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青春片:“后青春期”的影像诉说

Contemporary Literary Criticism - - 内容 - 王晖 欧阳一菲

摘 要:新世纪以来,中国大陆青春片得到长足发展,作为青春片亚类型的都市青春片也获得了不俗的成绩。都市青春片大多以处于“后青春期”的青年个体为主要表现对象,且在文化形态、人物形象和叙事手法等方面都与青春片存在一定关联和延续。本文旨在通过分析都市青春片与青春片之间的关联性、突破性,进一步探究都市青春片的发展新动态和类型化进程。关键词:都市青春片;后青春期;文化语境

都市青春片的表现对象,大多以“后青春期”(大学毕业之后十年左右)的青年个体为主,着力表现其离开校园之后,在都市生活中的成长经历和情感体验,故亦可将其称之为“后青春电影”。摩登时尚的都市建筑、快速多变的生活节奏、个性鲜明的人物形象和多元的潮流文化等,常常构成都市青春片的显明标识,而爱情自然也是其不可或缺并着力凸显的重要元素。当然,相对于表现青少年学生的校园青春片,都市青春片在“表现爱情的过程中,总是着重刻画男女主人公之间既互相吸引、又互相争竞,既不乏两情相悦、又充满两性冲突的复杂关系”,这种被赋予了更多社会性的爱情演绎,也因此成为都市青春片的一大特征。1990 年代初,中国大陆青春片开始萌芽并发展,作为青春片亚类型的都市青春片也获得了相应的发展契机。2000

年以来,《非常完美》、《杜拉拉升职记》、《将爱情进行到底》、《失恋 33 天》等影片取得了不俗的票房成绩,这使都市青春片在影坛的影响力日趋提升,也为其未来的发展提供了内在动力和支撑。

一 走过花季:作为“续集”的后青春影像

无论青春片还是现实生活中的青年群体,他们从校园“象牙塔”中走出,步入精彩纷呈又复杂多变的社会,在物质生活、精神需求和价值观念等方面都发生了一定的转变。从“微型社会”的校园向“校园缩影”的社会过渡的过程中,青年人在思维方式、生活习惯以及价值观念等方面的关联和延续,都能够在“后青春电影” 都市青春片中捕获一二。这种关联和延续,或是受到相近似的外部生存环境的影响,或是来自于具体叙事意象之间的呼应。这既是对“后青春电影”中“后”之内蕴的阐释,也是对青春片所特有的“光韵”的解读。

(一)由“少年”至“青年”:特殊文化形态的传承

新世纪以来,青春片中青少年形象的塑造,一定程度上受到文化形态的影响,其中最主要的便是受到青年亚文化 以及中西方文化交融的共同作用。这是牵引青春片主人公从“少年”走向“青年”的主要标杆,也是将“都市青春片”融于“青春片”大家庭的重要标尺。

文化引导青年,青年创造文化。在现实社会结构中,青年人不具备主流身份,难以通过主流文化实现自我,完成找寻自我的历程。而作为一个具有行为能力和自我意识的社会群体,青年人需要一种属于自己的文化,为其自我建构提供有利的平台,因而,就形成了一种具有强烈亚文化特征的青年文化。正是这样的文化形态,影响着新世纪以来中国大陆青春片中青少年人物形象的塑造,也将人物从青春期到后青春期的成长经历和内心体验串联起来。

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外来文化以不同的形式和姿态涌入中国市场,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国人的日常生活。青少年作为年轻一代,对新事物具有较敏锐的感知能力和较强的接受能力,因此,外来文化便对其身心发展产生了更为深远的影响。他们乐于接受各种新鲜的西方文化并跟风模仿。这一代成长于中西文化融合时期的青少年,与传统文化熏陶下成长起来的上一代人之间存在较大差异。处于青春期的新青年,更乐于像西方青少年一样,去实践、体验、尝试各种新鲜事物,甚至“脱离父母、独立生活”成为他们所希冀的理想化成长模式。然而,由于先天受到传统文化的较深影响,后天西方文化的植入又呈现“快餐化”模式,当代中国青少年的成长之路显得不那么理想,现实的社会总会给予他们适时的“敲打”。他们在表现独立的时候,总会暴露出对父母的依赖,外向自信的背后总会流露出脆弱迷惘。中国青少年与西方青少年,在年龄上呈现同质性的特征,而在文化上则具有较大的差异性,这就使当下中国大陆青春电影中的青少年形象表现出不同的性格特质。

