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瓖与明末清初山西大同局制钱

Jiang Xiang and Coins Made by Shanxi Datong Money Administration of Late Ming and Early Qing Dynasties

Collections - - CONTENTS - /张彦刚

山西大同扼晋、冀、内蒙古之咽喉要道,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洪武七年(1374年),明朝政府改大同路为大同府,隶属山西行中书省。洪武九年改为承宣布政使司,此后管辖域不断扩大,管辖范围东至北京的居庸关,西起黄河转弯处的偏关,东西延绵千余公里,南北亦有数百公里。其范围之大,为明代著名的九边之首。

到了崇祯朝末年,陕西延川人姜 时任镇朔将军印大同总兵官,此时大同地区所使用的流通货币是北直隶京版标准钱(图1),直径26.7毫米,5.2克。该钱端庄周正,是崇祯通宝中较为规制的一种。

明末爆发了以高迎祥、李自成、张献忠为首领的农民起义,进而席卷中原地区,成燎原之势。起义军与明朝军队在反复较量中,也波及到姜 所镇守的大同。崇祯十七年(1644年)二月,闯王李自成亲率主力进破汾州(今山西汾阳),分向潞安(今山西长治)、河曲、静乐,遂长驱太原陷之,然后北向大同。大同总兵官姜

见情势不妙,秘密派人送上降表,有意归属大顺起义军。据《甲申传信录》载:“闯军遂入 城,定之。绑姜 至,定其叛国之罪,欲斩之,奉闯将张天琳劝释,未戮。”三月六日,李自成离开大同时留下张天琳、柯天相、张黑脸掌控大同,而姜 虽然仍被封为总兵,但已无实权。根据钱币研究发现,此时大同地区流通的是起义军大顺政权的铸币“永昌通宝”西安版(图2),直径24.5毫米,重4.11克。

同年三月十五日,李自成攻克北京,明思宗朱由检自缢煤山,明王朝覆灭。进入京城的李自成为瓦解明军残余势力,多次遣使招降明山海关总兵吴三桂,吴三桂起初有意归顺,率军离山海关进京,行至半路时得知其父吴襄在京遭农民军拷掠,于是打着为崇祯帝复仇旗号,拒降李自成,还师山海关。四月二十一日,李自成与吴三桂进行“一片石战役”,吴军渐渐不支,迫于时局,吴三桂乃降于清朝摄政王多尔衮,两军联手击溃大顺军。李自成率残兵逃回京城。四月二十九日,李自成在北京称帝,随即将吴三桂一家老小全部抄斩。次日,李自成火烧紫禁城和北京的部分建筑,率军退出北京城。

得知李自成败逃,本来就不被大顺政权 重用的姜 有了自己的想法。崇祯十七年四月清将吴惟华率兵进攻大同,六月初六,姜 率亲信扑向帅府将大顺起义军守将柯天相、张天琳等杀死后,投降清英亲王阿济格,仍旧被委以总兵职务,并协助清军镇压陕北大顺军高一功部。

顺治元年(164 4年)十月,清朝在大同设立大同钱局,开始铸造顺治通宝背右“同”字小平钱(图3),直径25.6毫米,重4.35克。每钱当制钱一文,次年增至一钱二分,主要用于发放军饷。大同局是清政府早期铸币历史较长的钱局之一。据史料载:“大同钱局顺治元年拾月开铸,搜括铜斤及部拨银共叁万肆千贰百肆拾肆两零以充铸本,铸出制钱搭放兵饷,元年起至伍年陆月止,获息拾壹万捌千叁百贰拾陆两玖钱零。捌年捌月内臣部奏销讫。据饷司萧炎呈报,柒月以后铸本文卷俱被姜逆焚劫。” (《清代档案史料丛编》,中华书局,1981年版第七辑)。

从目前的出土和钱币研究上看,顺治通宝背右“同”钱,字体书法、形制大小均与崇祯通宝北直隶京版小平钱别无二致,其中有一种

剃头梳辫,便滥杀无辜;姜 爱惜生灵,心生愤懑,与阿济格发生隔阂,矛盾不断。顺治五年冬,姜 得知多铎病故,多尔衮染病,遂于十二月初三日在大同起义,宣布反清归明(此时南明政权还在进行反清复明的努力)。姜自称大将军,率众举起反清大旗。此年是戊子年,史称“戊子之变”。

