在统一管理的体制内存在着多头参与的现象。所以在1974年11月,《国务院批转〈外贸部、商业部、文物局关于加强文物商业管理和贯彻执行文物保护政策的意见〉的通知》(132 号文件),文件特别提出:文物商业采取“少出高汇,细水长流”的方针,有计划地组织出口,对文物商业市场,应“归口经营、统一收购、统一价格、加强管理”。文物商业的经营分工遵循:文物商店由文化部门领导;仍由外贸部门负责的应即移交文化部门;各地(社会流散)文物由文物商店统一收购;不具有文物性质的珠、翠、钻等由外贸部门统一收购(或委托文物商店代购);外贸部门出口的文物商品统一由文物商店负责供应;文物商店门市、友谊商店、外轮供应公司经营文物复制品和经鉴定后可以出口的一般文物,可以零售,不得批发;银行、友谊商店、外轮供应公司、信托商店等不得收购文物,向外宾销售文物商品,统一由外贸部门供货;文物商品应在指定的四个口岸出口,经文物部门鉴定准许出口的,海关才能放行。未经指定的口岸一律不得办理文物商品的出口业务。这个文件对打击文物走私、投机倒把活动,防止珍贵文物外流起到了重要作用。文物市场的政府管理工作日渐规范,文物商品中的珍贵文物得到有效保护。

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国家垄断下的文物市场主体由文物和商业、外贸部门并存或共同拥有的管理格局转变为文物行政部门为唯一行政主管部门的管理格局。国家设立的文物经营部门,在行政上统一归属文物行政部门领导,由文物行政主管部门审批设立。这也就需要一个专门统筹安排全国文物商品调拨和对文物经营业务指导的机构。

20世纪60~80年代,北京、天津、上海、广州四口岸外贸积存了大量不准出口的保留文物,长期积压,无法处理。其中仅北京市在1968年至1978年因文物部门不准出口而长期积压在外贸部门仓库的文物就达50余万件。1974年《国务院批转外贸部、商业部、文物局关于加强文物商业管理和贯彻执行文物保护政策的意见》第 二条规定:“外贸部门和其他部门不准出口的库存文物一并移交文化部门。移交的文物可按原来收进的价格定价。文物部门资金、仓库不足的可适当增加。”这些被称为“文留文物”的宝贵财富,按照相关规定:其中特别珍贵的文物拨交博物馆保存;一部分充实各地博物馆;一部分调拨文物商店开辟内柜,不供应外国人,只供应有关科研单位、学校和文物爱好者;对其中数量大而又价值一般的文物,拟由文物部门掌握,按照“少出高汇,细水长流”的方针,根据国际市场的情况,有选择有计划地特许出口,以换取外汇,支援国家建设。1978年底,按照国务院领导的指示,四个口岸开始向文物部门移交外贸积存文物。这也需要一个专司管理外贸截留文物和协调全国文物流通的机构。

在这样的背景下,1978年11月,为加强文物商业的管理,做好流散文物的抢救保护工作,妥善保管利用文留文物,经国务院、中共中央宣传部批准,正式成立“文物商店总店”。作为文物局的直属事业单位,总店成为代行国家对地方文物商店、博物馆和文物机构中附设外宾文物商品供应门市的业务指导者和行业管理者。1980年10月, “文物商店总店”更名为“中国文物商店总店”,主要工作是:一、统筹安排国内外市场中文物商品的供应和调拨;二、研究提出文物商品的收购与销售价格;三、组织国内文物的复、仿制品的生产;四、及时组织各地文物商店交流管理经营工作经验,改善服务,提高质量。

1979年7月31日国务院批准《文物特许出口管理试行办法》规定:文物特许出口工作,责成文物商店总店统筹办理。

1981年1月,《国务院批转〈国家文物事业管理局关于加强文物工作的请示报告的〉通知》,提出文物商店的主要任务是通过商业手段来收集和保护流散在社会上的文物。它是文物管理事业的一部分,不是一般的商业部门。

1981年7月,国家文物事业管理局发布《文物商店工作条例》,《条例》规定各地文物商店在行政上受当地文物(文化)主管部门领导。各省、市、自治区文物商店,在业务上接受中国文物商店总店的指导,并对所辖地区的文物商店、文物收购站实行管理或业务指导。所有文物商业网点的设立,均由省、市、自治区文物商店向中国文物商店总店备案。