在东西方文化的影响和制约下,青春片中的青年群体形象在成长过程中或许存在某些缺陷,但其自身却依然秉持着民族特质和价值理念,无论身处校园还是步入社会,他们都更倾向于将自己视为时代和社会的“弄潮儿”,并努力

走在多元文化潮流的前沿。正是这种民族属性的传承和共通,以及文化价值理念的延续,为都市青春片的生长和成熟开拓了更为广阔的意蕴空间,缔造出作为青春片“续集”的“后青春电影”。

(二)“微型社会”与“校园缩影”的镜像关系

从校园青春片中的“少年”成长为都市青春片中的“青年”,青春片里的青年群体从校园步入社会,在自身性格、个人生活、情感体验和观念认知等方面都会发生不同程度的转变。这一方面表现出文化形态的影响,另一方面,我们也可以通过影片中所呈现的客观具象之间镜像式的呼应和对照关系来体味。

都市青春片中经常会出现校园建筑和都市楼宇之间的回闪和比对。清新明媚又整齐素净的校园建筑,散发出温馨又明朗的青春朝气,这样一组画面镜头出现在高大奢华又流光溢彩的都市图景中,形成较为强烈的对比。不同风格的影像、不同年岁的经历共同体现在同一批成长主体身上,在怀旧的同时,也获得了对“后青春期”的反思。影片《夏洛特烦恼》借用“穿越”这一叙事手法,将主人公青春懵懂的校园生活与步入社会后的挣扎徘徊交织映现,校园建筑与都市楼宇交替回闪,二者在形成对比的同时,也隐喻着影片的主旨 最好的时光便是属于自己的当下。影片中的夏洛在梦境中一次次弥补自己曾经的遗憾,让自己从草根变成明星,娶到了心仪已久的校花,但“功成名就”之后却发现梦境中的成功背后有太多不为人知的丑陋和辛酸,而现实当中的自己才是最幸福的。影片的这一主题为正在经历“后青春期”的迷惘都市青年提供了参考,同时也成为即将离开校园的准都市青年的生存指南,都市青春片也因此成为校园青春片的延续。

除却建筑环境方面的对比,都市青春片还将生活节奏和两性关系等感性元素进行对照。都市的快节奏生活方式与校园闲散的生活氛围形成对比,都市男女开放前卫的两性关系与校园情侣之间青涩懵懂的关系形成对比。这种对比既让我们看到了都市与校园之间的区别,同时也让我们感知到“后青春期”与“青春期”之间的关联性。影片《将爱情进行到底》分三个片段,分别赋予杨峥和文慧都市白领、普通工人和海外富商等三种不同身份的都市体验。白领生活的小资、工人生活的现实以及富豪生活的奢华,都与二人纯洁稚嫩的校园生活形成对比。影片中反复出现的“神秘树酒店”,全面清晰地阐释了三种社会阶层与校园群体之间形成的精致与单纯、老练与稚嫩、奢华与质朴的比照,“神秘树”好似一面镜子,照出了主人公一路走来的蜕变和新生。影片《万物生长》通过秋水、柳青和白露之间的三角关系,将都市男女与校园情侣两性关系的异同作出比较。秋水与柳青之间前卫的暧昧关系,与秋水与白露之间青涩的恋人关系形成对照,某种程度上,这也是都市与校园之间差异的对比。走出校园的人褪去了身上的稚气,大胆融入社会后,便成为前卫、开放的都市时尚潮流的代名词。《万物生长》中的柳青和白露分别代表着时尚都市和清新校园两个阵 营,而秋水,则是这两大阵营之间的一面镜子,他照出了二者之间的差异,同时也为二者搭建了过渡的桥梁。从校园走向社会,这是一个“万物生长”必经的过程。都市青春片也正是通过对这一必经过程的描摹叙述,向正处于青春期的人们讲述了“后青春期”的与众不同。

二 饮食男女:“后青春”群体间的互窥与暧昧

进入新世纪之后,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和女性地位的提高,物质条件对爱情和婚姻的影响日益增加,男女关系也变得越来越复杂。于是,都市青春片通过人物形象的设置,在再现男女之间纯真感情的同时,也道出了社会传统观念与男女地位之间的隐藏关系。

(一)都市女性形象:强势的“被看”群体

与过去同类型影片相比,新世纪以来诸多都市青春片中的女性形象有了明显的变化 她们更加独立自主,有自己的事业设想和独立的经济地位。电影中表现的爱情与事业的关系更加紧密,事业与爱情的双丰收成了这些影片的共同套路。不少都市青春片从女性视角出发,展示了女性的工作奋斗历程、爱情发展经历以及心灵成长史。例如《摇摆的婚约》、《失恋33 天》、《幸福额度》等。在这些电影中,男性所占的叙事篇幅并不多,而且多数男性的性格相较于女主角而言更为温吞。

