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卑遗珍:北魏平城出土陶瓷器

Heritage of Xianbei Treasures: Potteries and porcelains Unearthed from Pingcheng City of Northern Wei Dynasty

Collections - - CONTENTS - /张丽

鲜卑是我国古代北方民族中东胡的一支,原居于额尔古纳河和大兴安岭北段, “统幽都之北,广漠之野,畜牧迁徙,射猎为业”。经历“九难八阻”来到与中原汉族直接毗邻的匈奴故地阴山一带,310年建立代国。拓跋 天兴元年(398年)“诏有司议定国号为魏”(北魏),自盛乐(内蒙古和林格尔)“迁都平城,始营宫室,建宗庙,立社稷。”同年八月,“诏有司正封畿,制郊甸,端径术(道路),标道里(里程)” (《魏书·太祖纪》),对平城进行了大规模的城市建设规划。由此,北魏王朝从公398年建都平城(今大同),直到494年迁都洛阳,将近一个世纪的经营,使平城发展成为一个拥有百万人口规模的宏大帝都。它不仅是当时中国北方政治、军事、经济、文化和佛教的中心,也是与西域中西亚经济文化交流的中心。

铁骑帝国

1965年在大同市城东石家寨村,发掘出土了一座北魏太和八年(484年)司马金龙夫妇合葬墓。司马金龙“使持节侍中、镇西大将军、吏部尚书、羽真司空、冀州刺史、琅玡康王”,卒后葬平城。墓中随葬十分丰富,而且精品众多,弥足珍贵。陶俑类有300余件,大部分为釉陶,灰陶少数,均以模制成型,个别的家畜类小件为手工捏制。施釉酱褐、青绿,釉面上以红、白彩绘羽毛纹或纵向条纹作为装饰;灰陶品赋有红彩,人物面部涂肤色,红唇,黑色描绘出的面部器官细腻而逼真。武士俑头戴兜鏊,人马披甲,全副武装,分骑兵和步兵两个兵种,配置文吏、仪仗、乐伎、胡人、侍仆,牛马等家畜(参见布阵图)。

2000年大同市城东雁北师院发掘的11座北魏墓,是大同地区继司马金龙墓之后北朝又一重要的发现。在出土的大量器物中,尤其是风格写实的战马、牛车和乐伎的彩绘雕塑艺术成就斐然。人物塑造形象生动,个性突出;装饰方面包括人物的面部眉眼、马匹的鞍辔,以及襦袍和铠甲的彩绘纹饰无不精美、神采奕奕。其中,以宋绍祖墓最为典型,墓铭记载其葬于太和元年(477年),宋绍祖系敦煌宋氏大家族成员,北凉灭国后随族迁入京都,官至幽州刺史,封爵敦煌公。该墓出土人物俑达百余件,俑群布阵排列有序,威风浩荡,显现出王公贵族出行的盛大场景。队列中有甲骑具装俑、轻骑俑、牛车、马匹以及步兵、侍仆、乐伎,另有镇墓兽、家畜及生活器具模型,皆泥质灰陶多数加以彩绘,色彩鲜艳夺目,制作神韵灵动。

综上所述,以骑兵为主力兵种的庞大俑群阵势,再现的正是1500多年前,铁骑帝国骁勇善战的劲旅风范:武士甲骑具装,手握兵器,装束裤褶服、鲜卑帽、筒靴,以及象征北方民族赖以生存的骆驼、牛车、毡帐与征战中出奇制胜剽悍的战马,处处皆是北魏王朝这个来自北方少数民族军队和游牧民族经济文化特色的真实反映。司马金龙墓及雁北师院墓群中,深目高鼻的胡俑、长裙曳地的乐伎,均与司马金龙墓棺床上的雕刻和宋绍祖墓壁画中抚琴者、云冈石刻中的西域乐器舞蹈内容相似,佐证乐舞在社会各阶层文化生活中之不可或缺性。从司马金龙墓绘画中人物褒衣博带冠服,与西晋以来中原随葬俑群的传统,尤见中原汉晋传统文化与北方少数民族文化的水乳交融,浓郁的胡风汉韵诠释了一个海纳百川、蓬勃开放的国际化大都会——平城。

骑兵步兵

甲骑具装,即骑兵与战马均披铠甲之称(“甲”人铠,“具装”马铠)。甲骑具装和披铠步兵是作战中的主力军(图1~4),在俑群总体数量中占有相当大的比重。武士头戴兜鍪,顶部有插缨之孔,内着裤褶,外披长甲或罩两当铠,个个牵缰握器,手中原执物(已失)。马戴面帘,周身铠甲。

仪卫、文吏、胡人

仪卫俑分轻骑和步行两种(图5~8)。骑兵头戴鸡冠形垂裙帽,裤褶服,或一手牵缰,一手执兵器;亦或作持乐器演奏状。马辔头齐全,身披鞍鞯。仪仗俑圆顶风帽,绕冠扎带,圆领窄袖长袍,小立领偏襟,裤

釉陶轻骑仪卫俑 高30.5厘米

彩绘陶轻骑仪卫俑 高33厘米

釉陶仪仗俑 高23厘米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