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shi

探访湘西浦市镇

Cultural Geography - - 第一页 -

从黔南高深莫测的云雾之中,滔滔的沅水奔腾而下,时而顺直,时而弯曲,一路恣意流淌。但在这条河的中段,河水却收敛起原来的野性,变得异常和缓、宽阔、平静,使得一座依水而建的古镇——浦市,也沉浸在这份宁静之中。

沅水中游西岸的浦市,位于辰溪和泸溪之间的一个河谷盆地中,是湘西泸溪县的第一大镇。由于浦市地处要冲,周边崇山峻岭环抱,自宋元至明清时代,这里便成为物资聚散之地和商贾云集之所。有古籍记载:“两岸之间,烟火万家,商贾辐辘,舟楫络绎,故一大都会也……”湘西盛产的木材、桐油、朱砂、白蜡、铁矿等物资,都从这里发往外地;而棉花、布匹、食盐、五金等生活必需品又从这里发散至湘西各地。在交通便利、商贾云集、财物聚敛的背景下,浦市的繁华可以想见。

明清时,在这个不到两平方公里的古镇里,陆续修建了3条商贸街道、45条巷弄、20多个货运码头、90多家作坊、72座寺庙祠观,以及万寿宫、十三省会馆等十数家商会建筑。如今的浦市,在满是红砖楼房的现代建筑中,沿河一带还保留着两条老街和数十座明清古院落,行走在老街幽巷,看当地人从容淡定的神态,感觉时针都放慢了脚步。这两年,当地政府恢复原有的古街、古巷、古民居、古码头,将老街上的古建筑修旧如旧,已初见成效。

浦市沿河至南向北是两条老街——中正街和太平街,长不过2000米,宽可以过一辆小车。街两边满是老店铺,店铺中商品琳琅满目。老街右边,有一间茶馆,漆

走出老街,站在浦市的大堤上远眺,再也不见当年舟楫蚁拥、商贩鳞集的场景,只剩下宁静——由于水运的式微,公路和铁路的兴起,使浦市渐渐失去了枢纽地位,虽然小镇逐渐衰落,却无意中完好地保留了过去的传统、质朴,当之无愧地成为了“湘西四大古镇”之首。

湘西泸溪县的浦市、白沙一带,每逢节日,或是遇上婚嫁、祝寿,人们便会从县里请来辰河高腔剧团唱上一番。上世纪30年代,出生于湘西的文学大师沈从文写过一篇《沪溪·浦市·箱子岩》,文中写到“:浦市人欢喜戏,且懂戏。二八月农事起始或结束时,乡下人需要酬谢土地,同时也需要公众娱乐。因此常常有头行人出面倒敛钱集份子,邀请大木傀儡戏班子来演戏。这种戏班子角

碗摔得粉碎,钢鞭往台下一指,几个青面獠牙的“鬼魅”便挥着刀叉、铁链、铜锤冲下舞台,从急忙躲避的观众中穿过,将角落里预先用茅草扎好的“茅人”挑叉至台前,用符镇住,演出方才开始。

尽管辰河高腔在2006年就被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但在这个戏曲文化衰落的年代,辰河高腔还是无声地落寞了。2014年,国家认定的辰河高腔代表性传承人向荣老人去世,此前,他曾感叹自己已经有两年没进县城的排练厅排戏了。

过去的“目连救母”总共有48本,要是唱完得花上七七四十九天。可如今看戏的人少,演出内容被压缩成了80分钟的“精华版”,这与老人记忆中 的感觉相去甚远。但经费紧张,人才匮乏,受众局域化、老龄化等种种问题,都是辰河高腔需要迈过的坎,剧目精简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毕竟传承素来不是件容易的事,但那些仍然坚守辰河高腔的人,还是让人们看到了希望。

去年到浦市,正巧赶上中元节的祈福活动。浦市中元节,是当地群众纪念祖先的节日,也是泸溪县代表性的传统民俗节日之一。每年这个时候,泸溪、吉首、辰溪、沅陵、麻阳等县市的群众都会赶来浦市,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