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Death of Tilikum “杀手”虎鲸之死

海洋馆究竟该不该关闭?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虎鲸提里库姆之死,再次触动了人们最敏感的神经。

提里库姆是世界上被圈养在海洋馆内的最大虎鲸,身长约6.9米,体重达5700公斤,它因不堪海洋馆内的压力,曾致使3人丧生而被世人熟知。2017年1月6日,美国奥兰多海洋世界宣布了提里库姆的死讯,由此引发了世界各地动物保护组织、民众的集体哀悼:在被囚禁34年后,提里库姆终于获得了“自由”。然而,人们更加担心的是,在现行的海洋馆产业中,类似虎鲸提里库姆的悲剧还在继续……

1983 年 11月,在冰岛附近海域,一群职业捕鲸人从北大西洋冰冷的海水中,捕捉到一头年仅两岁的幼年雄性虎鲸,身长约为3.8米,十分适合用作动物表演,职业捕鲸人立即将它送往位于冰岛雷克雅未克的动物园中,并取名为“提里库姆” ( Tilikum),意为“朋友”,在动物园的水池中被囚禁一年后,提里库姆有了买主——加拿大太平洋海洋世界,它悲剧的一生就此正式开始。

2010 年2月 24日,提里库姆在表演时,当着数十名观众的面,将经验丰富的驯养师唐恩·布兰乔拖入水中,疯狂撕咬,场面极为血腥,直到唐恩的尸体被打捞上岸,胳膊还在提里库姆的嘴中。此次事件立即被世界各大媒体报道,海洋未来保护组织主席让·米切尔·库斯托分析说:“人类不应该把如此巨大、复杂、聪明、野性的动物囚禁起来,对于它们而言,囚禁不仅是非自然的,而且会导致(杀人的)变态行为。”舆论的矛头直接指向了圈养虎鲸的海洋馆。

处于舆论漩涡中心的奥兰多海洋世界,对此发表声明称:“我们正在反省这一事件,在评估相关情况后,将做出相应的决定。”然而,仅在惨剧发生的3天后,奥兰多海洋世界就恢复了虎鲸表演,海洋世界的发言人对媒体宣称:“我们创造了人们接近海洋生物的绝佳机会,让他们亲身感受到这些东西,并因此受到鼓舞,这是他们从别的地方无法获得的体验,正因为如此,我们不会做任何形式的道歉。”而在一年后,提里库姆再次回到观众的视线中。

2017 年1月6日,因肺部细菌感染,提里库姆在挣扎中去世,时年36岁,远低于虎鲸的平均寿命50岁。从两岁被捕捉到去世,提里库姆再也没有回到大海,它的去世引发了动物保护组织、民众的集体哀悼,同时也再次引发人们对于海洋馆的争论——人们担忧,在如今的海洋馆产业中,类似提里库姆的悲剧还会继续。

专题研讨会上,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首席科学家蒋志刚就表示:水族馆、海洋馆展示了动物科学知识,使我们了解动物的进化史、动物的多样性及人类社会的发展。现在的水族馆、海洋馆是生物多样性保护的创新形式,也是动物多样性保护的有效途径。除了科普之外,海洋馆还承担着科研、繁育保育、救治救助等功能。广州正佳海洋馆的负责人李承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从保护动物的角度,圈养也是一种保护物种的做法。比如华南虎和白鳍豚,野外的都没有了。中国开始有大型海洋馆在1996年,如果能够早10年,白鳍豚可能不会灭绝。”

不过,这样的说法遭到了动物保护组织的质疑。他们认为,海洋馆在给公众传递错误的动物知识,比如海洋馆鼓励人与动物近距离接触、引导公众给动物投食等行为,凡此种种都违背了海洋生物正常的生活规律。

此外,海洋生物的生活习性复杂、活跃,生活在水缸中将剥夺其最基本的自然需求,“这些动物的 活动范围是以数十公里来计算的,任何水族馆都很难复制出这样的环境。”海洋倡议组织的保育生物学家罗布·威廉姆斯说。在狭窄的水池内,水质问题、疾病、鱼类个体间的互相攻击,都极易导致海洋生物的伤亡。有研究表明,大多数在海洋馆中圈养的海洋哺乳动物,寿命一般都不到自然寿命的一半。而至于繁育、保育,动物保护组织相关人士认为:即使海洋生物在园内成功繁育,也不会被放归野外,这样的生物与标本无异。奥斯卡最佳纪录片《海豚湾》的主人公瑞察·欧贝瑞举例说:“欧洲很多海豚是在海洋馆出生的,从来就不知道海洋是什么样子,虽然外形上是海豚,但内心和行为都不再像真正的海豚,这对于保护海豚并没有任何意义。”欧贝瑞是电影《飞宝》中海豚的驯养员,他曾参与建立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海洋馆海豚表演产业,但从1970 年开始,他却投身到了抵制海洋馆的活动中,他说“:我用了10年的时间,帮助建立海洋馆产业,而这40年多来,我倾尽全力要毁了它。”

海洋生物的本性,可能造成孩子们对海洋生物的终身误解。”娜奥米·罗丝说。

除了知识误导,中央社会主义学院教授莽萍认为,圈养本身就对动物有伤害,即使以积极的方式让动物表演,都包含了残酷的训练。而在这种压力下,动物常常做出危险的行为:从20世纪60年代至今,世界各地的海洋馆已发生近四十起和虎鲸表演有关的事故,其中7人死亡,20多人重伤;2013年,香港海洋公园人工饲养的海豚不断用头撞墙,企图自杀 ;2016年,日本名古屋海洋馆中的母海豚,在小海豚出生4天后,亲口咬死了自己的孩子……

随着动物表演背后的残酷真相不断被公之于众,在世界范围内,许多组织、个人发起抵制海洋馆的活动,并成功地引起了当地政府的关注:上世纪90 年代,英国关闭了最后一家海豚馆;智利、克罗地亚等国已禁止圈养鲸豚类动物;在虎鲸提里库姆死亡事件曝光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通过议案,禁止该州的海洋世界人工繁殖虎鲸……

不过,动物保护人士认为这些还远远不够,他们认为,必须控制整个产业链,才能最终消除伤害:由于海洋馆的需求,每年依然有无数的野生海洋动物被人类捕捉,动物表演仍是海洋馆吸引游客的重头戏……而欧贝瑞更担心的是,海洋馆的游客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参与了一桩残忍的买卖,购买的每一张门票,都可能是这些动物被捕捉、被圈养、被伤害致死的原因。因此他大声疾呼:“只有呼吁大家停止购买海洋馆的门票,才能从终端上解决这个问题。”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