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欧关系:恢复之路艰难多

内容提要 2018年5月以来,俄罗斯与欧盟的关系迅速回暖,双方在维护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方面基本持相同立场,在叙利亚问题上俄欧双方也存在不少共识。虽然欧盟没有解除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但俄欧经济合作也在升温,俄欧不顾美国的反对,决定继续推进“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俄欧在乌克兰问题上的分歧依旧存在,这一影响俄欧关系的主要因素不消除,俄欧关系的改善会大打折扣,短期内很难恢复到乌克兰危机前的水平。

Contemporary World - - 名眼观察·对外援助 Through The Prism Of Expertise• Foreign - 关键词 俄罗斯;欧盟;合作;冲突DOI: 10.19422/j.cnki.ddsj.2018.11.007

2014年乌克兰危机爆发后,俄罗斯与欧盟的关系迅速恶化,由欧盟发起的经济制裁给俄罗斯经济造成了很大困扰,导致俄罗斯经济连续两年负增长。北约重启东扩又增加了俄罗斯的军事压力,也影响着俄欧关系的发展。俄欧原来要建立的“现代化伙伴关系”和“四个空间”[1]被束之高阁。乌克兰东部问题久拖不决、欧盟自身问题困扰增多、美国对欧盟的打压等诸多因素,使欧盟不得不调整对俄政策,2018年以来俄欧关系有了一定的缓和与调整。但从目前发展态势看,俄罗斯与欧盟关系短期内很难恢复到乌克兰危机前的水平,俄欧关系改善之路仍很艰难。

乌克兰危机以来冰冷的俄欧关系回暖

2018 年初,俄欧关系出现了倒春寒。影响俄欧关系的主要因素是3月 4日发生前俄英双重间谍谢尔盖∙斯克里帕利及其女儿尤利娅在英国索尔兹伯里中毒事件。英国政府认为,导 致斯克里帕利父女中毒的А234 毒剂是前苏联研制的“诺维乔克”类神经毒剂,因此此事乃俄罗斯所为。尽管俄罗斯对此予以否认,但欧盟16 个成员国(包括德国和法国 美国、

)、加拿大、挪威、阿尔巴尼亚、乌克兰等多个国家仍与英国一道驱逐俄罗斯外交官,为本就不睦的俄欧关系又铺上了一层霜,俄罗斯同西方国家的关系跌到了冷战结束以来的最低谷。然而,2018 年 5月以来,俄欧关系迅速回暖,高层互访增多,俄欧在伊核协议、叙利亚和平和经贸关系等问题上合作的愿望增强。

促进俄欧关系回暖的主要因素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一系列政策。2018年 5 月 8日,特朗普不顾欧洲盟国的反对宣布退出 2015年由美、俄、德、英、法、中六方与伊朗达成的伊核协议,宣称将恢复对伊朗的经济制裁。同时,美国政府还宣布将大幅提高包括德法在内的各国出口到美国的钢和铝的关税。随后,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理默克尔相继访问美国,试图 说服特朗普改变立场,但均未能奏效。由于地缘相近,中东局势的发展直接影响着欧洲的稳定与安全。在欧美分歧加深的背景下,德国和法国有意加强与俄罗斯的合作。5月 18日,默克尔到访俄罗斯,在索契与普京举行会晤 ;5 月 24 至 26日,马克龙参加了在圣彼得堡举办的国际经济论坛,并对俄罗斯进行正式访问。德法两国领导人在十天之内相继访问俄罗斯,使冷淡的俄欧关系迅速回暖。俄罗斯本来就很重视对欧关系,并试图寻找机会改善与欧盟的关系。2018年普京连任总统后首次对外访问就选择了奥地利,一是因为从7 月 1日开始,奥地利将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二是因为奥地利总理库尔茨对俄很友好,三是表明俄罗斯重视与欧盟的关系。对于德法两国领导人的来访,普京热情接待,在许多问题上与他们达成了共识。

