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lun Buir呼伦贝尔南线骑行记

A Biking Trip along Its Southern Traveling Route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从满洲里到漠河,这条呼伦贝尔北线已成为经典的骑行路线,每一年,全国各地的骑友成群结队地来到满洲里,骑往北极村。相比于北线,骑行南线的人少了很多,这条线上,山高林密,火山奇观众多,经常一天就需要爬升1500多米,骑行游览的人少之又少。

2015年,我便开始策划南线骑行,因天公不作美,始终阴雨连绵,因此未能成行。2016 年7月,我终于踏上了期待已久的南线之旅。有人说北线的美景远胜南线,对此,我不置可否。在11天的南线骑行中,我饱览了呼伦贝尔大草原、地池、乌苏浪子湖、杜鹃湖、月亮天池和神山等美丽的自然风光,还领略到蒙古族人对山、神的崇高敬仰,此外,沿途的历史遗迹也昭示着呼伦贝尔辉煌的过去。这一切,无一不令我喟叹。

今天突然降温,早晨气温只有9℃,我一钻出帐篷,便感到寒意袭来。

从进入七仙湖草原开始,青草越来越茂盛,树也逐渐增多,道路两旁大片的油菜花开得热烈而安静,山坡上鲜花盛开,远远望去,粉色的花海如同一张柔软的天然地毯,微风拂过,地毯上下起伏, 成群的牛羊在其中若隐若现,景色美得令人心醉。草原上连着七片湖泊,统称为“七仙湖”,相传,玉皇大帝的七个女儿曾被这里的景色所打动,经常幻化成天鹅在七片湖泊中嬉戏、玩闹。

告别七仙湖后,晚上骑行到伊尔施镇,住在一家旅店内。

清晨,吃过早餐,我即刻前往阿尔山天池。一路上参观了天池、乌苏浪子湖、三潭峡等景点后,骑往地池,到达地池已是晚上8点。地池是由于火山熔岩冷却而形成的火山湖,海拔为1123米。在阿尔山众多的火山湖中,地池是唯一一个水面低于地平面的凹陷型湖泊,其水面犹如一块碧蓝的月亮宝

篷外,然后,隐隐约约传来两个人的说话声。我心下疑惑,于是钻出帐篷,看到两名男子,原来他们打算到地池拍摄星空,但畏惧野兽袭击,所以不敢贸然进入林中。

我陪同他们一同进入地池,此时地池雾气过重,拍摄效果不佳,他们只得失望而归。两人离开后,我仍待在帐篷内,这里离地池很近,湿气极大,且夜间温度很低,帐篷外已经蒙上了一层水珠。虽然狼嚎声再没响起,我却一夜无眠。

早上3点半,我听到布谷鸟清脆的鸣叫声,拉开帐篷一看,外面天已经亮了,森林里各种鸟儿都开始唱起歌来。

道路上有很多地方已经塌陷,被周围的村民用火山石填补起来,不过火山石的棱角坚硬、锋利,一不小心就会刺破轮胎。果不其然,我刚骑出10米,车的外胎和内胎都已被火山石扎破,无法再继续前行。我无计可施,只好把被扎坏的轮胎照片发到骑行群中,在骑友的指导下,才顺利地补好轮胎。

我继续前行,由于昨夜没有睡好,此刻感到十分疲惫,因此骑行速度极慢。将近正午,我还没有骑到下一个景点,且四周越来越荒凉,路上不见人和车。我意识到路况不对,手机、地图上也完全搜索不到这条路线,于是我试探着向前骑了几公里,终于在一座山上看到一个人。我像是找到了救星一般,快速地向他骑去,他在距离我百米开外,似乎觉察到我遇到了麻烦,于是静静地站在路边等我。

近前一看,这是一位正在山中采药的中年人,约莫40多岁,手里还拿着一支灵芝。他告诉我:“你走错路了,沿着这条路前往石塘林景区,要多走好几个小时。”他让我往回骑几百米,然后指给我一条他采药时走的小路。

