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金三品

Three Kinds of Silver Alloy Coin

Collections - - CONTENTS - /董良义

西汉元狩四年(前119年),汉武帝一改我国传统的方孔圆钱形式,发行钱面有动物纹饰的白金三品。《史记·平准书》载:“又造银锡为白金。以为天用莫如龙,地用莫如马,人用莫如龟,故白金三品:其一曰重八两,圜之,其文龙,名曰‘白撰’,值三千;二曰以重差小,方之,其文马,值五百;三曰复小, 之,其文龟,值三百。令县官销半两钱,更铸三铢钱,文如其重。盗铸诸金钱罪皆死,而吏民之盗铸白金者不可胜数。”

所谓“白金三品”:第一是圆形的龙币(图1),重8两,名白撰,每枚值钱三千。钱面铸龙纹,钱背一圈外文,内有两方“少”字戳记。第二种是方形的马币(图2),每枚值钱五百。钱面铸马纹,背无文,有一方形“少”字戳记。第三种是 圆形的龟币(图3),每枚值钱三百。钱面铸龟背纹,上有一方形“少”字戳记。钱背篆书“垂光”二字。这些都是虚值货币。

汉代所谓“白金”应是银质,史料上也明确记载是用少府的银锡铸造,但现在所见多以铅锡铸成。据披露,陕西已发现两枚银质马币,一枚银质龟币(图4),而至今考古发掘未见出土银质龙币的报道。

中国古代货币除刀布之类,都是方孔圆钱,钱面都是文字,而白金三品却一改传统,形 制各异,钱无穿孔,上面分别铸有龙纹、马纹、龟纹,并用“少”字戳记来表示为少府所铸制;龙币背面周边还有一圈外文,更加显示了西方钱币的特色,外文到现在尚无人释读出。

从白金三品形制上看,它不是我国钱币的传统形式,而是与西方货币形制相同。笔者以为白金三品是受到西方货币的影响才铸制出的。只是改变西方货币的打制为铸制。或许是作为与丝绸之路沿线国家交往,而特意铸制的。

据《史记·大宛列传》记载:张骞先后两次出使西域。第一次是汉武帝建元元年(前140年),武帝欲联合大月氏共击匈奴,张骞应募任使者,于次年出陇西,经匈奴,被俘,拘押十年。后逃脱,西行至大宛,经康居,抵达大月氏,再至大夏,停留了一年多才返回。在归途中,张骞改从南道,依傍南山,企图避免被匈奴发现,但仍为匈奴所得,又被拘留一年多。

元朔三年(前126年),匈奴内乱,张骞乘机逃回汉朝,被授予太中大夫。后来汉武帝多次向张骞询问大夏等地情况,张骞着重介绍了乌孙到伊犁河畔后已经与匈奴发生矛盾的具体情况,建议招乌孙东返敦煌一带,跟大汉共同抵抗匈奴。这就是“断匈奴右臂”的著名战略。同时,张骞也着重提出应该与西域各族加强友好往来。这些意见得到了汉武帝的采纳。

元狩四年(前119年),汉武帝“拜(张)骞为中郎将,将三百人,马各二匹,牛羊以万数,赍金币帛直数千巨万,多持节副使,道可使,使遣之他旁国。”第二次出使西域,这时汉朝已控制了河西走廊,而且张骞第二次出使西域的目的,就是增进汉王朝同西域各国的经济文化交流和友好往来,联合西域各国跟大汉共同抵抗匈奴。这次张骞出使西域受到了各国的欢迎。

元鼎二年(前115年)张骞返回长安。自此西域各国纷纷谴使来汉,汉与西域的交通建立起来,开始了广泛交流。西域的名马、香料及水果等特产传到了中原,中原的丝绸等物品以及先进的生产方式传到了西域。从此打通了影响深远的丝绸之路。

汉武帝行使白金三品的时间是元狩四年,正是张骞第二次出使西域的时间。笔者认为这不是巧合,白金三品正是专为张骞通使西域特地铸制的货币,因为马币上的纹饰是西方钱币常见的马纹,而龙币上铸有外文,更是明证。张骞除了带上牛羊万头,还有金币帛等价值千万的钱物,这些“金币”钱就是仿西方货币的白金三品,或者还有半两、三铢等,以方便与西域各国的交往。这年冬天在张汤的主持下又将白金三品在国内发行,作为大额货币使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