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Traditional Handicraft from Northern Jiangxi

文房四宝,制作难度最大的是毛笔文 图 刘贵星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齐于板子的边缘,然后再按照需要,切成不同长度的“备用毛片”。

一支毛笔很少由单种毛料制成,大多混合了两、三种以上的毛料,不同用途、笔性的毛笔,所需调配的毛料比例不同,为了制作优质的毛笔,调配毛料通常由经验丰富的老师傅亲自操作。

笔锋的尖粗、胖瘦、长短和笔形顺畅与否,都会影响笔性,所以调配好的毛料,根据笔性的要求,会用切刀切出不同的形状,这是制笔成败的关键,因此,持刀者通常是厂家的负责人。

接下来要做的是圆笔,从配好的毛片中,拿出一支毛笔所需的用量,用拇指慢慢卷制成笔柱,挑出其中的杂毛和无法齐锋的长毛,并试摇笔尖是否锐利。每到这个时候,制笔师傅总会悬着一颗心:如果笔尖力度未达标,就会前功尽弃,毛笔又需要 重新配料制作。

此后,就是完成笔头的最后一道工序了——绑线,即用线将笔头绑紧。过去大都使用绵线,如今则多用尼龙线。此项工序一定要在笔头晾干后进行,否则,绑起来不扎实,容易出现大量掉毛的现象。绑好的笔头一般用报纸包好保存,当笔杆需要配笔头时,制笔师傅就用剪刀剪断笔头之间的细线,与笔杆进行装配。

毛笔笔杆的制作也同样耗时耗力,制作笔杆的材料众多:竹子、木材、玉类、瓷器、象牙、牛角、塑胶……市面上以竹子制作的笔杆居多,制作竹笔杆时,首先要将竹子根据需要切割成不同的长度;

尽管文港毛笔久负盛名,但是,毛笔技艺的传承依然是问题。“笔王”周鹏程说:“要是没有出名,你说做一支毛笔能赚多少钱?而且,因为纯手工制作,一天能做出100个笔头就算不错了。”手工制笔流程繁琐,费时、费力,且经济效益并不理想,这让许多年轻人望而却步,国内传统制笔人的年龄都已偏大。

如今,62岁的周鹏程每年还会为一些书法家、画家“定制”毛笔,作为回报,这些艺术大师常常会使用他制作的毛笔,为他写一幅字、画一幅画,“现在,估计得有两、三百幅吧,没细算过。”周鹏程说。

离周鹏程工作室不远的地方,有一座毛笔博物馆。这座毛笔博物馆由另一位制笔名家邹农耕建立,邹农耕是“邹紫光家族”的后代,也是文港毛笔制作技艺的代表人物。据他的助理介绍,目前馆藏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毛笔和与毛笔文化相关的藏品,约有3000 多件;另一部分是书画作品,它们大部分都是由邹农耕与其他艺术家交流而来,这部分藏品约有1000多件。”此前,邹农耕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希望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