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浩翔的黑色幽默电影与都市文化表达

Contemporary Literary Criticism - - 彭浩翔的黑色幽默电影与都市文化表达 - 周敏

摘要:彭浩翔的电影以特立独行著称,以荒诞幽默为主要特征。彭式黑色幽默反映了都市文化与都市生活特征。艺术源于生活,又是对现实生活的概括性建构。创作者需要自觉地把社会要求内化为自己的创作意识,自觉对社会进行艺术的镜像表达,在形式创造、美感表现、价值体验等方面来反映都市社会生活与都市社会文化。关键词:彭浩翔;黑色幽默;都市文化

一 黑色幽默的阐释

“黑色幽默”源于1965年美国作家弗里德曼汇编的作品集《黑色幽默》,在这里,“黑色”在英语中取阴暗、暗淡、无望之意。随后,黑色幽默名声大噪。而人们对于“黑色幽默”的定义众说纷纭。按照《大英百科全书》的说法,它是“一种绝望的幽默,力图引发人们的笑声,作为人类对生活中明显的无意义和荒谬的一种反响”。作为后现代主义小说中重要流派的黑色幽默,主张通过小说中人物滑稽可笑的言行来对社会现实进行描写,用来揭露社会上存在的丑恶阴暗面。C·休·霍尔曼在他主编的《文学手册》中指出,“黑色幽默”是“现代小说和戏剧中,运用病态和荒诞,以取得可怕的戏剧效果。它既指愤懑、辛辣的笔调,更指荒诞、病态的处境,这种处境与苦难、不安和死亡紧密相连。” 而且,黑色幽默比较善于表现人绝望的境地,用轻松愉快的笔调叙述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在不协调中创作幽默。因此,黑色幽默又被称为“荒诞的幽默、病态的幽默”。黑 色幽默派小说的最大成就在于其用犀利激愤的言辞毫不保留地尖酸讽刺、针砭时事,通过对现实事物荒诞不经的描绘和独特的戏剧性结构表现出深沉的悲哀,不仅揭露现实社会及其人物的荒诞心理,同时也流露出对社会现实生活的强烈关注。

黑色幽默作为美国1960年代一个重要的文学现象已经远去,但黑色幽默作为一种艺术形式却广泛地被其它艺术门类所继承和延续。作为戏剧和电影的黑色幽默无疑继承了其文学的思想价值倾向和美学风格。在黑色幽默电影中,战争、痛苦、疾病、死亡等成为电影常见的主题。这些沉重的话题折射出导演对社会的强烈关注和深深悲哀,代表作品有《低俗小说》《两杆老烟枪》《全金属外壳》《发条橙》《美丽人生》等。黑色幽默“作为现代电影喜剧范畴中一样非常典型的美学表达形式,实际上也是创作者观察世界、表达世界的一种独特方式,相对于常规意义的喜剧幽默有着更高层次的要求,需要有更智慧的故事叙述、更精彩的场景细节、更巧妙的人物塑造和更个性的影响风格。”

二 彭浩翔电影的黑色幽默解读

彭浩翔,人称“鬼马导演”,香港评论界称其为“未来香港电影希望”。从2001年首次执导《买凶拍人》,到《大丈夫记》(2003年)《公主复仇记》(2004年)《青春梦工场》(2005年)《伊莎贝拉》(2007年)《出埃及记》(2007年)《破事儿》(2007年)等,再到被大陆观众所熟悉的《志明与春娇》(2010年)《春娇与志明》(2012年)《低俗喜剧》(2012年)《人间小团圆》(2014年)《撒娇女生最好命》(2014年)《春娇救志明》(2017年),他的电影以特立独行、风格明显著称,以荒诞幽默为主要特点。他的幽默既不是香港传统喜剧中热热闹闹的插科打诨,也不是内地黑色幽默电影中的着重台词的“尖酸刻薄”。他的黑色幽默是源于自身的性格和阅历,其电影的性格即他自身性格,演员和外部一切条件都不过是他实现头脑中怪异画面的道具,与生俱来的浓郁的香港地域文化特色贯穿了彭浩翔黑色幽默电影的始终,且香港都市文化的建构在影片里都有属于其自身的呈现方式。

