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的墨尔本人运动为骨,艺术为肌,饮食为肤

运动为骨,艺术为肌,饮食为肤 激情的墨尔本人 A Life in Sports, Arts and Delicious Food

Cultural Geography - - Contents 2015年第11期目录 - ● 文 林昂

墨尔本人深谙“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的道理,因此才会乐此不疲地争取更多的国际体育赛事举办权,目的就是为了满足其永不消散的体育热情。

一年一度的白夜节,堪称墨尔本人的艺术饕餮盛宴,在这一天,他们可以通宵达旦地狂欢,整座城市也会为艺术“献身”,成为夜色中一颗巨大的璀璨明珠。

在墨尔本的大小餐厅里,厨师都身怀绝技,并能通过创新,改良成全新的菜品,以满足市民的胃口。因此墨尔本的餐厅里,菜单总是厚厚一叠,似乎永远也翻不完……

1835年以前,墨尔本基本无人居住,1851年,有人在墨尔本发现了金矿,引得世界各地的人蜂拥而至。不到20年,墨尔本的人口从数百人猛增到12万,而淘金者依然络绎不绝,使得美国的旧金山也黯然失色,因此墨尔本被称为“新金山”。从此,它逐渐成为了一座富有的大城市。

自 2002年起,在由《经济学人》选出的“全球最佳居住城市”排名中,墨尔本一直处于前三甲,从 2011 年至 2015年,更是连续5年蝉联冠军。墨尔本的城市格言镌刻在亚拉河王子桥上,是古罗马诗人维吉尔的叙事诗《埃涅阿斯纪》中的一句:“随着广泛传播而越来越有力量。”

在墨尔本的大街小巷,到处都可以看到一块牌子,上面写着“The place to be”,意为“归属之地”。对于墨尔本人,这里的确是他们的归属之地,他们热爱生活,也热爱墨尔本的一切。每一个墨尔本人的身体里,都流淌着沸腾的热血,而在这些热血深处,却有一颗艺术的灵魂,同时,他们的胃只为美食而生。

运动为骨,艺术为肌,饮食为肤——墨尔本就这样被解构成几部分。

运动为骨热血沸腾的墨尔本人

墨尔本人热爱运动,无论你爱好哪种运动,都能在当地找到志同道合者。若想要亲身体验,只需在黄昏时分穿上一双跑鞋,无需额外的技巧,便可以跟随连绵不绝的人群,沿着亚拉河畔慢跑。彼时,美丽的落日夹在摩天大楼组成的天际线中,余晖将整座城市映得一片绯红。

如果你热爱球类运动,墨尔本堪称天堂。墨尔本拥有数量繁多的足球俱乐部、篮球俱乐部以及板球俱乐部,人们可以凭借自己的球技加入其中。在墨尔本,运动随时随地在进行,即便是在艳阳下,你也会看到很多人在各大露天球场挥洒汗水。

自 1956年成功举办了澳大利亚乃至整个南半球的首届奥运会以来,墨尔本就与运动比赛结下了不解之缘。英联邦奥运会、世界游泳锦标赛、板球世界杯……在墨尔本举办的重要国际体育赛事不胜枚举,而这一切,都与墨尔本人对运动的狂热之情不无关系。他们深谙“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的道理,因此才会不断争取更多的重大赛事举办权,同时,

这些赛事也一直保持着高质量,不断刺激着人们的肾上腺素。

说到墨尔本的体育赛事,就不得不提“四大满贯”之一的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每当南半球的夏季来临,一年一度的澳网公开赛拉开了序幕。赛场上,毒辣的阳光炙烤着地面,远处的城市景色因热气氤氲而显得像海市蜃楼一般模糊,但炎热并不能阻挡墨尔本人的热情,在罗德拉沃尔球场内外,球迷们屏息凝神地为自己支持的选手加油鼓劲。每一局胜负都能迎来一阵疯狂的欢呼,或一声声遗憾的叹息,但球场上的胜负并不会影响对阵球迷之间的感情,在比赛间隙,他们会聚在球场外的草坪上谈笑风生,一派祥和。

还没从澳网公开赛的激烈中缓过劲来,一级方程式澳洲大奖赛便接踵而至。这时,墨尔本人会根据自己的经济实力与喜好选择不同的套票,或在固定座位上手举望远镜眺望赛道,或趴在护栏旁感受一辆辆赛车风驰电掣。

而从每年9月开始,为期一个月之久的澳大利亚橄榄球联赛便拉开帷幕,再次点燃墨尔本人的热 情。这项赛事的电视转播,会吸引数百万人蹲守在电视屏幕前观赏,收视率也常年登上澳大利亚收视冠军的宝座。当然,运气够好的球迷可以亲临球赛现场,感受那火一般的炽热,即便赛事已经落下帷幕也久久不愿离去,而是三、五成群,在大街上一边畅饮啤酒,一边引吭高歌。

