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金热过后的文明与野性Civilization and Wilderness after Gold Rush

文 图 本刊特约作者阿刘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其实,白马在育空的地位从很早以前就建立了。早在公元前500年,原住民便将很多捕鱼营地建在这里,那时的白马还只是一个驿站,附近的迈尔斯峡谷和白马河勾勒着这片区域,把大量的三文鱼汇集于此。原住民当时把这片区域叫做“宽凌地区”,意为“急流之地”。到了19世纪末,欧洲冒险家在白马附近的克隆戴克河流域发现了金矿,这彻底改变了育空和白马的命运,数以万计的人随着淘金热而来,营地上建起了小木屋,楼房也不断拔地而起,白马迎来了前所未有的繁华。但在此后的100多年间,随着淘金热渐渐散去,阿拉斯加高速公路的建成通车,白马城的发展也慢慢趋于平稳。

如今,走在白马城崭新的柏油路上,随处可见现代化超市与车行,掩映其间的是表现印第安文化的图腾柱和画着神鸟的墙壁,这个原住民占主体人群的城市,保留了浓厚的印第安文化。古时候,白马主要是南塔冲部落的聚集地,所以至今这里仍大量使用他们的语言,虽然南塔冲文化后来渐渐被从 西海岸前来交易的凌吉特人所同化,但南塔冲人仍然将自己部落的许多生活习俗延续了下来。此外,追随麋鹿、驯鹿和山羊的塔吉士部落也在这里安营扎寨,他们在历史上充当过南塔冲人和凌吉特人交易的中间人。如今,几大印第安部落丰富了白马城的文化与艺术,他们雕刻的木制工艺品以及各种刀具,被收藏在纪念品店和博物馆里,甚至街边任意一间小旅馆都悬挂着他们狩猎的战利品和雷鸟等经典贴画,而白人带来的影响则多半是现代文明,比如大型的皮卡车,还有麦当劳。 除了白马,育空还有一座有名的城市,那就是道森市。道森市紧邻白马城,连接白马和道森的高

速公路叫“克隆戴克高速公路”,它的名字来源于著名的克隆戴克河,也就是19世纪发现金矿的那条河流。

这条高速公路两边,密密麻麻地伫立着白桦树和杨树,到了秋天,这些树木就汇集成了金黄色的海洋。除了这些随季节而变色的植被,公路两旁的常绿植物也很多。松树茂密,黑云杉呈现着幽暗的深绿色,冷杉高大威严,它们的根生长在永久冻土层里,在冻土化开一点的时候,由于吸饱了水分,整个树干东倒西歪,被称作“醉水”。在这些树木的荫护下,北美烟草花红色的小果实犹如满天星,欧洲刺柏井然有序地排列,鼠尾草绿意盎然。

公路两旁的山谷里,则生活着各种各样的野生动物。在拉伯吉湖畔的浅滩处,冰原天鹅常年聚居,这是一种体型很小的天鹅,通体洁白,它们起飞时会溅起高高的水花。加拿大马鹿和棕熊则时不时在公路两旁游走,悠闲地吃着野草野花。在五指河,白冠雀和美洲树雀分外好看,它们头上分别镶嵌着棕色和黑色的条纹,叽叽喳喳叫个不停,悦耳的歌声淹没在轰鸣而过的汽车噪音里。

在快到道森市的一处高速公路拐角,矗立着一座没有房顶的小木屋,这就是有名的“蒙塔古驿站”,在1915 年到 1950年间,它曾作为补给站给过往客商和劳工提供过休息和服务。木屋一层是厨房和餐厅,二层是卧室,不过现在这座房屋只剩下空空的架子,里面长满了杂草,还摆放着生锈的农机,昔日的一切早已荡然无存。

如果说白马曾因淘金热而繁华,那么离金矿位置更近的道森则受淘金热的影响更大。

当年,克隆戴克河畔发现金矿的消息不胫而走,道森附近的商人就迅速进入这里划分地盘,其中有两个矿产大亨把育空河与克隆戴克河交汇处的矿产资源收购一空。紧接着,金矿的消息被散播到全世界,报纸上大肆宣传“数以吨计的黄金,在河床随便就能捡到金块”之类蛊惑人心的话,这使得近10万人源源不断地涌向克隆戴克流域。然而这些人根本没有长途跋涉的心理准备,上千公里尚未开发的山路,还有雪山、急流和数不清的野生动物的攻击,最后真正到达道森并扎下根的只有3万多人,其余大部分人在听说最好的金矿和土地都被收购了之后,便悻悻打道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