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A光环”背后的乱象和窘境中国旅游环境的缩影

An Epitome of China’s Tourist Condition

Cultural Geography - - Contents 2015年第11期目录 - ● 文 渝南子

2015 年10月9日,国家旅游局重拳出击,史无前例地摘掉了山海关旅游景区的“5A级”招牌,并严重警告了一批相关景区。一时间,涉事景区被舆论推到了风口浪尖,成为网民们口诛笔伐的对象。但其实,如此的乱象在全国并非个案……

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国庆旅游黄金周,一些景区暴露出强制消费、欺诈消费者、环境脏乱差、安保不足等问题,种种乱象让游客“闹心”,也让景区的名声跌至谷底。为此,国家旅游局重拳出击,史无前例地摘掉了山海关旅游景区的“5A级”招牌,并严重警告了一批相关景区,一时间,涉事景区被舆论推到了风口浪尖,成为网民们口诛笔伐的对象。但其实,如此的乱象在全国并非个案……

2015 年10月9日,刚在国庆长假中赚得盆满钵满的各大景区,便得到了这样一条消息:中国国家旅游局在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全国旅游资源规划开发质量评估委员会决定,取消河北省秦皇岛市山海关景区的5A级资质,对云南省丽江古城景区等6家5A级景区严重警告,并限期整改。

这是自国家实施旅游景区评鉴制度以来,最严厉的一次整顿和惩罚。山海关景区被摘牌的原因是存在价格欺诈、环境脏乱、设施破损、服务质量差等问题,这也是其他很多景区长期普遍存在的现象。摘牌、警告的消息一经传出,大批游客一片叫好,而涉事景区则惶惶不安,纷纷铆足劲

儿检讨和整改……

“天下第一关”的窘境

山海关位于河北省秦皇岛市,北靠燕山,南接渤海,是明长城的东北关隘之一,在古代有“边郡之咽喉,京师之保障”、“天下第一关”等美称,在现代也有至高的荣誉——1987年,“万里长城——山海关”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2007年又被全国旅游景区质量等级评定委员会评为首批国家5A级旅游景区。

“5A级景区”的头衔对游客有着巨大的吸引力,景区也因此获得了巨额收益。面对数量庞大的游客,

某些景区管理方渐渐不再致力于对景区的维护和管理,而是想方设法巧立名目,大肆敛财,从而造成了景区里的种种乱象。

很多去过山海关的游客都有被强制消费的经历。一位姓韩的著名评论人就在自己的社交平台上说:“山海关大悲院里面的是不是假和尚呀!他先是逼我往功德箱里捐钱,又掏出一个本子让我留下姓名,说是为我全家祈福,当我签完名字后,他把掩盖在本子后半部分的手挪开,上面赫然写着“399元”和“199元”两个捐款选项!”其实,不只大悲院,只要一走进 城楼上的小庙,结伴同行的游客就会被几个和尚分开,这些和尚分别拉住他们说免费传授佛理,然后又索要钱财,甚至有“不捐别走”的威胁之意,有时和尚们还会哄骗游客,称其朋友已经捐了好几百,等游客糊里糊涂地走出寺庙时才发现,自己已上当受骗。

除了强迫捐钱,山海关的卫生环境也饱受诟病。石家庄市的郝先生,2015年8月和家人去山海关旅游,他告诉记者说: “最大的感受就是公共厕所的卫生条件太差,尽管‘老龙头’等景致较为壮观,但

如今,山海关“5A级景区”的标示牌在“天下第一关”、“孟姜女”等景区已被移除,但景区周边的旅行社却表示,目前处于淡季,还看不出摘牌带来的负面影响。

整体的旅游体验不太好。”郝先生的经历让很多网友感同身受,他们认为,景区里店铺混杂,环境脏乱,破坏了山海关本身的和谐。有言辞激烈的网友甚至怒斥:“这哪里是‘天下第一关’,简直是‘天下第一坑’!”

对此,国家旅游局对山海关等投诉较多的景区进行了长期的明察暗访,随后恰逢10月国庆节长假,这个旅游黄金周正好成了对各大景区的考验。然而,在国家对旅游行业严加整治的大环境下,一些管理混乱的景区仍然我行我素。比如山海关景区的门票本是60元,国庆期间却卖出了90元的联票。所以国庆节刚过,国家级景区退出机制就正式被激活,国家旅游局毫不留情地抓住山海关杀一儆百,让那些在山海关有过不愉快经历的游客大呼过瘾。

当秦皇岛市相关部门为今后重振山海关而商量对策之际,山海关区旅游局办公室传来了局长刘媛 的痛哭声:“我是山海关的罪人,我们愧对全国游客……”

走下神坛的中外名胜

其实,山海关的窘况并不是特例,而是全国景区普遍存在的缩影。比如,此次遭到严重警告并被责令整改的云南丽江古城,本是备受游客青睐的旅游胜地,但却因为欺客、宰客情况严重、环境卫生脏乱差等问题,受到了不少游客的口诛笔伐。

只要一进入丽江,你就有可能在马路边听到这样一段对话——“我们要去XX地方。“”20元就走。“”不是打表计费吗?”“打表不走。”这是游客在丽江乘坐出租车时,常常会遇到的情况。不打表是丽江出租车行业的歪风邪气,当你拦下一辆出租车后,司机在一开始并没有让你上车的意思,而是摇下车窗,探出脑袋,问你去什么地方,如果他觉得这一段路程值得走,就会狮子大开口直接要价,如果你不同意,司机便理所当然地拒载。