(一)故事题材彭浩翔电影首要的特色就是题材的选择。作为土生土长的香港人,彭浩翔有着强烈的本土意识,其故事题材往往是他身边发生的故事或者听说的故事,生活中得来又相当“非主流”。他善于用荒诞离奇的手法来展现香港社会,用玩世不恭的心态来达到对崇高叙事的消解。犯罪、情色、伦理等社会“非主流”话题都是他喜欢涉及的题材,但是在这些边缘题材之下隐藏的却是非主流呈现与主流思想的有机融合,表达的是主流的价值取向和意识形态。他通过将角色平民化、草根化,使之与社会大众建立起身份上的等同,再通过刻画角色在香港社会变迁中遭遇的各种处境,将角色与观众距离进一步拉近,最终的结果是观众对平民主角产生身份的认同;认同感一旦形成之后,彭浩翔会满足观众普遍对于圆满结局的心理期待。《买凶拍人》把亚洲金融风暴冲击下的香港微缩为整部影片的灰色基调,杂糅了香港电影圈的诸多文化热点元素,对香港电影业的弊病进行了讽刺;《青春梦工场》对当代香港大学生的思想价值观进行了批判;《志明与春娇》描绘的是香港禁烟环境下都市吸烟男女在后巷的爱情故事;《春娇与志明》表现的是香港人北上的困惑与无奈,对故土的怀念;《大丈夫》《公主复仇记》《撒娇女人最好命》等折射的是香港都市社会中男女 情感的价值观,人们对于婚姻与生活的态度。在这些影片中,彭浩翔安排角色脱离现实困境获得救赎,让观众在情感上达成暂时的认同,并得到即时的心理安慰。这些故事题材既折射出彭浩翔电影的荒诞喜剧色彩,同时也是香港回归以来社会文化的一个缩影,舒展开来就是香港都市文化变迁的“清明上河图”。

(二)台词艺术

彭浩翔的电影在故事情节和剧本结构的基础上,一定要有很明确的主题。正如他在某次采访中所说的:“我不是先想剧情,而是先想该部电影的精髓。” 因此,彭浩翔的每部电影作品的台词都颇耐人寻味,堪称精髓。例如《大丈夫》中“婚姻是虚无的,随时可以毁灭,你根本控制不来,也掌握不了,但是前面的事,你就可以掌握,只要掌握了这件事,你就可以有一个选择,选择离开这段婚姻,或者是维系这段婚姻。”《公主复仇记》说“这世界没有王子。同样,这世界没有公主,只有巫婆,和一些自以为是公主的巫婆。”

《青春梦工厂》缘于陈凯歌在《少年凯歌》里的一句话:“当你以为你对这世界已经相当重要的时候,其实这个世界却刚刚准备原谅你的幼稚。”这是这部影片中最关键的一句话,是讽刺,也是警醒。在这部青春故事的电影里,是关于梦想与现实的碰撞:“你们这些……什么?大学生……骗政府钱、申请什么助学金及贷款……你买些什么?你买些什么?又不还钱。还有,申请什么自雇计划……自雇自雇……只懂得自己顾自己。你们是自私的一代?你们知道?你们知道你们在干什么?你们在想什么?你们的尊严去哪了?你们这一代令我很失望。你们令所有港人和亲友很失望。”

这种颠覆常规的游戏性表征创造出强烈的“间离”效果,既是彭浩翔的讽刺,也是彭浩翔的幽默。

(三)电影叙事

巴赫认为,电影是一种语言活动。这种说法泛指造成各种电影表现效果的艺术性手段,如摄影、照明、剪辑、音响处理等。 作为导演,彭浩翔并没有仅仅满足于主题的设置,他还通过镜头语言、叙事结构等将主旨完美呈现。彭式的黑色幽默电影是相当经典的好莱坞叙事特点,大多强调传统的线性叙事方式,要求完整的叙事情节、紧凑的叙事结构、精巧的情节编排、严谨的逻辑结构意识、注重剧情起承转合的戏剧构成。

虽然彭浩翔的电影在叙述顺序上大多采用线性叙事结构,但他也不拒绝在影片中进行多个时间相度并存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