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背后的“民族”与“国家”

——由近三十年沈从文研究的流变谈起

Contemporary Literary Criticism - - 诗意的遮蔽与呈现 - ◎黄锐杰

- / /摘要:近三十年的沈从文研究基本在“地方 民族国家”“传统现代”的二元对立框架中展开。近十年来,研究者开始更多注意到沈从文“牧歌”图景中的“现代”与“国家”问题。在这一问题视域下,研究者注意到了沈从文笔下的“湘西”的核心之一苗区。早期的沈1930从文特别喜欢在小说中描绘苗族的形象。 年代之后,在沈从文的“湘西”书写中,苗族1931则已经消失在“中华民族”中。这一转向与 年的“九一八”事变密切相关。沈从文之后的《边城》等一系列作品,可以视作对这一时期民族危机的回应。关键词:沈从文;湘西;民族;国家 沈从文研究一跃而为“显学”始于1980年代中后期。就“现代文学”这一学科建制而言,1980年代是一个发现的时代。研究者不满于依附于革命史学的“当代文学”模式,开始探索一幅别样的现代文学地图。正是在这个时候,研究者开始意识到沈从文与“五四”新文学(更准确地说是“现代文学”这一学科在1949年后按“当代文学”模式建构的新文学史)之间的差异。正是这种差异性将沈从文推上了文学研究的前沿。仔细辨析的话,不难看出近三十年的沈从文研究大体上在以下两种二元对立中展开:地方-民族/国家(共时性的政治结构)、传统/现代(暗含进化史观的时间序列,通常转喻为乡村/都市)。各种阐释模式几乎都可以排列在由这些二元对立组成的坐标系中。可以说,这一 坐标系构成了沈从文研究的基本出发点。在1980年代初的沈从文研究中,研究者们多强调这一组二元对立的前项,即研究者们更多看到的是沈从文“保守”的一面。正是在“保守”的一面中,研究者们看到了沈从文与新文学构造的“现代”不同的面相。这种“重新发现”许多时候会呈现为将沈从文纳入“五四”新文学的努力——其基本策略一是发掘沈从文身上与“五四”新文学相契合的地方,二是进一步拓宽“五四”新文学的内涵与外延。这一表面上自相矛盾的做法可以视作新时期文学研究与“当代文学”模式之间延续性的体现。然而,不管这种将沈从文“偷渡”进“五四”新文学的做法本身有多“真诚”,都掩盖不了沈从文与“五四”新文学之间的“格格不入”,而正是这种“格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