墨尔本人观赏体育赛事从来不用担心是否会影响工作,因为维多利亚州政府绝不会浪掷市民们对运动的狂热,每当重大赛事来临,政府会提供时间充足的假期,让人们尽情释放热情。

艺术为肌优雅与叛逆融为一体

墨尔本人不仅痴迷于运动,对艺术也同样如此。作为澳大利亚的文化中心,墨尔本堪称“南半球的巴黎”,多年来,东西方文化与艺术在这里冲撞、交融,孕育出独特的墨尔本文化。

墨尔本地标性建筑维多利亚国立美术馆,是当地艺术爱好者们时常前往的地方。该建筑修建于1861年,是澳大利亚历史最为悠久的公立美术馆,也是各种艺术争奇斗艳的主竞技场,展品包罗万象:古埃及的石刻、文艺复兴时期的油画、晶莹剔透的玉珏、古代武士的全套铠甲……几乎每隔一周,美术馆还会举办临时展览,从乾隆时期的皇家收藏品,到让-保罗·高缇耶的高级时装,让人目不暇接。在这里,古典与高雅,传统与现代,都可同处一室,都能受到墨尔本人的追捧。

在墨尔本,温文尔雅和波谲云诡从来都不是一对反义词。对于墨尔本人,他们可以一边打扮成大卫·鲍伊经典的“雌雄同体”造型,一边去欣赏莫奈的画作,还可以在欣赏完话剧《哈姆雷特》后,立马奔向麦当娜的演唱会。优雅与叛逆,早已在墨尔本融为一体。

每年冬季,墨尔本都会邀请来自世界各地的大艺术家前来开展,届时,墨尔本会成为无数文艺青年的天堂,而整座城市也会以不输于体育赛事的热情来迎接这些艺术盛宴。

墨尔本的艺术,不仅体现在浩如烟海的办展数量上,更体现于城市中的点点滴滴,墨尔本人随时都能在大街小巷里感受到浓烈的艺术氛围。尤其当夜幕降临,夜市缓缓拉开帷幕,喜欢昼伏夜出的墨尔本人纷纷出巢,开始丰富的夜生活。他们可以聚集在贩卖黑胶唱片的摊贩旁,一边听着或轻柔或激烈的曼妙乐章, 一边随意又奔放地扭动着腰肢,也可以站在一棵挂满了平民艺术家摄影作品的大树下,一边细细欣赏,一边陷入沉思。而喜欢博物馆的人,也不用担心开馆时间的限制,因为墨尔本的博物馆24小时全天开放,就算是在深夜,博物馆里依然充斥着人们的身影。

墨尔本人的艺术热情经久不衰,而一年一度的白夜节,则为他们提供了一场艺术饕餮盛宴。这一天,整座城市都为艺术而“献身”:亚拉河上排列着形状各异的装饰船、主干道上遍布绚烂的彩车、千奇百怪的绘画作品被投映在所有地标性建筑上……这个盛大的艺术节日会持续整晚,人们通宵达旦地欢庆艺术,而他们,也成为了艺术的一部分。

饮食为肤永远翻不完的菜单

美食对于墨尔本人,就像是皮肤一样必不可少。他们愿意为精于分子料理的米其林三星餐厅而一掷千金,也愿意为一顿平常的早午餐而在知名小摊面前等上半个多小时。在墨尔本的各大餐厅,最为经典的菜色其实异常简单,不过是一颗置于充满谷物芬芳的吐司上的溏心蛋,一刀切下,蛋黄缓缓流淌,墨尔本人也会因此得到全身心的满足。

墨尔本人酷爱咖啡,但他们从来就对美国人偏爱的速溶咖啡提不起兴趣,证据就是以星巴克为代表的速溶咖啡厅在墨尔本门可罗雀,而高级的意式咖啡厅却极受欢迎。由远渡重洋的意大利后裔们带来的正宗

意式咖啡,可谓当地人的最爱,几乎每一个街角都有一家精致的意式咖啡厅,店主会精心拼配来自全球各地的咖啡豆,只为寻得最完美的搭配,而且还时常更换菜单,让喜新厌旧的墨尔本人每次都能产生新鲜感。

除了意式咖啡,墨尔本人同样钟情于意式冰淇淋。为了满足墨尔本人挑剔的味蕾,冰淇淋店主们甚至会选择在生意相对冷清的冬季暂时拉下店铺闸门,重返意大利潜心研究,以发掘刺激味蕾的可能性。他们的选择是正确的,当店铺重新开张,全新的口味总是会让墨尔本人为之疯狂,他们细细品味着软滑的冰淇淋,满足地度过一个下午的悠闲时光。

只有冰淇淋当然不够,墨尔本人拥有专为甜品准备的第二个胃,并对诸如巧克力酱或发泡奶油带来的高热量毫无忌惮。例 如冷热交替的法式可丽饼,便是墨尔本人必点的甜品之一,冰冷的冰淇淋与滚烫的巧克力酱相互交融,让墨尔本人爱不释手。

而到了正餐时间,墨尔本人则可以安静地坐在餐厅内,享受来自全球各地的美食。在墨尔本的大小餐厅里,厨师都身怀绝技,他们精通全球各地的菜系,并能通过创新,改良成全新的菜品。也正因如此,墨尔本的餐厅里,菜单总是厚厚一叠,似乎永远也翻不完,而墨尔本人则早已对选择菜肴失去耐心,往往随意一点,然后静待惊喜降临。

作为港口城市,墨尔本的海鲜自然必不可少。每天,丰富的海鲜都会运往南半球最大的露天市场——维多利亚女皇市场。那些琳琅满目的货品,对墨尔本人来说,都是闪闪发亮的馈赠。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