第一,俄罗斯与欧盟领导人在维护伊核协议方面基本持相同的立场。伊朗核问题影响欧洲安全,在叙利亚问题尚未解决的情况下,伊朗再出现 左凤荣

新的变数会给欧洲的安全带来不利影响。因此,作为伊核协议的签署方,德法俄在维护这一协议上态度和立场高度一致。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后,默克尔和马克龙都在多个场合表达了对特朗普的不满,认为美国单方面撕毁协商了十年才达成的协议是不严肃的,指责美国的决定给国际社会造成了严重损害。为了缓和美国的立场,它们认为伊核协议应补充2025年后伊朗导弹计划和伊朗在中东地区活动的框架协议,这一看法也得到了普京的支持。2018 年 5 月 18 日,在与普京共同会见记者时,默克尔指出, “德国、英国、法国以及所有欧盟成员国都支持这个协议,今后我们将继 续遵守它。”[2] 5 月 24日,在与普京联合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马克龙表示,“我已经跟普京先生谈了彼此关切的问题,包括在2025 年后的伊朗核项目、弹道导弹项目和其他地区问题。我们已经同伊朗总统鲁哈尼就这些问题开始了对话。这个对话是有生命力的、可行的,只要各方都遵守2015年达成的协议。”普京表示,“俄罗斯的立场众所周知。我们认为应当保留协议,也欢迎法国和欧洲保留这份协议的意向”[3]。俄罗斯也不反对在全面执行伊核协议的同时,与伊朗进行关于伊朗导弹计划、2025 年后伊朗核计划以及伊朗在中东地区地位与作用的谈判。

第二,在叙利亚问题上俄欧双方也存在不少共识。自 2015 年 9 月30日高调出兵叙利亚以来,俄罗斯基本上完成了支持叙利亚总统巴沙尔继续掌管叙利亚和消灭“伊斯兰国” (IS)、保持俄罗斯在叙利亚军事存在的任务,俄罗斯实际上主导了战后叙利亚的安排。法德领导人也希望尽快稳定叙利亚局势,赞同俄罗斯提出的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保持叙利亚主权和领土完整,对叙利亚进行人道主义救援,早日制定叙利亚新宪法。马克龙表示,“我们希望推动制定新宪法,在叙利亚开展内容丰富的政治进程。俄罗斯谈到了这点,这是正确的方式,因为这将有助于制定出一定规则。”[4] 普京也做了妥协,在坚持阿斯塔纳和谈的同时,也愿意与西方支持的“小团体”接触。普京表示,“我们愿意与所谓的‘小团体’接触。当

[5]然,必须以尊重主权原则为出发点。”在实现中东地区稳定问题上,俄罗斯与欧盟有共同的利益。

第三,俄欧经贸合作也在升温。俄欧地缘相近,经济联系密切,欧盟是俄罗斯第一大贸易伙伴,俄罗斯是欧盟第四大贸易伙伴,也是欧盟主要的能源供应国、欧盟机械设备的主要出口市场。在乌克兰危机爆发前,德国和法国都是俄罗斯重要的经济合作伙伴。经过几年的努力,俄罗斯顶住了西方的制裁,2017年俄罗斯经济开始回升,提高了各方与俄罗斯合作的意愿。俄法贸易额从2016 年的 133亿美元提高到2017 的 155亿美元,增幅为16.5%。法国在俄罗斯投资的 500家企业雇用了16 万工人。[6] 在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期间俄罗斯与各方签署了 550 份协议,总金额达 2.365 万亿卢布(约为 380 亿美元 马克

)。[7]

龙在参加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时带了一支庞大的经济团队,俄法两国达成多项经贸协议,其中包括6份总额11.7亿美元的对俄直接投资合同。此外,法国能源巨头道达尔公司以25.5亿美元购买俄罗斯诺瓦泰克公司10%的股份。[8]不少欧盟国家也希望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取消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奥地利等中东欧国家没有参与驱逐俄罗斯外交官的“外交战”,反对扩大对俄制裁。在普京访问奥地利时,奥地利总统范德贝伦表示支持扩大两国间的经贸合作,奥地利总理库尔茨则与普京共同主持了俄奥企业家经济论坛。在乌克兰危机并未解决、欧美未解除对俄罗斯制裁的背景下,俄欧经济合作的升温说明经济力量远比政治力量强大。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特朗普对德国施加了很大压力,德国仍然坚持加强与俄罗斯的能源合作,修建“北溪 -2”天然气管道。2017 年,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与法国、荷兰、奥地利、德国等国多家能源公司签订协议,共同推进“北溪-2”项目建设。该天然气管道直接穿过波罗的海海底连通俄罗斯与德国,全长1200 公里,建成后预计俄罗斯每年可向德国输气550亿立方米,满足欧洲10%的天然气需求。[9]为此,特朗普指责欧盟在防务上依赖美国,在经济上却帮助俄罗斯,购买俄罗斯的天然气,建设“北溪-2”管道也损害了乌克兰作为中转站的利益。但在5月默克尔访俄和8月普京访德时,两国领导人都没有理会美国的反对,表示要继续铺设这条天然气管道。普京表示,尽管俄德双方“对一系列国际问题的看法存在分歧,重要的是俄德都认为保持定期联系是必要和有益的。俄方愿意与德国 同仁在互利和考虑两国人民利益的基础上加强合作。”[10] 默克尔希望普京保证,在“北溪-2”投入使用后,俄罗斯仍将继续通过乌克兰管道系统向欧洲输送天然气。普京表示“,北溪-2”管道建成后,“如果经济上合适的话,经乌克兰过境运输天然气可能仍会继续。”[11]