然而,当我骑到采药人所说的小路时,发现路上满是奇形怪状的火山岩遗迹,林中光线昏暗、寂静无声,很是阴森恐怖,一个人在林中骑行,不免

议我往北骑行,游览扎赉特旗神山景区。我的原计划是骑往乌兰浩特市,然后抵达北京,但天气预报显示,未来4天都将持续刮南风,而往北骑行则是顺风,考虑到天气和身体因素,我听从了他的建议。

往北骑行一路顺风,因此速度极快,虽然也时有陡坡,但毕竟轻松了许多。骑行大约99公里后,便看见了扎赉特旗神山。

到达神山脚下时,天色已晚,前方有一个水泥地停车场,我准备在此露营。这时,风越刮越大,北方的天空乌云密布,传来隆隆的雷声,四周早已陷入黑暗之中。

我费力地将地席铺在地上,地席却立即被狂风刮到一边,我赶紧拿出几瓶矿泉水压住,岂料,矿泉水也被轻而易举地卷走。无奈之下,我从周围摸索着搬了几块大石头,终于压住地席。费尽周折支好帐篷后,我还来不及喘一口气,就看见帐篷在狂风中摇摇欲坠。

这样下去不行,我必须找到一个避风处。黑暗中,我环顾四周,10米开外有一座小屋,我把帐篷挪到小屋墙壁的一侧,但风越刮越猛,我用大石块将帐篷的四角牢牢压住,然后搭上外帐,拉紧防风绳,打上地钉。

风还在继续加大,突然,帐篷的一侧被狂风刮得塌陷下去,眼看帐篷变形,再过一会儿,帐篷杆就会被拦腰折断!我几乎陷入了绝望,这时,小屋的一扇窗户不知什么时候被风吹开了,这是一座新建的小屋,还没有投入使用。我来不及多想,赶紧把帐篷卸下,连同各种物品,一起从窗户扔进小屋中。此刻,我已经筋疲力尽。

窗外狂风仍在怒号,小屋里却安全祥和,大概一个小时后,狂风停止了,月亮升到半空,皎洁的月光轻柔地洒下来……这一夜,我睡得很好,似乎冥冥之中受到神山的庇佑。

今已被赋予神性,成为蒙古族人祭祀的圣地。在敖包右侧为雄鹰峰,左侧就是神山主峰,海拔1158.8 米,山上多样的地质奇观和动植物资源,令人惊叹。从神山下来后,一路骑行,晚上9点到达新林镇。次日一早,我骑过20多公里坑坑洼洼的土路,到达济沁河乡,不久来到一座大山脚下。此地游客稀少,路上不见一人,只有一面残破不堪的路牌指示着狐仙洞的方向。

我将车子停放在路边,沿着小路盘旋而上,道路时常被青草和树枝遮挡,我拨开树枝,看见路上散落着许多祭祀物品。一路向山顶行进,山势愈发险峻,身边则是悬崖,好在路边有铁链围栏防护。

山中寂静无声,快接近山顶时,我发现一个石洞,洞高约4米,深约2米。我顺着北侧的小路攀登到 洞口,突然,洞内一声响动,随即冲出一物,我不由得大惊失色,定睛一看,原来那是一只鸽子。

进入洞中,地上还残留着几片鸽子的羽毛,里面摆放着狐仙灵位,供桌上则放着祭品和香火。站在洞口向西望去,一条大河从山脚下穿过,山脚北侧有几座孤坟。

当晚,我落脚在龙江县,次日骑行到齐齐哈尔,乘坐当天的火车到达甘河镇。

11天的长途骑行到此结束,我却意犹未尽。一路上梦境般的美景,让我恍若置身天上人间,不过,令人遗憾的是,此次骑行因时间紧迫,没能将沿途风景全部游览,期待下次骑行。

(左右页图)从神秘仙人洞下来,我前往敖包,一路上有许多蒙古族信徒上山祭祀,敖包便位于山顶。由于时间关系,我尽快返回到家乡甘河镇,到达时是早上,山间大雾弥漫,宛如仙境。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