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esser Circular Trip around the Qaidam Basin

从天峻草原穿越到雅丹无人区文王不留图王不留 雍容makiori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们就从西宁出发,沿着青海湖北侧,长途奔赴天峻县,到达哈熊沟时,大家都有些疲惫。登山表显示,山脚下的海拔已经达到3650米,队伍中很多人产生了轻微的高反症状,但都能坚持前行。

哈熊沟沟口狭小,我们一行人沿着狭窄的入口缓慢地深入山沟。这里的山体呈灰白色,大片石林矗立在山坡上,高大巍峨。在突兀的石林间,我们看到一大片陡峭的草场,上面竟有密密麻麻的牦牛在漫游,这些牦牛是当地牧民赶到此处的,我不由得暗暗佩服牦牛的攀爬能力。

我们沿着一条窄小的水沟前行,沟边长满了黑柳树和灌木杂草,走了一小段后,水沟拐向右边,放眼望去,一道瀑布从天而降,我们不敢再往前走,因为当地人也不敢轻易独自进沟,这里时常有熊出没。

一行人出沟时,身后突然传来“呼啦啦”的声响,原来是一大群牦牛急奔而下,大家赶紧退让到两边。我们正诧异这群牦牛从何而来,发现山腰上的牦牛 已不见踪影。原来,这就是刚才山坡上的那群牦牛,它们奔跑的速度简直快得惊人。

此后,我们驱车到达了天峻草原,这里是中国祁连山草原最美的一部分,7月的天峻草原绿草萋萋,开满了各色野花,宛若仙境。我们在此度过了美好的一晚。

一大早,我们就驱车赶往舟群乡的扎西郡乃神山,“扎西郡乃”是藏语,意为“吉祥之源”。车子疾驰之际,我透过车窗远远地看到一座尖锥形的山,它突兀在一大片空地上,似乎是经过亿万年的挤压后,突然窜出了地面,甚是奇特,这便是扎西郡乃神山了。

在当地藏民心中,扎西郡乃山是无所不能的神山,山体东侧有几个自然形成的深洞,外形似女性阴部,所以也叫“阴山洞”。当地藏民相信,人若是进入洞中,便能驱灾避祸、祈福延寿。从前,医疗不发达,当地小孩病得奄奄一息时,他们就把孩子

处的关角吉日沟,西王母石室便在这里,其位置同《盗墓笔记》里描写的西王母洞大致相仿。《汉书·地理志》中记述“西海郡之西有西王母室”,因此,现在多数学者认定,这个石室的主人就是西王母。对于此次探访神秘的西王母洞,大家显然十分期待。

然而,到了石室的所在地,我们不禁大失所望,只见路边一座如同土丘般的小山,旁边则有一座矮小的庙宇,这与南派三叔浓墨重彩描绘的西王母洞相去甚远。

进到里面,我们才发现,这个庙宇虽然外观不起眼,却内藏乾坤。大殿后面连着一个石洞,石洞内分为主洞和侧洞,其中供奉着西王母和其他诸多菩萨的神像。

从西王母石室出来,我们马不停蹄地赶往哈里哈图国家森林公园,这是青海省海西州保存最为完好的天然林之一。柴达木盆地的地貌以戈壁荒漠为主,而哈里哈图国家森林公园面积达5000公顷,无疑是盆地中一颗闪亮的明珠,且园内的雪山、草地、森林、溪流相互映衬,就像柴达木的绿肺。

这一带是蒙古族同胞的聚居区,今天恰逢周日,许多当地的老百姓在公园中野炊,热闹得像过节一般。人们大多以家庭为单位,在公园的入口处搭建起蒙古包,在山坡上宰杀山羊,将大块带骨的羊肉放入大锅中炖,香味四处飘散。小孩子眼巴巴地守在一旁,等着大人们剔出细嫩的里脊肉,以便烤羊肉串……还有很多年轻人结伴而行,三五成群,配合着动感的音乐,在蒙古包外一边喝啤酒,一边嬉闹跳舞。

下午,我们离开哈里哈图国家森林公园,抵达德令哈市,参观完海子纪念馆,便在此住宿。

早上,大家去雅丹拍完日出,简单地吃过早饭后,便收拾装备,上午10点开始返程。

还是沿着昨天的老路,开往雅丹群的外围。我们这辆车仍跟在车队最后,为了避免重蹈覆辙,在经过昨天陷车的“危险地带”时,司机加大油门想快速冲过去,没想到,车子加速冲到底部时,前轮突然重重地顿了一下。

这一次,车子没有陷入沙中,但坐在副驾驶座的女领队,由于没系安全带,整个人在惯性的作用下飞了起来,头狠狠地撞到车顶上,当场晕厥过去! 一车人顿时惊慌失措,手忙脚乱地给她掐人中、按太阳穴,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缓了过来,大家终于长舒一口气。

确定领队无事后,我们开始检查车辆,发现车子的后保险杠已经脱落,好在其他部件没有大碍,司机用铁丝把后保险杠固定住后,我们继续上路。

从东部雅丹群到诺木洪农场的路况十分糟糕,总共才80多公里的路程,我们却整整开了6个小时!当我们赶到诺木洪,已是下午3点。从昨天进入无人区到现在,手机已经整整24个小时没有信号了。

颠簸了一路,大家又累又乏,但当我们在农场中看到枝头沉甸甸的枸杞时,疲倦顿时一扫而光。这里的枸杞个头和葡萄一般大,色泽橙红,娇嫩欲滴,很是诱人,尝一口,香甜可口。诺木洪堪称枸杞的

已是下午3点过,茶卡盐湖是海西州名气最大的景点,由于盐湖结晶,盐层上的卤水反射,平静的湖面能呈现出镜面效果,因此被誉为中国的“天空之境”。

可是,在貌似平静的盐湖水面下,却暗藏危机。原来,盐湖中的水实为卤水,其中的盐含量大于5%,由于盐结晶,因此盐湖的湖面下形成了一层盐壳,人们便得以走到湖中去。不过,盐的结晶很粗粝,有的甚至十分尖锐,赤脚走在上面,很容易被划伤。且湖面下盐壳的厚度各不相同,厚的可达5 ~ 10米,薄的则无法负重,极易塌陷。

当我们沉浸在这片奇景中时,突然从某处传来队友小游的呼救声,我们循声望去,发现小游的大半截身子都已经陷进盐沼中!原来,身材高大的小游行走时没有注意脚下,才踩碎了盐壳而掉入盐沼。

我们小心翼翼地把他从盐沼中拉出来,却发现他大腿已经被大面积划伤,且皮肉划开以后又浸泡在卤水里,因此疼痛不已,看着小游痛苦的表情,我们的心也揪紧了。另一位队友小海赤脚在盐湖中行走时,脚底被盐粒划破,鲜血不断地涌出来,状况也不容乐观。因此,我们赶紧驾车离开了盐湖。

当晚 10点,我们顺利地返回西宁,由于此次规划的路线较长,时间有限,因此路程比较艰辛,但柴达木盆地带给我们的惊喜,已足以抚慰一切困苦。而我们这几天所看到的景观,仅仅是柴达木盆地的冰山一角,这里还有太多未知的领域等待我们去探寻。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