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纳米比亚最原始的生态和生活

奇幻纳米比亚策划 本刊编辑部特约撰稿/摄影 郑良发 A Primeval Land of Nature and Culture

Cultural Geography - - Contents 2015年第11期目录 - 策划 本刊编辑部 ●

“纳米比亚,是一个充满奇幻色彩的国度。”这是带领摄影师团队深入纳米比亚,连续数周进行深度创作的摄影家郑良发,接受本刊采访时的第一句话。他说:“任何词汇,都难以充分形容那段奇妙旅程上的美丽与风情,因此我只能这样简单地感叹……”

“纳米比亚,是一个充满奇幻色彩的国度。”这是带领摄影师团队深入纳米比亚,连续数周进行深度创作的摄影家郑良发,接受本刊采访时的第一句话。他说:“任何词汇,都难以充分形容那段奇妙旅程上的美丽与风情,因此我只能这样简单地感叹……”

如果说,非洲大陆是披在地球上的一块绚丽头巾,那么,纳米比亚绝对是其中色调最丰富的图案:浩瀚的大西洋依偎在延绵的海岸,带来绸缎般的蓝色柔情;海浪的冲刷将海岸打造得千奇百怪,恍若妖怪幽灵,恐怖而鬼魅;千百年本格拉寒流和干燥 的南风日夜交替,将海岸上的一切都风化为细沙和粉末,蔓延成一片动人心魄的红色沙海……

但是,苍凉并不意味着一无所有。大自然只是在用某种特殊的方式,向我们揭示着伟大的造化秘密。这些秘密埋藏于纳米布沙漠中,雕刻在颓废方丹的岩石上,凝固在骷髅海岸的残骸与蜃景之间……从世界上最古老的大漠沙丘,到骷髅海岸从未磨灭的鬼魅,大自然在纳米比亚雕刻出了令人叹为观止的旷世美景,为蛮荒与苍凉做出了最精彩的诠释。

在占了纳米比亚国土面积四分之一的沙漠中,红色沙流妖艳似血。随着太阳的轨迹和光线的变化,沙

流的颜色也不断变幻,配合着形态怪异的枯树和沙丘,带来一种宛如隔世的荒凉之感。它或许没有撒哈拉的浩瀚,但它有世界上最变幻莫测的多彩沙丘,有寿命超过千年的草本植物,还有巨大的星形山脉,以及干涸的盐田自然风化而形成的绝妙纹理……

而在非洲大陆上,野生动物是永远的主角。纳米比亚虽然没有肯尼亚动物大迁徙那样的震撼场面,但野生动物的多样性毫不逊色:从犀牛、大象到猎豹、狮子,从猞猁、豺狼到各种羚羊,当然也不乏羽色各异的鸟类,大的有在平川上奔跑的驼鸟、在蓝天翱翔的秃鹰,小的有袖珍的伯劳、金丝雀……由于它们大部分生活在远离人类活动的区域,因此显得更为自由、野性。

摄影团从首都温得和克出发,感受人与动物的共存和斗争;在埃托沙,近距离接触野生动物,与这些自然的精灵亲密交流;当乘坐飞机飞越沙漠与海洋时,摄影团从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领略到了生命的自由带来的震撼。

除了宛若蛮荒的自然景观、丰富的珍稀野生动物之外,这片奇幻的土地也记述了无数子民的传奇故事。从15世纪开始,为了逃避殖民掠夺带来的灾祸和战乱,许多部族退守丛林,栖身于纳米比亚边远的、未被破坏的原始环境中,慢慢被遗忘在现代文明的视线之外。时至今日,有些部族依然保留着一部分原始而野性的生活习惯,成为非洲大陆上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17世纪,辛巴族人为了躲避战乱,从安哥拉高原迁徙至纳米比亚,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如今,他们依然维持着500年前的生活方式和习俗,这就是闻名于世的“红泥人”。

还有一些从更早时代走来的种族,同样远离现代文明。纳米比亚的沙漠地区大多因为缺水而不宜居住,但依然有一个族群生活在其间,那就是大名鼎鼎的布须曼人,也叫“丛林人”。他们随着季节的变迁,追随动物的迁徙路线而扎营暂居,因此他们依然是纳米比亚各族中唯一没有传统领地的族群。

大西洋的洋流和从印度洋吹来的海风,一热一冷地拥抱着纳米比亚所在的西南非洲,无数岁月雕琢,创造了奇特的生态景观和原始民俗文化。在采访的最后,摄影家郑良发深有感触:“如果想见识地球上最原始的生态景观,最好的选择就是去纳米比亚;如果想要了解人类最原始的生活状态,那么一定要到纳米比亚……”

纳米比亚的索苏斯盐沼沙漠公园,位于纳米布大沙漠的中部,是一个开放景区,以世界罕见的“红沙丘”而闻名于世。由于砂砾中含有丰富的铁元素,在干燥、炎热的环境作用下展现出动人心魄的红色。

(本页图)纳米比亚境内的沙漠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沙漠之一,一些灌木生长在沙漠里形成有规律有花纹的地貌。

(本页图)沙漠里的豪华酒店。面对漫漫黄沙,享受美酒、香槟、温泉、游泳池,是一种非常美妙的体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