为宣布效忠与满清对立的南明政权,表达对满清之决裂,姜 开始铸造使用大明通宝光背钱(图7),直径26.1毫米,重4.39克。此钱大小与顺治通宝背右“同”钱近似。从出土实物来看,大明通宝光背钱多出自山西大同,常与顺治通宝背同钱、背二、背延钱一起出土。大明通宝钱目前发现的有“宽字明大字版”和“窄字明小字版”两大版别,尤以窄字明小字版为少见。

从实物上看,大明通宝光背钱与大明通宝背“工、户、帅”字钱铸造及打磨工艺及风格迥异。结合出土情况,可以修正以往泉界认为大明通宝钱均为南明鲁王朱以海铸造之说,确立大明通宝光背钱是由姜 铸行。由于此钱铸造精美,铸行只有半年时间,存世稀少,历来受到钱币收藏爱好者的喜爱,目前美品价格已过万元。

20世纪末,甘肃张掖地区一次性出土了数千枚大明通宝背“帅”钱,在此批量出土之前,这种背帅钱在甘肃张掖、武威、酒泉地区均有 零星出土。据此,大明通宝背“帅”钱应铸于甘肃张掖,其有典型的西北铸钱风范。

“戊子之变”后,迅速引发大同周边民众纷纷响应,宣布拥护大明政权,并成燎原之势。清政府多尔衮得知消息后派遣阿济格载“红夷大炮”急赴大同进行围剿。在对姜 进行劝降无效的情况下,多尔衮随即加派重兵围剿攻城,投入了当时清军几乎全部兵力持续作战,并两次亲征大同,姜 借大同城险坚固死守。

顺治六年六月,围困大同数月,大同城内已经粮尽,“兵民饥饿,死亡殆尽,余兵无几”,守将杨振威等人于十月斩杀姜 及其兄弟首级,献城投降。阿济格入城,恨城内兵民固守,下令屠城,史称“大同之屠”。屠杀之后,昔日的大同城因此受到严重破坏,沦为荒城。之后大同府和大同钱局被迫搬迁到阳和卫(今山西阳高),钱局改称“阳和局”,清史档案《车克题查明停减炉座铸本钱息事本》记载:“顺治七年二月阳和钱局开始铸钱。”所铸顺治通宝有背上“阳”(图8),直径25.7毫米,重4.32克。与背右“阳”二种版式钱,其中以背右小“阳”字钱少见。另外,顺治十年阳和局又铸顺治通宝背“阳一厘”钱(图9),直径25.7毫米,重4.03克。此钱表示每钱折银一厘,目前发现版别分大阳大厘、小阳小厘及阔缘版等,在一厘钱中略为少见。

顺治十三年,大同城重建大同府,撤销了阳和局恢复大同钱局,并铸顺治通宝背“同一厘”钱(图10),直径25.4毫米,重4克。因“同一厘”在顺治通宝四式钱中最少,甚为泉友追崇,目前单枚美品价值在50 0 0元以上。“同一厘”存世量少,这与大同钱局重建时间晚,距离顺治十四年停止铸造一厘钱仅有一年铸期的史实吻合。《清史稿》载:顺治十七年,大同局铸顺治通宝背满汉文“同”字钱(图11),直径27.6毫米,重3.9 6克。其版式相对单一,面文均为“户一厘”标准版。

拂去历史尘埃,如今人们对姜 这一历史人物有着不同的评判,可谓见仁见智。多数人认为,其人政治投机,反复无常,缺乏气节,其人不足取,并称其为“三姓总兵”;也有学者认为,姜 在山西的反正,使三晋震动,清代朝堂哗然,此举导致了与当时南明政权南北呼应,对反清复明运动起到推动和促进作用。

对于钱币收藏爱好者及研究者来说,姜铸币给我们留下了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战时军饷刻不容缓,而直接改造祖模再翻铸钱币的办法虽然不够正规,但在短时间、小规模铸造上却体现了省时省力、方便高效的特点。以上大同钱局铸币的案例,很明显体现了在那个特殊的历史时期铸造货币的特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