从以上反映俄欧 2018 年关系转暖的这些事例看,双方都在努力就共同关心的问题协调立场,表现出了和解和合作的意愿。在俄罗斯学者看来, “俄罗斯无论过去还是现在都是欧洲文明的一部分,接受的是源于希腊人的东正教。”而欧洲要避免卷入第二次冷战,需要“与美国保持距离,巩固自身力量,同俄罗斯达成协议并与之联合。”[12]

俄欧仍然存在尖锐分歧

乌克兰危机破坏了俄罗斯与欧盟之间的关系,乌克兰问题现在仍是影响俄欧关系的重要因素。欧盟认为,俄罗斯归并克里米亚和乌克兰东部的冲突,侵犯了欧洲的价值观,破坏了欧洲秩序。因此,欧盟不会轻易向俄罗斯让步,仍然维持对俄罗斯相关公司和个人的经济制裁,并且短期内不会取消。德国在欧盟中起着引领作用,与俄罗斯的联系最为紧密,用普京的话说:“德国是俄罗斯传统的外交伙伴之一,其在俄罗斯外交中的地位仅次于中国。2017年俄罗斯与德国的贸易额增长了23%,在 2018 年 1月至2月增长了13%。俄罗斯对德投资超过80亿美元,德国在俄罗斯的投资额超过 180亿美元,占俄罗斯直接利用外资的5%。在俄罗斯有 5000 家德国企业,资金周转额超过500 亿美元,从业人员达到27万人。德国有大约1.5 万家企业有俄罗斯投资。”[13] 但作为欧盟重要领袖的德国,不能为了自己的经济利益而放弃欧洲的价值观,因此德国并不想取消对俄的经济制裁,这也得到了德国工商界的理解。乌克兰危机前俄罗斯与德国每年的贸易额为 800亿美元,现在降到了500 亿美元,数十万人的生计受到影响。[14]俄罗斯学者认为,“以默克尔为代表的德国政府高层相信,欧洲秩序应围绕着欧盟所理解的欧洲一体化思想来建立。简言之,就是在传播布鲁塞尔制定的规则基础上,摒弃外交政策中的武力和地缘战略因素,崇尚软实力和公民力量。”[15] 因此,德国对普京使用武力的强硬政策不认同,不会轻易在乌克兰问题上对俄罗斯让步。俄罗斯与欧盟关系虽然在回暖,但短期内俄欧关系很难回到乌克兰危机发生前的状态。

在乌克兰问题上,法国与德国立场基本相同。乌克兰危机发生后,法国取消了向俄罗斯出售两艘军舰的交易,支持欧盟对俄罗斯进行经济制裁。马克龙在访问俄罗斯时表示,“和平解决顿巴斯危机是通向欧洲和俄罗斯恢复和解关系道路上的关键因素”,强调履行明斯克协议依旧是和平解决乌克兰问题的唯一途径。[16]法国支持诺曼底四方(德国、乌克兰、俄罗斯和法国)继续就和平解决乌克兰问题进行磋商。对俄罗斯而言,解决乌克兰问题需要承认其对克里米亚的所有权,这是乌克兰不会同意的,欧盟自然也不会接受,因此,解决乌克兰危机之路将是漫长的。未来俄罗斯与欧盟和北约在乌克兰问题上的博弈还会加强。

俄欧美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博弈短期内也不会结束。2018年 9 月 17 日,

2018年普京连任总统后首次对外访问就选择了奥地利。图为2018年 6月5日,在奥地利维也纳,俄罗斯总统普京(左)与奥地利总理库尔茨握手。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