若说出租车宰客并不是什么新鲜事,那丽江的

“酒托”、“艳遇”现象就真的是极具特色了。来到丽江古城,只要打开微信、陌陌等聊天工具的“查找附近的人”功能,很多用性感照片做头像的陌生女人就会主动来搭讪,并均称自己是独自来此旅行,简单聊几句后,她们就会要求见面,随后便把游客带去各种酒吧、演艺吧消费。即使不用手机社交软件,酒吧里也常有独自“发呆”的女人,有时她们会主动约男游客喝酒,有时酒吧工作人员会互相介绍拼桌。殊不知,这些女人都是故意制造艳遇的“酒托”,哄骗游客消费后,从酒吧等商户那里抽取提成。“她们通常会为游客拼命点红酒喝,一般点6瓶就要消费一万多元,事后吧台服务员会拿给她们75% 的回扣。”一位知情的客栈老板讳莫如深地向记者说。市场上卖几十元的红酒,转手便在酒吧里卖上了千元乃至万元,这是酒托和酒吧互相勾结,借着“艳遇”的名义对游客进行的欺诈。这种现象屡禁不止,终于让丽江古城景区陷入了面临5A级景区资质被取消的危机。

其实,这还不是丽江初次犯错。早在2007 年, 在第31届世界遗产大会上,包括丽江在内的6处中国遗产就遭到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出的严重警告,丽江被警告的原因是盲目开发,让古城中的纳西族原住民搬迁出去,致使古城内商业氛围愈加浓厚,失去了应有的“原汁原味”。

其实,著名景区被摘掉光环的情况,并不仅仅存在于中国,国外也不乏名胜古迹走下神坛的案例。比如世界遗产——阿曼的阿拉伯羚羊保护区,因为长期存在偷猎现象,阿拉伯羚羊的数量从450只骤降到65只,加上栖息环境恶化,面积又被政府缩减了90%,不再符合濒危动物保护区的标准,因此成为首个被《世界遗产名录》除名的景区。此外,还有德国德雷斯顿的易北河谷,因为政府为缓解交通拥堵,不顾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多次警告,执意在河谷上建造一座600多米长的四车道大桥,破坏了河谷的整体风貌,遂在2009年被世界遗产大会踢出了

《世界遗产名录》,令一向以环保自居的德国人颜面扫地。

这些案例都说明,任何景区都不可能因为名气大、资质高而享受特权,即使是“金字招牌”也不可能让它们高枕无忧。如果想保住自己的光环,就必须落实到行动上,用责任感来捍卫荣誉。

改善旅游环境需多方配合

面对5A级景区资质被取消的处罚,山海关的相关部门重在强调追责机制,但却至今没有拿出一套明确、具体的整改方案,这让很多关注此事的游客十分不满。相比之下,丽江为重塑形象,倒是对整改做出了迅速的反应,也制定了相当详细且有力度的计划——针对商户的欺客行为,古城景区每隔200米将设置一个举报箱;针对出租车不打表,吊销当事驾驶员的从业资格证;针对环境卫生脏乱差,每月开展一次爱国卫生运动,对随意丢弃垃圾的行为给予上限处罚……

尽管如此,很多游客仍然对景区的整改并不买账。“每次都说整顿,但过不了两三天又打回原形,而且商家不管被断了多少条财路,总会找到其他途径来坑害游客。”一位刚经历国庆节“闹心之旅”的张女士说道。更有网友讽刺说: “让既得利益者自己整改,你逗乐呢?”

不可否认,这些声音都是事实。造成景区乱象的主要原因在景区本身,但此前相关部门对“5A级景区”的监管力度不够,也纵容了景区的胡作非为。所以从根本上看,是整个旅游行业的监管制度还不够完善,造成了旅游环境恶化。因此,光靠景区自己闭门整改,效果可见一斑。

对此,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说:“景区自身的确有很多问题,但景区等级评定制度也存在弊端。现在的评审标准有较大的弹性,被评上的景区未必就代表了业内的领先水平。要想整顿旅游景区的乱象,首先得提高评审程序的公开透明度,并要建立‘退出机制’以及配套的后续制度。此外,旅游景区应该以游客为本,所以应该将游客满意度纳入景区质量评估体系,让群众的监督来鞭策旅游景区,使其往正确的方向发展。”

除了景区和监管部门需努力改善之外,游客作为旅游的主体,也应该提高自身素质。据很多景区的当地居民反映,来自五湖四海的游人随处扔垃圾,即使垃圾箱就在眼前,很多人也懒得走两步。要想拥有一个舒适的旅游环境,游人首先要做到文明出行:遵守公共秩序,爱护环境,提高警觉,增强安全意识……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景区的种种乱象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肃清,只有靠景区、监管部门和游客等多方长期配合,才能让游客舒适地旅行,才能渐渐营造出良好的旅游环境。

国庆长假后,除了山海关景区惨遭“摘牌”,云南省丽江市丽江古城景区、上海市东方明珠广播电视塔、北京市明十三陵景区等6家5A级景区,也因为存在欺客行为、安全隐患明显、环境卫生脏乱差等问题,被通报警告。

(上图)靖边楼始建于明初,是山海关的东南角楼。楼里现在陈列着许多兵马俑,虽然这些展品都是复制品,但还是吸引了无数游客前来观看。

(上图)丽江古城的大街小巷林立着各种商铺:酒吧,餐馆,服装店……浓厚的商业化气息令其频频遭到“过度开发”的质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