都市青春片中还表现了另一种女性。即她们已经在工作上取得了很好的成绩,但她们的爱情故事不再是简单的事业和爱情双丰收的理想化展示,而是事业成功对婚姻爱情造成冲击,以及在此情况下这些女性所需要做出的抉择。《我们约会吧》中的女强人虽然是电视台的高管,但她在现实生活中的感情现状却一塌糊涂。由于过于专注自己的工作导致了与丈夫的分手。受到离婚影响的她心情低落,新节目的开播也遇到了各种阻碍,整部电影中她的脸上都没有露出笑容。直到影片的最后,她脸上出现释然的笑容,其原因是因为僵化的夫妻关系发生了转机。她的婆婆生急病住院,医院联系不到她丈夫时只好联系她,在医院的走廊上,赶来的丈夫对她的行为表示了感激和理解,这为两人的关系带来了转折。只有当女主人公体会到了家人的重要性并开始反思自己的行为时,她才能获得同丈夫缓和关系的机会。

除职业女性之外,都市青春片中出现的一种身份比较特殊的女性形象也引人注目。《北京遇上西雅图》中的文佳佳、《非诚勿扰》中的梁笑笑等形象即是如此。这类女性由于其身份的特殊,并不占据任何的道德优势。影片让这类女性最终主动地摆脱自己的特殊身份,完成道德上的升华之后,再奖励给她们一份完美的爱情,以此凸显女性的依附地位。而女性自身的道德升华,其实质则是为了更好地与男性在一起,并得到男性的认同。

中国大陆都市青春片中对于男女人物形象的设置,某种程度上满足了特定时代语境下观众的想象。电影对现实的展示并不等同于现实,而是经过艺术加工,并在此过程中

完成导演和观众对现实生活的想象。都市青春片放大和满足的不仅仅是观众对爱情的想象,还有观众内心深处对自己生存现状的一种想象。

(二)都市男性形象:隐蔽的主导者

青春片中的女性形象经历了从单一到多元的变化过程。或许在此过程中,女性可以取得一时的优势和胜利,但她始终依附于男性,并希望得到男性的认同。男性才是两性关系中占据最终优势的胜出者。

中国大陆都市青春片素来有选择相貌较为普通的男性做主角的传统,女性则一如既往地美貌和善良。近年来,此类电影越来越重视对女主人公外在形象的包装,在她们自身“颜值”不错的情况下,各式各样的华服美衣和时尚工作等,都将女主人公衬托得光彩照人。导演还通过各种各样的电影技术手段来美化和放大这样的场景,例如用优美的音乐来衬托女性的出场、特意选择拍摄角度使得女性看起来更优雅、用慢镜头展示女性走路时的精神气质等。美女形象的设置符合大部分普通男性观众的审美心理,而普通男性在电影中抱得美人归的艳遇,以及对女主角的突出描写,都证明了电影内外男性作为两性主导的优势地位。

除了男性观众能够在都市青春片中感受到心理主导地位以外,影片中男性心理优势地位还体现在另一方面:电影中的男主角拥有道德优势。《北京遇上西雅图》中的单亲爸爸 Frank 就是这一类型的代表。在与 Frank 的相处过程中,作为富豪女友的女主角文佳佳渐渐感受到真情的重要性。而文佳佳转变的原因和动力就是源自 Frank 对她的影响,在对方的影响下,文佳佳完成了自己的道德升华,以崭新的形象重新回到美国寻找 Frank。这样的人物设置进一步突出了中国大陆都市青春片中男性的主导地位。男性道德层面的高度不仅可以通过自己的形象进行呈现,更能够通过这些回归和重生的女性来凸显,而最终女性的道德完善更是为了配合男性的道德高度。

中国大陆都市青春片中女性多呈现为权威视点的被叙述对象,而不是真正的自述对象,电影中表达男女之间的感情进展时,几乎所有女性形象的展示和刻画都是从男性的角度出发,女性被覆盖在由男性视野组成的镜头下,男性享有绝对的心理优势。在传统文化的深刻影响下,影片中男女之间的关系和地位,不但能得到男性创作者和观众的认同和接受,同时也符合女性创作者和观众的潜意识。电影中对两性关系的差异设置,不但不会引起女性观众的不满,还会因为恰好契合了她们对爱情和婚姻中自身地位的潜意识认知而获得认同。

