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d Animal’s Olfactory Sense in the Wilderness

文 埃诺斯·米尔斯 图 Adam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远处,一只山狮从树林中悠闲地走出来,正要越过开阔地。突然,它机警地蹲伏下来,全神贯注地倾听周边的动静,并环视四周。原来,一阵微风从山坡上吹下来,将大角羊微弱的气味信息传递到它的鼻中,因此,山狮确定那群大角羊就在附近,于是它抬起头,肩头耸起,身子低伏,尾巴紧张地扫掠着,开始小心翼翼地一步步爬上山坡。

此刻,山狮占据了天时地利:它没有发出一丝声响,而散落的大圆石和陡峭的山坡恰好隐藏了它那缓慢爬行的身子;微风由上往下吹拂,无法将位于低处的山狮的气味传递给高处的大角羊……显然,山狮试图从一只大角羊哨兵的后面迂回着爬上去,发起突袭。

爬行中,山狮突然停了下来。在它的上方,大角羊哨兵雕像一般伫立在大圆石上。那是一头机警的老公羊,经验丰富,对于山狮向羊群发动突袭的紧急情况,它已屡见不鲜。它时刻保持着警惕,然而,它的感官却没有接收到危险信号,那只山狮完美的隐藏,成功地避开了老公羊锐利的眼睛和灵敏的耳朵。

不久,山狮就进入到可以扑击大角羊的范围内,但让它没想到的是,公羊开启的另一种感官——嗅觉,却一刻不停地搜索着附近的信息,丝毫没有放松警戒。

突然,微风吹动,老公羊的鼻子迅速捕捉到了 山狮的气味。于是,它立即发出报警信号,羊群则迅速撤退,山狮的偷袭就此失败。

事实上,在动物世界中,每一只动物都在有规律地散发气味,而周边其他的动物,会把这种气味信息接收下来,因此就知道哪些动物在自己周围活动,以及它和那些动物的大致距离。而当动物保持警戒,并对其他动物侦测的时候,眼睛和耳朵的作用仅列第二位,鼻子的作用始终位于第一。

7月的一天早晨,我在山中瞥见了一只山狮,它正偷偷地潜近一头雌鹿,它在远处就嗅闻到了鹿的气味,那头鹿还带着两只幼仔。尽管当时没有吹风,但山狮和鹿的气味都朝四面八方发散出去,因此,当鹿闻到山狮的气味之后,便机警地站立在原地,想弄清楚山狮是否已经发现了自己。很快,山狮的气味变得越来越清晰,这就告诉它:掠食者正在临近,危险也随之逼近。

在山狮偷袭雌鹿的最后一段路程中,它穿过一丛柳树匍匐爬行。雌鹿则机智地采用了欺骗策略:它朝着山狮的方向走出一段距离,然后停下来四处践踏,以便留下更多的气味,接着就匆匆赶回幼鹿身边。

当山狮接近雌鹿四处践踏过的地方,它困惑了,抬起头来不确定地四处张望——那头鹿使出的诡计

河狸发出了气味信息,请求同伴前来助一臂之力?

事实证明,极有可能如此。长期以来,河狸被视为最容易受同类气味影响的动物。河狸发出的每一种独特气味,似乎都是一种特别的信号,其中带有少许特殊但意义明确的信息。对于聚居在一定范围内的所有河狸,根据一个同伴发出的气味,就能判断出发送信息的同伴是谁及其位置。

河狸的香腺是一个复合结构,它很可能产生并发出各种不同的气味,其中包含着各种信息,比如危险的警告、请求帮助、暗示躲避或者求爱等。这些气味相当于语言,是所有河狸——陌生者或家族成员之间一种有效的通讯手段。

有一天,3只河狸在一个池塘对面劳动,它们在距离水边二十多米的陡坡上,每一只河狸都咬啮着一棵直径约为10厘米的绿色山杨。

在距离它们的不远处,有一只单独行动的河狸,它一边悠闲地游荡,一边履行着哨兵的职责。突然,它探测到有危险临近,便用气味发出警告,惊慌之中,它猛然用后腿伫立起来,几秒钟之后便尽力奔向池塘。

与此同时,3只正在劳动的河狸也朝池塘猛冲而去,俯冲入水之际,它们都用尾巴重重地拍击水面,发出回响。几分钟之后,两只灰狼就从附近钻了出来,出现在那3只

总能躲过重重危机而存活下来。当年在怀俄明州,在为期12年或更长的时间里,即使是在最高额的捕狼悬赏之下,狼群的数量依然有所增加。无数的捕狼者,还有无数的牛仔和定居者,随时准备追猎狼群,只要它们一露面,便会招来杀身之祸。

因此,灰狼始终用自己敏锐的感官进行探测,避免接触任何带有人类气味或钢铁气味的东西,显然它们屡获成功,它们能够安全地越过错综复杂的钢夹陷阱,在达到自己的目的后,又全身而退。

猎人们把毒药涂到鲜肉或腐肉上,一块块地分布到各处,扔到灰狼出没的小径附近。但是,这些肉哪怕只带有一丁点人类的气味,灰狼也绝不会去触碰,而是远远地避开。

灰狼之所以能幸存下来,要归功于它们敏锐的鼻子准确地探测和判断特殊的气味,当然,还有它们时刻保持机警的大脑。即使饿得要命,它们也会一次次走过那些充满诱惑的大块腐肉,绝不会去触碰它们。

动物优秀的嗅觉技能在夜间达到了巅峰状态。当日光渐渐退去,动物无法依靠视觉来进行警戒,但在漆黑的夜里,嗅觉却丝毫不受影响,反而能更加敏锐地探测周边的一切。因此,透过黑暗,动物的鼻子能将前面所发生的变化,及时而稳定地报告给大脑。

因而,荒野实则是气味信息和鼻子的领域,每一种成功生存下来的野生动物,都必须拥有出色的鼻子,不管是追逐者还是被追逐者,都始终要使用嗅觉。对于它们来说,锐利的眼睛和灵敏的耳朵固然必不可少,但如果某个荒野伙伴拥有特别超强的鼻子,那无疑是最幸运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