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zhong川东北秘境的奇幻时光A Secluded Land in the Northeast Sichuan

文 莫方华巴中山水交响图 叶君 何 猛 彭从凯 郑荣武 何廷远李仕亮郑南贵易航黄河肖裕孟潘大聪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对于红叶,我一直有种近乎偏执的爱好,而对于以红叶之美而闻名的四川巴中光雾山,更是神往已久,却一直未能成行。我曾经有过无限的遐想,在心中一遍遍勾勒那里的秋色:群峰红遍,层林尽染,置身其间,仿佛行走在大自然绚烂的画廊之中……

2016年盛夏,我应一群自驾爱好者的邀请,加入了他们的队伍。我们原定首先前往光雾山,为金秋的红叶之旅做探路,但后来我们发现,巴中的各种美景层出不穷,我们不愿错过,因此增加了多个目的地,行程也就改为一条巴中地区的自驾环线,虽然多了些奔波,却也饱览了当地壮丽的自然景观和别样的人文生活……

进入巴中后,我们的目的地选择了平昌县佛头山。“山是一座佛,佛是一座山,山中有佛,佛中有山……”这首川东北民谣,直观地描述了佛头山的特色,作为平昌县的“镇山”,佛头山在当地人民心中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

站在县城往东南方向远眺,佛头山俨然一座倚天大佛,以蓝天为幕布,以白云做莲台,气象恢宏,“佛头”之名正是由此而来。出县城,沿着山中公路上升,只见沿途苍松叠翠,山风送来各种草木的清新味道;蓝天下,一些随意卷舒的白云与佛头山相照,连绵

无际,金色阳光从云缝中透射下来,颇有一种神圣的意味。

佛头山两侧,左有通河激流千里,右有巴河碧波无尽,两江环抱的地理优势,占足了天地灵气,让佛头山成了一处天然的养身、养心秘境,也成就了一座佛教胜地。但我们来到佛头山,更希望能见到神秘的佛光。据说当云雾弥漫山腰、阳光斜照崖上,天空中偶尔会出现一道彩环,附近的花木以及观察者的身形都会在这个光环内呈现出来,人动影亦动,奇幻无比。

“影入佛光,可获吉祥”,表达了人们对佛光这一神奇现象的特殊感情。佛光形成的条件非常特殊,需要在合适的时间、地点才能有幸见到。世界上著名的佛光很多,但放眼全世界,能在仅700米的低海拔山区见到佛光的地方,唯有佛头山。

我们在佛头山盘桓了两日,但都没有遇见神奇的佛光,略有遗憾。不过在当地的红军文化中,我们深深地感受到了先烈的忠义勇武,也算不虚此行。“三二年,腊月天,徐向前领兵进巴山,一仗打到得胜山,受苦人民心欢喜,江口红了半边天。”这首红军歌谣《红了半边天》中提到的“江口县”,就是今天的平昌县。作为川陕革命根据地的腹心地带,平昌县的红军文物遗存十分丰富,现有红军遗址103处,红军石刻标语1000余幅,还有无产阶级革命家刘伯坚故居以及纪念碑馆等,都被集中在佛头山,其厚重的红军文化,让每一位来客心怀敬仰。 拜别了佛头山,我们前往恩阳古镇。恩阳拥有典型的川北民居群,大片明清古

建筑群至今遵循着传统格局。

在纵横交错的小巷中走得深了,入眼全是青瓦粉墙,充满淳朴、安祥的氛围,让我们不由自主地放慢了脚步。这座古老的城镇,并没有被商业所充斥,许多建筑大门紧闭,满是锈蚀的铜锁表明早已人去楼空。有人的房子,居住的也大多是老人和孩子。年轻儿女远走他乡,两鬓苍苍的老人只能倚着门墙,默默守望,或者守着那些在门前跳皮筋的年幼孙辈,在他们天真无忧的笑容里慢慢老去。

恩阳是苍老的,但来了这里,让人一辈子都不会后悔。在这个只有老人和儿童的宁静世界里,阅读人与人之间的率真和包容,我深刻体会到“与世无争”四个字的简单至理;走进茶馆,泡一碗手工茶,把烦恼消散在那绿绿的茶水中,一种远离喧嚣世界的安宁心绪油然而生。

恩阳人对外来人没有防范,有时我们停下来询问情况,总会有好客的老人急着起身进屋,给我们端来小凳。在与这些老人的交谈中,我对恩阳的了解逐渐深入。明清时期,这里曾是川东北重要的水码头和货物集散地,水运相当发达,可上通南江,下至重庆,常有几百只商船在恩阳河岸停靠,那贸易繁荣的景象,在史册中熠熠生辉。

不但如此,战争年代的烽火硝烟,还给恩阳留下了极其厚重的红色文化。随时可见的红军标语,还有红四方面军的各类行政机构旧址,很多至今保存完好。1935年5月,红四方面军开始长征后,有一支队伍留在恩阳周边,坚持了5年的游击战,是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南方诸省坚持游击战最长的一支,这就是史上赫赫有名的“巴山游击队”。

苍老的并不只是时间,还有历史沉淀。在川东巍巍的大巴山脉,恩阳这座以古巴人后裔为主的古老城镇,从南北朝始置“义阳县”开始,

已经穿越了接近1500年的漫长时光。它在历史的积淀中默然不语,却让千年后到访的我,一头扎进了时光深处……

恩阳古镇让我们的心都静了下来,忍不住多留了两日,随后再次出发,前往魂牵梦萦的光雾山。

金秋,才是光雾山最美的季节,“中国红叶第一山”的美名,包含了人们的由衷赞叹。光雾山总体幅员面积达830多平方公里,其中集中连片的红叶景观资源面积超过 600平方公里。水青冈、枫树、椴树以及许多蔷薇科植物漫山遍野,手掌状、羽毛状、船形状、豆瓣状、针形状等数十种形状的叶子在秋天纷纷变色,持续时间长达一月有余,火红、品红、酒红、褚红、玫瑰红、紫红、金红等各种层次的红色,与蓝、绿、黄、

我发现“光”与“雾”最美的结合,莫过于此。

恋恋不舍地告别了光雾山,我们来到最后一站——诺水河,在青山绿水间去寻找那一个个神秘的溶洞。

楼房洞是我们探索的第一个溶洞。它全长2000余米,洞壁非常光滑,很显然经历了无数年的流水冲刷。入洞不远,就能看到密密麻麻的石笋、石花、 石柱、石塔、石瀑等典型的喀斯特岩溶结构,层层叠叠,精美绝伦,有人赞曰:“洞转旋宫惊渺然,身临三十六重天,赢海蓬莱人称奇,何如楼房画堂妍。”特别是那些乳石瀑布,通体洁白如雪,酷似冰川,水流从上面掠过,形成延绵不绝的水帘,终年不断。

除了千奇百怪的钟乳石,阴河流水也是楼房洞的一大特色。看不见水流,却能清晰地听到潺潺的水声,流水平缓处似天籁齐奏,余音绕梁;而在某些特殊区域,又听见水声如惊涛拍岸,九天响雷,夺人心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