三 “后青春”影像的新“颜值”

(一)新主创:导演构成和观念转变

对于新晋导演而言,他们在资金运作、拍摄经验、剧本资源等方面会受到某些现实条件的制约,因此,低投资、高回报的电影类型就更易于被其接受、为其所用。作为青春片的亚类型之一,都市青春片具有比较稳定的受众群体,加 之题材相对简单且便于操作,因此受到不少新晋导演的青睐。经过不断的努力探索,这些新晋导演所拍摄的都市青春片,已逐渐成为青春片的重要组成部分。而新晋导演们的加入也使中国大陆青春片的导演构成发生了较大改变。作为影坛的新鲜血液,青年导演们通过其作品表现出个性化的审美品位和美学追求,一定程度上也为都市青春片的发展注入活力和动力。

“老牌”导演则多将都市青春片作为艺术探索和转型的一种尝试。擅长拍摄文艺片的导演顾长卫的电影《微爱之渐入佳境》就是这种尝试之作。这样做的结果,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这类电影的繁荣和发展,也为影片类型的融合提供了生动的范本。

都市青春片的导演构成还包括国内专业电影院校毕业的导演和港台青年导演。前者多以平和的姿态进入现有的电影体制,而后者则对好莱坞等商业片的娱乐观念和制作模式较为熟悉。无论是青年导演还是相对“老牌”的导演,也不论其受到海外同类影片影响的大小,他们对都市青春片的市场地位和受众的审美期待具有比较清醒的认识。时下热门的偶像明星、网络流行的剧本素材等的融入,都增强了都市青春片的时尚度和受欢迎程度。

(二)新氛围:“乌托邦”式的都市精英梦

当今社会,大众媒体对于观众,特别是青年观众而言,具有较强的影响力和说服力。电视、电影、广告等大众媒体对都市生活高频率、多角度的宣传,使人们特别是都市精英阶层逐渐对都市生活产生一种憧憬和向往。都市青春片的导演把握住观众的这一需求,借助电影这一造梦机器,努力在影片中帮助观众实现难以企及的“精英梦”。中国大陆都市青春片中对于“精英梦”的再现,主要通过都市镜像和特殊意象的使用来完成。在影片《杜拉拉升职记》中,主人公杜拉拉通过自己的拼搏努力,从一个普通职员一路进阶为部门主管,这一人物形象的塑造符合观众心中对于精英阶层的定位。影片运用一组镜头将杜拉拉生活质量提升的过程予以再现,从青涩单纯到老练霸气、从简单质朴的衣着到精致华丽的美衣,一系列对比揭示了人物自身地位和心态的变化。这种精英阶层意象的表现,还出现在影片《将爱情进行到底》中。在影片中,作为一个主要意象,“红酒”分别出现在三段故事中。第一个故事中出现的红酒象征着主人公杨峥和文慧的身份,是都市白领寻求精神共鸣的“佐料”,是人们向往的“小资”生活的代表符码。第二个故事中的杨峥和文慧都是普通工人,重遇后,为了像“电影里的人”一样浪漫,他们将家中的“白酒”换成了“红酒”,以此来衬托情景,体验精英的浪漫生活。第三个故事中,身处上流社会的文慧,看似过着悠闲的生活,实则是在酒入愁肠后哭诉心中的委屈。这里出现的“红酒”既是优质生活的象征,也是疲乏精神世界的一颗黄连。郭敬明导演的《小时代》更是都市生活的极端化展现。高档的换衣间、精致奢华的服饰、星光熠熠的酒会,这些普通人日常生活中难以接触的情景都在影片中一一呈现,满足了观众对上流社会生活情

状的臆想。

(三)新形象:潮流都市中的“新新人类”

“时尚是青年人追求独立与个性的象征,也是青年人自我平衡和情感归依的表现形式,它构成了大众文化最富特色,最有活力的品格。” 都市作为大众文化的主要载体,为大众文化的传播和发展提供了广阔的空间。时尚的气息、个性的表达,让青年人不自觉地参与到大众文化中来,共同铸造了都市青春片所需的“都市语境”。徐静蕾导演的《杜拉拉升职记》对都市影像进行了积极探索。影片充分运用都市青春片的固定模式:灯红酒绿的都市光影、摩登高耸的现代楼宇、成熟老练的红男绿女等。影片的主人公以青年为主,展现其在职场中的拼搏努力,传递其为梦想而努力的价值观,这亦是青春成长的一种书写。由伍仕贤导演的影片《独自等待》是一部广受青年人喜爱的都市青春片。影片的明星效应、人物时尚的穿着、流行音乐的使用、时尚元素的植入等,都与当下都市青年的审美品位相契合,满足了受众对于都市生活的美好憧憬。

