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ooking the Earth

怎样从高处俯瞰大地之美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作为一名职业风光摄影师,我对追逐自然之美有着近乎狂热的迷恋,尤其喜欢在高处拍摄风景,因此我将自己称作“巅峰行摄者”,因为那一次次在悬崖边的冒险,一次次生与死的考验,唯有“巅峰”二字才能贴切地表达。

我将自己的拍摄经历以文字形式记录下来,字里行间有我与大自然独处的内心感受,也有我在极端环境下生存的挣扎。置身高处,一种浪漫的畅想总会油然而生。正如一次夜宿悬崖时我在日记中写到的那样:“银河从我头上升起,点缀着远处红色的灯光,我支起帐篷,在悬崖边找到落脚点,头灯射向苍穹,这一夜星海喧嚣,这一刻我是抒情之王。”

在我众多的巅峰摄影作品中,“黑牙山上帝之眼”是我特别喜欢的一幅。

黑牙山位于温哥华的加里波第省立公园,2014年8月的一天,我乘坐飞机抵达温哥华,和当地一位名叫丹尼的影友一同前往那里。

从温哥华近郊的海天高速到加里波第省立公园,驾车大概需要一个多小时,这次行走的路线我们很早就规划好了,那就是登顶公园的全景岭,拍摄加里波第湖的日出、日落和夜景。

当车开到指定的停车点时,我们下车开始徒步上山。爬山是体力活,更何况天气炎热,所以走了大约一个小时,我的衣服就已经湿透,好在随身带了两升水,吸管含在嘴里不停地吮吸,身体才不至于脱水,而丹尼唯一的水瓶也慢慢见底。我们继续赶路,随着坡度的增加,体力急剧下降,行走的速度也越来越慢,在离全景岭两公里的指示牌前,我们停下来休息,趁此机会,丹尼让自己那只水瓶灌满了山泉。

最后一段冲顶全景岭,坡度明显增大,道路基本上消失,我们只能在大石块上跋涉。就在我们快要登顶时,一束金光刺破云层射了下来,给远处的黑牙山下方一个碧蓝的湖泊镶上了金边,我赶紧打开背包取出相机,跑到悬崖边,顾不上支起三角架,用最简单的曝光方式拍摄下这美丽的画面。我给这幅照片取名为“黑牙山上帝之眼”——因为黑牙山呈月牙状,蓝色的湖泊有着金色的轮廓,仿佛上帝的眼睛。

拍完这难得的景致,我们继续前行,登顶全景岭时,眼前的风景让我们瞬间忘记了攀登的艰辛。此时正值日落时分,阳光将加里波第湖染上了灿烂的金色,对于摄影师来讲,拍摄这样的画面无需多想,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