在各地文物商店陆续归口文物部门领导管理后,外贸部门四个口岸的工艺品进出口公司因承担国家外汇任务,仍然开展文物的出口业务。据1981年至1985年的统计,每年经鉴定出口的文物达1000万件,其中外贸占到80%。1985年11月中央书记处从国家建设的全局和长远利益出发,决定外贸部门今后不再从事文物经营的业务。后经外贸部与文化部共同商定,外贸各口岸工艺品进出口公司库存的文物(包括经鉴定不能出口的文物)全部拨交给文物部门,并于1986年6月就交接事宜联合发出通知,交接工作于1989年办理完毕。国家取消了持续38年的文物出口“四大口岸”,外贸停止文物出口业务后,从根本上纠正了在“文革”中形成的不正常的现象,把文物销售的重心转入国内市场。中央的这一决策,彻底改变了我国文物商业市场的格局,对保护国家历史文化遗产、社会主义文化建设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

从建国伊始至1989年,经过政府有关部门的共同努力工作,全国文物商店总数达到了90个,布局基本合理,经营形成规模。其中有60个文物商店设立了125个经营门市部、216个文物 收购点、76个文物商品代销点。全国从事文物商品经营的正式职工已达2500人。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可以经营清乾隆六十年以后一般文物商品的文物商店达到52个。

19 9 2年10月3日,深圳市动产拍卖行(现深圳市拍卖行有限公司)在深圳博物馆举办了“首届当代中国名家字画精品拍卖会”,这是内地首次举办的关于“中国书画”的专题拍卖会。1992年10月11日,由北京市文物局等主办、北京市拍卖市场执槌的“92北京国际艺术品拍卖会”,这是内地首次举办的多门类的艺术品拍卖会。拍卖公司很快成为文物流通市场经营主体之一。文物艺术品市场也越来越受社会关注。

1993年7月16日~20日,国家文物局举办了讨论国务院领导同志批示《关于加强和改善文物市场工作的意见》的座谈会,与会领导和专家在“逐步把文物销售的重点移向国内市场”这个问题上达成了共识。他们一致认为,随着中国综合国力的增强,国内市场的文物需求量与日俱增,而且潜力很大。为此,国家文物局专门成立了文物流通专家组,中国文物学会也成立了民间收藏委员会。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个座谈会可以被视为中国文物政策转变的一个转折点。

2002年10月,公布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是我国文物保护法制建设的一个里程碑,标志着我国文物保护的法制进程又大大地前进了一步。在新《文物保护法》中专门有一章,即第五章“民间收藏文物”,这是以前的法规中从未有过的。在第五十条中,具体规定:文物收藏单位以外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可以收 藏通过合法方式取得的文物。此外,在这条中还规定了文物收藏单位以外的公民、法人和其它组织收藏的前款文物可以依法流通。

2003年7月14日,国家文物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制定和颁布了《文物拍卖管理暂行规定》。

2016年3月发布的《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文物工作的指导意见》(国发〔2016〕17号)明确规定“鼓励民间合法收藏文物”。

国家文物局于2016年10月发布实施了《文物拍卖管理办法》,对文物拍卖分类管理制度进行改革。准许文物拍卖企业拍卖各门类文物,同时放开了互联网文物经营限制。

2017年修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在民间收藏文物部分规定:国家鼓励文物收藏单位以外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将其收藏的文物捐赠给国有文物收藏单位或者出借给文物收藏单位展览和研究。国有文物收藏单位应当尊重并按照捐赠人的意愿,对捐赠的文物妥善收藏、保管和展示。

为总结全国社会文物管理工作情况,研究探讨鼓励规范民间合法收藏文物、保障文物市场活跃有序发展措施,听取关于提升文物鉴定行业水平、完善文物鉴定管理体系的有关建议,国家文物局2017年12月28日在北京召开社会文物管理工作座谈会。刘玉珠局长在讲话中总结了党的十八大以来社会文物管理工作进展,指出了工作中存在的突出问题遵循以党的十九大精神,概括提出新时代社会文物工作的主要矛盾和制约文物收藏活动发展的瓶颈问题,阐述了做好新时代社会文物领域改革发展的新思路、新路径、新办法。

民间文物、地上文物、地下文物和馆藏文物是支撑我国整个可移动文物事业的四大支柱。在管理上,社会文物、馆藏文物与不可移动文物形成三种不同的格局。2017年2月正式发布实施的《国家文物事业发展“十三五”规划》指出:鼓励民间合法收藏文物,提升社会文物管理服务水平,建立健全鼓励民间合法收藏文物的政策措施,规范文物经营活动,引导民间收藏行为。建国以来文化与文物管理部门高度重视民间收藏文物工作,并加强对民间收藏文物的保护和服务,支持民间文物发挥作用,推动文物收藏健康繁荣发展。

国家文物局解读《关于加强文物保护利用改革的若干意见》新闻发布会现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