都市青春片发展至今,已经不再满足于“才子配佳人”、“有情人终成眷属”式的传统情节设置,转而着力于对人物性格进行刻画,通过个性化人物形象的塑造推动影片在情节上实现创新。我们看到,“女汉子”、“男闺蜜”、“萌妹子”和“暖男”等各具特色的人物形象逐渐在都市青春片中走俏。这些个性化人物形象的出现,与当下社会文化、价值理念的转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女性不再主打温婉柔和的路线,而多了一份坚韧霸气。男性形象塑造则更多地从生活层面挖掘,“出得厅堂,下得厨房”变成新时代“好男人”的标准。这些人物形象都有各自的长处和弱点,譬如《失恋 33 天》中的“暖男”黄小仙、《撒娇女人最好命》中的“女汉子”张慧、《我的早更女友》中的“男闺蜜”袁晓鸥等。这些性格鲜明的人物使其形象独具特色,也使影片中的矛盾冲突别出心裁,影片也因为这些个性化的人物塑造而亮点显著。

(四)新技巧:喜剧式错位表达的娴熟运用

都市青春片除了满足观众对爱情的幻想之外,还通过喜剧因素缓解观众在现实生活所遭遇的情感压力。喜剧因素在都市青春片中虽不是主要的组成部分,却也是不可或缺的存在,通过它所造成的“笑果”,能让观众在电影中得到一时的放松和娱乐。中国大陆都市青春片体现喜剧效果最主要的手段就是错位和台词的设计。

“喜剧的错位表达就是以某种幽默的方式有意不按生活的常识和以往艺术表现的常规来展开情节,使观众感到有趣。其错位的对象和具体方式可以是多种多样的”。以观众与电影中的人物在认知同一事物过程中存在的错位关系为例,电影中的人物由于各种各样的误会或对于彼此心思的不确定,导致了感情的不顺利,而观众作为全知视角的掌握者,他们比电影中的人物更加明白误会的存在,也能够看清事实的全貌。

台词是电影剧本的基本构成要素之一,是塑造人物性 格、展示人物心理的主要手段。中国大陆都市青春片中的台词不仅承担着这样的功能,而且也增强了喜剧的效果,这也是都市青春片保持娱乐性的重要手段之一。都市青春片通过人物言语上的歧义、双关以及能指和所指之间的差异来制造喜剧的效果,同时还在俗语上做文章,譬如一些电影中就有大量来自民间或网络的搞笑段子。《非诚勿扰》中,秦奋在自我介绍中对自己的外貌、年龄和长相都进行了调侃,这样温和的调侃不但不会让观众反感,还能够缩短人物和观众之间的心理距离。

都市青春片不仅仅停留在再现现实生活的层面,作为一种有效的圆梦手段,影片在再现真实情境的基础上,运用自己的圆梦功能实现了对现实的重新包装和净化。诸多的不满或遗憾,在影片中通过大团圆的结局和经典爱情模式的设置,升华为浪漫而纯真的感情,满足了观众对纯真情感的向往和渴望。都市青春片通过各种各样经典的爱情桥段来为电影中的爱情增加传奇色彩,并进一步满足观众对于完美爱情的想象,弥补稍显平淡的现实。除了对经典爱情模式的运用,都市青春片还善于通过音乐、服装造型、时尚元素等各种各样的手段来为电影中的爱情增加迷人梦幻的色彩,从而让观众在观看电影的过程中获得现实生活无法给予的满足感和获得感。由此可见,中国大陆都市青春片的发展已经进入到类型化阶段,并将持续推进之。都市青春片毫无疑问需要学习和借鉴国外优秀电影,但更为重要的是需要发展出真正适合中国本土市场环境且具有中国特色的类型模式,而不能一味沉浸在简单模仿这一浅层次上。同样的道理当然也适用于中国其他类型的电影发展。如何能够在模仿的基础之上,完善类型、发掘本土,拍摄出真正适合广大观众、反映本民族文化的类型电影,就是一个摆在电影人面前的严峻问题。

(作者单位: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科规划基金项目“21 世纪中国大陆青春电影研究”阶段性成果,项目批准号: 16YJA760036)

责任编辑 赵雷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