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Photographic Experience of the City Lights

追拍重庆的城市骨骼文 图 唐安冰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每到放长假的时候,我都会从位于郊区的家乡来到重庆城,同父母度过一段时光。袁家岗离鹅公岩大桥不远,记得第一次见到这座大桥时,应该是它刚建成通车不久,崭新、宏伟,让我惊叹,于是决定走完这座桥。走了好久好久,虽然脚走累了,但从桥上放眼望去,开阔的风景让我有一种莫名的喜悦和自豪,桥上有风景,桥下有父母,有我们的人生。后来每当我前来探望父母,我都会去鹅公岩大桥上走走,久而久之,便对这座桥产生了浓厚的情谊。

读初中的时候,我搬迁到重庆,住在石坪桥,鹅公岩大桥依旧是距离我最近的大桥。我喜爱鹅公岩大桥的桥型,它那双塔柱悬索桥的设计非常精美、漂亮。尤其是在夜晚,桥下的江水倒映着都市的灯火,满天繁星挂在天上,上下浑然一体,五彩交相辉映,俯仰顾盼,煞是好看。所以当我第一次端起相机开始摄影时,鹅公岩大桥便成了我拍摄的第一座大桥。

后来,它的旁边又建起了美丽的鹅公岩立交桥,这是嘉华大桥的南延伸段,设计的目的是为了消除交通拥堵。鹅公岩立交桥不仅仅是传统的交通设施,同时也合理地利用空间,依山体的自然走势将桥下的空地修建成了公园,既美化了城市环境,也为市民提供了休闲去处。公园不光有休闲广场、健身步道、观景台等,还兼容了大量绿化植物带,整个

立体的生态空间呈现得非常得体。于是在拍摄鹅公岩大桥之余,鹅公岩立交桥也成了我经常拍摄的对象。我最喜欢在夏季和秋季拍摄它,特别是2014 年,我在它身边流连的时间最多,拍摄了不少照片。

在重庆读中学期间,还有一座桥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那就是菜园坝长江大桥。

菜园坝长江大桥是目前国内最大的公共交通和城市轻轨两用大跨径拱桥,它那靓丽的红色,是让很多第一眼看到它的人挪不开眼的秘密,而我,也正是因为这抹红而被它深深吸引。后来我了解到,这红色居然还大有来头。由于重庆天气比较特殊,酸雨较频繁,桥面通常采用的是高抗腐蚀涂料,而菜园坝长江大桥这异常醒目的红色,采用了四层防腐防晒涂料,据说这两道红色的“飞虹”至少可以保持15年不褪色。

从 2012年初开始,我每年都会拍摄这座大桥。在我心中,如果要选出中国最美的大桥,菜园坝长江大桥肯定是其中的一座。在天气非常好的时候,我经常会去这里守候。我有两次最深刻的印象,一次是 2015年夏季,那天不知道为什么我醒得特别早,推开窗看到美丽的晨光和蓝天净云,便意识到这是绝好的摄影天气,于是立刻拿上摄影器材,打了一辆出租车奔往菜园坝长江大桥。当我登上高点架好相机,太阳正好从重庆著名的南山方向冒出头来,金黄色的晨光照耀在大桥上,天空湛蓝,轻轨列车从桥下穿过,这样的瞬间真是太美妙了!还有一次是 2016 年7月的一天,天气预报说当晚有雷雨,我提前去大桥等候雷电的出现。当一道闪电划过夜空出现在大桥之上,电光与菜园坝大桥的灯火交相辉映,一种震撼人心的美被我用相机记录了下来。

让我记忆犹新的一次拍摄是2016 年1月。那天我来到华新街寻找拍摄点,起初我爬上了两栋居民楼,但发现角度不是特别理想。后来在爬上第三栋居民楼的楼顶后,才找到了适合拍摄的机位。当轨道三号线从牛角沱枢纽站驶入我的镜头时,我不停地按下快门。当天,在蓝天白云的衬托下,我终于把这双桥加轨道的立体美留存在了照片里。后来,我在这里拍摄的多幅作品被媒体频频使用,还曾两次被选作《重庆交通》杂志的封面。

拍摄桥梁并不容易,但当人们因我拍摄的照片而感受到这些桥梁的壮美时,我就很满足,也会激励我继续前行,而拍摄的过程有苦也有乐。

2015年夏天,我寻找到一个新的角度拍摄东水 门长江大桥,那是在桥头旁一个荒废而陡峭的山坡上。一天下午,太阳炙烤着大地,我独自一人登上小山坡,准备拍摄落日下的东水门长江大桥。这里之前是居民户,后来因拆迁成了一片废墟。小山坡下面就是悬崖,而拍摄点只能容一人站立,我就在这样狭小的地方等候了几个小时。终于等到夕阳西下,阳光洒向大桥,桥面被照耀成一片金色,那也正是渝中半岛华灯初上,开始展现撩人夜色之时。璀璨夺目的大桥与炫丽的城市灯光结合,让我拍下了美不胜收的作品。当我拍摄完返回时,天已黑尽,由于那片废墟没有路,我只能小心翼翼地落下每一步,有的地方还需要半爬半行。高大的树木环绕在废墟间,气氛阴森恐怖,让我步步惊心。

与拍摄跨江大桥一样,拍摄立交桥时我也会事先专门寻找机位。我一般会选择较高的角度进行拍摄,这样便可以更直观地看到立交桥的整体布局,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